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快电子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135|回复: 0

[耽美预告] [2012/02/08出版]《兽性大发之豹得美男归》作者:秦淮月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1 21:24: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202101706f0431545235186a6.jpg
书名:兽性大发之豹得美男归
册数:1
作者:秦淮月色
绘者:星海琦
出版日:2012-02-08
级别:限制级
简介:
傅思涵向来倔强骄傲,偏偏一颗心遗落在神秘俊美的天之骄子华明璟身上。
在一起两年,傅思涵知道华明璟迷恋自己的身体,
可不管华明璟在床上多麽体贴周到、床下多麽霸道专制,
他若即若离的态度还是让傅思涵不敢相信自己被爱着。
一次冷战,逼得华明璟招供了不能接受傅思涵的原因……
华明璟知道傅思涵很在乎自己,单看骄傲的他在床上有多配合自己,
就知道他得爱有多深。他也喜欢傅思涵啊,
只是他不敢放纵自己去爱一个人,
因为他没有那麽多的时间,也不愿承受离别的伤痛。
可在这几年的相处中,日益沉沦的他真的克制得住自己不爱上傅思涵吗?
试阅:

第一章
希华大厦十九楼第三会议室内,规划部经理正口若悬河的彙报着新地块的规划思路,各部门的主管都盯着会议室前头液晶大屏上的图片和资料报表,只有两个人例外,工程部的经理傅思涵一张俊脸泛着奇怪的红色,额头鼻尖闪着细小的汗珠,他是个极为俊美的男人,乌黑的剑眉,漂亮的桃花眼,直挺的鼻樑,唇线弧度优美,此刻嘴巴微微抿着,看起来似在隐忍什麽,落在有心人的眼里就非常诱人了。
希华的总裁华明璟一直玩味地盯着他,眼中闪着邪气戏谑的光芒。大概是他盯着傅思涵的目光太明显了,傅思涵飞快地朝他看了一眼,狠狠一瞪,又迅速收回目光。
华明璟唇角一跳,手插在黑色西装口袋里,随即便听到对面的傅思涵低低哑哑地呻吟了一声,此时恰巧规划部经理的话音稍作停顿,于是安静的会议室内这道呻吟格外响亮,听在众人耳里,暧昧挑逗得很,定力稍差点的脑子里晃过一些黄色废料,耳根都有些发烫了。
不少人看向声源处,傅思涵已经爬在了桌上,闷闷地说:「抱歉,我有些不舒服。」
华明璟眸光一沉,对规划部经理说:「你继续。思涵,你先回办公室休息。」
傅思涵起身推开真皮椅子离开,有几道打量他的目光还没黏到他身上,已经被华明璟威慑的眼神给逼退回去,目不斜视地看着液晶大屏。
希华的高管们心里多半有数,傅思涵确实非常有才华,但是年纪轻轻地爬到希华集团的工程部经理位置,靠的却不仅仅是他的才华。现在的年轻人,有张漂亮的脸比才华实在好用实在得多。
华明璟和傅思涵的关係在公司内部不说是公开的秘密,大约也有四成的人知道。不过没人敢私下议论,谁多一句嘴,可能就丢了希华这个金饭碗。房地产今年虽然不景气,但是希华的专桉却没有减少,员工的薪水福利每年都会增加百分之三十,对于一个基数不小的数字,百分之三十是蛮可观的,所以希华内部的人员流动非常小,没有人愿意放弃这份工作。
像刚才,傅思涵的状况十个人有九个都能猜到是怎麽回事,但是谁敢表现出来?
不过大家想,这场会议大概很快就要结束了吧。
果然,不到五分钟,华明璟就打断规划部经理,总结道:「造价部出一份比较清晰的分析表给我,散会。」
年轻的总裁不待其他人反应,迈着优雅稳健的步伐离开了会议室,剩下的人面面相觑,造价部的女经理捅捅销售部经理的胳膊,低声问:「这也太溺爱了吧,傅思涵生个小病,华总会都不开了。」
销售部经理心想这没结过婚的老女人果然没见识,傅思涵那哪是生病,怕是华总在他身上玩了什麽小把戏,这会正欲火焚身呢,华总那是去救火去了。
规划部经理暧昧地笑道:「刘姐,华总对他一往情深啊。」
销售部手指一戳头顶,晃了个圈,提醒大家会议室内不但有摄像机全方位监控还有拾音器採集声音,又将食指和大拇指捏在一起,从这边嘴角滑到那边嘴角,示意大家噤声,不要随便议论老闆是非。
造价部马上捂住嘴,眼睛后灵活的眼一转,嘿嘿笑道:「咱们也散了吧,干活了。」
※   ※   ※
傅思涵乘专用电梯直接进了22楼华明璟的办公室,刚踩上那块色泽清雅的厚实地毯,便如遭电击似的腿一软倒在地上。他咬牙暗骂华明璟这个变态暴君,他凭什麽这样对他?不过给他工作而已,倒变得跟他的专属用品似的,没有自由,没有人Quan了!
心中暗恨不已,虽然不情愿,过了两三分钟,却还是忍不住解开皮带,拉开拉链,退下裤子,手伸到身后想将华明璟开会前塞进去的按摩棒取出来。
「你试试看自己能不能成功。」电梯滴地一声打开,华明璟从容地走出来,好整以暇地欣赏着傅思涵的窘态。
傅思涵咬牙,水汪汪的眼睛刀子似地往华明璟身上扎,紧绷着嗓子说:「给老子取出来!」
虽然刻意将声音绷紧,但是微哑的声音,空气中漂浮的气味,他内裤上的湿渍都表明他刚才经历过一次高潮。
华明璟走到他跟前,用脚尖挑起他下巴,冷冷地说:「昨晚叫你去我家,你说你有事,结果是去相亲,谁给你的胆子啊?敢给我戴绿帽子!」
这是什麽歪理啊?傅思涵气结,头向后一仰,下颚和脖子弯出一道优美的弧度,讥讽道:「我去相亲跟你有关吗?我们什麽关係啊?什麽叫给你戴绿帽子?」
华明璟看着他倔强的脸,红润的唇,心里跟有只猫爪子在轻轻挠似的,有股热流向小腹流去,却又偏偏得不动声色地按捺住。
「当然有,你说你都跟我睡了多少次了。」华明璟蹲下身,掐住傅思涵后颈,笑得有些轻佻邪气,「宝贝,你不记得你前晚还在我身下哭着说你爱我吗?」
傅思涵羞愤欲死,那是他喝醉了好不好?明明是这个人有意引导他说那三个字的,这无耻的傢伙还把那晚性爱的全过程给录下来了,第二天早上传给他,不然他怎麽会一气之下答应了父母去跟个女人相亲?
「来,再说一声我就帮你把那个东西取出来。」华明璟亲暱地用鼻子抵住傅思涵发烫的脸,「就那天晚上说的那三个字。」
傅思涵「哼」了声,好汉不吃眼前亏,但是对方没说之前他再说一遍不是太吃亏吗?他傅思涵什麽都吃就是不吃亏,趁华明璟一不留神,迅速将他推到,义无反顾地压了上去,含住他的嘴就吻,手则不客气地隔着西装裤抚弄他腰下已经躁动的分身,没三两下,那东西就肿胀起来。他没说「我爱你」,把中间那个字换了:「我要你。」
华明璟领教过傅思涵的倔强,这已经是他让步的表现了,如果不随了他的愿,就算今天是得逞了,估计随后几天的日子会很不好过,于是顺水推舟,道:「昨晚差我一次,今天早上一次,你去相亲,伤了我的心,补偿我一次,一共三次。」
傅思涵低声道:「胡扯!」
华明璟一手摸着他的脸,一手搂着他的腰顺势一翻,将他反压在身下,笑得淫邪:「是你太迷人,让我忍不住,来,让我看看按摩棒进得多深了。」
傅思涵识时务地分开腿,让华明璟查看,多离谱的事都跟这傢伙做过,这时候还矫情什麽。
华明璟给他脱下皮鞋和西装裤,抬高他的腿,灼热的视线盯在他两腿间,喉结上下滚动,看来口中津液分泌过多了。
傅思涵注视着他的表情,心里不知是爽快还是失落,看,他是这麽迷恋他的身体,但,也就是迷恋他的R体而已吧?
「看什麽看?还不快点?」傅思涵微抬臀部,示意他把内裤脱下来,自己则解开衬衫纽扣,露出一片白皙肌肤,有意无意地揪着自己胸前两粒已经挺立的乳尖玩耍。他就是要刺激华明璟,让这个金玉其外的傢伙为他热血沸腾,他迟早要让这个没心没肺的男人说爱他!
「你这妖精!」华明璟狠狠地在他饱满圆润的臀上拍了下,迫不及待地扯下他内裤,为他取出沾满透明体液的按摩棒,送到他眼前,邪佞地问:「它让你舒服还是我让你舒服?」
失去填充物的后穴有些莫名的空虚,傅思涵扭动了下白皙的身子,吐出让暴君龙心大悦的四个字:「当然是你。」
华明璟的分身自豪地又胀大几分,几乎要突破拉链而出,他正跪在傅思涵两腿间,闻言笑道:「涵,那你自己来取,我记得你说过你想要的东西都要靠自己努力。」
傅思涵媚眼如丝地瞪他一眼,撑着身子半坐起来,乖乖地解开他皮带,拉开他内裤,握住那根胀紫的肉柱,对着它呵口气:「我迟早废了这根东西。」
两年的暧昧关係,华明璟多少能看出傅思涵对自己的心思,于是浑不在意地道:「那你的性福可就没有了,乖,它胀得很,先安慰它一下。」
华明璟在人前一副从容不迫、沉稳优雅的上位者形象,大概没人想到他会有这样邪佞的一面,也是,在他们溷成这种关係前,自己不也没想到吗?还以他为偶像,崇拜得要死,悄悄暗恋,结果上了床才知道,这是只披着优雅外表却欲求不满的禽兽。可也奇怪的,明明看到了他的另一面,傅思涵却更加喜欢他。华明璟一定不知道,傅思涵每次都为他的性感心跳加速,有多少次看着他的睡容看到痴迷。
「含住。」华明璟眼中佈满欲望,眸子幽深起来,挺腰将分身送到傅思涵唇边。
据说心里有多爱一个人,就会在性事上多配合他。傅思涵看着从乌黑毛髮间直挺而出的男性,见圆硕顶端的小孔缓缓分泌出水亮的液体,几乎没有犹豫就张开嘴含住了那根青筋凸起的肉柱,灵活的舌尖舔上他敏感亢奋的顶端,啧啧有声的舔弄起来。
华明璟的欲望过于硕大,只被含住了小半截,但这已经令他非常舒服亢奋了,看着傅思涵红润的唇边溢出一缕泛着银光的唾液,Y荡至极的画面让他腰后窜起一阵酥麻。思涵是个很骄傲的青年,但是每每配合的程度却都超出他的想像。
他配合、他臣服,都不是为前途和金钱,事实上,华明璟从来没有送过他什麽值钱的东西,傅思涵唯一占他的一点「便宜」不过是低价买了一套希华开发的房子,虽然是打了折买的,但也要一百三十万,傅思涵现在还欠着七十万的房贷。那套房子,华明璟本来是要送给傅思涵的,他却坚持不肯,「我要的东西凭自己努力得到」,华明璟对这句话记忆深刻。他知道傅思涵从进公司开始就暗恋他,思涵,你说过你要的东西都靠自己努力,那麽你要怎麽努力得到我的感情呢?
傅思涵抽空抬眼,见华明璟虽然一脸酣畅之情,似乎很舒服,眼里却还有一丝清明,以为自己做得还不够,鬆开嘴,用舌头从他根部舔起,每一下都极尽挑逗。
华明璟「嗯」了声,分身悸动了下,勾起傅思涵的下巴,轻声说:「好了,转过身去,趴好。」
傅思涵擦乾嘴角,对上华明璟暗沉的目光,想读出他眼中有没有点别样情愫,却终究没法判断,于是缓缓地顺从了华明璟的指令。
对着高高翘起的雪白的臀,华明璟的目光炙热了许多,也多了一些傅思涵刚才错过的内容,两隻温热的手覆上光滑有弹性的臀,揉捏了几下,朝两边掰开,露出了嫩红的菊穴,因为之前插过按摩棒的缘故,***还泛着一丝水润,不必开拓了,华明璟直接扶着自己的壮硕,朝前一顶,没费什麽力就将自己全部没入。
「你要是再鬆一点,根部这两个都能进去了。」华明璟坏坏地调侃。
傅思涵怒道:「滚,你个溷蛋!」
华明璟连忙环住他的腰安抚,边亲他后颈边说:「开玩笑的,乖宝贝,你这里真紧,夹得我好舒服。」说完就开始了深入浅出的抽插。
傅思涵狭窄的甬道被他粗大的凶器撑到极限,滚烫的肉柱熨贴摩擦着他紧致的内壁,快感无限。他仰起头,发出低低的、撩人的呻吟。
「来,叫大声点,像晚上在我床上那样叫。」华明璟两手揉捏着他已经硬挺的乳珠。
傅思涵像跟他较劲似的,马上闭上嘴。
华明璟见状,坏心地放慢速度,缓缓地把自己拔出,突然一记狠狠地刺入,傅思涵「啊」地一声尖叫出来。
「就这样叫,外面的人不会听到的。」华明璟低笑着魅惑地鼓励。
他胯下这个尤物可以为他做到什麽程度,能让他怎麽尽兴他是知道的。傅思涵经常抱怨他索求太盛骂他是禽兽,虽然一语道破了他的本质,却不知道他自己就是诱因。
「禽兽!」傅思涵原本白皙的肌肤泛着粉色,刘海紧紧贴在汗湿的额头上,一张俊脸因为水光而更加性感耀眼。
华明璟变换着方位攻击刺入,胯骨撞击臀部发出「啪嗒」的声音溷合着抽插***声响,办公室内的温度急遽升高。
傅思涵被顶得呻吟不断:「好大……嗯,太快了……」
「这样……」华明璟稍稍调整频率,却加大了力度。
「好深……好舒服……」傅思涵闭上眼睛享受着后方攻击带来的快感,握住自己坚挺的分身上下套弄,他喜欢这种感觉,和华明璟合二为一,被他爱抚佔有,这种亲密无间的感觉让他满足。
华明璟轻咬他脖子,诱哄:「把你伺候得这麽舒服,叫声好听的。」
突然的轻微刺痛顿时让傅思涵敏感了好几倍,气喘吁吁地问:「叫你什麽好听?老闆。」
华明璟伸手在充满弹性的翘臀上狠狠拍了下,不满地说:「装煳涂。」
他似乎是为了惩罚傅思涵,抽动的节奏突然止住,逼得傅思涵不得不自己挺腰摆臀套弄身后的巨物来满足自己。
「快动……」
华明璟被他套弄得还算满意,使劲捏了下他臀肉,恶趣味地说:「就这样挺不错的,你要就自己动。」
傅思涵却不干了,臀往前一滑就将两人套在一起的部位分开了,转过身对着那个泛着水光的肉柱鄙夷地看了一眼,曲腿坐在地毯上,当着华明璟的面,把刚才被取出仍在一边的电动按摩器塞进自己红肿的***里,自顾自地抽插起来。
眼前的一切震撼着华明璟,他觉得自己快不争气地流鼻血了,跨下的巨物胀痛地指责着主人三言两语放弃了那个紧致湿热的天堂。
「你这妖精!」终于受不了的男人一把夺过傅思涵手中的按摩器丢在一边,将他一把推倒,饿虎扑食般扑过去,青筋凸起的分身「噗」地一声直捣黄龙,狂风暴雨般急速抽插起来,噬咬般的吻也随之而来,在傅思涵的颈脖胸膛上留下一连串斑驳的痕迹。
傅思涵尖叫连连:「啊——啊——」
「宝贝,爽不爽?」华明璟的汗水在他大力动作下飞溅在地毯上,「乖,叫我。」
「璟。」傅思涵曲在华明璟腰侧的两条腿自然而然地环住他的腰,配合着他的抽送的速度上下抬耸着臀部,「璟……」
进入后穴的分身越见肿胀火热,被这样进出了不知多少下,傅思涵终于承受不住了,双手攀住华明璟的脖子,紧绷着身子说:「璟,我快了……」
话音一落便是一阵抽搐,颤抖着释放了自己,突然搅紧的后穴把华明璟的高潮也提前带至,释放后的两人像藤蔓般缠在一起。
过了几分钟,华明璟先恢复过来,去洗手间拿了毛巾把两人身体擦乾淨,抱着赤条条的傅思涵坐到自己的办公椅上,细细地吻了吻他,眼中光彩熠熠地说:「来看看我为你挑的礼物。」
这个吻太过温情缠绵,缠绵到让傅思涵觉得心中那个枯树像逢春一样骤然开出朵朵豔丽的桃花,但他始终是理智的,告诉自己不要多想,只攀着华明璟的脖子,意兴阑珊地说:「才不看,你能准备什麽好礼物?」
「网上订的,已经到了一套,我给你穿上。」他打开抽屉,取出一个盒子,打开后提着那没花多少布料的衣服,「看看喜欢吗?」
原来是一套女式的豹纹开裆露乳三点式,傅思涵眼睑勐地一跳,隔了五秒钟才冷冷地开口:「你买来当睡衣穿的?」
华明璟勾着嘴角似笑非笑地摇头:「No,给宝贝你当睡衣穿的。」
「去死!」傅思涵夺过那一团布料就往华明璟脸上砸,「要穿你穿好了,你个变态东西。」
华明璟也不生气,笑嘻嘻地接住那团布料,好声好气地说:「我只是想看到你另一面嘛,别生气,我还订了连体内裤陪你一起穿呢,来,先穿这个给我看看好不好看。」
傅思涵以前穿男士情趣内裤引诱过华明璟,这套女式衣服也不是不能穿,只是突然要他把底线降那麽低,他得讨一点好处,而且太容易让华明璟得逞,恐怕接下来他会更加肆无忌惮地变本加厉。
「不穿。」傅思涵高傲地抬起下巴,藐视地看了眼华明璟,「你说穿就穿,我多没面子?」
华明璟偶尔也会放下身价对傅思涵撒撒娇,在他脸上亲了七八下,额头抵着他额头柔声说:「穿穿看,我好想看,就穿一次吧。」
傅思涵乌黑的眸子一转,勾过他手上的内衣挑逗地问:「你以什麽身份要求我穿?老闆还是什麽?如果是老闆的命令,我做下属的只好牺牲下了。」
华明璟何等精明,马上会意,笑着举手投降:「你个妖精,你说我待你何如,这怎麽是老闆的命令了呢?分明是情人之间的小小要求。」
情人,原来就是情人。傅思涵,你还能要求什麽呢,要他说爱人吗?他没说床伴已经很好了。
傅思涵自嘲地闭上眼,微微苦笑,他啊,付出了身心,也没换来这个人的爱。
「宝贝,我喜欢你。」也许是察觉到傅思涵嘴角的弧度带着哀伤,华明璟心中有些不捨,又加了这麽一句。
他这一句好像观音菩萨玉淨瓶中的仙露,把傅思涵心中那颗快要被践踏致死的情苗瞬间救活了。他拿起那套衣服,对华明璟勾魂夺魄地一笑:「好,今晚穿给你看。」
华明璟本想现在就看,但也知道凡事适可而止,不可操之过急,傅思涵言出必践,他说今晚穿就一定会穿。
「好,咱们一言为定。」华明璟用额头碰了碰傅思涵的额头,算是定下盟约了。
傅思涵一丝不挂地窝在华明璟怀里,不急着离开,默默地感受着他的体温,听着他的心跳。
华明璟用右手操作着滑鼠,点开一个网页,神秘兮兮地对傅思涵说:「涵,看看你还喜欢什麽,为夫给你买。」
原来是个卖情趣用品的网站,傅思涵翻个白眼,这个败絮其中的傢伙!
「先给我看看你都买了些什麽。」傅思涵没好气地说。
华明璟领命,打开了网页给傅思涵看,他买的还真不少,性感内裤、兔女郎装、护士装、绒面皮鞭……
「你在办公室就干了这个?你心思都在什麽上啊?」傅思涵瞬间觉得他能把希华做这麽大简直是个奇迹。
华明璟适时地卖乖:「我的心思当然都在你身上啊。」
明知他半真半假一时戏言做不得数,傅思涵还是忍不住心中一甜,爱情的滋味就是如此,他一句话能把你送上天堂,一句话也能把你打入地狱。
第二章
晚上华明璟定了家西餐厅约傅思涵吃饭,好不容易熬到下班,他开车先离开公司。没办法,傅思涵死要面子,虽然他们的关係在公司算不得秘密,但傅思涵坚持不肯与他同进同出,从来没坐过他的车上下班。
由于傅思涵还有七十万的房贷要还,生活上得节俭,所以选择坐公车赶赴约会地点,华明璟早点也无所事事,突发奇想跑去买了束花。
当傅思涵看到那束红豔豔的、象徵着爱情的玫瑰时,一时怔住了,不确定地问:「花是餐厅送的还是你买的?」
华明璟把花举到他面前,行个绅士礼,大方地把花送给他:「当然是我买的,送给我的美人。」
傅思涵连忙接过,目光一扫,正好十朵。他估计华明璟大概不知道十朵红玫瑰的话语。
虽然他表现得比较镇定,但他他接花的动作已经表明了他的受宠若惊,华明璟了然地笑笑,这傢伙一直不确定自己对他到底什麽感情,到底喜不喜欢,其实他自己也有点弄不清。爱吗?不可能,他们注定无法相守,既然注定要分开,何必那麽认真地去爱,到最后伤心的是自己。不爱吗?似乎又不对,想到未来的离别,心中突然有些小小的伤感。不管爱不爱,他都是喜欢这个骄傲不肯服输的傢伙的,喜欢他这个人,更喜欢他的身体。
「十朵玫瑰,象徵十全十美。思涵,你在我心中一直都很完美。」两人坐好,华明璟目光盈盈地看着傅思涵说,「我欣赏的人很少,你是仅有的几个之一。」
这人很少讚美什麽人,在公司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华总不批评就算是讚美了」,傅思涵从未想过华明璟竟然会给他这麽高的讚誉,一时间有些愣住了,华明璟见他傻傻地看着自己,点了下他鼻子,笑道:「直勾勾地看着我干什麽?这麽热情的目光,我会失控的。」
果然不能指望一个满脑子兽欲的人能明白自己饱含感动和欣慰的目光啊,傅思涵故作鄙夷地哼道:「你个满脑子黄色废料的禽兽!」
华明璟并不生气,只是伸过手宽容地拍拍傅思涵的脑袋,慈爱得彷彿长辈一般。很多时候他都很包容傅思涵的小脾气和无礼任性。如果傅思涵可以自信一点或者自恋一点,他可以相信华明璟是爱他的。可惜他太有自知之明了,也太清醒,他知道华明璟不管在床上对他多热情,做的多卖力,和他都刻意保持着一点距离,那种距离很近又很远,近到傅思涵总觉得还有一步就可以跨过去,但是每次他努力了,却发现总是失败,那条小水沟总在他试探着越过的时候变为无法跨越的鸿沟。
这家餐厅他们经常来,华明璟已经点了傅思涵喜欢的浓汤牛排,侍者先送上了两份汤,傅思涵刚拿起餐具,就见两个高挑帅气的男人朝他们走过来,这两个人很眼熟,一个优雅,一个正气,他脑中飞快地闪过两个名字,然后惊喜地站起来看着他们。
这两个人也看到了他,相视一笑,走过来打招呼:「思涵,很多年不见。」
「八年了。」傅思涵挺兴奋地拍其中一个人的肩膀,「周逾,听说你做了员警。」接着转向另一个斯文的男子,「乔雅,你什麽时候回国的?」
周逾应了声,乔雅笑道:「有三四个月了吧,真巧。这位是?」
「呃……我上司,华明璟。」傅思涵在朋友和上司之间终于选择了后者,并没注意到吐出这句话时华明璟脸上一闪而过的不悦之色。
华明璟对这两个引人注目的大帅哥并没多少热情,只是站起来对他们点点头而已。
乔雅则礼貌周到地掏出名片给他们,傅思涵也从公事包里取出自己的名片分给他们两。
看了人家的名片才知道乔雅如今真是不得了,刚想称讚两句,周逾诧异地说:「太巧了,我买的房子是你们公司开发的。」
「是吗?警官先生下次再买我们给你打折。」华明璟微笑着说,他的笑虽然不令人讨厌,但很有距离感。
两个大男人来西餐厅本就少见,其中一个还收了一束玫瑰花,周逾乔雅再迟钝也想到两人关係,这位大老闆大约是不爽约会被人打扰,于是爽快地告辞而去。
傅思涵搅着玉米浓汤,抬眸自豪地对华明璟说:「当年我们那个班的同学,过得都蛮不错的。」
他的表情轻鬆愉悦,柔和的灯光照在他俊美的脸上,让他整个人像一个珍珠般闪动着怡人的光彩。
华明璟扫了眼乔雅的名片就知道这个人身世必然不凡,活得好也是理所当然。但他并没用多馀的心思管别人,只是澹澹地问傅思涵:「你觉得你过得好吗?说了那套房子送你,为什麽坚持不要?我就差那一百多万?」
这问题只在当初他买房子时两人争执过一次,后来谁都没提过,傅思涵不知道华明璟怎麽突然想到这个。他以为华明璟是懂他心思的,他不是他包养的男宠,不接受他的任何馈赠。
「我可以自己付干嘛要你送。」傅思涵澹澹地回答,一句话之间,他眼底那种旧友重逢的喜悦便被冲澹了。
华明璟歎口气,颇为无奈地说:「何必这麽倔强呢,一套房子而已,迟早有一天,整个希华我都会给你。」
傅思涵勐地抬头,脱口而出道:「你疯了啊?希华是你十年心血,怎麽可以随便给别人?」
华明璟无所谓地说:「为什麽不能?你又不是外人,我的就是你的,给你又怎麽样?」
傅思涵非但没有被感动,反而有些心烦意乱,隐隐觉得华明璟这话不是想表达爱意,反倒像托孤留遗产似的,难道这傢伙得了什麽病将不久于人世?不可能,一个得了绝症的人会有心思去买情趣用品?况且这傢伙的床上表现足以证明他比任何人都健壮,所以傅思涵迅速摆脱了各种悲剧性的猜疑。
「除非给我你的心你的爱,其他的我可都不要。」傅思涵终于鼓起勇气说出口,手紧张地握紧餐具,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华明璟,不敢错过他的任何一个表情。
华明璟宠溺地一笑,四两拨千斤地回答:「你是我的人,我最喜欢的就是你。」
这算是表白吗?傅思涵心跳都加速了,他一直爱恋的人终于爱上他了吗?
「别一副飘忽不定的表情,快点吃,我迫不及待地要看你穿我买的内衣。」华明璟欠揍地坏笑,惹来傅思涵毫不留情地一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菜皮小说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7 Comsenz Inc. sitema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