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快电子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152|回复: 0

[言情预告] [2015/02/02出版]《许你盛世安稳(上,中,下)》作者:落雨秋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1 21: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85233rdvxsr457azojs7x.jpg
系列名:漾小说
ISBN13:9789869134613,9789869134620,9789869134637
替代书名:盛世安稳
作者:落雨秋寒
装订/页数:平装/320页
规格(高/宽):21*14.8cm
出版社: 晴空出版
出版日:2015/02/02
简介
他知道她渴望岁月静好,渴望温暖的怀抱,
于是,那一天,他踏着夜色而来,
深深凝视着她,对她说道:“无论多苦多难,我许妳盛世安稳。”
=内容简介=
家族覆灭,儿女死于非命,连自己都被陷害横死,
重活一世,她誓要力挽狂澜,改写悲剧的命运,
却不料遇见了那个温润如玉的天之骄子,
使得她原本沉寂的心,再次有了莫名的悸动……
是她谢意馨瞎了眼,才会不顾家人阻拦,嫁给以为是良人,实则暗藏祸心的侯府世子朱聪毓,最后悲惨地横死。
所幸,苍天开眼,让她没有就此赴黄泉,而是再次重生,回到一连串悲剧发生之前的始点。她终于有机会向害死她的朱聪毓,以及推动所有阴谋的幕后黑手──殷家庶女殷慈墨,讨回属于自己的公道。
殷慈墨这个女人很邪门,不仅貌美,还有各种大胆的创见,什么拍卖会、基金会,都是众人前所未闻的词汇。幸好她的重生令她掌握了先机,她不再被殷慈墨这个女人牵着走,还在殷慈墨下绊子前,不着痕迹地反击回去,惹得殷慈墨对于谢意馨这个“古代人”起了防备心。
在一次惊险的意外中,谢意馨为皇上最宠爱的五皇子君南夕挡了一刀,殷慈墨晚了一步,少了这个接近君南夕并博取他好感的机会。倒是无意于男女之情的谢意馨,却是苦笑着对君南夕说道:“你一定要记得我的救命之恩啊!若是我不幸身亡,要帮我找一处风水宝地下葬喔!”
于是,温润如玉,天之骄子的君南夕,从此记住了这个女人。
试阅
元微国
  清幽的佛堂里,谢意馨跪在团蒲上,垂着眼诵着佛经,样子诚心。
  突然,大门嘎吱一声被人推开了,谢意馨并未回头,仍旧保持原来的样子。
  因为不管谁来了也不能改变什么,只是手上的经文刚好告一段落,她轻缓地将手中的金刚经放下,手还没碰到地藏本愿经,便被来人的声音打断了。
  “谢意馨,想不到你也有今天,被拘在此地颂经念佛,哪里还有半点当家主母的样子?”说话人的声音清丽悦耳,只是说出的话带着不以为然的嘲讽以及轻微的得意。
  来人正是王雪芝,谢意馨的表妹,如今朱家后院的掌权人。
  谢意馨对她的讽刺没有丝毫反应,显然对于此种情况她已见惯不怪了,她来此和自己说这些话,无非就是想看自己失态的样子罢了。不理她她觉得无趣了自会走开。
  可惜今天显然不是谢意馨的好日子,那人也不管谢意馨是否有反应,自顾自地说着,似要发泄一直以来的抑郁,“还记得当初你们谢家是如何待我的?可恨王家因惧怕你们谢家退了亲,为此,我们王家更是远走他乡,我也因此而被耽误了好几年的花期。若不是得了贵人的怜惜,只怕我也有绞发做姑子的结局了。”
  “可是现在,你辛苦经营十几年的一切都属于我了,啧啧,偌大的侯府,你经营的那些日进斗金的铺子,全都会是我孩子的,哈哈。”
  谢意馨手一顿,接着便是若无其事地拿起经书。
  王雪芝拍掉她拿着的佛经,谢意馨终于抬起头,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纵然你念再多的经,也赎不完你的罪。”想到来意,王雪芝略带激动和兴奋地说道,“你罪孽太深,难怪你的女儿你的儿子一个接一个全死于非命。”
  谢意馨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王雪芝本以为谢意馨会崩溃的,却没料到她这么能撑,当下冷哼了一声,继续往她的伤口上痛踩,“也是,有你这样的母亲,要是我我也宁愿重新投胎。”
  听到这里,谢意馨只觉得血气上涌,喉咙发紧,尽管拼命忍着。她这样的母亲,她这样的母亲怎么了?不就是因为不给朱聪毓纳妾犯了七出之一的妒忌而被拘禁于佛堂吗?可这侯府她嫁进来的时候根本就是个空壳子,她带着大批的嫁妆嫁进来,从无到有,从贫困到富贵,这一针一线都是她经营出来的,她为什么要让别人来享受?
  这佛堂若她不愿意呆,谁又能拦得住她?早在王雪芝进门的那刻,她就将休书甩到他朱聪毓脸上了。
  那时谢家的处境已经不好了,她要是再闹出和离,无疑是雪上加霜。可她当时没忍住,闹了一场,后来宫里那位还下了懿旨斥责她善炉。给王雪芝赐了平妻之位,这道懿旨生生打了她一巴掌。再者,她离开是容易,但她的孩子留在朱家就艰难了。后来,她没有再闹,只是退居佛堂。
  可是,她的委曲求全,换来的不过是谢家的家破人亡以及一双儿女的死亡。
  是的,儿子的死亡她早已知道消息,只是朱聪毓想瞒着她,她也不想他们白死,这才隐忍不动,装作不知情一般。只待她的计划一一施行,如今过去了这么久,他们应该得手了吧?
  “只是大郎真的死得太惨啦,那身体不知道被泡在水里多少天了,捞上来的时候肚子大得出奇,已经面目全非了,真是可怜哪。”
  王雪芝还在那罗嗦,既然他们都以为她不知道,为了那计划,这戏,她得演下去。
  “是谁,是谁害死晨儿的?”谢意馨慢慢扭过身,抬起头说道,许是太久没说话的关系,声音低低哑哑。
  王雪芝得意地看向谢意馨,触到她充满寒意与死气的双眼冷不防打了个寒战,不觉地说道,“查,查到的,线索隐,隐约是指向安家。”
  安家,朱家的政敌之一。
  “安家?!”谢意馨盯着王雪芝,目露凶光,咬牙切齿地说道,似乎对安家恨之入骨。只有谢意馨知道,她的恨意针对的不是安家,不完全是。安家是直接愿意,但根子不在那。
  “是,是,正是他们。”王雪芝打着寒战,结巴地说道。
  谢意馨眼中的不屑一闪而逝,呵,这借口糊弄外人还可以。对现在的她来说,她一个字也不信。安家的实力远不如朱家,若是朱聪毓重视晨儿,就算是十个安家也奈何不了晨儿一根汗毛。
  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哪个阀门世家对嫡系子孙不是护得紧紧的?为何到了朱家便出了意外?还让唯一的嫡子出了意外?若其中没有猫腻,谁信呢。
  她一开始也没起疑,谁会相信一个作为父亲的男人会不要自己的孩子?只是在这佛堂呆久了,过了最初的恼怒伤心,心神慢慢恢复了,才寻到这些疑点。她万万没有想到,仅仅是那个女人对她孩子的不喜,间接导致了他们的死亡。
  就在此时,朱家的家主朱聪毓脸色阴沉地往这里走来。
  他逆光走来的样子让谢意馨有一瞬间的恍惚,十年了,他一如继往地清秀隽逸,如果硬要说有什么改变的话,就是他的眉眼间多了抹成熟,更为他增添了风采。可惜,这张曾经让她迷恋非常的面皮如今却让她厌恶不已。
  朱聪毓见到王雪芝在此,略有意外。再见两人一副对峙的模样,眼中闪过一抹不喜,他看向谢意馨,不赞同地道,“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哪里有半分侯府主母的雍容仪态?”
  王雪芝见朱聪毓走进来,眼中闪过一抹慌乱,但发现谢意馨与之对上后暗松了口气,然后默默地退到一旁,垂下眼眸掩饰眼中的得意。
  谢意馨冷笑,儿子都死了,她还要什么雍容?只有他这种无心的人,才会死了儿子都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吧?
  “朱聪毓,你这个无能的家伙,连自己的亲生孩子都护不住。”
  朱聪毓看向王雪芝,见她不低着头不敢看自己就知道消息是从她这里泄露的。谢意馨的质问让他愧疚了一下,仅仅只是一瞬,接着整个人变得无动于衷。那双眼睛不带感情地审视着她,薄唇紧抿。
  不对,应该是她说错了,姓朱的是有那个能力的!若他要保这两孩子,他们就不会出事。如今他们却一个个出事了,却是朱聪毓默认了的。
  想到此处,谢意馨冷冷地对上他沉静如昔近似冷漠的眸子,“不,应该说,你愧为人父!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当他们的父亲!”
  她一直都知道朱聪毓冷血,她只是没想到,宫里那位只是轻轻地表达了对她一双子女的不喜,朱聪毓竟然如此不顾骨肉亲情!
  若当初还抱有幻想,这些年来也足够她看明白了。一开始自己嫁他时就知道他心有所属的,但这么些年来,她替他们朱家主持中匮,生儿育女,侍奉公婆,待他更是温柔小意。若是一颗石头,揣在心窝里这么些年也有温度了,但他却一直未能忘却旧情。这也就罢了,只是可怜她的一双儿女,打小就没得到过他们父亲的关爱,得到的只有冷淡与漠视。自从那次进宫与那人见过一两次之后,情况越发不堪。朱聪毓见到这个儿子再没了好脸色,小则皱眉,大则呵斥。朱聪毓这个做父亲的虽不会动手打人,但对一个十二岁正是崇拜父亲的少年来说,这样的厌恶是个不小的打击,足以摧毁他的自信。如今更因为他们父亲的放弃而丢了性命。
  朱聪毓沉默,此事,确是他错在先。
  “侯爷,赶紧吧,洒家还赶着回宫呢。”一直跟在朱聪毓身后的太监头子上前催促。
  “这个...”朱聪毓迟疑。
  看到这些太监,特别是那端着三尺白陵以及一樽毒酒的托盘。谢意馨蓦地笑了,她何其聪明的一个女子,她当然知道这些人出现在这意味着什么。说明了她的计划成功了,那个女人的孩子下去给她的一双儿女陪葬去了。而朱聪毓的迟疑,大约是收尾可能做得不够漂亮,让人发现了蛛丝马迹。而那女人素来是个心狠手辣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看来今天自己是难逃一劫了,不过,走到这步,对她来说,生又何欢,死又何惧?
  太监头子抬眼瞧了瞧朱聪毓,见他不语,显是默许了他们的行动。当下转身对谢意馨说,“谢氏,你毒害皇嗣,摄政王妃赐你死罪一条,毒酒一杯、白陵一条、剪刀一把,你挑一样吧。”
  “呵呵,朱聪毓,你就任由他们在朱家胡来?你身为人父,保不住一双儿女,身为人夫,保不住自己的妻子,你还是男人吗?”谢意馨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朱聪毓定定地看着疯狂的谢意馨,淡淡地说道,“你不用激我,也不必狡辩,林同(奶嬷的儿子)已经把一切都坦白了,结果一定会让你大失所望的。”
  朱聪毓拍了拍手,从大门处走进一个人,那人正是她奶嬷的儿子林同。此刻林同并不敢看向谢意馨,只是躬着腰,朝着朱聪毓卑微而又讨好地笑着。
  功亏一溃,谢意馨的笑声蓦然止住,不可置信地看着朱聪毓,那女人的儿子没死?那么,她让人给他下的绝育散,也没成功咯?
  “哈哈哈...”突然,谢意馨发出更大的笑声。她什么都算到了,天时地利,独独漏算了人心。
  众人如同看疯子一样地看着她,好一会,谢意馨才止住了笑,有些意兴阑珊地道,“不用说这些似是而非的话,我知道就算此事与我无关,你也不会违逆那个人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你可怜可悲,爱一个人爱到没有了道德伦常,你还剩下什么?”
  “闭嘴!”朱聪毓脸色阴沉,他恨极了她此时还胡乱攀咬他人,更何况那个人还是他放在心尖尖上的——
  除了当事人外,那些太**到这些秘辛,俱是惴惴不安。而王雪芝亦是一脸惊讶。
  “说到你的痛处,恼羞成怒了?”到了这里,她也不怕说什么了。看到他的痛苦他的紧张,谢意馨有一瞬间的快感。
  “你给我闭嘴!”
  “哈,那个女人就这么好?我连提一下都不行?你不让说,我偏要说!”
  “王雪芝你没听错,朱聪毓一直对那殷慈墨有非份之想...”这话是对愣神的王雪芝说的。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朱聪毓打断了,“你发什么疯,这个时候还乱攀咬别人。”朱聪毓转过头对那些太监喝道,“你们都傻了,还不赶紧送她上路?!”
  谢意馨嘴唇微勾,轻蔑地看着一脸紧张的朱聪毓。她只是吓吓他罢了,那个女人,她还不屑说。
  “呵呵,朱聪毓我瞧不起你。如果你真爱她,当初就不该迫于压力娶我,娶了后就算你不爱你也有责任,而且你是有儿女的人,你总得为儿女想想,为这个家想想吧?但你并没有。还有殷慈墨,成天一副高高在上救世主的模样来插手别人的家庭?她凭什...”
  “唔唔...”几个太监围了上来,其中一个将她的嘴捂住,另一个拿着白陵往她脖子一勒。
  谢意馨也不反抗,含笑地看着朱聪毓,眼含轻蔑,缓缓闭上眼,结束了她短暂而又错误的一生。
  “侯爷,谢氏既已伏诛,洒家也该回去复命了。”太监头子看着缓缓倒下的谢意馨,轻声说道。
  “嗯,你们回吧,什么该说与不该说的,你们都知道吧?”
  “这是自然。”
  那些太监走后,朱聪毓瞟了王雪芝一眼,道,“谢氏的后事就交给你办理了,记得要风光大葬,也不枉我们夫妻一场了。”
  “是。”王雪芝连忙应声。
  朱聪毓最后看了谢意馨一眼,走了。
  当朱聪毓走远后,王雪芝看着谢意馨的尸身,想到朱聪毓的绝情,没由来的心里升起浓浓的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菜皮小说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7 Comsenz Inc. sitema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