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快电子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263|回复: 1

[耽美预告] [2014/11/15出版]《人小鬼大(耽美版)》作者:易人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1 21: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4937tzlderltjdr95rmd.jpg
  编号:075
  作者:易人北
  绘者:苍狼野兽
  出版日:20141115
  出版社 :龙马文化
  件数:4件
  定价:1140 元。
  预购期:即日起至10月31日
  字数:约50多万字
  预购赠品:精美书签&全新特典番外
  规格:繁体直排
  试阅:
  从来没有开过荤的小市民成舟忽闻噩耗--他竟然有了一个四岁大的儿子?
  虽然一肚子怀疑,可是DNA检测无法说谎,於是成舟正在努力求偶的年龄多了一个拖油瓶。
  这叫鬼塚红叶的粉嫩小鬼怎麽这麽难缠?晚上睡觉还老骚扰他!
  偏偏穷人成舟没钱买房,只能租住一套单室老公寓,不得不和这个便宜儿子同床共枕。
  但是!他是个正常又健康的男人,偶尔做做春梦却被儿子发现什麽的简直糟糕得不能再糟糕!
  晚上的春梦还变本加厉,梦里的怪男人就像吃撑了,精力充沛得无处发泄,
  结果全部发泄到了他身上,他身上的衣服也越来越少……
  鬼塚是一个专吸食精气获得力量的魔神,
  因某些原因投身在一小破孩身上,化身为成红叶。
  白天,半觉醒的魔神陷入沉睡,代之幼年版的自己看守着自己的祭品成舟。
  夜晚,魔神醒来,享受祭品带给自己的欢愉和能量。
  不管是成人还是年幼,红叶保护着自己没用的「老爸」而战斗不止……
  不同於网路版的人小鬼大加入了众多令大家期待已久的元素~
  想看小红叶如何吃掉成舟的吗?
  以及两人之间的各种暧昧事蹟吗?
  请期待全新「耽美版」人小鬼大^^
  楔子
  客厅里电视声音开得很大,绕过那帮围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老乡。男人也没向他们打招呼,径直向自己住的房间走去。
  好累……
  走进房间,男人一头倒在床铺上。
  「小何,你怎麽了?」侧躺在另一张床铺上看杂志的中年男子翻过身,关心地问。
  「没什麽,就是觉得累。」被叫做小何的年轻男人抬起脸勉强笑笑。
  「要不要我帮你向工地请两天假?」
  犹豫了一下,小何摇摇头,「算了,两天假两天工钱,还要扣掉全勤奖的两百块,太不划算。」
  「妈的,要不是已经快收工老子工资还没拿到,我早就换地方干活。现在建筑工地招不到人的多的是,有手艺还怕没钱赚?
  这屁公司说起来老板来头大,不一样到期拖钱?给钱又小气!七扣八扣!」中年男人愤愤不平。
  「天下乌鸦一般黑,你去其他地方也不能保证就一定好。听说很多工地都是半年拿一次工资,有的到年底才能拿到钱。
  你又能把他们怎麽样?人家是给钱的大爷,我们是进城混饭吃的民工,有工作给你做就算不错了。」小何起身脱掉鞋子,
  掀起被子,衣服也不脱倒头就睡。
  中年男子骂骂咧咧几句,扔掉手中杂志,发泄似地朝门口吼了一声:「你们他妈的给我把电视声音开小点!三间屋子加
  个客厅住上十个人,十个有八个不懂规矩!」
  中年男子声音刚落,客厅内也传来难听的叫駡声。
  中年男人火了,从床上爬起来拉开门冲进客厅。
  对骂声响起,很快就发展成拳脚相向。
  咒駡声,劝架声,桌子被打翻的声音。
  「砰。」有怕事的人躲进房中关上了门。
  「咳,咳咳……」
  小何睁开眼,觉得喉咙处痒得很,先是轻咳了几下,接着就无法抑制的连续猛烈咳嗽起来。
  「啊……痛,痛死我了……!」小何突然惨叫着抱着肚子开始在床上打滚。
  没有人听到小何的惨叫,客厅中大男人们仍旧在指着鼻子互相骂娘。
  「痛!好痛!救……我……救……」咕咚一声,小何从床上滚落,抱着肚子,努力向门口爬去。
  鬼塚坐在床上甚为不满地打量着这个狭小逼仄的空间,不到十四平方米的房间,摆了一张大床,一组衣柜和一个电脑桌就
  满满的了。
  还好他已经不像当初醒来时那样对这世间还在摸索中,他和他本是一体,有他在外界,只要他知道了,他就会知道。
  自从在那个海岛上醒来至今已经过去小半年,他也总算积蓄出一些能量可以偶尔出来逛一逛。
  鬼塚瞥了眼躺在床上张着嘴巴睡得人事不知的某傻蛋,抬起脚,用脚丫子不客气地踩了踩某傻蛋的下巴。
  忙了一天累极的成舟抬手搔了搔下巴,顺手在男人脚背上打了一巴掌,咕哝:「臭小子,别闹。」
  鬼塚面目阴沉地盯着眼前这个被白天的他叫做「爸爸」的男人,这人是谁?为什麽能唤醒他?
  就算这被红叶逼着错认儿子的傻蛋是献给魔神的最高祭品,想要唤醒他也需要其他条件。如果他所料不错,这人的身体中
  应该藏着打开他封印的第一把钥匙……
  可惜他现在能出来的时间不多,搜索钥匙却极耗时间,不过他也不能白出来一趟,既然是献给魔神的祭品,那麽就让他好
  好履行身为祭品的职责吧。
  鬼塚嫌弃地摆弄了一下男人的脸,皮肤粗糙不光滑,下巴还有点胡渣子,头发摸起来也不算柔软,耳朵也不够小巧可爱。
  粗暴地用手指硬是插进男人的嘴巴里,掰开他的嘴巴看牙口,结果一下就看到一颗补过的蛀牙。
  鬼塚顿时失去兴趣,变得一点都不想把自己的嘴巴贴到这个丑男的嘴巴上,更不想把舌头伸进去。
  算了,换个部位看看。
  一把掀开被子,也不顾男人冷得瑟缩了一下,鬼塚伸手虚虚拍了下他的脑门,让男人睡得更沉。
  成舟睡觉时穿了一件大号T恤当睡衣,这可方便了鬼塚,没费什麽劲就把T恤下摆一直拉到胸口。
  吸食精气虽说只要接触祭品身体任何部位都能吸到,但他现在身体能量尚弱,与其在其他部位浪费时间,不如选择最好的
  精气凝聚处。
  而人身上精气凝聚最为重要也最容易泄露的部位有三处,第一口舌,第二胸乳,第三阴部。
  所以古往今来的鬼怪传说中,才有那麽多关於鬼怪与阳间人交合,借此吸食对方精气的旖旎故事。
  鬼塚很挑嘴,以前有祭品,也甚少有交合的行为,因为他嫌弃对方丑或者长相等不合胃口。
  可是如今为了快速恢复能量,也为了早点找到解开封印的钥匙,他不得不勉强自己像个低级鬼怪一样,趴到祭品身上去做
  最直接的接触。
  男人的乳头小小的,好像藕色的米粒。
  鬼塚摸了摸男人的胸膛,发现他身上的皮肤比脸好上不少,至少摸起来不是那麽粗糙,不过也不像女人那般细腻。
  拨弄了一下左边那颗小米粒,又恶意地用指甲摁了一下。
  那颗小米粒乖乖地半陷在胸膛里,就是不肯露头。
  鬼塚眉毛一挑,不管不顾的直接用两根手指的指尖掐住那颗小米粒就往外提了一提。
  睡梦中的男人似乎感觉到了不适,哼了一声,身体一动想要翻身。
  鬼塚一把按住他。他才刚揪出一点点,怎麽可能就这麽放过他。
  可怜的小米粒被那麽一掐,红了一些,颤颤巍巍地……又缩回了胸膛中。
  鬼塚呲牙,有点小怒,不识抬举的东西!
  算了,上嘴就上嘴吧,好歹这小米粒摸起来还挺嫩的,相信口感也不会太坏。
  
  第一章
  成舟揉了揉胸口,这两天也不知怎麽回事,他老是感觉到胸口那不可言说的位置有点痛,不过他也没怎麽放在心上,只当
  是趴着睡觉时不小心蹭到或抓伤了。
  打开电脑看着网上银行的帐户余额,点开计算器计算以後要用的费用,男人越算脸色越苦,苦得都能滴出汁来。
  不养儿不知养儿苦,他从来不知道多个孩子会多出这麽多麻烦事,那可不光是户籍本上多一个名字那麽简单。
  给一个从国外带回来的孩子报户籍,那麻烦劲就甭提了。不过那至少只是麻烦,因为J国那边出具的手续齐全,他也没花
  多少钱就把孩子户口办了下来。
  可办户籍只是一个开头,後面让他烦神的事情越来越多,尤其是存摺上的数位越来越少,让他心烦、心痛、难受得恨不得
  立刻把那孩子打包送回J国,如果有可能的话。
  他记得他小时候很好养活的呀,怎麽现在养个孩子就那麽费钱呢?
  光只是给孩子置办必要的生活用品,就让他的存款去掉了五分之一。这还只是买了一张床、几床毯子被子、孩子的衣服鞋
  子袜子等必需品。
  因为听同事提过现在孩子的奶粉有多贵,他本来还在庆幸红叶已经过了吃奶粉的年纪,可等他醒过神来才发现,孩子确实
  不用吃奶粉了,但他得上学啊!
  上学就上学吧,不就是一个幼稚园吗?他一开始也没当回事。可不问不知道,一问之下生生吓了他一大跳。
  什麽时候读个幼稚园竟变得这麽麻烦?
  什麽叫做培育幼稚园?什麽叫做私立高等幼稚园?什麽叫做建园赞助费?如果跨区还得交跨区费?
  学费、书本费、娱乐费,加上每周五次的中餐、下午的点心,就算只是最普通的幼稚园,一年的费用加起来也要两万左右
  。稍微好点的幼稚园更贵,如果是全托,三、四万都算少的。
  成舟本子一扔,不算了。
  反正不管怎麽算,他的钱都绝对不够花。还是把孩子交给他爷爷奶奶带吧,问题是他要怎麽向他老妈提这件事?
  成舟一想起他老妈会有的反应,就觉得头疼无比。
  「据中央台报导,此次飓风将在……」
  「天天与我同在,欢乐就在此时,欢迎收看……」
  「最新歌曲排行榜……」
  「呔!尔乃何方妖孽……」
  「红叶--!」成舟受不了了,本来就够烦的,还要加上每天的噪音摧残。
  「给我把电视关了!」做老爸的暴吼。
  这算什麽?可怜他连女人的滋味都没尝过,就多了个拖油瓶?以後他还怎麽跟人谈恋爱、谈结婚?天下还有比他更倒楣的
  男人吗?好歹让他感受一下这颗种子到底是怎麽撒出去的,说不定他还不至於这麽不甘。
  「我饿了。」稚嫩的童声尖着嗓子喊。
  「先把电视关了。」成舟努力收起额头迸出的青筋。
  「我要吃饭!一边吃饭一边看电视。」不大的小毛头走到成舟面前两手一叉腰。
  「明天我就把你送到你奶奶那里去!」成舟龇牙。
  小孩嗤鼻,「你根本就没那个胆子跟她说。」
  我要把这小子生煮罗,谁来帮我支锅?
  「快去烧饭。」红叶昂起小脑袋命令道。
  「不去,你先把电视关了。」
  「就不!」红叶的小脑袋昂得更高。
  「这是我的房间。」成舟忍无可忍。
  「这也是我的房间!」小鬼吼得更大声。
  「你的房间在外面。」
  「那是客厅!我才不要睡外面,要睡你睡外面。臭老头,虐待小孩!」
  「臭、臭……臭老头?你你你……」成舟快给这个儿子气疯。
  「还不快去做饭?再不去我就告诉员警说你虐待小孩。」红叶得意得很。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这到底是谁虐待谁?呜呜!
  结果不敢背上虐待儿童罪名的成老爸只能含泪走向小小的厨房,这时他多麽希望能有一个独立的房间让他暗自伤神和後悔一
  会儿。
  第二天,难得的休息日。
  清晨五点,十二月的这时候外面还是一片漆黑。
  不大的卧室中传出一阵低低的沙哑的呻吟声,那呻吟听着就好像一个人在忍耐着什麽,又像是渴望更痛快的解放,又像是想
  要逃离现在的折磨。
  不知哪里来的萤光让卧室没有陷入彻底的黑暗中,当眼睛习惯了这份黑暗,就可以隐约见到这间卧室中的一切。
  一米五乘以两米的双人床上,一个上半身赤裸,下半身睡裤松松挂在臀间的男人身体微微扭曲着,似乎想要逃脱压在他身上
  的黑影,那低低的、断断续续的呻吟就是从他口中泄出。
  这次当睡衣用的T恤不再只被卷到胸前,而是被一直拉到头顶,在两只手的手腕处纠缠住。
  黑色的宛如人形的黑影趴伏在男人身上,贪婪地吸食着男人的乳头。
  原本只有米粒大的小巧肉粒,如今在长时间的亵玩下终於肿胀成比黄豆略大一圈的肉豆,可怜兮兮地挺出胸膛,无可奈何地
  任由凶手对它肆意虐待。
  黑影似乎极为满意小米粒的变化,抬起头,伸出舌尖轻轻戳了一下,又一下含进嘴里用力吸了一口。
  男人的呻吟声陡然拔高,胸膛也微微挺起。
  有什麽看不见的东西从男人身体里流出,被黑影吸食入自己的身体。
  黑影的眼神越发贪婪,万分不舍地从口中一点点吐出那颗小小的肉粒,不敢任性地一下吸食太多。
  可是他又舍不得那份被精气补充的满足感,只能一遍又一遍交互肆虐着那两颗小小肉粒,好在每次接触时多少沾上一点。
  左边的小肉粒已经红肿得发烫,黑影用自己的脸颊感触了一下,大概也觉得不能再继续玩弄这一边了,抱着身下男人的腰,
  微微换了一个姿势,这可以让他更好地去感受右边那一颗。
  在换姿势时,黑影的手微微滑了一下,男人的睡裤因为挣扎已经离开了腰的位置。
  黑影的手顺着男人的腰部,自然下滑到露出的臀瓣上。
  顺手捏了捏,那种结实和饱满的手感让黑影似乎有点诧异,忍不住又捏了好几下,最後乾脆扯下男人的睡裤,侧过他的身子
  ,一手揉着他的臀瓣,一手搂着他的腰,口舌牙齿则继续精心培育右边那颗小米粒。
  好吧,他承认,他似乎越来越喜欢那两颗小米粒的口感,尤其当把它们弄得硬得像颗小石子一样时,因为这样他就可以更好
  的用手指去玩弄它们。
  黑影心想,其实他也不想像个变态一样不肯放过那两小点,可谁叫他不能放开来大量吸食那个傻蛋的精气,只能吸一口忍耐
  一会儿再吸一口,这样反复等待呢。
  谁在等待的时候不会无聊地想做一些事情打发时间?
  既然眼前有现成的打发时间的小玩具,那他干嘛不善加利用?
  只是每次都要处理善後稍微麻烦了点。
  清晨七点,成舟尚沉浸在旖旎的梦乡中。
  那里没有和人共用的卧室,没有不够花的钞票,没有讨人厌的同事,没有每天要做的家务,最主要的是那里没有那个可怕的
  小魔头!
  美人依偎在他怀中,轻蹭着他。鼻尖磨着他的鼻尖,细嫩的手指从他嘴唇、下巴、胸膛一路滑过。
  成舟轻轻喘息,那种永远得不到彻底满足的急迫感让他忍不住把右手缓缓探进自己的内裤……
  「喂!你在干什麽?」
  小孩好奇的声音,随之,被子被一把掀开。
  好冷!成舟打个冷颤,奇怪怎麽会有小孩的声音。
  小孩?……小孩!
  「啊啊啊!」
  等成舟注意到自己的手放在自己什麽部位,而那个小鬼又睁大眼睛正盯着什麽地方时,可怜的男人大叫着从床上滚了下来。
  「咕咚!」
  成舟开始找房屋仲介公司。
  他已经忍无可忍,他要和那个小鬼分居!哪怕只是相隔一堵墙也行。总之,他要有一个可以上锁的、完全属於自己的房间。
  哪怕这将花去他全部存款!
  可是找房子并不像他想像中那麽容易。
  条件想要好,价格自然贵。
  价格想便宜,你就别想挑。
  最起码两室一厅,最好三室两厅。一间做孩子的卧室,一间做自己的卧室,剩下的一间可以做书房。客厅里可以放上电视和
  饭桌。
  当然,这只是梦想。成舟希望能找到一个小套或中小套就可以。一大一小两个房间应该勉强够用,这样的话价格也可以便宜
  很多。然後就是地段问题,想要交通便利,价格就会比平均上涨百分之二十到三十。想要便宜,他就得付出睡眠时间每天早
  起上班,下班也得早早回来。
  趁休息日,他连续跑了好几家仲介公司,又从网上直接找了几个屋主看房,但总是没有满意的。要嘛就是价格谈不拢,要嘛
  就是条件太差。
  在回家的路上,成舟瞄到一个中等条件的社区大门口告示栏中贴了招租的纸条。抱着随便看看的心理,他踩着脚踏车在社区
  门口停下。
  坐在车後座的红叶不安份地从後座上站起,搂着成舟的脖子一起凑头向招租纸张看去。
  招租(卖房)
  三元街金宝花园,八成新套房一套。
  三室两厅,一厨一卫,简单装潢,九楼。采光通风良好,属节省能源建筑,通过国家检测局品质检测。
  现对外招租(卖房),有意者价格面洽。
  连络人:胡志军
  联系电话:13X-XXXX3619
  联系时间:全天二十四小时皆可
  「这个肯定贵,你看他社区楼房外貌就知道,又是这个地段,还有门房保安管理。算啦,等你老爸我中了彩票,再考虑买一
  套这样的房子吧。」成舟叹口气,催促红叶坐好,打算等下周休息再出来转转。
  「等等,为什麽不打电话试试?说不定很便宜呢?」红叶拉住成舟的头发不肯坐下来。
  「便宜你个大头鬼!这种房子会便宜才叫奇怪。」
  「可我看这里走出来的人也不像个个都是有钱人嘛。」红叶撇嘴,不明白有钱人和穷人有什麽区别,在他眼里这些人看起来
  都一样,迟迟早早不过几十年。
  「你懂啥?像租这种大套的人一般都有合夥人,三室两厅,三个白领或学生一起分担,承受力自然减低。而你老子我,同居
  人是有一个,可惜是吃白食的。」
  「你说谁吃白食?」小孩不满。
  成舟笑,回头捏捏小毛头的小鼻头,「等你二十年後养我。你要敢不孝顺,我就向员警投诉你虐待父母。」
  小孩噘起嘴,抱住成舟的脖子,「昨天和今天看了这麽多套房子,没一套你满意的。再多看一套也不会怎麽样,不就是一块
  钱电话费嘛。进去看看房子什麽样也不错啊。就当给你以後买房作参考,打啦打啦!」
  被小鬼缠得头大,想想也有理,成舟掏出了手机。
  十分钟前,社区内。
  「哎,你听说了没有?十三栋九一四号又死人啦!」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还骗你不成?那老太搬进去不到半个月,好像在浴室滑了一跤,隔了好几天才被她儿子发现。前两天不是
  有卡车来搬家吗?就是那屋!」
  「哎呀,这事听着真让人不舒服。前面那个民工死的时候就闹得跟什麽似的,天天都有员警来调查。你知道吗,他们那屋竟
  然住了十个人!等於嫌疑犯也有九个。也不知道那房主怎麽肯租的。」
  「谁知道?房东可能也不晓得吧。不过我听说那个民工的死好像和同屋的人没关系,他好像是生急病死的。」
  「你怎麽知道?」
  「啧,我怎麽不知道?你也不想想我家那口子在哪里做事。」
  「啊!你看我这记性,差点忘了你家那口子在医院当差。说到这儿,正好我有点事想麻烦你家那口……」
  「咳,对不起,请问一下十三栋往哪边走?」
  被打断对话的两位大妈抬起头。
  「你找十三栋?喏,我们右手边头一栋就是。」
  正在发福中的胖大妈非常高兴恰巧就在此时有人来向她问路,立刻满面笑容地伸手指出方向。
  而被溜走一个开口好机会的时髦大妈则带着不满意的表情斜眼瞟向问路人。
  「谢谢。」来人,一名看起来像学生的青年道谢後向那栋楼房走去。
  「那个我刚才说……」
  「哎呀!都这个时间了。不好意思,我得去回去做饭了,再不走,等下我们家女儿回来没饭吃可要发小姐脾气的。呵呵。」
  胖大妈不等时髦大妈把话说完,摆摆手,当即就踩着小碎步颠着肥厚的臀部快速离开。
  时髦大妈看着胖大妈的背影气得一咬牙,暗骂一声:死猪婆!
  时髦大妈一肚子火没地方泻,侧头看到不远处的青年,嘴巴不由自主地张开道:「喂,小夥子,你是来找房子的麽?」
  青年转回头,「是,但我已经跟房主约好看房。」青年以为大妈有房子要推荐给他。
  「九一四号房?」时髦大妈猜测道。
  青年感到奇怪,但还是点点头。
  时髦大妈当即笑了起来。但很快,她就做出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故意压低声音喃声道:「那个房东还真缺德,人死了没几
  天就又把房子往外租。」
  「你说什麽?」青年把身体也转了过来。
  「我说……你要小心点,那号房在这个区可相当有名。」
  「有名?怎麽个有名法?」青年莫名其妙,好奇心也被引了出来。
  时髦大妈拢拢头发,昂起头,丢出一句:「死人死出名的呗!」
  看到青年人变得发白和犹豫的脸色,时髦大妈这才心满意足地踩着高跟鞋离去。
  留下青年眼望不远处的十三栋楼踌躇不决,决定还是上去见一见房东,看一看房子。
  十分钟後,社区外。
  「你说什麽?已经租出去了?可是招租纸还贴在……是刚决定的?是吗,那就算了……呃,那个……不好意思,不知道我能
  不能问问这套房子的出租价是多少?」成舟把手机贴在耳朵上,讪笑着。那表情就好像通话对象就站在他面前。
  「一千二?哦,我知道了,谢谢。」成舟合上手机。
  「已经租出去了?」红叶坐在脚踏车後座上问。
  成舟点头,「一千二,就这地区和房型来看可以说非常之便宜,但你老子我还是租不起。」
  成舟耸耸肩,跨上脚踏车载着儿子向他的蜗牛居行去。
  「连房子都不能看?」红叶不怕死地站在脚踏车後座上,抱着成舟的脖子问。
  「当然不能。房东说租房的人今晚就会搬进来。喂,小子,给我坐下!」
  红叶显然把这警告当成了耳旁风,甚至在经过交警面前时还很嚣张地摆了摆手。
  而这个招摇的行为,自然……让我们成大哥得到了一顿长达十分钟的训话。
  青年最後还是把这套房子租了下来。
  合适理想的房型,便利的交通地势,加上比同类型房子要便宜三分之二的房租,很少会有人不动心。
  虽然听到一些关於这栋房子的传闻,房号也不是很吉利,但三个刚刚大学毕业、天不怕地不怕的大男生们又怎麽
  会把这种小事放在心上。等代表把价格谈妥,三人当即决定今晚就搬进新屋。
  搬进来的当晚。
  「喂,吴奇,你怎麽跟房东谈的,让他肯把房租降到九百?」
  三个男生中刚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还在兴奋中的刘亮,一边把自己的行李往自己房中拖,一边问正把自己的行李往他隔壁
  房间拎的吴奇。
  「是呀,吴奇你好厉害。靠!九百?这房子这地段?简直他妈的太合算了!」抢到一个带阳台房间的陈爽简直开心得要死
  。一个月三百块的房租几乎和学校宿舍没啥大差,而且条件又这麽好。
  吴奇把装衣物的行李袋扔进房间,拍拍手道:
  「我不是跟你们说了嘛,我过来看房时碰到两大妈在聊天,其中一个告诉我十三栋九一四号房不吉利,死人死出名来。我听
  了这话本来不太想租,但进来一看房子、再一听价格,後来就打电话找你们商量了呗。你们同意,我就开始跟房东谈价码。
  他先是不跟讲价,说这样条件的房子我们肯定找不到这样的价格,我想想也是,但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我就跟他说:听说你
  这房子不吉利,死了好几个人?我们住进来不会出什麽事吧?然後……」
  「然後他就主动降价了?」陈爽大笑。
  吴奇点头。
  「他跟我说,一口价九百,愿租就租不租拉倒!」
  「租!当然租!九百块三室两厅,位居市中心,附带电器家俱还有热水器,又是装璜过的。这样划算的房子到哪儿找?」
  陈爽怎麽想怎麽划算。
  刘亮把自己的行李全部弄进房间,找到他们从超市买回来的食物和饮料,拎往厨房一股脑儿全部塞进冰箱,塞不下的就拿回
  客厅。
  「给。」刘亮把饮料分发给另外两人。
  坐在客厅的椅子上,刘亮一边喝矿泉水,一边环视四周。
  「十三栋就要死房,听着是挺让人不舒服。吴奇,你有没有打听到原来这房子都死了些什麽人?」
  「喂!刘亮。都住进来了问这些干吗?你存心找晦气不成。」陈爽大声骂。
  「你信这些?」刘亮笑。
  「信个屁!吴奇你说来听听。」陈爽也笑了起来,他只是习惯性地找刘亮麻烦罢了。
  吴奇耸耸肩,「我不知道,那大妈没说那麽多。你们要是想知道明天问保安处的人好了。」
  「吴奇,你怎麽了?」刘亮察觉出吴奇不太高兴。
  「没什麽。只是觉得房东降价降得太爽气,也许这房子真有什麽也说不定。否则这样条件的房子怎麽可能用这个价租到?」
  「吴奇,你想太多了吧。」陈爽满不在乎。
  「反正我没跟他签长期租约,我说先试住一个月,如果没问题我就跟他签长期。他也同意了。」
  「不会吧!你没跟他签长期?那我们到期後要是谁给的价格比我们更高,那我们不是要搬走?」陈爽叫了起来。
  「到时候再跟他谈好了。」
  「吴奇你说的倒轻巧,到时候……」
  「好了好了,吴奇也是为我们安全着想嘛。如果真的有什麽,我们又因为租约不能搬走,那时候才叫天天不应呢。」
  「我看他是谨慎过头。」陈爽不爽,「我就不信真的有什麽吉利不吉利的,房子还不是一样住。看我住上一个月会不会死,
  靠!」
  「陈爽你不要乱说!」
  「陈爽你给我闭嘴!」
  吴奇、刘亮同声喝止。
  「切!」陈爽随手一扔,把空掉的可乐罐扔进被他们拿来临时充当垃圾桶的纸箱里。
  房间内一时安静下来,陈爽刚想说什麽。
  「咚咚。」
  谁?三人同时看向大门处。
  「今天谁要来?」刘亮问吴奇。
  吴奇摇头,看向陈爽。
  「我不知道,我谁都没叫。也许是房东?推销员?或者是社区管理员什麽的?」陈爽抓头,向大门走去。
  看着陈爽的背影,「门铃不能用?」刘亮问。
  「什麽?门铃?」吴奇不明白刘亮的意思。
  「能用啊,所有用具的功能我都跟房东确认过,都能用。怎麽了?」
  「没什麽,我只是觉得现在还有人有门铃不按有点奇怪而已。」刘亮收回目光,起身整理客厅。
  陈爽解开双重门锁拉开大门,探头向外望去。
  走廊内一片宁静,对面住户的大门闭得紧紧的,上下楼梯道也听不到什麽动静。
  难道他听错了?但不可能他们三个人都听错啊。
  「谁啊?」陈爽打开门,半个身子探出门外,大声喊。
  没有人回答。
  屋内,吴奇和刘亮同时停下手中活计,互望一眼。
  「砰!」陈爽把大门甩上,气呼呼地迈着大步走进客厅,「也不知哪个混蛋敲了门又跑掉,连鬼影都不见一个。」
  吴奇放下手中行李,面色有点难看,「也许是哪家小孩知道今天有人搬进来,故意跑来恶作剧,算了。」
  「哼!下次别让我逮着他。」
  刘亮在旁边笑,「我怎麽听着觉得耳熟,好像某个人也喜欢干同样幼稚的事情,还经常被人当场抓个正着。」
  「刘亮你给我闭嘴!」陈爽吼。
  闻言,吴奇也笑了起来。
  搬进来後第二天。
  刘亮和陈爽跑出去购物,独留吴奇一人在家中打扫卫生。
  先把浴室冲刷乾净,接着收拾厨房擦洗灶台,把厨房弄整洁後已经将近中午,吴奇手拿乾净的抹布走进客厅,他想把窗子
  擦擦。
  吴奇刚解开窗扣,「咚咚。」
  大门被敲响。
  「你们不是带了钥匙出去嘛?自己开,我正忙着呢!」吴奇回头大声道。
  可等了一会儿,并没有听见任何人应声,也没有钥匙在门锁中转动的声音。
  吴奇感到奇怪,是哪个无聊的家伙?会不会又是昨天那个恶作剧的小鬼?
  想了想,吴奇抓着抹布走到门前,凑近猫眼向外看。
  没有人,至少在他看到的高度和角度内。
  暗骂一声,吴奇走到传呼器边,按开对话机对外问道:「哪位?」
  没有人回答。
  松开按键,吴奇走到门前悄悄解开第一重门锁。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这绝对是某个调皮小鬼的恶作剧,而且那小鬼八成
  就住在这栋楼里。因为大楼进出口需要住户识别卡才能进出,外人想进来必须使用进出口的对讲机让楼里的住户开门才行。
  等了一会儿,吴奇像在和外面的人比耐性,就是不把大门打开。他在等第二次敲门。
  「咚咚。」
  果然!
  几乎声音刚落,吴奇就快速解开第二道门锁,一把推开大门。
  没有人。鬼影都不见一个。
  吴奇走出门外,不敢相信恶作剧的小鬼们会跑这麽快,而且竟没弄出一点声音。
  「是谁这麽无聊?下次别让我抓住你,小心我告诉你家大人!」
  吴奇的声音在过道里回荡。
  「哢嚓。」
  吴奇转过头。
  对面的大门打开,一名中年男子探出头。
  「出了什麽事?」中年男子问。
  「没什麽,不好意思,有小孩恶作剧乱敲门。是不是吵到你了?真是不好意思,我是刚搬来的。」
  「你说有人敲门?」中年人的声音突然变小,脸色也变得有点难看。
  「是啊,怎麽了?」吴奇被中年人的态度吓了一跳。
  「开门却不见人影?」
  吴奇点点头。
  愣了半晌,中年人突然开口:「我劝你早点搬家好。」说着就要把门关上。
  「等等!请你等等!」吴奇连忙跑过去拉住大门不让中年人关上。
  「对不起,麻烦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麽回事?我刚搬来,好多事情都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中年人不满地瞪吴奇。
  「那你为什麽要劝我早点搬走?」吴奇不肯放过中年人。
  中年人添添嘴唇,就像怕谁听到一样,声音低得不能再低地说道:「原来住在那里的老太,她也经常听到敲门声,出来开门
  却没有人在。她来问过我,知不知道这楼里有哪家孩子爱恶作剧。」
  「那是不是有这个小孩?」吴奇的脸色也逐渐变得和中年人一样难看。
  中年人抬起头,像是嘲笑一般,道:「我也为这特地打听过。听说这栋楼因为楼号不好,当初卖出去的就没有几套。九层楼
  每层十四个套房,总共一百二十六套,现在这栋楼里上上下下,加上房产公司租出去的,也不过就住了三十来户人家,而且
  住的九成都是你们这样的学生和白领。像我们这样一家子住进来的就三户,三户人家里最小的孩子也上了高中而且住校。你
  说,这楼里哪来的小孩恶作剧?」
  吴奇把手中抹布抓得更紧,抱着一丝希望,他问:「那会不会有哪个大人……」
  中年人对他这个问题连回答都懒得回答,「对不住,麻烦你把手放开,我要关门,炉子上还烧着水呢。」
  「啊,不好意思。」吴奇下意识地把手松开。
  中年人关上大门前,回头看看吴奇说了一句:「为了你好,我奉劝你晚上听到敲门声最好当没听见。」
发表于 2018-3-25 15:24:0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菜皮小说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7 Comsenz Inc. sitema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