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快电子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111|回复: 0

[耽美预告] [2013/09/10出版]《我的长腿叔叔+特典》作者:罗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1 21:2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名:我的长腿叔叔
作者:罗川
出版日期:2013/9/10
※预购 赠 特典小册
内容简介:
不爱一个人,肯定有无数个理由。
但爱一个人,却不需要任何理由。
阎力成存在在他人生每个重要的阶段,自然地融入他的血脉,他的呼吸。
生下他的是法律上的母亲,但在他人生中,唯一的至亲却只有毫无血缘的阎力成。
他的身体,他的所知,他的愉悦,全为阎力成存在。
当初若没有遇到阎力成,现在的他将会是在哪里?
阎力成于他,如父如兄亦情人……
试阅:
爱心笔
  民国九十六年五月。
  高铁站前人潮如织,一名穿著名校制服的少年,胸前挂着学生证,俊秀白皙的脸孔,透着腼腆的礼貌微笑,耐心地向每个经过他面前的人兜售爱心笔。
  「先生,您好。可以耽误您一点时间吗?」
  「不用了,我赶时间──」拖曳着行李箱的旅客脚步匆忙,出口拒绝到一半,眼角余光刹那闪过少年的面容,前进的脚步不由得惊艳地一顿,这一伫足,让少年有了机会。
  「您好,我们是为xx公益募款,为减轻弱势单亲家庭的经济负担,分担孩童的教养压力,我们基金会推出助学计划,锁定弱势单亲家庭的子女,为免担心家庭子女沦为『弱势世袭』,今天若能有您的参予,以行动购买爱心笔,为这些弱势人们尽一份心力,相信这爱心的花朵一定能遍满整个台湾,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得到帮助。」
  即使现在媒体已揭穿爱心笔的诈骗行径,但眼前的少年眸光正直,一口标准的国语,不卑不亢,徐徐地提出诉求,透着大慈大悲的佛悯气息……心中窜起的怀疑,在少年面前显得自己可鄙不堪。
  ……应该不是骗人的吧?
  少年额上的汗珠,沿着太阳穴滑落在颊边,闪烁着圣洁的光芒,胸前挂著名校学生证,彷佛提供了某种可信度,旅客迟疑着是否该购买,前方的时钟正切换到温度……三十七度。
  少年无畏着夏日的炎热,眼神似乎飘向了远方台湾各地正在受苦受难的孩子们,圣洁而崇敬……旅客无条件地投降了,从钱包里拿出一千元给少年。
  「谢谢您。」少年漾起开怀的笑容,「请稍等,我找您八百零一元。啊……对不起,我这边只有三张零钞,您稍等一下,我去前面的超商换,马上就回来。」
  这……这么诚实………太让人感动了。
  「……不,不用找了。」
  「不行,这怎么可以,叔叔您等等,换钱一下子就好了,我很快就回来。」少年固执地说。
  「没关系,都给你吧。」旅客为自己的日行一善感到开心,虽花了钱,但得到救赎的彷佛是自己,一股温暖如天赐的甘霖润泽枯槁的荒田,在心灵绽放出福字的青芽。
  是『骗』满整个台湾吧?
  阎力成在高铁出口站外等车来接送,没想到倒是免费观赏了一出好戏。
  诈骗很多,可是能将诈骗过程搞得这么高雅的,倒是罕见。
  「力成,抱歉。我来晚了。前面在游 行,路上管制得乱七八糟的,我绕了好大一圈才到车站。」黎昱正快步向前。
  「没关系,先抽根烟,等等再走。」阎力成拿出烟,点着火,而后深吸一口,壮硕的胸膛因而鼓起,完整地将不健康的烟雾纳入肺里静静缭绕,再一点一点地悠然吐出。
  黎昱正露出疑惑的目光,阎力成咬着烟,下巴朝卖爱心笔的少年指去。
  半小时过去,在一旁观察的黎昱正也不禁脱口称赞,同时也怨叹,「这小鬼,不简单啊。一个……两个。又有人向他买了,三个。不到三十分钟,这小鬼就赚了上千元。钱这么好赚,我们年轻的时候又何必拿着西瓜刀去帮老大讨债,半夜还忙着躲监视器捂鼻提桶子去人家门口泼粪,比起这小鬼,我们当初简直弱爆了!」
  时代真的不一样了。
  又一个受害者掏出钱购买爱心笔,少年弯下腰鞠躬时,腼腆的眼神闪过一丝狡狯,那一瞬间,被阎力成逮着正着。
  阎力成眼睛变得深沉,隐隐跃着暴虐的兴奋气息,但随即在社会阅历多年的掩护下,快速用文明将原始的野蛮包覆起来。
  路人看到的阎力成外在是一位成功的社会人士,相貌堂堂,英姿焕发。
  没有人想像得到,在这样的外表下,阎力成是从社会底层的一个混混一路往上爬起,由房地产投资获利翻身,积攒出现在过人的身家。
  ※
  上班的前五天一天是五百元,之后一天算七百五十元。看你做几天,十天就是七千五百元,做满一个月就有底薪两万六千元,也不用缴保证金,入会员也不用买产品,卖几支笔就回来结帐,当天回来就拆帐。
  高铁班次多,流动的人潮也快。
  周旻小心地隐藏住嘴角的笑意,默计今天的成绩,应该有三千五了吧,抬头看着墙壁时钟,四点多了,他该回去了。
  刺鼻的烟味顺着风向钻进周旻的鼻端,令他忍不住皱起眉,那讨厌的人一直抽烟,害他也跟着闻了好久的二手烟。
  彷佛查觉到周旻的不悦,立在柱旁的高大男子歉意地朝他点头,指着自己的烟道:「不好意思,烟薰到你了吗?」
  「还好,没关系的。」周旻话是这么说,不过在男子朝他走来前,已经巧妙地让眼眶红了一圈,还轻咳了两下。
  但眼睛已经快速扫射过男子上下,看起来很高级的西装,手提的公事包和腕上的手表看起来也很昂贵的样子……十五岁的周旻知道的名牌就G、C、L开头,其他的全凭感觉判断。
  跟在后面的另一名眼镜男子,一身行头看起来也不弱,手上拿的是某名车的晶片钥匙。
  两人相貌一个粗犷,一个斯文,但身材都很高大,举止间,不经意流露出一种有钱人即使低调也无法掩饰的傲慢感。
  是两头肥羊!周旻眼睛一亮。
  「你没事吧?」
  「叔叔,没关系,我对香烟有一点过敏……咳咳,很快就好了。」
  跟着走过来的黎昱正脚一颠簸,赶紧低头,检查皮鞋上不存在的落尘,掩饰两边嘴角不受控制的扭曲。
  「一时犯了烟瘾忍不住,真是不好意思。」阎力成满怀歉意,让眼神巧妙地停留在周旻肩上背着的大袋子。
  见对方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周旻趁机将说了一整天的台词再次搬出。
  「您好,我们是为xx公益募款,为减轻弱势单亲家庭的经济负担,分担孩童的教养压力,我们基金会推出助学计划,锁定弱势单亲家庭的子女,为免担心家庭子女沦为『弱势世袭』,今天若能有您的参予,以行动购买爱心笔,为这些弱势人们尽一份心力,相信这爱心的花朵一定能遍满整个台湾,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得到帮助。」
  近距离下,少年双拳悲伤地紧握,端正的无瑕脸孔,黑白分明的双眼泛着不忍的水气……只要一眨,彷佛将为所有受苦的弱势落下泪来,偏偏那水气在眶上流转,硬是没掉下来,但效果却比流泪更煽情。
  乖乖!不得了!真的不得了!
  黎昱正动容,难怪力成今天有这兴致站上半小时当壁上观,这样优质的小鬼,究竟几岁会入狱接受人生第一次的震撼教育?
  「现在的台湾的确需要多一点像你这样热心的学生站出来,为弱势发声,一支笔多少钱?」阎力成很干脆地拿出厚实的皮夹。
  周旻在心中大喊:「耶!」可惜他的兴奋很快就被失望取代。
  因为皮夹里面满满的都是信用卡和金融卡,里面只有一张一百元的红钞。
  毕竟年纪小,眼神难免因为情绪的起伏转折而闪烁,不过道行还太浅的周旻本身没有发现。
  「昱正,拿一千元给我。」阎力成阖上皮夹。
  黎昱正摸着口袋,脸色陡然一变,低声喊道:「糟了!我皮夹放在车子里。」
  「你也太不小心了!现在治安这么差,你居然就这样将皮夹放在车内,不是让人觊觎吗?」阎力成皱眉道。。
  「我想说车停一下,接到你人马上就离开了,一时就忘了……」黎昱正急道,手指着停车的位置,一副恨不得立刻拔脚冲过去看皮夹到底还在不在。
  「要不这样好了,这位同学,麻烦你跟我们到对面停车的地方一下,为了能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这些笔我全都买了。」阎力成展现十足的捐款诚意。
  全……全部!周旻脑中快速计算袋子里还有多少套笔,好像……还有五十几套,乘以一九九元……有一万多元啊!
  周旻财迷心窍,一方面也仗势外头人多,车站内外都有警察巡逻,而且这两人衣冠楚楚,看起来一副很好宰的样子……
  当他跟着两人相阶越过马路,看见眼镜男子用晶片钥匙打开车门,挪身进入驾驶座,打开置物箱,拿出一个用牛皮纸包的纸袋。
  阎力成瞪着黎昱正,没带皮夹当然是假的,可是黎昱正还真把从银行领出的钱放在车里。黎昱正吐吐舌头,别过视线,假装没看到后视镜那双不悦的眼睛。
  牛皮纸袋里头一叠叠厚厚的蓝紫色千元钞亮花了周旻的眼,松弛了他的防心……
  「一万元够吗?」黎昱正拿出一叠钞票,作势抽出。
  「够了──」周旻本能地手往前伸,半个身体不知不觉地弯进了车内。
  阎力成抬高手,手刀一个起落。
  周旻感觉脖子一个剧疼,暗叫不好,眼前随即一黑失去了知觉。
  「人为财亡。」阎力成将昏迷的少年挪进去,跟着进入后座,砰地关上车门,「昱正,到山上别墅去。」
  别墅可以遥控开启自动门直接驶入车库,没有人会发现。在大楼扶着一位不醒人事的少年行走,太惹人注目了,大楼的监视器也是一个麻烦。
第一章
  少年昏迷地躺在偌大的床上,睫毛如扇形诱人地轻覆在眼下,白皙的皮肤水透,粉红的嘴唇微微地张阖,一会儿,彷佛做了场好梦,嘴角往两旁翘起,散发出一种令人想染指的无邪。
  那粉色的嘴唇,让人不禁幻想当男人的阳具抵在那唇片时,会是怎么一个绮丽的情景……
  不过阎力成从不轻估任何看似弱小的动物,拿下脖子的领带,翻过少年纤细的身体,将双手往后绑,用领带结实地扎了一圈又一圈。
  「你太用力了。」黎昱正心疼地看着少年脖子后的红印,明天应该就会变紫色的瘀青了。
  「没办法,太多年没干这档事了,缺乏练习,难免力道会失准。」阎力成边说边检查少年身上的物品。
  「也是。」黎昱正摸着下巴。到台北打拚十年,讲究的是用脑力和心力发财,而不是劳力,出力的活儿多只用在健身房和床上了。
  「假的。这学生证也仿造得太粗糙了,上面的钢印没盖在照片上,一看就知道是将原来的照片撕下来,贴上自己的照片的。」阎力成鄙夷地将伪造的学生证一丢。
  「放心,以他这样貌,以后进了监狱,要学有的是机会。」黎昱正很中肯地在一旁注解。
  少年身上没有任何透露自身资料的证 件,此时他睫毛颤动,似将清醒。
  阎力成一一将少年的衣物剥除,上身的卡其色制服,则因为绑住少年的双手,只能解开钮扣,当洗得干净却泛白的旧内裤往下拉时,黎昱正低声吹了个口哨。
  「真是白啊!瞧这皮肤,比女人还嫩,乳头和龟 头……也都是粉红色的,这可是少见。」
  「而且……发育的形状还不差。」阎力成五指掂掂垂软的嫩柱。
  周旻身体除了上身没被脱下的上衣,全身可说是完全赤裸,在阎力成两人进入别墅的房间,一番打量兼脱衣,冷气也早已发挥了功效,二十四度的冷风舒服地吹拂身体。裸着的身体,逐渐感到寒冷,可是两腿间却有一处是温热的……
  周旻眼睛缓缓地睁开,起先没有焦距,陌生精致的装潢入目,脑中的记忆慢慢回复,他悚然一惊,身体紧张地想往后退,却发现手被绑住,限制住了行动,同时身上几无寸缕,且刚刚感受到的热源居然是来自生殖器被人握住的五指。
  「……你们想干什么!」是他在车站见到的那两个男人!周旻瞬间感觉一股寒意从脚底窜上。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但他没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他曾想过会被殴打教训一顿,或报警处理。可是眼前的情况,对方显然不是想打他,是想奸他,而且人数还是两个……
  「小鬼,今年几岁了?」阎力成五指摩娑着肉茎上包覆的嫩皮。
  周旻身体处于警戒状态,外在或内心的寒意,使得竖起汗毛的肌肤掠过一阵战栗,连带着,胸前粉红的乳首跟着坚硬地挺起在白皙的胸前,吸引住人的视线。
  「……」
  「不说?」伸出手的是黎昱正,他挪身坐到床边,指腹心痒难耐,想感受那看似挺拔却嫩致的小巧乳尖。
  周旻强烈地倒抽了一口气,但没让自己叫出声,身体本能地蜷曲保护自己,他心里想着:哀求会有用吗?
  黎昱正捻揉着那小小的突起,指腹压迫的力道在细致的乳尖上晕出淡淡的红,在白皙的肌肤衬映下,变得更加诱人。
  周旻感觉身体在这样爱抚的动作下,窜过一股灼热的销魂感,麻麻痒痒的,舒服地令人脚指禁不住缩起。
  两人也发现了少年的反应。
  「好敏感。」阎力成的五指圈着粉红的玉 茎轻轻捋动,可惜玉 茎因为主人的害怕,仍畏惧地瑟缩着,垂软在稀疏的毛丛里。
  但乳头的感度却是一等一的。
  黎昱正再继续爱抚那小巧的突起,周旻咬唇抵抗身体传来的奇异感,不解为何乳头会在这样的玩弄下,产生这种令人厌恶的愉悦,连下面都感觉怪怪的。
  「是啊。」黎昱正附和,「力成,你摸摸看,这皮肤细得紧贴着人的手啊!」
  「还不说?」阎力成摸了,不过摸的是少年臀上翘弹的肌肤,那弧度正合适一个手掌。
  「十……十五岁!」周旻是用尖叫回答的。因为性器忽然被用力握住,强烈的疼痛,一瞬间将他说谎的念头击溃。
  「十五岁就学会到车站骗人,再过个两三年,不就开始学偷东西了?等再过几年就跟着人飙车用抢的了。」阎力成手继续感受掌下的弹滑。
  周旻依目前的情况判断,眼下他除了哀求,无其他路可走,或许这两位歹人或大发慈悲放过他。
  「呜呜……两位叔叔,对不起,我错了……我不应该骗人的……可是我爸妈从小被抛弃了我,单独将我丢给奶奶扶养,奶奶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平常我要去学校读书,无法去工作,只好趁假日卖爱心笔来贴补家用……你们饶了我吧,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呜呜呜……」
  有用吗?周旻小心地从迷蒙的泪眼打量两人的反应。
  显然没用。
  阎力成连开口去戳破这拙劣的谎言都懒。
  「你认为我们像傻子吗?」黎昱正以看着『傻子』的眼神回视周旻。
  「呜呜……叔叔,我说的都是真的……」周旻没能从这两个衣冠楚楚的坏人眼中看到一丝同情,可是他仍不放弃再尝试。
  除了演下去,现在他双手已经被绑住,逃是不可能的。
  周旻心跳得更剧烈,他知道有人喜欢猥亵侵犯男生,以他的外表,他不是没遇到过,但他都在感觉苗头不对,就赶快跑掉了,不会和那些叔叔伯伯单独共处一室。
  而今……周旻本能地夹紧双腿,想阻止进一步被侵犯。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这样的抚慰下,兴起一波波难以自抑的感觉,性器逐渐在他人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套弄中微微扬起。
  阎力成继续往下说道:「知道吗?当你学会去抢的时候,监狱的大门就会等着为你而开,那时你就会用你的屁眼在牢里赎回你所犯的罪,等你出狱时,这里连只笔都含不住。」
  他两手捏住少年的臀部,往两边扳开。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请你们原谅我!我将身上的钱全给你们!求求你们放过我──!」周旻眼睛倏地惊恐地大睁,他挣扎地大叫,可是屁股两边的肉被揪紧往两旁扳开,冷空气灌进自身都陌生的洞里。
  男性的生殖器构造是往前突出的,后方要被侵犯的,则是只要拨开双臀就可以,周旻发现他夹紧腿一点用也没有。
  两瓣臀丘中线,粉红的穴摺如紧皱的花苞,诱人地朝外吐着穴芯,中间可见里头的黏膜,媚人地蠕动,下方连结着圆巧淡色的精致肉囊,前端是包着嫩皮的茎柱。
  尤其当因冷空气,穴孔不适应地收缩时,让人想堵住那开阖着的小孔。
  「叔叔!求求你们……不要!」
  同样的心思,黎昱正也有,不过倒是老友刚才的话给了他某种邪恶的兴致,他拿起阎力成搜索过倒了一地的爱心笔,抽出其中一支。
  爱心笔设计得很可爱,是透明粉红色的塑胶笔身,做成短胖形,笔盖上有个小圆孔系着条银链,尾端的坠饰是仿制的Hello Kitty。
  阎力成浓眉一轩,立即知道黎昱正想做什么。两人从国中一起出来社会混到现在,共患难共享富贵,连对方的性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周旻对眼镜男子停手不再爱抚他的胸口,松了一口气,不过却不解他为何突然拿起爱心笔猛盯。
  「笔做得很可爱。」黎昱正不吝夸奖。
  「叔叔,你要是喜欢,我都送你。连身上所有的钱也都给你,只要你们放我走就好,我也不会报警的!」周旻抓住机会献好。
  阎力成忍不住摇头,严酷的脸因为这天真的话而放松线条。
  「我不是说了吗?你的笔我们全买了。你不相信?」阎力成抽出牛皮纸袋里绑成一捆的千元钞。
  银行钞票捆法是一捆一百张,千元一百张,则代表一捆为十万元。
  阎力成退下捆绑的白色钞带纸,将百张蓝紫色的钞票往空中洒。
  周旻不敢置信地看着飘落的千元钞,崭新锐利的千元钞散落在身上,他才明白,原来新的钞票会划伤人的皮肤。
  「当然,这爱心笔再可爱,也值不了十万。」黎昱正将笔身插入真正具有价值的地方。
  「呀──!」周旻惊叫出声,他的那里被插入了东西,他本能地夹紧臀肉抗拒。
  黎昱正将笔身往穴孔推进,满意同时又不满意小 穴过紧,连想抽 插个几下都没办法,稚涩的穴芯因为陌生的异物入侵,夹得极紧,加上没有适度做润滑,无法顺利移动。
  黎昱正再尝试往下刺。
  「好痛!不要──」周旻哭叫,刚才洒落的十万带来的瞬间喜悦被痛感淹没。
  「现在才插这么小支,你就喊痛,以后你要是入狱了,要被插的比这个还大好几倍。不过呢,出狱后……你就会要求更大的,因为这里塞不满。」阎力成看着这绝景。
  穴 口不适地抽搐,摇晃了笔盖上的坠链,雕着可爱的Hello Kitty头的铜饰挑逗地在空中摆荡。
  「别等入狱了,等一下这小鬼就会爽得哭爹喊娘,求我们给他更大的。」黎昱正厌烦了周旻一直踢的双腿,挪身到周旻背后,让他半躺在身上,两手将他的腿分开,摆弄成任君采撷的姿态。
  穴孔侵入的异物,让周旻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有了认知,他知道这十万他将用那容纳男人的阳具,童年记忆中在路上遇到的曝露狂,那恶心软垂的肮脏物体……
  「不要!我不要!」周旻惊惧地大叫,两腿被牢牢用手固定住,身体的器官羞耻地曝露在外,无法掩藏,这让他感觉毫无自尊。
  他想要钱,可是他情愿去骗去偷去抢,也不愿用身体来赚!
  下一刻,让周旻更难以置信的是,另一名男人居然弯身伸出舌头,舔着他的穴 口边缘。
  「变态!你们都是变态!」这匪夷所思的动作,吓得周旻大叫。那里……那里怎么能用嘴巴去舔!
  阎力成将舌尖沿着穴摺滑动,将唾液均匀分布在上面。
  「难得你这么贴心,都还没开始插就舍不得你的宝贝痛?」黎昱正出言取笑,藉唾液润滑,将笔身推入,握住笔盖处开始抽动,「怎么?我可是发挥爱心用笔的功用来让你先适应一下,否则等一下我们的大家伙直接插进去,疼都疼死你!」
  「不要!你们放开我!放开我!」周旻疯狂地喊叫,可是甩不掉穴孔里不断抽 插的异物,稚嫩的玉 茎则在挣扎中无助地甩动。
  这时周旻的大叫声忽然转为压抑的低喊,挣扎的力道减弱,因为……他的性器被人含在口中当『人质』。
  阎力成用牙齿在软嫩的龟 头磨擦,威吓的意图很明显,然后开始吸吮那截软嫩的柱体。
  周旻眼睛因为惊恐睁得大大的,性器在被含在柔韧的舌头上,被男人用口以各种角度转弄、拉扯,软垂的嫩肉在两片唇穿梭,仍没有反应。
  「你技术退步了,瞧你吹了半天,人家那里都还是软的,看来还是这里硬得快。」黎昱正手归位回到诈骗少年两边的乳首处,任由爱心笔堵塞在孔外。
  「不……不要!不要!」周旻看见自己的乳尖在他人的爱抚中再度变硬,且每当被指腹来回摩娑时,一股难耐的刺痒感就从身上泛起。
  阎力成不服输地轻哼,藉这外来的助力,继续用嘴折磨那尚未苏醒的玉 茎,不一会,粉色的铃口被半掩的嫩皮完全探出,充血的柱身在湿热的口腔内盎然地绷紧。
  这样的刺激对只曾因好奇而自渎过的周旻太多了,强烈的快感冲击着身躯,很快地,他身体一僵,接着身体陡然绷直,高潮不预期而至,脑中思绪瞬间被抽空,精液颤射的同时,全身的力气彷佛被卸了一半,跟着震动不已。
  「啊啊啊………啊啊!啊──」
  白色的精液朝空射出,阎力成已敏捷地侧头闪过,但嘴边仍被喷到少许。
  「瞧瞧你被变态舔了后,还射了的样子,你才十五岁。」阎力成咋舌道,舌尖划过唇边,将嘴角被溅射到的白液卷入唇缝内。
  周旻喘息着,视线因为高潮带来的虚软一时间无法聚焦,既然哀求没用,不甘的愤怒爆发,咒骂就出口了。
  「你们去死吧!死变态!x!xxx──」
  阎力成可没打算降格去跟着小鬼用三字经对骂,对整治这小鬼,这连开头都称不上。
  周旻稚嫩又富有精力的躯体,在第一次射出后并没有萎缩,阎力成可没打算就这样放过,继续用嘴折磨,双颊拢紧的吸力鞭笞着茎柱,让其处在充血的状态,舌尖不留情地戳弄着小洞,同时一圈又一圈地绕着铃口吮舐,连带着帽冠上的小洞分泌出晶亮的爱液。
  周旻刚射精完的柱体正处于最敏感的时候,哪堪这般爱抚,身体更是不由自己地颤动,难以置信的强烈快感席卷了身体。
  「x!变态!啊啊啊……xxx!」
  「不要……啊啊啊、啊──!」
  「求求你们!不要了!呜啊啊……」
  「呜呜嗯……啊啊啊……」
  一次又一次,黎昱正可没手下留情,丝毫不让乳尖有消停的机会,硬是用指腹摩娑乳尖坚硬的前端,到最后就算只是轻轻拂过,都带给周旻痛不欲生的感觉。
  乳尖那不到绿豆大的前端,早已被指腹无数次的爱抚摩擦得发炎,每擦掠过一次,已经分不清是痛楚还是快感,偏偏周旻又无法挣脱这样折磨的循环。
  到最后他除了近乎呜咽的呻吟,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身体所有的力气都在不断的射精下卸尽,软软地靠躺在黎昱正身上,连合拢双腿都做不到。
  一连串的射精,让臀间的穴孔同时不断地痉挛,肠道的剧烈收缩,带动了黏膜内的肠液,连带着也将爱心笔挤出。
  这时周旻的腿间已经因为自己的体液,弄得黏糊糊一片,眼神早已涣散,口中发出呓语,身体无意识地颤抖着。
  「呜呜唔…呜……」
  「总算安静了。」黎昱正邪笑着有一下没一下地用指腹玩弄着那对小巧的乳首,边欣赏老友的好兴致所带来的限制级画面。
  一个十五岁的粉嫩小鬼和锐利刚健的成熟男子的肉搏,比起日本谜片的秃头肥肚的欧吉桑悦目一百倍。
  周旻哪还有骂人的力气,现在的他就像是颗刚被切半的新鲜柳橙,果肉被榨得变形,汁液涓滴不剩,被吸得红肿的茎柱可怜兮兮地垂躺在毛丛里。
  见玩弄得也差不多了,主戏也该上场了,黎昱正在一旁可是憋得厉害,伸手拉开一个隐密的小格抽屉,拿出一条润滑液抛在床上,笑嘻嘻地道:「小鬼,不用感谢我。」
  这间位在阳明山的别墅是阎力成的私产之一,出入遥控的密码只有他们两人知道,偶尔做为泡小模和带女人来休憩的地方,自然房间里也准备了一些房事上的助兴用品。
  看小鬼被整治得奄奄一息,阎力成莫名感到一股快意,但体内的欲 火却燃烧得更盛,从看这小鬼用天赋的容貌端着一副圣洁的脸孔行骗时,心中就涌起想狠狠教训这小鬼的冲动。
  ……让这看似无邪的小鬼染上他的味道,留下永难愈合的记忆伤口。
  阎力成自在地脱下外套,西装下是货真价实的肌肉,叠叠垒垒,绷张地展现力量,却又不夸张。
  周旻无力地靠躺在黎昱正身上,倏地,一具狰狞张着獠牙的蛇头,映入他迷蒙的眼中,他眼睛倏地睁大。
  那男人的身上居然有刺青!
  「你……」周旻从干涩的喉咙挤出声。
  蛇头威吓地张着獠牙一边壮硕的胸肌上,吐着叉开的蛇信则暧昧地指向乳尖,美丽的鳞片沿着肩头一路往后背去,在肌肉绷缩张弛时,有如蛇身蠕动般。
  这年头刺青很普遍,一般刺的多是装饰性的花纹或有纪念意义的字母,这种图案,怎么看也不像社会的良民会选择刺在身上的图案。
  恐怖的爬虫类鳞片纹路刺在男性起伏的肌理,展现出一种邪恶的力与美,周旻不禁将目光放在眼前的男人身上,视线往下移,原本无力疲倦的身体,被惊得回复不少气力。
  可是下一刻,他更希望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男人的性器很长,已处于微微的勃起状态,一看份量更是十足。
  紫红的巨物狰狞得如肩头所刺的蛇头,上面布着突出的血管,在接近光滑的龟 头处有一颗引人注目的突起。
  「你……你是黑道的?」周旻心中顿时咯噔了下。
  都有了这种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的黑道刺青,对上面的那圆得很不自然的突起,让他起了某种不好预感的怀疑。
  「应该是说以前混过黑道,现在则是正经的生意人。」阎力成直接证实了他的揣测。
  周旻小脸煞白。
  他遇到了一个身上不仅有刺青,而且疑似有入珠的歹徒!
  周旻紧张地不自觉伸舌润着发干的唇,视线移向衣服还端整地穿着的眼镜男子,嘴巴张了张,可是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
  「你放心,我没有入珠。」彷佛看出周旻想问什么,黎昱正好心地笑着回答,并证实了他的怀疑。
  所以那颗不是肉疙瘩,是入珠!
  周旻有生以来,第一次希望自己能昏倒。
  ----------------------
  PS.非三P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菜皮小说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7 Comsenz Inc. sitema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