书快电子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136|回复: 0

[其他完结] [2012/01/11出版]《我们(异动之刻之十)》作者:护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1 20: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20106185801304f700880080d.gif
系 列 名:悦读馆
书名:异动之刻10:我们(完)
作者:护玄
定价:240元
ISBN:9789866157790
出版日期 : 2012年1月11
文案:
哭哭笑笑,我们的选择 ???
《异动之刻》充满无限感动的精彩完结篇!

少年的成长、众人的决心,
各自相互谱出的未来 ???
「每个人都会改变的,
在经历过不同的旅程之后 ??? 」

白花神族.曦取得了封印力量,众种族与神族皆露出贪婪面目。
在护卫与朋友的帮助下,少年如何夺回力量,执行他的最终计划?

少年的愿望是什么?为了实现这个愿望,
罗德、极光、纸侍 ??? 等人相继做出了怎样的选择?
随着「计划」一步步迈向终点,
众人将迎接的会是一个怎样的未来?

悲欢、离合、责任、心愿???
极地圈的争夺战火即将在冰雪中划下句点,
然而,那段历史将会持续地被传唱下去???
++本书特色 ++
人气作家护玄 继因与聿系列后,另一部轻松诙谐全新的奇幻故事。你我熟悉的世界和生活,在护玄天马行空的丰富想象力下,竟然产生了如此令人惊奇的改变。崇尚俭约也身体力行超节俭生活的人类,遇上了专爱搞破坏脾气又暴躁的吸血鬼公爵,再加上能力高强却似乎有点天然呆人偶娃娃,随着同居生活的人数逐渐增加,那些充满「爱」的吐槽、碎碎念似乎也越来越多??? 特色鲜明的人物、轻松诙谐的冒险剧情、萌点处处的相处模式,护玄又一本令人爱不释手的新作!
试阅:
异动之刻
 
第十章  我们
 
第一话  各自的争斗
 
 
她曾经,拥有许多的护卫。
 
那是在神话世纪时就已经开始的邂逅。
 
有一种存在,从出生开始就受到神的沐洗与祝福,在圣光中被迎接,注定要为苦难的人们或生命指引得到解脱的光明之路。
 
在痛苦时,她保护他们,温柔的安抚不安。
 
在危难时,她保护他们,挡下了令人窒息的灾厄。
 
死去之后重新复苏,失去躯壳后再度重生,每一次睁开眼睛,总能看见前来迎接的护卫们,那些存在不断的增多,偶尔也会有几次意外或是时间用完而离去,但是总在新生后会再回来;就这样紧密的一起到至今。
 
她是被称为神女般的庇护者。
 
就算再怎样的邪恶都能坦然以对,再怎样的污秽都能在淡笑中化解。
 
因为她相信她能够保护,她天生就是为了守护,所以也欣然接受了中央方的提议,拥有了使者的身分。
 
这一切都在那瞬间被火焰撕裂。
 
天火在燃烧,杀尽她所有熟悉的存在。
 
她的护卫们挡在她的面前,她无能为力。她的护卫们逐渐变成各种大小的肉块,她也无能为力。甚至,她的护卫们挣扎着要保护她安全离开,她还是无能为力。
 
然后,他们全都死光了。
 
死于可能燃尽一切、甚至是灵魂的天火之下。
 
像是恶作剧玩弄蝴蝶将其四分五裂的孩子般,夺取者扯断了护卫们的手脚、头颅,任意弃置,驱使火焰烧得扭曲变形、连灰也不剩。
 
她无能为力。
  
她的庇护力量完全、完全的无能为力。
 
如果当时她能够有更多的力量就好了,就不会看到她所爱的人们一个一个以那种凄惨的方式死去。而她连去确认其它人是否有足够的时间重新回归、或是灵魂是否完好都不敢。
 
那是种让人模糊理智的绝望。
 
她没有办法原谅造成这些的人,那些根本不懂得任何事情的冷血夺取者。
 
所以需要更多……更多无限的力量……
 
一定要杀死他们才行,不管如何,绝对要将他们杀死、杀光,连一点都不能剩下,杜绝让他们拥有生命的希望,怪物根本不应该与其它人一样拥有任何希望。
 
一定,要杀死他们。
 
 
***
 
 
「怪物!」
 
蕾亚突然在面前出现时,司曙只错愕了不到半秒,几乎是下意识的先往后避开,等到胸前传来某种刺痛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受伤了,莫名奇妙就攻击他的前任女性使者那只银色的手上握着同样颜色的长刀,刀锋锐利异常,仅仅擦到就已经割毁帝王借他的衣物,直接见血。
 
他还搞不清楚为什么对方突然攻击自己、也没更多时间让他去想,便下意识反应举起黑刀,挡下女性眨眼而至的第二击,刀锋撞击的清脆声响直接划过他的耳际。
 
越过女性的肩膀,他看见罗德那边出现了他们以为应该早往生的桑达,后者好像完全没被扭过脖子一样完好无事,还指挥着大批的童子娃娃不断攻击散出大量黑火的吸血鬼。
 
难道刚刚罗德杀死的那个是假的?
 
居然用假的护卫带领接收者啊……看来那个女孩子还真是被当作可有可无的存在。
 
一想到刚刚还在说要杀他当哥哥的女孩,司曙一股无名火就冒出来,力气一大马上甩开蕾亚的攻击,抓到瞬间空隙之后他立刻就使出天火,把对方连连逼退好几步,终于拉开了距离。
 
「妳要干什么!」挡在曦的前面,司曙抹了下胸口,看到满手都是血,伤口可能比他想的还要深,一直传来不断的痛楚,他不动声色的动用大地力量稍微帮自己治疗。
 
「世界不能被你们这种怪物决定。」眼神有点涣散,蕾亚喃喃说着:「你们只会造成更多人的死亡,让更多人失去爱人……怪物,没血没泪的怪物们,我绝对不能让你们再这样下去……」不能够再这样下去了,她不能让这些怪物存在,不管他们有什么狡辩都不行。
 
看着女性那只银色的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司曙发现银色的部份好像一直在往正常的身体侵袭,他明明记得之前女性断手是断到手肘,但是现在那些银色的部份居然是覆盖了左肩,超过原本的区域。
 
而且,那些银色的部分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不是只有填补缺失那么简单,隐隐的有种类似那些无形体神族的意识感,然后与女性的部份混合在一起。
 
「很抱歉,我可不是被制造的,要找仇人也要找对方向。」司曙啧了声,不清楚对方被神族影响多深,但是最清楚的就是这个女性已经不是他们的同伴、也不是最早他看过的那个人了。
 
死死盯着眼前的少年,蕾亚再度举起了刀,以极快的速度破除了挡路的天火,直接朝对方袭击。
 
一刀砍掉旁边纠缠自己的娃娃,司曙正想回头防御时候,某道黑影直接从上面掉下来挡在她前方,刀刃碰撞声响隔空传来。
 
「阿汗?」吃惊的看着突然冒出来的黑色护卫,司曙下意识的看了下四周,没看见那个巨大的使者。
 
对了,听说他们都在海族受重伤了啊,怎么会出现在这边?
 
看了后面的少年一眼,阿汗挥开基本战力还不及他的女性,「……巴邦还在休养。」
 
注意到黑色护卫很虚弱的样子,看起来也不像治疗结束,司曙正想问对方的伤势状况时,他已经擅自开始和前任使者打了起来。
 
「我代替巴邦处置迷途的使者,你退开。」匆匆扔过来一句,其实应战还是很勉强的阿汗努力着自己应该做的事,身为一个使者护卫应该要能做到的事情。
 
使者之首没办法来,他就代替他看最终的结果,迷途的使者偏离道路,他就代替自己的使者做出最后处置。
 
在紧要关头时被神族操纵犯下错误的无用护卫,最起码要能做到这些事情。
 
巴邦很强,是个不用护卫也可以活得很好的使者。
 
他以为跟在使者身边不断的追求进步,总有一天可以真的协助到对方,变得比对方更强,让使者真的需要他。
 
但是……如果自己没有坚持跟去就好了。
 
被神族操纵那瞬间的事情自己记得不是很清楚,可是他确实记得把刀插进使者身上的触感,因为不想伤害他所以巴邦选择接受袭击,在夺取者试图要抹除他时,巴邦也帮他承受掉一半的攻击。
 
他最后没死也是因为夺取者看在使者的保护份上,才放过他。
 
将长刀贯穿女性胸口时,阿汗是很茫然的,交接打斗几乎都是靠本能,不管是斩杀靠过来的童子娃娃也好,砍断女性银色的手臂也好,都是长年累积的战斗习惯反射;他只是不断在思考,但是脑袋里面又是空白一片。
 
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想哪些事情,只是直觉要先处理掉迷途的使者。
 
「你还好吧?」看着黑色护卫很快就取胜,司曙连忙靠过去。
 
「……没问题。」一如往常,阿汗淡淡开口。他看着倒在地上的女性,那刀直接穿过了她的心脏,应该已经将她的灵魂解放了。
 
「伤口……」
 
「没问题。」加深了语气打断对方的问句,阿汗呼了口气,正想将长刀抽回时却发现不知道为什么刀紧紧嵌在女性身体里,无法拔起。
 
这是上次在莫希那边重修的主刀,也是呼珥弥送他的,阿汗不希望在这边失去。
 
但是刀子就是拔不起来。
 
也注意到这个异状的司曙以为是打斗损耗了气力,也伸出手要帮忙,但是跟着拔了两三次后才发现是真的卡住,已经失去气息的蕾亚身体好像有什么黏胶,把刀死死的沾着,连一点也抽不出来。
 
他其实很想失礼的踩着尸体拔,但是好歹对方也是前任使者,不能真的踩下去。叫阿汗直接把尸体劈成两半貌似也很缺德……
 
「你们在干什么?」
 
一回头,看见刚刚还被大量娃娃包围的罗德就站在后面,司曙愣了一下,「桑达呢?」
 
「鬼才知道,本公爵正想把他挖出来时候就不见了,完全没感觉。」罗德指指身后,只剩下正在燃烧的娃娃碎片,那些东西虽然攻击力强,但是只要火焰一烧就没什么威胁性了,只是麻烦了点而已,「不过应该还在附近……奇怪,本公爵也追不到他的气息,只有一种死掉的血腥味,到底变成什么东西了?」
 
「神族应该不会尸变吧。」随便回了句,司曙抬起头,正好看见曦将所有封印打开的那瞬间。
 
「神族还能变什么!神经吸血族吗!」罗德非常不屑的啐了声。
 
「没,我是指……」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形容自己的感觉,司曙挥手停止这个话题,然后注视着一道道随着封印解开之后,出现在图腾上的光柱。
 
那是非常清澈的颜色,蕴含着各式各样不同混合的力量,却有着绝对纯净的色彩,连一点杂质与污染都没有。
 
先前司曙就觉得艾西亚和曦的眼睛已经干净到很漂亮了,但是这种色光却又更美,让他整个人一阵失神,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不自觉的伸出手想触碰看看那些颜色;而且显然看昏头的也不是只有他,一边的罗德和阿汗也都看到发怔。
 
如果不是因为这里有结界阻挡起来,外面正在拼斗拼到瞬间傻眼无声的家伙们应该也早就一头撞进来了。
 
「很美吧。」站在色光里面的曦偏过头来,对着他们微笑,「但是持有的种族可不这么纯粹呢。」
 
在曦说话时,那些色光已经开始慢慢的进入了他的手掌中,站在外围的司曙可以立即感觉到对方身上的力量不断的在改变,而且越来越巨大。
 
司曙看着,难以想象这些力量都吃进去会变成怎样。
 
阿,错了,其实还是可以想象的,因为他看过几个失败的例子。
 
但是他希望曦不会变成那样。
 
 
***
 
 
「阿书不是也想要力量吗?」
 
就在整片冰地寂静下来,所有人不分敌我注视着不同的色光柱时,司曙突然被拍了一下,他猛地回过神,看见一身血的暮不知道什么时候钻进来,还笑笑的看着他。
 
「你也伤得太严重了吧。」皱起眉,司曙注意到对方身上有好几处几乎都可见骨的伤势。
 
「没什么,父母们也被我歼灭很多掉,但是力量好像用完了,杀不到了。」抬起血淋淋的手掌,暮随便的在身上抹了几下。
 
之前被父母们指使来指使去,现在终于可以一次算帐了,所以他心情很好,而且还是帮阿书他们,更让人愉快了。
 
「……喂,你这家伙,看到这种力量都没感觉吗?」盯着夺取者,因为结界本来就设定放他进入,所以罗德一点也不意外他会闯进来,反而是他的态度太过平淡了,让自己有点讶异,眼前的天火夺取者好像完全没被力量柱迷惑,甚至可以说他好像根本没将那些色光放在眼里。
 
「为什么会有?」暮看了看那些色彩缤纷的力量光,然后又转回来看着正在担心他伤势的弟弟,很高兴的回以一笑,「力量到处都有啊,弟弟只有一个。」只是比较干净漂亮一点,也没什么好稀奇的啊。
 
听着对方答非所问,罗德直接白了一眼过去。
 
看着之前还凶狠敌对、但是现在居然因为人家关心笑得很高兴的天火夺取者,阿汗完全说不上来现在是什么心情。
 
那是种很干净的表情,以前在锻铸者那边遇到时也是这样的笑容。
 
他想了想,伸出手,试探性的将治疗性法术放在对方身上。
 
也没有阻止,暮愣了一下,疑惑的转过头看正在帮他做简单治疗的人,「奇怪,你是之前那个使者之首的护卫,弱到可以杀掉,为什么帮我治疗?」他们是敌人啊?而且他比自己还要弱很多,强的人应该不用接受弱的人的帮助吧,他们又不是兄弟。
 
「没什么。」将血止住后,判断那些神族造成的伤势没办法立即处理,阿汗便收手。
 
基本上很讶异阿汗竟然会帮忙,司曙挑起眉,也不晓得对方在想些什么。总之,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在曦那边。
 
一开始吸收时是一点一点的在流动进入他的身体,但是一小段时间之后,那些色光运转突然加速了,用相当快的速度不断窜进曦的掌心,就像是碰到干海棉的水,快速被吸入。
 
在同时,接收了封印力量的曦也开始释出某种压力,和那种金色神族很类似,但是感觉完全不同,那种压力让人感觉到下意识的害怕,透出外围之后,几个留下来、较为强大的种族也都不由自主的发起抖来。
 
「小鬼,这样你还有把握抢到吗。」也感觉到那种颤栗,现在具有帝王等级力量的罗德压抑着打从心中对那种力量产生的极度不爽感,开口问到:「你该不会连接近都不敢了吧!」
 
的确也感觉到某种强烈的恐惧,司曙吞了吞口水,没好气的瞪了眼旁边还在说风凉话的吸血鬼,「抢是一定要抢……而且你看,曦没有收完全部的力量。」
 
在色光变得非常淡后,曦便停下了动作。
 
「吃不完吗。」罗德啧了声。
 
「应该是。」看来曦也知道自己的底限在哪里,再多下去还未完成目标就死了。但是也比他预料的还多,原本以为曦说不定只能收一半或是更少,没想到底限会这么深,难怪那些神族到死都不放过他。就算不用全部拿到,光是这种吸收量就够他们席卷全部种族了。
 
「那就上吧!」挥出了黑火,罗德发出了低低的吟吼声,皮肤瞬间全部反白,紫色的血管纹路浮现在身上,狰狞的面孔和獠牙全都表露而出。
 
下一秒,他挟着强大的黑色火焰替自己开出一条路,攻向白花神族。
 
甩出了黑刀,司曙正打算跟着护卫帮他开好的道路过去时,一边的暮突然抓住他。
 
「不可以和他起冲突。」想了想,暮还补上一句:「而且你太弱,非常非常弱,会死,不要去。」他看得出来,曦的力量已经强他太多,就算是他在眨眼之间被杀掉都有可能,更别说是他们里面最弱的阿书了。
 
「不用担心,我可以应付。」评估过自己的状况之后,司曙也不是没把握就去送死,「我想帮我们找到可以生存下去的方式。」
 
「帮我们生存?」暮有点不解。
 
「嗯,可以去漂亮的地方,不用再背负夺取者的名字。」勾起淡淡的微笑,司曙拉开他的手,「我们,可以碰得到自由,我希望能让你们都得到那种自由。」不是曦所说的那些,而是真的不用受任何人箝制的自由。
 
原本生命就应该要能够拥有自己的自由,能追逐风、踩踏地面,在这个众人合力制造的世界奔驰,然后享受着美丽的景色,就这样活下去才对。
 
他希望给他们带来这种自由。
 
「我们一起吗?」暮看着司曙、看着已经快了一步避开吸血鬼的曦,「我、阿书、曦,我们。」兄弟们可以一起拿得到的自由。
 
「对,我们的。」
 
暮深深的看着自己的弟弟,突然露出笑容,「我知道了,阿书你去吧……其实在来极地圈之前,我有回去一趟,把罗讷安的地方全部毁掉了,所以我们要连其它人的份都得到才行。」他原本想尽快找到人,但是在来时想到父母们应该还会再去使用罗讷安的红花之屋,所以特地绕了下路,将满满红花的居所一次烧光殆尽,让那些红花完全消失在世界上。
 
他觉得,白花神族死掉又复活、然后又死掉这样不是很好,红花神族就不要再有这种机会了吧。
 
现在,发现这件事情的父母们应该也会很火大吧。
 
司曙朝对方比了记拇指,然后转头冲向了黑火开出的路。
 
看着离他而去的兄弟,暮觉得很高兴。
 
他认为阿书说得出口的事情一定可以做到,他和曦一定可以代替那些过往的罗雷亚、罗讷安得到他们最想要的东西,再也不用听从什么人。
 
即使生命有极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菜皮小说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7 Comsenz Inc. sitema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