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快电子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153|回复: 0

[言情预告] [2011/01/21出版]《二贷情妇(小富婆之三)》作者:林晓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1 20: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01152057e0febc363aed9c05.jpg
《二贷情妇》(小富婆之三)作者:林晓筠
出版日期:2011年1月21日
【内容简介】
第一次,她向他贷款一百万,为去意大利学制鞋,
言明待她学成归国,便会不支薪当他一年助理或女佣,
结果这男人不但答应她,还陪她飞去异乡打点好一切,
之后更每隔两个月就去探望她、带她四处旅游……
然而,满心只有梦想的她,轻忽了他的付出,
令好好先生终于摘下面具,怒火狂燃地决定弃爱,
一想到再也见不到他,她才后知后觉对他的依恋,
学成回到台湾后,她坚持履行约定做女佣,
目的只是想留在他身边,怎知他竟已不要她了,
还要她快去发展事业,别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看见其他女人上了他的车,她心痛难忍,却明白为时已晚,
只好再用需要五百万创业当借口,把自己二贷给他做情妇……
试阅内容:
  楔子
  阮天齐坐在桃园机场的候机楼里,他要先搭乘去***的班机,再转机到意大利,虽然这趟旅程可能要花上十几个小时,可他带着一颗雀跃期盼的心前往,一点也不会觉得辛苦或是累。
  这么多年了……从第一次见安葳葳到现在,大约也有五、六年了,尽管早已由妹妹口中知道有这号人物,但他们真正认识是在她高三那年的冬天。
  手指不断滑过手中iPhone的界面,那是一张张安葳葳的照片,从她高三那年和他们两兄妹的合照,再一直到她大学,他们俩的合照,还有在意大利Bonito那个南部小镇的纪录……
  他深爱着这个女孩。
  她知道吗?
  外表看来温文尔雅、沉稳可靠的他,其实有颗敏锐细腻的心,明明没有近视,却习惯带着没有度数的黑框眼镜,只为掩饰他那过于犀利又彷佛可以洞悉人心的眼神。从大学起,他就知道自己比同年龄的男生多了几分生意头脑和看人看事的睿智,因此不得不收敛自己的锋芒,当个看起来没有什么杀伤力和侵略性的男人,但其实他并不是那么无害、耿直、敦厚,他是个货真价实的血性男子。
  这几年下来,安葳葳真的了解他吗?她一直以为自己吃定了他,却不知他正在心里偷笑着。如果他不配合、不装忠厚,她吃定得了他
  意大利……
  他来了。
  第一章
  安葳葳和阮欣欣两双属于少女白嫩细致的双手,这会正像是捧着什么圣物般的一起捧着一双鞋,而她们年轻、晶莹又透着火热的目光,也正直勾勾的瞧着手上的鞋子。
  一双黑色缎面高跟鞋,样式简单素雅不花俏,但感觉手工精细、质感一流,是绝对的百搭款示。
  自从有了“欲望城市”那个影集,全球的女性都对鞋子着迷了,一双鞋能代表一个女性的品味、审美观和价值观。
  尤其是SalvatoreFerragamo这品牌,更是引起女性们的讨论、抢购,此刻拿在安葳葳和阮欣欣手中的这双鞋,就是这家的必败款。
  一年来,她们俩节衣缩食,省下每一块钱,然后一起合买了这双两万出头的鞋子,因为是好友、好姊妹的她们,连脚都一样大小,穿同号码的鞋。
  她们的第一双SalvatoreFerragamo。
  二十世纪,早在许\多意大利品牌草创之前,SalvatoreFerragamo这个人就开始为好莱坞的名伶、演员、大明星们制作精美的优质鞋子,像是奥黛莉赫本、苏菲雅罗兰、玛丽莲梦露等这些名气超级响亮的女明星,她们全臣服在他鞋子的魅力之下,SalvatoreFerragamo也因此得到“好莱坞红星造鞋师”的头衔,就连温莎公爵夫人、激进领袖希特勒及墨索里尼的夫人,也都无法抗拒SalvatoreFerragamo的吸引。
  为了他的鞋,女性们愿意一天只吃一餐\,愿意把每一分钱省下来……
  “葳葳,你先穿!”
  “欣欣,你先啦!”
  “谁先穿还不是一样?但是葳葳,你可比我多了好几倍的狂热和痴迷。”阮欣欣礼让的说。
  “但我和你分摊一样的钱,又没有比你多出,你先穿也一样啦!”安葳葳也不是那种自私、只想到自己的女孩。
  “那不然猜拳?”阮欣欣提议。
  “不用这么幼稚吧……”
  敲门声响起,房里的两个女孩怔了一下,阮欣欣马上反应过来。
  “一定是我哥。”今天晚上她父母在台中有喜酒要喝,下午就出发去台中了,这会一定是哥哥找她。“请进。”
  阮天齐打开房门走进来,本来以为只有妹妹在,当他看到房中还有另一个女孩时,拿着钱要给妹妹的那只手在空中暂停了。他盯着那女孩瞧了一眼,对方模样慧黠\清秀、看起来聪明绝顶。眼神骗不了人,这女孩肯定精得要命。
  “哥,这是我最好的朋友,葳葳。”
  “你好。我姓安,安葳葳。”她马上补充,好像怕他不知该怎么称呼她,叫“葳葳”似乎太亲昵了些,他和她还没这种交情。
  “阮天齐。”他亦自我介绍道,对这个女孩留下深刻的印象。“欣欣唯一的哥哥。”
  “哥,”阮欣欣失笑。“葳葳知道我们家只有两个孩子啦。”
  安葳葳的注意力由自己手中的鞋转到这个身形英挺、气质平和的男孩身上,他有张很好看、端正又感觉纯净的脸,特别是那副黑框眼镜,使他看起来像是邻家大哥哥,温暖且随和。
  这个男孩身上没有吊儿郎当的味道,会让女生想去挑战、征服、掳获他的心,他就是一个“安全”的异性。至少,在古灵精怪、脑袋天马行空又想象力惊人的安葳葳眼中,他不是个对手。
  所以她又把视线放回手中这双精致的鞋上,嘴角有着难掩笑意。
  “好漂亮的鞋。”阮天齐看了一眼。
  “哥,这是SalvatoreFerragamo的鞋子!”阮欣欣怕哥哥不识货,赶紧补充。
  “名牌鞋?”他也不是那么外行。
  “是我和葳葳合买的。”
  “合买?”
  阮欣欣马上对自己哥哥讲起她们存钱的过程,好像她们是费了千辛万苦、不知怎么苛刻自己才存够钱买下这双鞋的。这是她们俩人生中的第一双SalvatoreFerragamo,意义非凡,弥足珍贵。
  阮天齐没看自己的妹妹,反而看着安葳葳那笑吟吟又非常固执的神情,对于这双鞋,她看来似乎比妹妹更在乎、更狂热。即使她没多说什么,但愈是没有多说,就愈教人感受她的在意。
  “值得吗?”知道自己或许\问了一个蠢问题,但他还是问了。
  “当然。”阮欣欣骄傲的说。
  “你们才高三。”
  “这鞋可以穿一辈子,只要好好爱惜。”安葳葳为自己的坚持发声了。
  “那如果我把今晚的饭钱给你……”阮天齐看向自己的妹妹,脸上有着促狭的笑意。“你应该不会拿去吃晚餐\吧?”
  两百元的钞票,看在阮欣欣和安葳葳眼中,是第二双好鞋的买鞋基金,一顿饭算什么?一顿饭没吃也不会饿死,多喝点水、早点上床睡觉,一天就又过去了。
  “这是我的事!”阮欣欣由哥哥手中抢过那两百元的钞票。
  “欣欣,你可以到我家吃。”安葳葳大方的说。其实她妈根本也不太开伙,常常是叫外卖或买便当,要不然就家里随便有什么就吃什么。
  “你妈根本不煮饭!”
  “那我可以泡面给你吃。”安葳葳非常有诚意的说,不忘偷偷瞄了阮天齐一眼,这种善良忠厚的大男生,一定不忍心让她们只吃泡面。
  “我请客吧。”阮天齐没有那么迟钝。
  “YA!”阮欣欣笑开怀。“哥请客就吃牛排吧,反正你有钱。”
  “欣欣,既然你哥会带你去吃牛排,那我就回家吃我的泡面喽。”安葳葳客气的说。
  “一起来没关系。”阮天齐的语气不陌生也不疏远,好像就把她当成自己人。“既然你是欣欣的好友,就像是我的妹妹。”
  “我真的可以一起去?”她笑着问。
  “只是一客牛排。”
  安葳葳没有再推托,再装客气就矫情了,她早由欣欣口中知道她哥脑袋很好,数理尤其出色,从大一那年就开始投资股票、买基金,把从小到大所存的红包都好好善加利用,所以今年才念大四的他,好像已经存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还有,”阮欣欣想到找哥哥当仲裁。既然玩猜拳有点幼稚,那么就由第三人来公平分配。“这双鞋是我和葳葳合买的,但我们无法决定谁先穿,就算轮流,也要有先后。”
  “你要我做什么?”他很配合的问。
  “我和葳葳都穿上鞋,然后在你面前走台步,由你来决定第一个月鞋子先放谁家。”
  “欣欣……”安葳葳有些皱眉了。在人家哥哥的面前走台步,这会不会太夸张了点?况且……他懂女鞋吗?
  “我OK。”藏在黑框眼镜后的双眼,其实炯炯有神又闪着精光。
  “那我先穿。”阮欣欣马上拿起鞋子,然后弯下腰把鞋穿到脚上,接着就像是一个模特儿,故意搔首弄姿的在哥哥面前乱走一通。
  “欣欣……”阮天齐不想说妹妹的举措“不忍卒睹”,但他表情的确哭笑不得。
  接下来是安葳葳—
  同样的鞋子、同样的穿鞋动作、同样在阮天齐面前走了一遍,但她就是多了一份女性的魅力,自信而优雅,感觉品味高尚。她只有十八岁,只是一个高三女生,但是这双SalvatoreFerragamo的鞋子令她闪闪发亮,有着一般女孩所没有的性感和逼人韵味。
  “安葳葳。”阮天齐宣布道。
  微微地红了脸,但安葳葳并没有抗拒这宣判。
  阮欣欣则是笑了笑。不管哥哥是出于礼貌或事实,她都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有些事已悄悄在发展……
  当阮欣欣拿着哥哥的信用卡去结账,顺便上一趟洗手间时,今晚阮天齐第一次和安葳葳独处。一顿大餐\吃下来,证明了她果然是那种口才便给、聪明伶俐的女孩,同样的年纪,但她比欣欣多了点心思和自己特有的想法。
  大她四岁的阮天齐,并没有真把她当妹妹看,她可一点也不像是一般天真无邪又脑袋空空的高中女生。
  手中转着已没有咖啡的空杯,他透过没有度数的眼镜观察她,温和的**:“你是单纯喜欢名家的好鞋,还是一种崇拜名牌的心态?”
  “那你认为男人花高价收藏古董或买艺术品,是一种投资、兴趣,还是无聊的行为?”她也平静的回道。
  “你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你也没有。”
  “我是在问你的心态。”
  “而我是好奇你们男人的心态。”她比他更会说。“欣欣说你从大学开始就投资股票、基金……是因为真的懂呢?还是只一窝蜂的跟着大家盲目投资?”
  真是一针见血又犀利的问题,不仅把他挖苦了一顿,还扞卫了她自己的面子。
  “我有研究。”他不能表现得太弱,让她以为自己稳占上风。
  “所以你不是盲目的投资?”
  “没有人会和钱开玩笑。”
  “这句话说得非常好。”字面上看来是在赞美他,但其实她还是在暗暗酸他,她绝不是他暗示的那种盲目追求时尚、崇拜名牌的肤浅女生。“我会和欣欣存下每一分零用钱买SalvatoreFerragamo的鞋,是因为它值得买、值得收藏、美丽又好穿。我们也买过三百九一双的高跟鞋,但那是完全不同的感觉,你的双脚会告诉你。”
  看她那认真的表情,阮天齐也跟着严肃起来,她在讲到鞋子时整个人彷佛是通了电流,闪闪发光,那双明眸也好像绽出摄人的光芒,教人看上一眼就深烙在脑海里。
  “你知道我的梦想吗?”她愈说愈忘情,像个热血少女似的。
  “拥有一屋子的名牌鞋?”
  “不!我想要去意大利学做鞋子。”
  “你的梦想是做『鞋匠』”阮天齐有点瞪大眼,不可思议的说。
  “鞋匠也OK。我只是想要知道一双鞋子是怎么做出来的,平底鞋、高跟鞋、细跟高跟鞋、马靴、夹脚鞋、尖头鞋、芭蕾舞鞋、休闲鞋,每一种鞋型不同、高度不同,那些设计的过程、制作的方式,甚至是客制的个人化鞋款,我都想要了解、学习。”她不吝于展现自己对鞋子的热情。
  就是这个Fu!就是这种狂热!
  阮天齐发现自己从这一刻开始欣赏这女孩,有些女人一辈子漫无目标、无所事事,一日虚度过一日,但她不一样。
  她有目标、有份对梦想的憧憬,使她可以活得精彩、活得灿烂,他身边就没有这样的女生在大学里,很多女生爱名牌,但目的只是想要让自己漂亮、走在流行尖端,就是如此而已,没有别的意义。
  这个女生,很不一样……
  安葳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了太多,因为阮天齐一直沉静的打量着她,没有出声。
  “我说太多了吗?”她不禁有些懊恼。
  “不,你没有。”
  “我是不是表现得像某种狂热分子?”
  “就算是,也是好的狂热分子。”
  “有朝一日,我想要有一家自己的鞋店、自己的品牌。”既然他说她是好的狂热分子,而且并没有嘲笑她梦想的反应,所以她说出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我要去意大利学做鞋子!”
  “那你可要开始把买鞋的钱省下,才有办法可以去意大利。”他半开玩笑半提醒她一个很实际的问题。
  “上了大学我要努力打工。”
  “这就本末倒置了。既然上了大学,就要好好念书。”
  “寒、暑假总可以打工吧?”
  “我会建议你不如多充实自己的学识。”
  安葳葳知道他的好意,因为毕竟就算时薪一百元,打工所花的时间与赚来的钱还是比不上自己所缴的学费,或到大学殿堂里学习的成果。但她不想承认他是对的,不愿让他沾沾自喜。
  阮欣欣回到座位上来,把信用卡和收据、发票交给哥哥,一声轻叹,有点悔不当初。“葳葳,我们应该要求折现的。”她向好友说道。“这顿牛排大餐\结完帐快要三千元。”
  安葳葳回以一个无奈的微笑,她又不能一开始就这么建议,好歹她也才第一次见人家哥哥。
  “如果我们一人拿一千,那就有两千元了……”阮欣欣还在碎碎念。
  “可是我们吃到了牛排。”她只能这么安慰自己及好友。
  “但是吃到肚子里的牛排,又不会变成一双SalvatoreFerragamo的鞋跟!”阮欣欣完全忘了当初提议吃牛排的人正是自己。
  安葳葳没有搭腔,只是用无辜又可惜的眼神看着阮天齐,表达她和他妹妹一样的想法。
  阮天齐淡淡一笑,他的皮夹还没收进自己口袋里,她们的心思他也不是猜不出来,她不明说,但是他懂。
  他在她们俩面前各放了一张千元大钞,神色如常。
  “哥……”阮欣欣感动的立刻把面前那张千元大钞收进自己包包里。“你真上道。”
  “我不用。”安葳葳推辞的说。
  “葳葳,没关系,我哥股票赚了不少钱。”阮欣欣鼓励的道。“不拿白不拿。”
  “就当中奖的吧。欣欣的话没有错,我的股票是赚了些钱。”
  安葳葳只想三秒,便没再扭捏的收下,再在那边推来推去就做作了,又多了一千元基金,不管是买鞋或是去意大利,她都感觉和自己的梦想又接近了一小小步。
  她向他甜美的笑了笑,表达谢意。
  “下次我就直接给你们现金,然后一人吃一个三明治。”他笑着眨眨眼,有了眼镜当掩护,他看来就是个“好好哥哥”。
  “白吐司就可以了,多给点现金。”阮欣欣耍嘴皮子。“或者我们可以光吸空气,这是葳葳的名言。”
  阮天齐看向安葳葳,两人眼神交流,他们心里都有数,这一顿大餐\只是开始,不是结束。
  阮天齐之后又有在家里见到安葳葳,但随着她要考大学、他即将毕业入伍服役,所以两人都只是点点头、交换个打照面的眼神。他偶尔会给欣欣和她买鞋基金、会叫丰盛的外卖填饱她们的肚子,但私底下的单独往来并没有。他一直没有行动。
  再一次单独见到她,已是一年后了。
  他快要退伍,一群朋友在一家购物商场顶楼设宴为他庆祝。而在大家酒足饭饱、搭乘电梯来到一楼走在各国的精品店前时,他看到了正站在玻璃橱窗前,对着一双镶满水晶、看来华丽又贵气的黑色细跟高跟鞋目不转睛她。
  他和朋友打了招呼后,他独自走向她。
  安葳葳觉得自己好像要流下口水了,那双鞋彷佛在向她招手,让她很想剪去自己的一头长发,然后拿去卖钱来买鞋。这双鞋如果穿在她脚上,那一定是像回到了它自己的家,她甚至感觉到鞋子上面写了她的名字……
  “安葳葳!”阮天齐叫了第二次,并且伸出手去摇摇她的肩。
  她这才一副好像刚从一场瑰丽美梦中醒来般,转头看着叫她的人,想要看清是谁让她回到现实的生活来。
  “阮天齐?”因为他理了个帅气利落的平头,样子有些改变,她一下子有点犹豫。
  “好久不见。”他的声音比入伍之前浑厚,多了一分刚强的男人味。
  “你……”怎么会在这里?
  “快退伍了,一群朋友帮我庆祝,在顶楼刚吃完饭。”他很快的说:“一会还有第二摊。”
  “这么快?”
  “现在的兵役期只有一年,很快就过去了。”
  “也对。”安葳葳看着他,觉得他忠厚老实外,似乎还多了浓浓的成熟睿智气息,那副黑框眼镜现在已不是拙,反倒替他多添加了一些神秘感。“欣欣交了男朋友,所以……”
  “所以你一个人来看鞋?”原来她对鞋子的狂热依旧,没有变心。
  “只要没事,就会来看看哪些品牌出了什么新鞋款,流行的趋势是什么。”
  “喜欢这一双?”他用下巴指了下,那的确是一双璀璨而且会令女人觉得自己性感、妩媚的亮眼鞋子。
  “是爱死了!”她崇拜、着迷的眼光又转回橱窗内,但鞋子上面的小吊牌清楚地写着29900,那五位数的阿拉伯数字是她无法忽视的,因此连进去试穿一下的勇气都没有,怕自己买不起又不得不脱下来。
  “进去试穿啊。”他说得轻松,好像那一双鞋只有299元,后面并没有多那两个零。
  “但是……我还没有存够钱。”她诚实的说。“我连买它一只脚的钱都不够。”
  “进去吧。”他突然抓着她手腕,欲带她进入店里。
  “阮天齐,我不要—”她抗拒着,想要把他抓着她手腕的那只大手拿开。
  他那属于男人、若有所思的眼神,被藏在没有度数的镜片之后。“我送你。”
  “你……”
  “这一双鞋,我买给你。”他语气轻淡,眼神却非常坚定。
  第二章
  阮天齐真的买下了那双鞋送给她,这令安葳葳的心简直像是踩在云端般,整个人轻飘飘地,感到既虚幻又不真实,嘴角也带着不由自主的笑容。
  她忘不了自己在试鞋时的那种甜蜜幸福感,也忘不了当这双鞋真正属于她时,那种充实又满足的感动,只不过当她提着精品店的袋子走出店外后,内心又不免涌出一股“无功\不受禄”的愧\疚感。
  她凭什么?差个一百就是三万元的一双鞋,她就这么平白无故的让阮天齐为她刷卡买单,哪怕他是好友欣欣的哥哥,哪怕他们是认识的,这都有点说不通。她不是厚脸皮的人,再怎么想要这双鞋,她也不该这么心安理得的接受。
  “我会慢慢存钱还你。”她看着他,一脸说到做到的表情说。“你不会白刷这笔钱。”
  “没关系,这是送你的。”
  “为什么?”
  “因为我付得起。”他光一天在股市里获利的就不只这些钱。“而且我认同你的想法,你是个识货的人,值得拥有这双好鞋。”
  士为知己者死。他说她值得拥有这双好鞋,光他这一句话,安葳葳就觉得她可以给他打九十九分,这个男人真的会令女性对他趋之若鹜。
  “我知道你一定会很珍惜这双鞋。”他的目光带着不着痕迹的宠溺。
  “如果欣欣知道了……”
  “你若不想让她知道,我也不会说什么,毕竟……鞋子是放在你家,在你的鞋柜里。”他暗示着她,不必把他买鞋送她的事弄得天下皆知。
  “阮天齐,谢谢你。”她由衷的说出这句话。“我不会忘记你的善良。”
  “善良”他差点失笑。
  “你是个好人。”
  “你不会是想发好人卡给我吧?”
  她笑着摇摇头。她当然不是要发好人卡给他,他该获颁“好人好事奖”的,因为他的行为及话语带给了她难以想象的影响。她不是爱名牌、也不是盲目追求物质,他了解她……也让她的梦想离她更近了。
  “你退伍之后有什么打算?”问本人最清楚,如果由欣欣那里辗转得知,搞不好还不一定正确。
  “我负责找钱,我朋友提供技术和产品,我们会弄一家科技公司。”在这一年当兵的期间,他已在计划他的未来,设定好目标,他在任何时间点上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你会成为科技新贵吗?”她兴奋的问,虽然还没成真,但她相信他做得到。
  “我不懂什么科技,但我对数字很敏感。”他谦虚的说,并没否认。
  “所以,你是管财务方面的?”
  “嗯,我是负责这一块没错。”
  “你一定可以成功\!”
  由她热切的语气和眼中那份敬佩感激的神采,他相信她是真心这么说。他看了下表,无奈地对她耸耸肩。
  “你还有第二摊,我知道。”她替他说了。
  “安葳葳,后会有期了。”
  他的语气里有一丝留恋,但她没有听出来。
  一年后—
  阮天齐收到了一个由邮局快捷寄来的现金袋,里面有一万元现金,他看了下寄件人,是安葳葳。
  因为忙着成立科技公司的事,这几个月来他几乎是睡在公司里,以办公室为家,草创初期,琐事千头万绪,他忙到快要喘不过气,更要应付银行的三点半。他不知道科技公司烧起钱来,速度依然是那么惊人。
  但是,今天阮天齐不忘回家一趟,他知道妹妹现在是大二了,已没有高中女生的青涩,是个小女人了,相信“她”也是。
  “你和安葳葳还有交情吧?”
  “废话!”阮欣欣对哥哥没头没尾的问话直觉反应。“就算我们念的是不同大学,我和她还是好姊妹。”
  “她有没有交男朋友?”他直接问。
  “没有。”
  “你确定?”
  “从没有听到她说和任何男生交往或单独出去。哥,你问这个做什么?”阮欣欣有些好奇。曾经,她以为哥哥和葳葳或许\会有进展,但从哥哥去当兵、到后来创业这些日子以来,和葳葳好像又没有任何交集,因此她又没把他俩的事放在心上。
  阮天齐已经得到他想要的讯息,没有回答妹妹的话,像阵风般的又离开了。
  再一年后—
  几乎是差不多的时间,阮天齐又收到了一万元现金袋,没有只字词组,寄的人依旧是安葳葳。
  这一年他和几个朋友合开的科技公司度过了最艰难摸索的一年,曾经差点周转不过来,曾经有一半的成品失败,曾经,他们这几个合伙人抱头痛哭、借酒浇愁,但是—
  他们终究走过来了,公司的前景也愈来愈好。
  约了妹妹出来吃大餐\,阮天齐知道她大三了,男朋友换了几个,却依然没有定下来的意思。安葳葳呢?和他妹妹一样吗?
  “哥,你真好,请我吃这种一客两、三千的牛排。”阮欣欣非常感恩。
  “安葳葳最近在忙什么?”
  “她在计划去意大利的事。”
  “有男朋友吗?”
  “你又不追她,管她有没有男朋友。”阮欣欣似笑非笑的说。都几年了,如果哥哥对葳葳有意思,那也早该行动了吧?
  “有还是没有?”他重复问题。
  “没有啦。”
  “你确信自己不是唯一搞不清楚状况的?”
  “哥,葳葳没有男朋友,我保证。”阮欣欣表情一本正经。“我上个星期六才和她一起看电影吃饭,她的脑袋中只有鞋子跟意大利。”
  “那很好。”阮天齐满意的点头。
  “什么很好?”
  “什么都很好。”他微笑。
  “哼!故弄玄虚。”
  第三年—
  同样的现金袋,里面仍是一万元,那多出的一百元……大概是利息吧。
  阮天齐与合伙人的科技公司已开始获利,并已准备股票上市,他妹妹大四了,即将大学毕业,要开始人生的另一个旅程,安葳葳亦然。
  三年不见了,这三年,他把对她的想念都投入到工作上,和他的伙伴们抱着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心情破釜沉舟,所以他没有时间去儿女情长。如今事业既然稳定下来了,也该是他开始出击的时刻。
  阮欣欣一看到哥哥走进她房间,几乎可以猜到一年又过了。
  “没有!”她抢在哥哥开口问之前先说,好像她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你知道我要问什么?”
  “难道你是要问我二~一二年会不会世界末日?”阮欣欣揶揄着她哥哥。
  “不会有世界末日。”阮天齐笃定的说。
  他在妹妹房中的一张单人沙发上坐下,现在的他,已可以说是一名成功\企业家。他或许\不懂电子成品、实验或研发的,但他绝对可以掌控资金,做最好的调度,让公司赚钱之余还钱滚钱。
  “安葳葳都要大学毕业了,居然一个男朋友都没有交过?”他实在是觉得无法想象。
  “她一心要去意大利学制鞋,不想有感情上的牵绊。”
  “她告诉你的?”
  “事实不是这样吗?”阮欣欣端详着他,可即使是她的亲哥哥,她也不是很了解他。“哥,你这样每年问一次,问了三年,你是怎样?”
  “没怎样。”
  “你要追葳葳吗?”
  阮天齐耸了个肩,不置可否。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阮欣欣猜不透哥哥的想法。“葳葳可是非去意大利不可的哦。我必须把丑话先讲在前面,两地相隔,远距离的恋情是很难维系的,一个是我亲哥哥,一个是我多年的好姊妹,我可不希望你们两个任何一个人受伤。”
  阮天齐的反应是笑着站起身。“欣欣,你想要什么毕业礼物?哥送你。”
  结果,安葳葳的行动比阮天齐早了一步,她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三年不见,她外表看来已是个柔顺甜美,长发及腰的温柔小女人,可是她眼中的坚毅执着,是没有任何人可以忽略的。她比三年前还要瘦一些,却更加清丽、大方。
  阮天齐就是在等这一天,就是为了这一刻,他从自己的办公椅内起身,朝她走过去。这几步……迟了五、六年,好像是经过了千山万水。
  “葳葳,好久不见。”他感性的说。
  “谢谢你。每一块钱我都还了。”
  “你还多付了一百元的利息,要我找给你吗?”
  安葳葳摇摇头,打量起他偌大的办公室。
  办公室感觉很现代化,但又有科技业的一贯风格,简单的装潢、大气的家具,墙上还有好像是名家的字画。
  “你们成功了。”这是肯定句。
  “坐吧。”他指了指沙发,发现她不是来叙旧的,在她的从容、平静下,他察觉得出有几分紧张及不自在。“咖啡?”
  “好。不加糖。”
  他吩咐秘书准备咖啡,然后在她对面坐下,盯着她看的同时,心中有种温馨、满足的感觉冒出来。虽然三年没有见到面,但有些感受因为思念反而更清晰、更深刻。
  他记得看她第一次穿上SalvatoreFerragamo鞋的模样,眼中的光彩动人;还有他原本买下来要送她、她却分期付款还他的那双鞋,那双镶着水晶、华丽又高贵的女鞋。
  “那双鞋还好吗?”他突然问。
  “哪一双?”
  “你坚持要分期还我钱,不肯让我送你的那一双。”
  “它很好。”她笑了。
  “那么,另一双你和欣欣用零用钱合买的SalvatoreFerragamo呢?”他很好奇后来她们会怎么处理那双鞋,一开始好像是说轮流放对方家,一次期限一个月,但不知维持了多久。
  “我后来用八折价钱买下了欣欣的那份权利,但她仍然随时可以借穿。”
  书名:《二贷情妇》(小富婆之三)
  作者:林晓筠
  系列:花园1470
  出版社:新月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1年1月21日
  【内容简介】
  第一次,她向他贷款一百万,为去意大利学制鞋,
  言明待她学成归国,便会不支薪当他一年助理或女佣,
  结果这男人不但答应她,还陪她飞去异乡打点好一切,
  之后更每隔两个月就去探望她、带她四处旅游……
  然而,满心只有梦想的她,轻忽了他的付出,
  令好好先生终于摘下面具,怒火狂燃地决定弃爱,
  一想到再也见不到他,她才后知后觉对他的依恋,
  学成回到台湾后,她坚持履行约定做女佣,
  目的只是想留在他身边,怎知他竟已不要她了,
  还要她快去发展事业,别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看见其他女人上了他的车,她心痛难忍,却明白为时已晚,
  只好再用需要五百万创业当借口,把自己二贷给他做情妇……
  试阅内容:
  楔子
  阮天齐坐在桃园机场的候机楼里,他要先搭乘去***的班机,再转机到意大利,虽然这趟旅程可能要花上十几个小时,可他带着一颗雀跃期盼的心前往,一点也不会觉得辛苦或是累。
  这么多年了……从第一次见安葳葳到现在,大约也有五、六年了,尽管早已由妹妹口中知道有这号人物,但他们真正认识是在她高三那年的冬天。
  手指不断滑过手中iPhone的界面,那是一张张安葳葳的照片,从她高三那年和他们两兄妹的合照,再一直到她大学,他们俩的合照,还有在意大利Bonito那个南部小镇的纪录……
  他深爱着这个女孩。
  她知道吗?
  外表看来温文尔雅、沉稳可靠的他,其实有颗敏锐细腻的心,明明没有近视,却习惯带着没有度数的黑框眼镜,只为掩饰他那过于犀利又彷佛可以洞悉人心的眼神。从大学起,他就知道自己比同年龄的男生多了几分生意头脑和看人看事的睿智,因此不得不收敛自己的锋芒,当个看起来没有什么杀伤力和侵略性的男人,但其实他并不是那么无害、耿直、敦厚,他是个货真价实的血性男子。
  这几年下来,安葳葳真的了解他吗?她一直以为自己吃定了他,却不知他正在心里偷笑着。如果他不配合、不装忠厚,她吃定得了他
  意大利……
  他来了。
  第一章
  安葳葳和阮欣欣两双属于少女白嫩细致的双手,这会正像是捧着什么圣物般的一起捧着一双鞋,而她们年轻、晶莹又透着火热的目光,也正直勾勾的瞧着手上的鞋子。
  一双黑色缎面高跟鞋,样式简单素雅不花俏,但感觉手工精细、质感一流,是绝对的百搭款示。
  自从有了“欲望城市”那个影集,全球的女性都对鞋子着迷了,一双鞋能代表一个女性的品味、审美观和价值观。
  尤其是SalvatoreFerragamo这品牌,更是引起女性们的讨论、抢购,此刻拿在安葳葳和阮欣欣手中的这双鞋,就是这家的必败款。
  一年来,她们俩节衣缩食,省下每一块钱,然后一起合买了这双两万出头的鞋子,因为是好友、好姊妹的她们,连脚都一样大小,穿同号码的鞋。
  她们的第一双SalvatoreFerragamo。
  二十世纪,早在许\多意大利品牌草创之前,SalvatoreFerragamo这个人就开始为好莱坞的名伶、演员、大明星们制作精美的优质鞋子,像是奥黛莉赫本、苏菲雅罗兰、玛丽莲梦露等这些名气超级响亮的女明星,她们全臣服在他鞋子的魅力之下,SalvatoreFerragamo也因此得到“好莱坞红星造鞋师”的头衔,就连温莎公爵夫人、激进领袖希特勒及墨索里尼的夫人,也都无法抗拒SalvatoreFerragamo的吸引。
  为了他的鞋,女性们愿意一天只吃一餐\,愿意把每一分钱省下来……
  “葳葳,你先穿!”
  “欣欣,你先啦!”
  “谁先穿还不是一样?但是葳葳,你可比我多了好几倍的狂热和痴迷。”阮欣欣礼让的说。
  “但我和你分摊一样的钱,又没有比你多出,你先穿也一样啦!”安葳葳也不是那种自私、只想到自己的女孩。
  “那不然猜拳?”阮欣欣提议。
  “不用这么幼稚吧……”
  敲门声响起,房里的两个女孩怔了一下,阮欣欣马上反应过来。
  “一定是我哥。”今天晚上她父母在台中有喜酒要喝,下午就出发去台中了,这会一定是哥哥找她。“请进。”
  阮天齐打开房门走进来,本来以为只有妹妹在,当他看到房中还有另一个女孩时,拿着钱要给妹妹的那只手在空中暂停了。他盯着那女孩瞧了一眼,对方模样慧黠\清秀、看起来聪明绝顶。眼神骗不了人,这女孩肯定精得要命。
  “哥,这是我最好的朋友,葳葳。”
  “你好。我姓安,安葳葳。”她马上补充,好像怕他不知该怎么称呼她,叫“葳葳”似乎太亲昵了些,他和她还没这种交情。
  “阮天齐。”他亦自我介绍道,对这个女孩留下深刻的印象。“欣欣唯一的哥哥。”
  “哥,”阮欣欣失笑。“葳葳知道我们家只有两个孩子啦。”
  安葳葳的注意力由自己手中的鞋转到这个身形英挺、气质平和的男孩身上,他有张很好看、端正又感觉纯净的脸,特别是那副黑框眼镜,使他看起来像是邻家大哥哥,温暖且随和。
  这个男孩身上没有吊儿郎当的味道,会让女生想去挑战、征服、掳获他的心,他就是一个“安全”的异性。至少,在古灵精怪、脑袋天马行空又想象力惊人的安葳葳眼中,他不是个对手。
  所以她又把视线放回手中这双精致的鞋上,嘴角有着难掩笑意。
  “好漂亮的鞋。”阮天齐看了一眼。
  “哥,这是SalvatoreFerragamo的鞋子!”阮欣欣怕哥哥不识货,赶紧补充。
  “名牌鞋?”他也不是那么外行。
  “是我和葳葳合买的。”
  “合买?”
  阮欣欣马上对自己哥哥讲起她们存钱的过程,好像她们是费了千辛万苦、不知怎么苛刻自己才存够钱买下这双鞋的。这是她们俩人生中的第一双SalvatoreFerragamo,意义非凡,弥足珍贵。
  阮天齐没看自己的妹妹,反而看着安葳葳那笑吟吟又非常固执的神情,对于这双鞋,她看来似乎比妹妹更在乎、更狂热。即使她没多说什么,但愈是没有多说,就愈教人感受她的在意。
  “值得吗?”知道自己或许\问了一个蠢问题,但他还是问了。
  “当然。”阮欣欣骄傲的说。
  “你们才高三。”
  “这鞋可以穿一辈子,只要好好爱惜。”安葳葳为自己的坚持发声了。
  “那如果我把今晚的饭钱给你……”阮天齐看向自己的妹妹,脸上有着促狭的笑意。“你应该不会拿去吃晚餐\吧?”
  两百元的钞票,看在阮欣欣和安葳葳眼中,是第二双好鞋的买鞋基金,一顿饭算什么?一顿饭没吃也不会饿死,多喝点水、早点上床睡觉,一天就又过去了。
  “这是我的事!”阮欣欣由哥哥手中抢过那两百元的钞票。
  “欣欣,你可以到我家吃。”安葳葳大方的说。其实她妈根本也不太开伙,常常是叫外卖或买便当,要不然就家里随便有什么就吃什么。
  “你妈根本不煮饭!”
  “那我可以泡面给你吃。”安葳葳非常有诚意的说,不忘偷偷瞄了阮天齐一眼,这种善良忠厚的大男生,一定不忍心让她们只吃泡面。
  “我请客吧。”阮天齐没有那么迟钝。
  “YA!”阮欣欣笑开怀。“哥请客就吃牛排吧,反正你有钱。”
  “欣欣,既然你哥会带你去吃牛排,那我就回家吃我的泡面喽。”安葳葳客气的说。
  “一起来没关系。”阮天齐的语气不陌生也不疏远,好像就把她当成自己人。“既然你是欣欣的好友,就像是我的妹妹。”
  “我真的可以一起去?”她笑着问。
  “只是一客牛排。”
  安葳葳没有再推托,再装客气就矫情了,她早由欣欣口中知道她哥脑袋很好,数理尤其出色,从大一那年就开始投资股票、买基金,把从小到大所存的红包都好好善加利用,所以今年才念大四的他,好像已经存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还有,”阮欣欣想到找哥哥当仲裁。既然玩猜拳有点幼稚,那么就由第三人来公平分配。“这双鞋是我和葳葳合买的,但我们无法决定谁先穿,就算轮流,也要有先后。”
  “你要我做什么?”他很配合的问。
  “我和葳葳都穿上鞋,然后在你面前走台步,由你来决定第一个月鞋子先放谁家。”
  “欣欣……”安葳葳有些皱眉了。在人家哥哥的面前走台步,这会不会太夸张了点?况且……他懂女鞋吗?
  “我OK。”藏在黑框眼镜后的双眼,其实炯炯有神又闪着精光。
  “那我先穿。”阮欣欣马上拿起鞋子,然后弯下腰把鞋穿到脚上,接着就像是一个模特儿,故意搔首弄姿的在哥哥面前乱走一通。
  “欣欣……”阮天齐不想说妹妹的举措“不忍卒睹”,但他表情的确哭笑不得。
  接下来是安葳葳—
  同样的鞋子、同样的穿鞋动作、同样在阮天齐面前走了一遍,但她就是多了一份女性的魅力,自信而优雅,感觉品味高尚。她只有十八岁,只是一个高三女生,但是这双SalvatoreFerragamo的鞋子令她闪闪发亮,有着一般女孩所没有的性感和逼人韵味。
  “安葳葳。”阮天齐宣布道。
  微微地红了脸,但安葳葳并没有抗拒这宣判。
  阮欣欣则是笑了笑。不管哥哥是出于礼貌或事实,她都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有些事已悄悄在发展……
  当阮欣欣拿着哥哥的信用卡去结账,顺便上一趟洗手间时,今晚阮天齐第一次和安葳葳独处。一顿大餐\吃下来,证明了她果然是那种口才便给、聪明伶俐的女孩,同样的年纪,但她比欣欣多了点心思和自己特有的想法。
  大她四岁的阮天齐,并没有真把她当妹妹看,她可一点也不像是一般天真无邪又脑袋空空的高中女生。
  手中转着已没有咖啡的空杯,他透过没有度数的眼镜观察她,温和的**:“你是单纯喜欢名家的好鞋,还是一种崇拜名牌的心态?”
  “那你认为男人花高价收藏古董或买艺术品,是一种投资、兴趣,还是无聊的行为?”她也平静的回道。
  “你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你也没有。”
  “我是在问你的心态。”
  “而我是好奇你们男人的心态。”她比他更会说。“欣欣说你从大学开始就投资股票、基金……是因为真的懂呢?还是只一窝蜂的跟着大家盲目投资?”
  真是一针见血又犀利的问题,不仅把他挖苦了一顿,还扞卫了她自己的面子。
  “我有研究。”他不能表现得太弱,让她以为自己稳占上风。
  “所以你不是盲目的投资?”
  “没有人会和钱开玩笑。”
  “这句话说得非常好。”字面上看来是在赞美他,但其实她还是在暗暗酸他,她绝不是他暗示的那种盲目追求时尚、崇拜名牌的肤浅女生。“我会和欣欣存下每一分零用钱买SalvatoreFerragamo的鞋,是因为它值得买、值得收藏、美丽又好穿。我们也买过三百九一双的高跟鞋,但那是完全不同的感觉,你的双脚会告诉你。”
  看她那认真的表情,阮天齐也跟着严肃起来,她在讲到鞋子时整个人彷佛是通了电流,闪闪发光,那双明眸也好像绽出摄人的光芒,教人看上一眼就深烙在脑海里。
  “你知道我的梦想吗?”她愈说愈忘情,像个热血少女似的。
  “拥有一屋子的名牌鞋?”
  “不!我想要去意大利学做鞋子。”
  “你的梦想是做『鞋匠』”阮天齐有点瞪大眼,不可思议的说。
  “鞋匠也OK。我只是想要知道一双鞋子是怎么做出来的,平底鞋、高跟鞋、细跟高跟鞋、马靴、夹脚鞋、尖头鞋、芭蕾舞鞋、休闲鞋,每一种鞋型不同、高度不同,那些设计的过程、制作的方式,甚至是客制的个人化鞋款,我都想要了解、学习。”她不吝于展现自己对鞋子的热情。
  就是这个Fu!就是这种狂热!
  阮天齐发现自己从这一刻开始欣赏这女孩,有些女人一辈子漫无目标、无所事事,一日虚度过一日,但她不一样。
  她有目标、有份对梦想的憧憬,使她可以活得精彩、活得灿烂,他身边就没有这样的女生在大学里,很多女生爱名牌,但目的只是想要让自己漂亮、走在流行尖端,就是如此而已,没有别的意义。
  这个女生,很不一样……
  安葳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了太多,因为阮天齐一直沉静的打量着她,没有出声。
  “我说太多了吗?”她不禁有些懊恼。
  “不,你没有。”
  “我是不是表现得像某种狂热分子?”
  “就算是,也是好的狂热分子。”
  “有朝一日,我想要有一家自己的鞋店、自己的品牌。”既然他说她是好的狂热分子,而且并没有嘲笑她梦想的反应,所以她说出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我要去意大利学做鞋子!”
  “那你可要开始把买鞋的钱省下,才有办法可以去意大利。”他半开玩笑半提醒她一个很实际的问题。
  “上了大学我要努力打工。”
  “这就本末倒置了。既然上了大学,就要好好念书。”
  “寒、暑假总可以打工吧?”
  “我会建议你不如多充实自己的学识。”
  安葳葳知道他的好意,因为毕竟就算时薪一百元,打工所花的时间与赚来的钱还是比不上自己所缴的学费,或到大学殿堂里学习的成果。但她不想承认他是对的,不愿让他沾沾自喜。
  阮欣欣回到座位上来,把信用卡和收据、发票交给哥哥,一声轻叹,有点悔不当初。“葳葳,我们应该要求折现的。”她向好友说道。“这顿牛排大餐\结完帐快要三千元。”
  安葳葳回以一个无奈的微笑,她又不能一开始就这么建议,好歹她也才第一次见人家哥哥。
  “如果我们一人拿一千,那就有两千元了……”阮欣欣还在碎碎念。
  “可是我们吃到了牛排。”她只能这么安慰自己及好友。
  “但是吃到肚子里的牛排,又不会变成一双SalvatoreFerragamo的鞋跟!”阮欣欣完全忘了当初提议吃牛排的人正是自己。
  安葳葳没有搭腔,只是用无辜又可惜的眼神看着阮天齐,表达她和他妹妹一样的想法。
  阮天齐淡淡一笑,他的皮夹还没收进自己口袋里,她们的心思他也不是猜不出来,她不明说,但是他懂。
  他在她们俩面前各放了一张千元大钞,神色如常。
  “哥……”阮欣欣感动的立刻把面前那张千元大钞收进自己包包里。“你真上道。”
  “我不用。”安葳葳推辞的说。
  “葳葳,没关系,我哥股票赚了不少钱。”阮欣欣鼓励的道。“不拿白不拿。”
  “就当中奖的吧。欣欣的话没有错,我的股票是赚了些钱。”
  安葳葳只想三秒,便没再扭捏的收下,再在那边推来推去就做作了,又多了一千元基金,不管是买鞋或是去意大利,她都感觉和自己的梦想又接近了一小小步。
  她向他甜美的笑了笑,表达谢意。
  “下次我就直接给你们现金,然后一人吃一个三明治。”他笑着眨眨眼,有了眼镜当掩护,他看来就是个“好好哥哥”。
  “白吐司就可以了,多给点现金。”阮欣欣耍嘴皮子。“或者我们可以光吸空气,这是葳葳的名言。”
  阮天齐看向安葳葳,两人眼神交流,他们心里都有数,这一顿大餐\只是开始,不是结束。
  阮天齐之后又有在家里见到安葳葳,但随着她要考大学、他即将毕业入伍服役,所以两人都只是点点头、交换个打照面的眼神。他偶尔会给欣欣和她买鞋基金、会叫丰盛的外卖填饱她们的肚子,但私底下的单独往来并没有。他一直没有行动。
  再一次单独见到她,已是一年后了。
  他快要退伍,一群朋友在一家购物商场顶楼设宴为他庆祝。而在大家酒足饭饱、搭乘电梯来到一楼走在各国的精品店前时,他看到了正站在玻璃橱窗前,对着一双镶满水晶、看来华丽又贵气的黑色细跟高跟鞋目不转睛她。
  他和朋友打了招呼后,他独自走向她。
  安葳葳觉得自己好像要流下口水了,那双鞋彷佛在向她招手,让她很想剪去自己的一头长发,然后拿去卖钱来买鞋。这双鞋如果穿在她脚上,那一定是像回到了它自己的家,她甚至感觉到鞋子上面写了她的名字……
  “安葳葳!”阮天齐叫了第二次,并且伸出手去摇摇她的肩。
  她这才一副好像刚从一场瑰丽美梦中醒来般,转头看着叫她的人,想要看清是谁让她回到现实的生活来。
  “阮天齐?”因为他理了个帅气利落的平头,样子有些改变,她一下子有点犹豫。
  “好久不见。”他的声音比入伍之前浑厚,多了一分刚强的男人味。
  “你……”怎么会在这里?
  “快退伍了,一群朋友帮我庆祝,在顶楼刚吃完饭。”他很快的说:“一会还有第二摊。”
  “这么快?”
  “现在的兵役期只有一年,很快就过去了。”
  “也对。”安葳葳看着他,觉得他忠厚老实外,似乎还多了浓浓的成熟睿智气息,那副黑框眼镜现在已不是拙,反倒替他多添加了一些神秘感。“欣欣交了男朋友,所以……”
  “所以你一个人来看鞋?”原来她对鞋子的狂热依旧,没有变心。
  “只要没事,就会来看看哪些品牌出了什么新鞋款,流行的趋势是什么。”
  “喜欢这一双?”他用下巴指了下,那的确是一双璀璨而且会令女人觉得自己性感、妩媚的亮眼鞋子。
  “是爱死了!”她崇拜、着迷的眼光又转回橱窗内,但鞋子上面的小吊牌清楚地写着29900,那五位数的阿拉伯数字是她无法忽视的,因此连进去试穿一下的勇气都没有,怕自己买不起又不得不脱下来。
  “进去试穿啊。”他说得轻松,好像那一双鞋只有299元,后面并没有多那两个零。
  “但是……我还没有存够钱。”她诚实的说。“我连买它一只脚的钱都不够。”
  “进去吧。”他突然抓着她手腕,欲带她进入店里。
  “阮天齐,我不要—”她抗拒着,想要把他抓着她手腕的那只大手拿开。
  他那属于男人、若有所思的眼神,被藏在没有度数的镜片之后。“我送你。”
  “你……”
  “这一双鞋,我买给你。”他语气轻淡,眼神却非常坚定。
  第二章
  阮天齐真的买下了那双鞋送给她,这令安葳葳的心简直像是踩在云端般,整个人轻飘飘地,感到既虚幻又不真实,嘴角也带着不由自主的笑容。
  她忘不了自己在试鞋时的那种甜蜜幸福感,也忘不了当这双鞋真正属于她时,那种充实又满足的感动,只不过当她提着精品店的袋子走出店外后,内心又不免涌出一股“无功\不受禄”的愧\疚感。
  她凭什么?差个一百就是三万元的一双鞋,她就这么平白无故的让阮天齐为她刷卡买单,哪怕他是好友欣欣的哥哥,哪怕他们是认识的,这都有点说不通。她不是厚脸皮的人,再怎么想要这双鞋,她也不该这么心安理得的接受。
  “我会慢慢存钱还你。”她看着他,一脸说到做到的表情说。“你不会白刷这笔钱。”
  “没关系,这是送你的。”
  “为什么?”
  “因为我付得起。”他光一天在股市里获利的就不只这些钱。“而且我认同你的想法,你是个识货的人,值得拥有这双好鞋。”
  士为知己者死。他说她值得拥有这双好鞋,光他这一句话,安葳葳就觉得她可以给他打九十九分,这个男人真的会令女性对他趋之若鹜。
  “我知道你一定会很珍惜这双鞋。”他的目光带着不着痕迹的宠溺。
  “如果欣欣知道了……”
  “你若不想让她知道,我也不会说什么,毕竟……鞋子是放在你家,在你的鞋柜里。”他暗示着她,不必把他买鞋送她的事弄得天下皆知。
  “阮天齐,谢谢你。”她由衷的说出这句话。“我不会忘记你的善良。”
  “善良”他差点失笑。
  “你是个好人。”
  “你不会是想发好人卡给我吧?”
  她笑着摇摇头。她当然不是要发好人卡给他,他该获颁“好人好事奖”的,因为他的行为及话语带给了她难以想象的影响。她不是爱名牌、也不是盲目追求物质,他了解她……也让她的梦想离她更近了。
  “你退伍之后有什么打算?”问本人最清楚,如果由欣欣那里辗转得知,搞不好还不一定正确。
  “我负责找钱,我朋友提供技术和产品,我们会弄一家科技公司。”在这一年当兵的期间,他已在计划他的未来,设定好目标,他在任何时间点上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你会成为科技新贵吗?”她兴奋的问,虽然还没成真,但她相信他做得到。
  “我不懂什么科技,但我对数字很敏感。”他谦虚的说,并没否认。
  “所以,你是管财务方面的?”
  “嗯,我是负责这一块没错。”
  “你一定可以成功\!”
  由她热切的语气和眼中那份敬佩感激的神采,他相信她是真心这么说。他看了下表,无奈地对她耸耸肩。
  “你还有第二摊,我知道。”她替他说了。
  “安葳葳,后会有期了。”
  他的语气里有一丝留恋,但她没有听出来。
  一年后—
  阮天齐收到了一个由邮局快捷寄来的现金袋,里面有一万元现金,他看了下寄件人,是安葳葳。
  因为忙着成立科技公司的事,这几个月来他几乎是睡在公司里,以办公室为家,草创初期,琐事千头万绪,他忙到快要喘不过气,更要应付银行的三点半。他不知道科技公司烧起钱来,速度依然是那么惊人。
  但是,今天阮天齐不忘回家一趟,他知道妹妹现在是大二了,已没有高中女生的青涩,是个小女人了,相信“她”也是。
  “你和安葳葳还有交情吧?”
  “废话!”阮欣欣对哥哥没头没尾的问话直觉反应。“就算我们念的是不同大学,我和她还是好姊妹。”
  “她有没有交男朋友?”他直接问。
  “没有。”
  “你确定?”
  “从没有听到她说和任何男生交往或单独出去。哥,你问这个做什么?”阮欣欣有些好奇。曾经,她以为哥哥和葳葳或许\会有进展,但从哥哥去当兵、到后来创业这些日子以来,和葳葳好像又没有任何交集,因此她又没把他俩的事放在心上。
  阮天齐已经得到他想要的讯息,没有回答妹妹的话,像阵风般的又离开了。
  再一年后—
  几乎是差不多的时间,阮天齐又收到了一万元现金袋,没有只字词组,寄的人依旧是安葳葳。
  这一年他和几个朋友合开的科技公司度过了最艰难摸索的一年,曾经差点周转不过来,曾经有一半的成品失败,曾经,他们这几个合伙人抱头痛哭、借酒浇愁,但是—
  他们终究走过来了,公司的前景也愈来愈好。
  约了妹妹出来吃大餐\,阮天齐知道她大三了,男朋友换了几个,却依然没有定下来的意思。安葳葳呢?和他妹妹一样吗?
  “哥,你真好,请我吃这种一客两、三千的牛排。”阮欣欣非常感恩。
  “安葳葳最近在忙什么?”
  “她在计划去意大利的事。”
  “有男朋友吗?”
  “你又不追她,管她有没有男朋友。”阮欣欣似笑非笑的说。都几年了,如果哥哥对葳葳有意思,那也早该行动了吧?
  “有还是没有?”他重复问题。
  “没有啦。”
  “你确信自己不是唯一搞不清楚状况的?”
  “哥,葳葳没有男朋友,我保证。”阮欣欣表情一本正经。“我上个星期六才和她一起看电影吃饭,她的脑袋中只有鞋子跟意大利。”
  “那很好。”阮天齐满意的点头。
  “什么很好?”
  “什么都很好。”他微笑。
  “哼!故弄玄虚。”
  第三年—
  同样的现金袋,里面仍是一万元,那多出的一百元……大概是利息吧。
  阮天齐与合伙人的科技公司已开始获利,并已准备股票上市,他妹妹大四了,即将大学毕业,要开始人生的另一个旅程,安葳葳亦然。
  三年不见了,这三年,他把对她的想念都投入到工作上,和他的伙伴们抱着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心情破釜沉舟,所以他没有时间去儿女情长。如今事业既然稳定下来了,也该是他开始出击的时刻。
  阮欣欣一看到哥哥走进她房间,几乎可以猜到一年又过了。
  “没有!”她抢在哥哥开口问之前先说,好像她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你知道我要问什么?”
  “难道你是要问我二~一二年会不会世界末日?”阮欣欣揶揄着她哥哥。
  “不会有世界末日。”阮天齐笃定的说。
  他在妹妹房中的一张单人沙发上坐下,现在的他,已可以说是一名成功\企业家。他或许\不懂电子成品、实验或研发的,但他绝对可以掌控资金,做最好的调度,让公司赚钱之余还钱滚钱。
  “安葳葳都要大学毕业了,居然一个男朋友都没有交过?”他实在是觉得无法想象。
  “她一心要去意大利学制鞋,不想有感情上的牵绊。”
  “她告诉你的?”
  “事实不是这样吗?”阮欣欣端详着他,可即使是她的亲哥哥,她也不是很了解他。“哥,你这样每年问一次,问了三年,你是怎样?”
  “没怎样。”
  “你要追葳葳吗?”
  阮天齐耸了个肩,不置可否。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阮欣欣猜不透哥哥的想法。“葳葳可是非去意大利不可的哦。我必须把丑话先讲在前面,两地相隔,远距离的恋情是很难维系的,一个是我亲哥哥,一个是我多年的好姊妹,我可不希望你们两个任何一个人受伤。”
  阮天齐的反应是笑着站起身。“欣欣,你想要什么毕业礼物?哥送你。”
  结果,安葳葳的行动比阮天齐早了一步,她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三年不见,她外表看来已是个柔顺甜美,长发及腰的温柔小女人,可是她眼中的坚毅执着,是没有任何人可以忽略的。她比三年前还要瘦一些,却更加清丽、大方。
  阮天齐就是在等这一天,就是为了这一刻,他从自己的办公椅内起身,朝她走过去。这几步……迟了五、六年,好像是经过了千山万水。
  “葳葳,好久不见。”他感性的说。
  “谢谢你。每一块钱我都还了。”
  “你还多付了一百元的利息,要我找给你吗?”
  安葳葳摇摇头,打量起他偌大的办公室。
  办公室感觉很现代化,但又有科技业的一贯风格,简单的装潢、大气的家具,墙上还有好像是名家的字画。
  “你们成功了。”这是肯定句。
  “坐吧。”他指了指沙发,发现她不是来叙旧的,在她的从容、平静下,他察觉得出有几分紧张及不自在。“咖啡?”
  “好。不加糖。”
  他吩咐秘书准备咖啡,然后在她对面坐下,盯着她看的同时,心中有种温馨、满足的感觉冒出来。虽然三年没有见到面,但有些感受因为思念反而更清晰、更深刻。
  他记得看她第一次穿上Salvatore Ferragamo鞋的模样,眼中的光彩动人;还有他原本买下来要送她、她却分期付款还他的那双鞋,那双镶着水晶、华丽又高贵的女鞋。
  “那双鞋还好吗?”他突然问。
  “哪一双?”
  “你坚持要分期还我钱,不肯让我送你的那一双。”
  “它很好。”她笑了。
  “那么,另一双你和欣欣用零用钱合买的Salvatore Ferragamo呢?”他很好奇后来她们会怎么处理那双鞋,一开始好像是说轮流放对方家,一次期限一个月,但不知维持了多久。
  “我后来用八折价钱买下了欣欣的那份权利,但她仍然随时可以借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菜皮小说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7 Comsenz Inc. sitema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