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快电子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115|回复: 0

[言情预告] [2017/8/18出版]《与情敌同居》作者:方悄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1 21: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620025ql4lval8qnmgmgs.jpg
  与情敌同居
  作者:方悄悄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第 1 版 ( 2017 年 8 月18 日 )
  发售日期:2017 年 8 月 29 日
  如果有一天,你必须跟你的情敌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看起来是一个B炸新闻般的开头,却是温情治愈的爱情故事集。
  本书包括《与情敌同居》《蓝衬衫的女孩》《谁人是你一生中最爱》《我妻子的双重生活》《30、50、70》5个中篇故事。每一个故事都是一部正待被改编的影视剧。5个故事,贯穿5个不同年龄段女孩的成长。无论你还在校园,还是已经走向社会,或者受过伤害,或者懵懵懂懂,都能在这本书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与情敌同居》讲述了刚毕业的郑华娟与男友何洋分手,却被迫与他爱慕的对象(「情敌」)周映晓及其儿子周小河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故事。
  《谁人是你一生中最爱》讲述了小玉和许珺遭遇财务危机和情感危机的挫折与重新的选择。
  《蓝衬衫女孩》描写了迁美、阿蓝、景泰、吕凯、章之凡、秀泽、玛莎、苏珊娜等人的情感纠葛,以及不同的生活方式和人生态度。
  《我妻子的双重生活》通过双重视角,描写了仅认识三个月便结婚的夫妻各自的秘密,充满悬疑和戏剧张力。
  《30、50、70》讲述二十九岁的王娟娟从北京回到家乡照顾患有老年痴呆症的外婆,与妈妈轮流给独居的外婆送饭,描绘了一家三代女性有趣而温馨的日常生活,尽管不时有争吵,但家人始终是彼此的支撑。这本中篇小说集收录的五篇小说各具特点,可读性强,轻盈的文字里流露出丰盈的情感。
  作者简介:
  方悄悄,知名爱情小说作家,陈奕迅资深迷妹,和江国香织、山本文绪一样,擅长讲述真实发生的爱情故事。已出版《看了高兴的爱情故事》《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百分之百的异性恋》等,《与情敌同居》是其目前最具实力的爱情小说集,曾获得豆瓣阅读征文大赛优秀作品奖等。方悄悄笔下的多个故事正在被热门影视公司竞抢。
试阅:
  >>> Part One
  不管曾经经历过什么,我们似乎一个也没有成熟到对生活游刃有餘的程度。
  1
  今天,我跟何洋吵了一架,为了房子的事。
  起因是我去就业的学校签三方,鼓起勇气问了工资的事,结果令我大为沮丧:第一年每个月拿到手的钱可能三千不到。
  房贷一个月要六千还多。
  那是三年前,我跟何洋刚考上研究生的时候,家人提前为我们买的房子,之前除了父母帮忙,也一直出租来填补房贷。不过,那家租户今年已经到期搬走,按照之前的计划,我跟何洋会一起搬进去,领个证,之后的房贷就得我们自己来交了。
  但是,就在我搬进房子的那一天,何洋对我说:「我们分手吧。」
  他说,是因为他爱上了别的女人。
  那之后的日子对我来说就像噩梦,现在,噩梦过去了,我们好歹可以像一对正常的怨偶,坐在一起喝个咖啡。
  但是今天,何洋还是把我惹火了。
  「为什么你的工资这么少?你实习了那么久都没问工资的吗?」
  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说法实在是……他知道那个小学多少人打破了头要进吗?
  再说,原本也是我们两人商量好,我找一个工作解决户口,他找一个工作挣钱养家,现在变成这样,难道不是他的责任?
  我这么一说,何洋也生气了,说他本来就不赞成提前买房子,平白无故给我们的生活增添了负担,一毕业就要为房贷发愁,生活中所有的可能性都没了。当时,哪怕我素质稍微差那么一点,就会高喊着「什么可能性,不就是你移情别恋的可能性吗」,然后把咖啡泼在他头上,但现在,不知道应该后悔还是庆幸,我到底没有这么做。
  喝完咖啡,尽管没有人提议,尽管双方都还余怒未消,但很奇怪,我们却像过去一样,在学校里散起步来了。经过教九的时候,正赶上下课时间,路上的人一下多起来,像过去一样,总是有女生偷瞄他。这也正常,因为何洋个子高大,像模特一样宽肩长腿,客观地讲,长得相当好看。每当我向他指出这点的时候,他都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他总是说,男生要长那么好看干什么?这种说法不讲道理,但正体现出他单纯、直率的性格——这也曾是我爱他的原因。
  当然现在,我已经不再爱他了。我是说,我一向认为,爱不是一种单方面的行为或意愿,而是两人互相依恋、互相关怀的状态。唯有在这种状态里,人才拥有爱。也就是说,只要其中一个人说「我们分手吧」,爱就不复存在了。所以,在何洋对我说分手以后,我也就严厉禁止自己再关心或者依恋他。我们之间只剩下一些事务性的联系,比方说,要对双方的家人暂时隐瞒这件事,再比方说,房子。
  不过今天,就算我已经切断了跟他的情感联系,也仍然感觉到,他有心事。
  「你有什么心事吗?」我忍不住问。
  我希望他不要回答,但他却回答我说:「有。」
  我甚至有种感觉,他其实早就想跟我说这件事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
  而这件事的严重程度,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2
  我跟周晓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她的第一个反应,居然是靠在沙发背上,哈哈哈地乐了起来。
  我耐心地等她笑完,非常诚恳地问她:「有人给你点穴了吗?」
  这句话又让她重新倒回去笑了半分钟之久。
  然后她说:「大快人心,贱男自有天收啊!」
  「你严肃点!」
  「我很严肃啊,郑华娟,难道不是这样吗?他婚前劈腿大龄女,却没想到大龄女还带了个娃,过门就要当后爸……」
  但是,当她听了故事的完整版之后,就乐不起来了。
  在我告诉她,我已经同意让带娃的大龄女搬来跟我一起住之后,她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郑华娟小姐,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可以,你问。」
  「请问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如果说,这是为了装好人挽回何洋的心,我还没有那么愚蠢。如果说,是因为这母子俩没有地方可去而暂时收留,我又还没有那么高尚。
  我想,做出这个决定的根源,在于我的「不在乎」。
  我不在乎何洋是否跟我分手,也不在乎他爱上的是何许人也,我在乎的是房子,是这个房子所代表的、我为自己规划的清晰如昔的未来之路。房子的确是在我的坚持下,双方父母才凑钱帮我们买的。当时我和何洋都没有购房资格,房子就挂名在他有北京户口的姐姐名下。现在看来,这个决定无疑是正确的。当时觉得已经贵出天际的房子,经过三年两轮的暴涨,又贵出了将近一倍。说句不好听的话,男朋友没了可以再找,房子如果卖掉,可能就再也买不起了。
  「何洋是明确说了,房子归你是吗?他姐姐会同意吗?」
  这就是问题所在。
  我跟何洋的姐姐何娜相处一直不是很愉快。所以我必须争取何洋的帮助,在我拿到户口、房子过户给我之前,不能让何娜知道我们分手的事。
  所以,归根到底大概因为这个,我答应了何洋的请求:让他的女朋友,还有他女朋友的孩子,暂时住进我的家里。
  也可能是因为钱……何洋说,房租按照合租算,一个月两千五,押一付三,他们在搬进来之前,会把钱打到我卡上。
  一万块,一个半月的房贷。
  我缺钱这件事大概太明显,本来约周晓出来我说请她吃饭,但周晓还是抢着把单买了。我有些不好意思,说上班领工资以后再请她,她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她大四毕业就找了工作,在一家公关公司,收入应该不错,现在已经完全是一个都市白领的模样了。而我呢,自己也知道,无论怎么刻意打扮,还都是一副学生样。三年时间,是工作还是继续上学,真的给人带来很大的差别。当年我本来也打算直接工作来着……但这件事情还是不想为好。
  走出餐馆的时候,下雨了。周晓叫了出租车,一时间我们也不知道干什么好,就一起沉默地看着雨滴。她忽然开口:「有句话说了你别生气。」
  「说。」
  「我忽然有点理解何洋了。」
  「为什么?」
  「因为……算了。」
  「不要说一半留一半,快说。」
  「我有点理解他,因为你们也太……相敬如宾了。」
  这就是周晓这个人让人生气的地方:总喜欢站在一个貌似客观的角度指手画脚。
  但朋友之间根本不需要这种客观。我认为,在涉及到情感问题的时候,首先要考虑能不能维护朋友。尤其有时候只是一句话的事。那句话不说也不会死,但她偏偏要说出来,我当然不会因为她的直爽而开心,只会理解为:她就是想刺伤我的感情。
  毕竟她虽然工作不错,可是没房、没户口,也没有男朋友。
  「你在想什么?你是不高兴了吧?」周晓问我。
  「我在想一个问题。」我慢慢地说,「如果是我,假设如果是我,当了第三者,你会说,我做得也有道理,可以理解,还是会骂我一顿,跟我绝交呢?」
  「你这个问题太奇怪了!」周晓说,「你怎么会去当第三者?」
  「万一呢?假如呢?」
  「哎呀,你别傻了。」周晓似乎有点不耐烦地说。不远处,出租车的车灯已经亮起来了。
  3
  今天,是何洋的女朋友要搬进来的日子。
  何洋说,因为之前的房东要赶他们出来,所以搬家也搬得很急。我之前问过何洋,他会不会过来帮忙,他嗫嚅了半天,最后说他要加班。
  也对,他毕竟没有那样厚脸皮。
  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呢?我忍不住地想。
  到底是个美女还是丑女?
  她如果是个绝顶漂亮的女人,我到底会感到愤怒,还是心服口服?
  在她搬进来之前,我做了无数种猜想。下午五点半,我回到家,过了不一会儿,钥匙在门里旋转,有人走了进来。
  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
  半长的头发没有做什么发型,穿着牛仔裤和黑T恤,整个人都是那么普通,那么黯然无光。
  她进门的时候,我们打了个招呼。在那一刻,失望刺痛了我,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势利:我宁愿她是个大美女。
  她普通到这个地步,只说明,我在何洋的心里,早已经连普通都算不上。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我心里一阵刺痛。
  她搬来的前三天,我们说话没超过三句。
  首先,是她摆出了一副不愿意交流的架势。她东西好像非常少,搬家公司只上来了一趟,我晚上去洗澡的时候,客厅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走进浴室,也只多出来了一瓶洗发水和一瓶沐浴液。洗脸台上没有洗面奶,也没有各种各样的护肤品。第二天早晨,我听到开门、关门的声音,那时候才七点多。而我晚上回家的时候,她的房门又已经关上,裡面隐隐透出灯光。这样来看,她跟何洋根本没有时间约会,我觉得有点诡异。
  更诡异的是她那个小孩子,是个小男孩,五六岁的样子,按理说正是淘气的年龄,却安静得好像不存在一样。有两次我们在卫生间外面碰见,他都有礼貌地让我先上。
  小孩是讨人喜欢的,但我不想理他。
  我一贯讨厌小孩子,在小学上班以后就更讨厌了。那些欺软怕硬的小孩完全是混世魔王。实习的时候,我带过一年级的小孩。一开始想对他们温柔些,结果他们一下子就好像看透了我一样,课堂上鸡飞狗跳,嗡嗡讲话的声音把我的说话声都能盖过去,我只能吼他们,可是,吼了不到一分钟,他们又故态复萌。
  有经验的老教师说,这是孩子看你性格好,在欺负你。以后你自己带班了,一开始一定要凶,把他们凶怕了,才会服你,不要想着跟孩子交什么朋友,难道你生活里没有朋友?
  问题是,她说的可能是对的。无论从哪个方面讲。
  4
  我们学校就业指导中心的老师曾经对毕业生说过一番话,我至今记忆犹新。
  他说:「签好了三方协议,理论上说,你就不再是学校而是社会的一员了。虽然我们经常说学校是个小社会,但它跟真正的社会比,仍然要单纯得多。个人社会化的过程不可避免,什么东西都要大家自己去经历。我唯一的希望是,大家在这个过程中,不要变得愤世嫉俗,也不要任意随波逐流,要记得你离开学校那一刻的理想,当你可以选择善良的时候,希望你选择善良。」
  他说得很动情,当时有很多女生都红了眼睛。而我呢,这番话在三年以前,我原封不动地听他说过一次,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感觉了。
  社会化进程……意味着吃不上食堂的廉价饭菜,要住进花钱的房子,意味着生活要重新开始。虽然我的社会化是从一个学校进入另一个学校,但这个过程依然给我带来了足够的烦恼。
  我签了三方的小学是一家著名小学的分校,才刚刚成立了两年,周围所有的一切,都还有待这座小学的存在而发展起来。现在的实际情况是:什么都没有。
  午饭只能在一家看上去有点年头的店里买个肉松面包。
  坐在学校的长椅上就着瓶装绿茶啃面包的时候,冷不丁一个人坐到我旁边,对我说:「你也吃这个啊!」
  此人是我一同进校的应届生,首师大的,身高可能还不到一米七,面相倒还算白净,但不幸已经略有点秃顶了。
  他告诉我,网上说了,这一家的肉松面包是京城老字号,十分有名。他说话,我能听出来,带有明显的西北口音,但是,既然我们都在办北京户口,他就已经俨然以北京人自居了。
  我咬着面包,不想跟他搭话。京城老字号卖的肉松面包并不好吃,一股非常新鲜的丘比沙拉酱味道。沙拉酱倒是放得十分大方。
  「你一个人吃午饭吗?男朋友不陪你吃?」
  我清楚,一般男的这样向女的搭话,就是想要试探一下的意思。如果对方回答「我没有男朋友」,他就会认为这代表了一种追求的默许。心里忽然升起一阵怒气,就凭你也配试探我?我站了起来,把面包扔进了垃圾桶。
  这件事我本来没放在心上。没想到第二天,在开周例会的时候,我们英语组的组长用半开玩笑的口吻对我说:「小郑,你要注意同事关系啊。学生时代的那一套我行我素要收起来喽。」
  我一惊,还想问自己怎么不注意同事关系了?这时候组长接着说:「还有,昨天的消防安全知识培训,你是不是睡着了?我知道,在课堂上睡觉是大学生的习惯,可你已经是老师了,你们师大的校训是什么?学为人师,行为世范,要以老师的标准要求自己。」
  跟我一起参加消防安全知识培训的人只有「首师大」一个。
  开完会,我们在走廊里狭路相逢,我没跟他打招呼,可他追到我背后:「你怎么啦?好像不开心哦。」
  「没有,很开心啊,哈哈。」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哈?没有啊。」我说。
  「没有就好。那就明天一起吃饭吧。我们一起进来的三个应届生还没一起吃过饭呢。」
  「三个?不是只有两个吗?」我问。
  「后来又进了一个,清华数学系的,本科生,临时补录的。」他说,「本来只有两个,现在变成三个。我当时就说,这不是相当于第三者吗,哈哈哈哈哈哈。」
  第三者。好幽默哦!
  真想伸出拳头堵上他的嘴。
  然而就在此时此刻,我决定迈出个人社会化进程的关键一步。
  我微笑着对他说:「好,一起吃。」
  挤公交车回到家里,我已经精疲力竭。厨房亮着灯,原以为那女人在裡面,但却是那个小孩,踩在凳子上,煮方便面。
  我进屋关门,拿了本书想看到睡着,这时听见敲门声。
  小孩问我:「你要一起吃面吗?」
  5
  「你们知道,今天请你们俩吃饭,是为什么吗?」
  第二天,我们三个坐在学校附近的郭林家常菜馆里,还没有点菜,「首师大」就迫不及待地向我们两个发问了。
  「不知道。」
  「已经确定了。因为本来今年只有两个招聘名额,现在招了三个,所以我们要延长一年的试用期,户口要试用期结束以后才能给我们办理,而且届时可能淘汰一个。你们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我当然明白。如果事情真是这样,那么,我们的户口就成了问题,至少在试用期结束之前无法落实。不过,淘汰一个的话,我是北师大英语系的,另外一个是清华数学系,跟首师大相比,至少我们赢在了起跑线上。
  清华的大概跟我一个想法吧。总之,我俩都没说话。
  「学校这样也太过分了!」见我们没什么反应,「首师大」拍了一下桌子说道,「这是为什么呢?还是因为北京户口太值钱了啊。如果没有户口,那就要五年之后,交满社保才能买房。房价现在一年至少涨12%,再算上以后孩子上学、高考,可以说,一个户口的价值不低于五百万。现在北京市对户口越卡越紧了,我有个学长去当村官,一个月才拿一千多,本来说当三年以后就能调到街道然后给办户口的,结果现在好像要变卦,他急得想在网上发帖,还是被我劝住了。」
  接着,他环顾了我们两人,用一种推心置腹的口气说:「说真的,如果不是为了户口,谁愿意拿这么低的工资啊?本来我可以去一个外企,工资不低于八千的,上班还在CBD。我现在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对不起,我去上个厕所。」清华的男生忽然站了起来。
  他刚刚离开座位,「首师大」就对我说:「清华的就是了不起啊。他肯定觉得自己是绝对能留下的,其实数学好不代表教学好。」
  「你是学什么的来着?」
  「马克思主义哲学。」
  他的口气听上去很骄傲。
  后来清华的人回来了,这顿饭也草草地吃完了。吃饭的时候,「首师大」一直建议我们联合起来向学校抗争,让学校最好能取消这种不公正的做法。这种事……怎么说,我们又不是三岁小孩子。
  准确地说,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清华的那个男生是怎么想的,我无从得知。吃完饭以后,他问我往哪个方向走,我说,去公交站,他就也默默地跟了过来。
  公交车过了一辆又一辆,偏偏没有我要等的车,也没有他要等的。为了推进个人的社会化进程,我跟他闲聊:「你很喜欢小孩子吗?」
  「没有啊。为什么我要喜欢小孩子?」
  「那为什么你清华毕业要来教小学……」
  谁知道,我的话被他粗暴地打断:「你可别这么自以为是了!」
  他的声音听上去很不客气,一点都没有开玩笑的意思。我一怔,上了公交车——虽然那不是我要等的那趟。
  一上公交车,我就开始哭,过了一站,下来打了一辆车回家,在出租车上也一路哭着。我其实不想哭,但是眼泪止不住。可能是有人冲我眼睛打了一拳吧!
  回到家,付完出租车费,我身上就不剩下什么钱了。本来已经哭得差不多了,但是,站在水果摊前看见新上的樱桃,发现自己买不起的时候,不禁又悲从中来。
  这时候,有人在我身边说:「妈妈,我想吃樱桃。」
  「那就买一些吧。」妈妈说。在水果摊前,我泪眼朦胧地跟这个女人对视了一眼,她很快地垂下眼睛,对她的小孩说:「那你多买一点,我们待会儿跟姐姐一起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菜皮小说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7 Comsenz Inc. sitema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