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快电子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138|回复: 0

[言情预告] [2011/12/15出版]《大老婆革命(今生不做小三之三)》作者:子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1 20: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12162154c1ed3b9a244ccad5.gif
出版日期:2011年12月15日
【内容简介】
生性散漫的袁绍筠,人生的座右铭就是「随遇而安」四个字,
反正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身为小矮子的她可以处变不惊、继续乐观。
就因为太老神在在,结婚好几年了她仍学不会对男人欲擒故纵的哲学,
不查勤不连环CALL不紧迫盯人,给予亲亲老公绝对的信任和自由,
这样男人应该很满意,不会背着老婆在外面胡搞瞎搞吧?
但想不到信任还是会出事,竟有传言道英俊老公在外面有个小公馆?!
这怎么得了!她决定出手,大老婆可不是好惹的……
对韩孟勋而言,袁绍筠绝对是个好好太太,
美丽聪慧善良加上好脾气又好说话,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不过近来大男人尊严有点受伤,只因她从未吃过他的醋!
明明老公桃花朵朵开的事实摆在眼前,她却完全无所谓,
事情大条了,天下哪有老婆对老公不想独占的!
她越没反应他越紧张,难道她心里根本没他的存在?!
大男人内心大暴走,决定想办法让老婆紧张一下他……
楔子
  「老婆,我的蓝色衬衫到哪儿去了?」
  早晨八点左右,韩孟勋翻找着衣橱,找不到他想穿的那件蓝色衬衫,边翻边询问还赖在床上的老婆袁绍筠。
  「嗯~~不是在衣橱里吗?」袁绍筠翻了个身,把被子盖住头脸,嘟嘟囔囔的回应了句。
  「就是没有才问妳啊!」
  韩孟勋翻了翻白眼,受不了的再次翻找。
  「那你去后阳台看看有没有嘛!」说不定是洗好了忘了收进来,她也不确定。
  「喔!」
  后阳台是他们晒衣服的地方,听妻子这么一说,韩孟勋忙不迭地领令跑到后阳台,在风中飘逸的衣堆里找寻。
  但衣架上的衣服万色争艳,唯独缺了他想穿的那件蓝色衬衫。
  「老婆,没有啊!妳到底把我的衬衫丢哪里去了?!」他气急败坏的冲回房间,硬是坐在床沿吵醒妻子。
  「哎哟~~」
  袁绍筠烦躁的抱着被子翻身坐起,披散纠结的头发乱得像鬼一样,正噘起嘴想发牢骚,不意才张口不久,就想起什么似的咦了声。
  「那我怎么知……咦?」
  「咦什么咦?我的蓝色衬衫啦!」韩孟勋快昏了,他都快迟到了!
  「我昨天好像有放一件蓝色的衬衫到干衣机里烘干耶!」她搔了搔后脑,不好意思的大笑起来。「哈、哈哈~~」
  「……」韩孟勋哑口无言,下一刻就像一阵风似的又刮到后阳台,果然在烘衣机里找到他的蓝色衬衫。
  「妳真是的,老是这么不长记性。」
  他将衬衫拿回房间穿上,边照镜子边忍不住叨念老婆两句。
  「要是我们以后有了小孩,凭妳这记性,搞不好出门会连把小孩丢在哪里都忘了!」
  经过烘衣机的「蹂躏」,衬衫上满是绉褶;所幸可以用外套先遮掩着,等到了公司再用水泼一泼,弄挺一点,应该可以改善这些绉褶吧,唉~~
  「才不会那么夸张好不好?」袁绍筠轻啐了声,拉开被子下床钻往浴室去刷牙洗脸。
  既然已经被吵醒,她就没有再睡回头觉的欲望了,索性起床把积欠出版社的翻译稿件处理一下,免得接近截稿日又得被她的编辑小碧追杀。
  「妳就这么有自信?」韩孟勋轻笑,套上西装踱到浴室前。
  「那当然,你老婆我别的没有,自信这种东西多得淹过头顶。」她很快梳洗完毕,一脚踩出浴室,大大方方的给丈夫一个拥抱。「不然你也不会娶我了,对吧!」
  「妳喔!」
  韩孟勋笑着轻叹,好气又好笑的捏了捏她的鼻子。
  「我一定是前辈子做了什么杀人放火的坏事,才会娶妳这么天兵的老婆!」
  「胡说八道!」她轻笑,抬头亲吻丈夫的嘴角。「开车小心点喔!」
  「等等。」
  一个啄吻显然无法满足男人的贪婪,韩孟勋握住她的腰肢,低下头热情的衔住她的红唇,给她一个电力十足的法式热吻——
  「噢~~一大早就这么刺激不太好吧?」当他好不容易放开她的唇,她顺手帮他理了理颈间的领带,有丝晕眩的娇嗔了句。
  「有什么不好?要不是我上班来不及了,我们还可以来个『晨间爱的一发』!」他笑得像只偷了腥的猫,搂着她的腰肢往大门走去。
  「少来了,你以为你还是十七、八岁的年轻小伙子喔?」她白了丈夫一眼,小脸浮现微羞可爱的淡粉色。
  韩孟勋挑起眉尾,神情变得有丝危险。「妳现在是嫌弃我年纪大,不能满足妳了是吧?」
  「没有啊!你不要自己乱对号入座。」她一脸无辜的否认。
  「该死!」
  他突地丢开公文包,脚尖一转就要将她往房里带。
  「我马上证明给妳看,包管妳三天下不了床!」
  袁绍筠狠抽口气,立即用力的拉住他的手臂。「别闹了!你上班要迟到了。」
  「男人的面子比上班重要千百倍!」是可忍孰不可忍,他怎能被自个儿的老婆质疑性能力?他可吞不下这口鸟气。
  「对不起嘛!人家说错话了。」
  她赶紧抱住他,捧住他的脸不由分说的给他一个热吻,撒娇的在他怀中磨蹭,甚至向他抛了记媚眼。
  「晚上再补偿你,嗯?」
  「妳说的喔!晚上在家等我回来。」男人哪堪老婆如此柔媚的撒娇?三两下就败下阵来,重新拎起公文包一脸得意的交代。
  「好啦好啦,路上小心喔!」
  她为老公打开大门,倚在门边娇俏的挥了挥手。
  韩孟勋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心情愉快的搭电梯下楼。
  送老公出门后,袁绍筠关上大门,用力地伸展懒腰——好!开始工作喽!
  第一章
  纵然生性慵懒,袁绍筠每天还是会打扫家里,今天更是固定要去传统巿场买菜的日子。
  再怎么说她都是当人家老婆的人,洗衣煮饭都归她负责,趁着买菜的时间到外头逛一逛当成运动,她也是乐此不疲。
  这一天,她买了新鲜的鲷鱼和生鲜蔬菜,约莫两个小时后,她吃力的提着大包小包的塑料袋返家。
  老公常说她太会买了,是业务员眼中绝佳的好客人,只要人家一推销,她就乖乖的掏钱出来,所以家里的东西多得跟山一样,这里一堆那里一塔的,感觉有点乱无章法。
  但这就是她家的特色啊!
  多么人性化的家庭,不像别人家,过于要求窗明几净、一尘不染,搞得像样品屋似的,那住起来铁定浑身不舒服!
  反正老公也没说什么,也没因此而嫌弃她懒散,大家住得舒适就好了,干么非得和别人家一样?
  她可不爱和大家一样制式化,对热爱随兴、自由自在的她来说,那无趣极了!
  就在她哼着小曲儿,正将买来的食材一一整理放进冰箱之际,家中电话突然响起,她忙关上冰箱,冲到客厅接听电话。
  「喂,韩公馆……小碧喔!截稿的时间应该还没到吧?」一听是编辑的来电,她心里不由得冒出冷汗,以为小碧又是打来催稿的。
  「别紧张啦!今天打来不是要跟妳催稿。」小碧在电话那头闷笑,笑她疑心生暗鬼。
  「是喔?那妳打电话来是……」她松了口气,嘴角总算浮现笑意。
  「是这样的,老板近日去日本旅游,特地带回来一些当地的伴手礼要送给你们这些翻译,所以看妳今天有没有空,要麻烦妳到公司来一趟拿伴手礼。」
  「这么好喔!」她笑得开心,露出颊侧的小梨涡。「我当然有空,不然我整理一下就出门,大约上午十一点左右会到公司。」
  「好的,我等妳喔!」
  小碧完成任务,愉快的和她道别收线。
  袁绍筠开心地回到厨房,把蔬果都分类冰好,然后急匆匆地冲回房打理自己。
  既然要去公司,那当然得好好打扮一下,她回房间翻找衣橱,拿出一件极少有机会穿的黑色低胸紧身上衣,再搭配个性牛仔短裙,换上之后,兴奋得像个孩子般在梳妆台前东照西照。
  婚后她一直都在家工作,所以出门的机会并不多,偶尔参与老公公司的应酬,但次数仍寥寥可数。
  偏偏她又爱买衣服,买了一堆却都等不到穿出门秀一下的机会——总不能要她上巿场还穿得花枝招展吧?那可是会引来别人的侧目的!
  因此一些好看的衣服全被她冰在衣橱里,每每教她看了觉得好可惜;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穿漂亮的衣服,她自然感到十分开心。
  她兴高采烈地确定了全身的穿著,穿上镶花的丝袜,并仔细在脸上化了淡淡的彩妆,还贴了假睫毛,最后才拎起皮包,蹬上水水的高跟马靴走出家门。
  沿路有不少男士偷瞄她,大大满足了她身为女性的虚荣感。
  这表示她虽然已经是三十岁的少妇,不过还是漂亮得有吸引男人的魅力,老公能娶到她,实在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啊,呵呵~~
  她招来出租车直奔出版社,半个钟头后,才刚下车,就看到小碧已经在出版社大门口等她了。
  「小姐,妳可终于来了!」小碧见她下车,忙笑着上前迎接。「我在这里等好久,都快冷死了。」
  「妳干么这么客气,不用特地出来等我啦,我又不是没来过,自己进去就行了啊!」她拉着小编的手,感到很不好意思。
  「有什么关系?我喜欢出来接妳,顺便偷懒开小差不行吗?」小碧笑咪咪的,热络地将她迎进公司。
  「哈!妳这话可别被老板听到喔!」她笑道。
  「没关系,这是上班族的心声,也是公开的秘密,没有人会介意的。」小碧幽默地跟她说悄悄话,惹得她大笑。
  「喂喂喂,既然是秘密,就算是公开的,妳也别笑这么大声啊!」小碧推了推她,真是的,这种事万一真被老板听到了,那可就糗大了。
  「好好好,我知道了。」
  小碧领她进入接待室,果然一进接待室,就看见桌上摆了不少盒包装精美的礼品,引来袁绍筠兴奋的欢呼。
  「哇~~真的好多喔!」
  袁绍筠开心的跑到桌前东摸西摸,未几,笑容凝在嘴角。
  「包装是很精美,可是都看不到里面是什么,真扫兴!」
  「没办法啊!老板拿回来的时候都已经包装好了,我也不晓得里面是什么。」
  她也很想看里面都装了什么,可是包好了也没办法,老板又不肯说,他们也只能这样发送了。
  「那……不然我选这个银色包装纸的好了。」
  既然小碧也不晓得里面的内容物,问她也没用,不如就自己挑呗!袁绍筠没有想太久,就挑选了眼前那个看起来最顺眼的银色包裹。
  「好啊好啊!妳喜欢就好。」
  只要是这桌上的都能挑,礼物送出去她就算完成任务了。
  「嗯!」她开心的拿起银色包裹,虽然不晓得里面装了什么,但拿到礼物总是觉得很开心。「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可以,有空再来出版社玩啊。」小碧热情地说。
  「拜托~~公司里除了书还是书,哪有什么好玩的?」
  「妳这么说对我很伤耶!」小碧笑骂道。
  她可是天天都得和这些书关在同一个空间里的,她这么说,不是要她去买豆腐来一头撞死吗?
  「嘿嘿!妳就当我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啦!」
  袁绍筠笑了笑,就此与她挥别,拿着礼物走出公司。
  离开出版社,袁绍筠又叫了出租车,在等待出租车来接她的过程里,她在路边就迫不及待的拆开包装纸,一探包装里的奥秘——
  「噢~~原来是羊羹喔!」
  她看清内容物,原来精致的包装里是好几盒冲绳的羊羹。
  看起来不错吃,但问题是她一个人怎么吃得了那么多?就算拿回家跟老公一起吃,恐怕吃好久都未必吃得完,该怎么办才好呢?
  就在她苦恼着该如何处理这盒羊羹之际,出租车来了,她坐上出租车,司机询问她要到哪儿的当口,她的脑袋里突地冒出一颗发亮的电灯泡——
  「到韩氏金控。」
  出租车来到热闹非凡的东区,袁绍筠在一栋高级办公大楼前下车。
  高楼效应使大楼前的风特别强劲,教她不禁瞇起双眼。她抬头看着眼前的大楼,嘴角漾起得意的浅笑。
  老公一定不会想到她会突然出现,她正好可以给他一个惊喜,老板送的羊羹也适合拿来借花献佛一下,既能让公司员工觉得她这个老板娘亲切有礼,又能行探班之实,她实在太聪明了,哟呼~~
  她走进大楼,向柜台小姐表明身分,教柜台小姐紧张得差点没跌倒,恭恭敬敬的陪同她到电梯前帮她按电梯。
  「谢谢妳喔!」
  当电梯一到,她踩进电梯里,回头笑咪咪的向柜台小姐道谢。
  「对了,麻烦妳先不要跟我老公说我来了,我想给他一个惊喜。」
  「好的,请妳不必担心,我绝对不会说的!」柜台小姐用手在嘴巴前比了个拉拉炼的动作,示意她绝对守口如瓶。
  「谢谢喽~~」在电梯门临关上之际,她不忘向柜台小姐抛了记媚眼,感谢她的全力配合。
  电梯很快就上到顶层的二十六楼,当电梯门一开,她踩着轻松愉快的脚步踏进办公区,讶异的发现向来坐在外头的秘书小姐竟然不在位子上。
  「奇怪,李小姐怎么不在?」
  老公的秘书姓李名美娟,是个三十几岁左右的漂亮熟女,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了。
  她和李美娟也算熟稔,一开始是老公执意要她和美娟混熟的,说这样她才不会胡思乱想,哪天突然吃起秘书的醋。
  拜托,其实她根本不会乱想好不好?
  她可是很相信老公的,坚信他不会背着自己和其它女人搞七捻三,况且人家美娟有老公、有自己美满幸福的家庭,她哪会乱想个什么东东?
  她边想边笑,直接往韩孟勋的办公室走去,心想既然要给老公一个惊喜,索性她就不敲门了,大剌剌的将门推开——
  「老公,你看我给你带了什……呃,你们在干么?」
  一走进韩孟勋的办公室,她就愣住了,原本兴冲冲的喜悦狠狠的被泼了一盆冷水。
  天啊!现在是演到哪个桥段?
  老公坐在办公桌前她能理解,问题是怎么会有个不认识的陌生女人,正在对她的老公上下其手?!
  欧卖尬!那个女人想对她的老公做什么?虽然她看到老公表情不悦,马上把那女人的手推开,但……这情况还是很诡异!
  「绍筠?妳怎么突然来了?!」
  韩孟勋显然很是傻眼,他完全没料到老婆会「突击检查」,他从位子上跳了起来,急匆匆的跑到老婆身边。
  「哦,就有人送我日本冲绳的羊羹,我想说拿来公司分给大家吃啊!」她眨了眨眼,若无其事地走进来。
  「怎么不先打电话进来呢?」他也好下楼接她啊!
  「……我是不是打扰到什么了?」
  现在这个情况他应该解释一下吧?而不是像在逼供似的质问她——她心里颇不是滋味的暗忖,并偷偷的越过老公的身影,瞄了老公身后的女人一眼。
  她是谁?
  泼妇骂街绝对不是她处事的STYLE,所以她愿意给老公一点时间跟空间,看他如何解释这场面。
  好在她有看到老公推开那女人的动作,不然她可真要误会了。
  「什么打扰,妳在开什么玩笑!」
  韩孟勋简直要抓狂了,着急的开始解释。
  「李秘书帮我去南区的分行调客户印鉴资料,恰好这位客户陈小姐到公司来谈贷款,刚刚不小心打翻了我的茶水,所以她才拿面纸帮忙处理;我正要跟她说我自己来就好,没想到妳就进来了。」
  「是喔!」
  基于对老公的信任,听他这么一说,她马上放心了,绽开一抹笑花,把羊羹放到他桌上。
  「你放心啦,这位陈小姐看起来很有气质,完全不像狐狸精,我一点都不担心。」
  这话说得犀利且高竿,全然不见任何怀疑的字眼,却教陈玉婕悄然变了脸色。
  她确实对韩孟勋怀有爱慕之情,也晓得他已有家庭。但她在商界打滚多年,看多了男人的嘴脸,听多了男人变心的丑闻,深信只要女人主动一点,理应不难让男人移情别恋。
  今天她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对韩孟勋展开桃色攻势,没想到韩孟勋不为所动就罢,连他太太都莫名其妙的到公司来「临检」。
  更令她吃惊的是,韩太太看起来分明只是个爱打扮、长脸蛋不长脑的有钱人家太太,谁知道那女人似乎不笨,骂人不带脏字,存心在字里行间引起她的内疚,着实不容小觑。
  「想必妳就是韩太太吧?」
  陈玉婕勉强挤出一个不算太成功的笑容,强迫自己对袁绍筠伸出友善的手。
  「妳好,我是大玉珠宝的负责人陈玉婕。」
  「幸会。」
  袁绍筠也礼貌的伸出手,与她的手在空中相握。
  说时迟那时快,在一旁观望的韩孟勋倏地没来由的打了个哆嗦——
  奇怪了,那两个女人看似礼貌性的握手,怎么感觉上像高手过招一般刀光剑影,教他看了脚底直发麻?
  由于工作上的接触,他和陈玉婕见过几次面,惯于察言观色的他还不至于迟钝到不晓得陈玉婕对他的好感。
  但陈玉婕聪明的没有将对自己的好感挑明说白,所以他尽可能的在言谈间聊到自己的老婆,企图让陈玉婕知难而退。
  可谁知道那女人不仅没有因此打退堂鼓,今天甚至利用打翻茶水的动作,意图「轻薄」他,好在老婆突然毫无预警的出现,才惊险的保住他的「贞操」。
  不过老婆的反应好像也太平静了点,他急着跟她解释,但她似乎并不在意?一般妻子撞见这种暧昧的场面,就算没卯起来跟对方杠上,至少也会跟丈夫大吵一架,她这老婆却表现得颇大方,一点也没有吃醋的迹象。
  大男人的心有点受伤……
  「谢谢妳这么看得起我,没把我归类于狐狸精一流。」
  陈玉婕唇边噙着浅笑,笑意却未达眼底。
  「不过我还是想劝劝妳,有孟勋这么优质的老公,妳还是得小心一点,不要让老公被人勾走了,毕竟现在的女人个个都很大胆。」
  「包括陈小姐妳吗?」袁绍筠直言问,维持着基本的礼貌笑容,但其实尽量在控制自己的脸部表情看起来不致太狰狞。
  「呵呵,韩太太妳太爱说笑了~~」
  陈玉婕神色一变,不愿响应她的问题,转身向韩孟勋道别。
  「孟勋,既然你老婆来访,看来原先想和你吃顿饭的计划理应无法成行了,至于我们没谈完的贷款问题,就改天约时间再谈吧,嗯?」
  「好。」
  韩孟勋恨不得快点送走这缠人的瘟神,自然忙不迭地点头。
  「那么韩太太,咱们有机会再聊喽!」
  陈玉婕有礼且冰冷地对袁绍筠微一颔首后,便快步离开韩孟勋的办公室。
  「她是谁啊?」待陈玉婕离开办公室之后,她才一脸莫名的询问老公。
  「她刚不是说了,她是大玉珠宝的负责人?」
  韩孟勋绷着脸,还是有点生气老婆没有表现出吃醋的样子。
  「她来商谈她公司借贷的方案,我也没料到她会突然靠我这么近。」
  「没关系啦!过去就算了,反正她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她笑咪咪地反过来安慰丈夫。
  韩孟勋并没有因为她的安慰而放松,相反的,就因她如此豁达,他反而感觉更闷了。
  为什么他的老婆不像别人家的老婆那般重视自己的丈夫?
  不是希望她学别人的老婆紧迫盯人,而是遇到这样的情况,她好歹也该表现一下醋意,不然他这个当老公的,感觉自己似乎很没价值。
  今天换成他是她,看到如此暧昧的场景,一定跳起来发飙,但她不是,还一脸笑咪咪的,教他看了超级不是滋味。
  至少,至少耍一下性子也好,表示她心里挺在乎他的……
  「你干么臭着一张脸?」袁绍筠很快便发现他脸色不豫,莫名其妙的问道。
  「没什么。」
  他咬了咬牙,懊恼的撇开脸。
  他应该为此感到庆幸,毕竟这代表他的妻子不是看到黑影就开枪的胡闹分子,但他的心里就是感觉不舒坦。
  「喔。」
  她神经大条的相信了,打开才到手不久的羊羹,献宝似的笑道:「这是出版社老板从日本买回来的羊羹,我想说我们两个也吃不完,就拿来请你的员工一起分着吃。」
  此时门口传来一声轻敲,秘书李美娟探头进来。
  「老板,我回来了,你那边还有没有什么公事要我做……咦?绍筠妳来啦?」
  李美娟风尘仆仆由分行回来,急着跟老板确认还有没有什么事没做,不意发现了袁绍筠的身影,她一脸惊喜地走进办公室。
  「今天是什么风把妳给吹来?」
  「没有啦!想说很久没看到妳了嘛,所以趁着到出版社去,顺道就过来看看妳了。」她笑着回应道。
  「哦~~原来我只是顺道喔!」李美娟故意揶揄了句。
  「哎哟!妳干么这样啦!」
  袁绍筠笑嘻嘻的,忙不迭地将才放到老公桌上的羊羹拿来塞美娟的嘴。
  「吃啦吃啦!我老板送的,不吃白不吃。」
  「这么好。」李美娟瞠大双眸,老实不客气的伸出手拿起一块羊羹就口。「嗯~~好好吃喔!」
  「是吼?我就知道妳会喜欢。」袁绍筠可开心了,跟着拿一块也吃了起来。「喜欢就多吃一点,反正不用钱的嘛!」
  「妳真是的!」李美娟大笑,就喜欢她那不拘小节的个性。
  「对了对了,我跟妳说喔!刚才我来的时候,看到有个女人正在对我老公上下其手,那画面还真是精彩咧!」
  无视于老公的变脸,袁绍筠急着跟姊妹淘讲八卦。
  「真的吗?」
  李美娟差点没被嘴里的羊羹给噎到,小心翼翼的睐了韩孟勋一眼。
  「对啊,好在我刚好闯进来,不然我老公可就『晚节不保』了。」八成被那女人给生吞活剥了,哼!
  「……」韩孟勋一脸铁青,没好气的坐回办公椅。
  「不可能吧?对韩总有好感的女客户是不少,不过我没看过他跟哪个女人纠缠不清啊!」李美娟低声地说。
  她在韩孟勋身边工作多年,对他的定力可是深具信心。
  「那是一定要的,不然我多可怜啊!」袁绍筠完全没发现老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仍一脸笑容的与美娟打屁。
  「安啦!我会帮妳盯着他的。」李美娟也只能这么说了。
  韩孟勋移动鼠标,眼睛看着计算机屏幕上的金融数据,耳朵听着两个女人没啥营养的对话,心里的烦躁指数直线飙升。
  打从他和绍筠相识到结婚一年半,哼不啷当加起来五年了。这五年来,一直不乏有女人向他献殷勤,虽然他不曾明说,但绍筠应该多少有所耳闻。
  她明知道她的丈夫很有女人缘,但他却从来不曾见过她对这事有任何反应。
  她到底是怎么看待这些围绕在他身边的朵朵桃花?
  真如她表现出来的这般无所谓吗?
  如果真那么无所谓,是不是就算他出轨,她也不在乎,还能保持平静,像现在这样豁达的与他人说说笑笑?
  难道她已经不爱他了……不,不行,这种感觉太糟了,他得想想办法刺激她一下,好确认她心里很在乎他这个老公——
  天知道男人也是很没安全感的,他绝对要想办法巩固自己在她心里的地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菜皮小说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7 Comsenz Inc. sitema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