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快电子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122|回复: 0

[耽美预告] [2012/08/11出版]《兽狩之蛮荒(上、下)》作者:聿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1 21:2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21051qkz99761jd87x0zf.jpg
作者:聿旸
绘者:深草
字数:18~20万字
规格:上下两册(含全新番外数篇),繁体直排
预购赠品:小礼物一份(内容未定)
预定出版时间:2012/8/11
简介:
雷金大陆,一个与地球生态完全不同的世界。
带着前世的记忆,洋洋转世而成为黑狐族的拉姆,
因为一次导致黑狐族覆灭的迁徙,被白狐族族长所救。
「拉姆」的数量非常稀少,是这个世界最珍贵的存在,
於是洋洋在白狐族里,与族长之子云琅青梅竹马,被呵护长大。
这个小拉姆不同於旁人,常有令人惊喜的奇想,
还以为平稳快乐的日子会一直继续下去,
可他们生存的世界是一个蛮荒原始的星球,
而这一次,白狐族的部落,即将面对可怕的猛玛象兽潮……
试阅:
前世
  汪洋知道自己不是穿越
  他经历的事情,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有一个说法。
  那就是轮回,只是这一次轮回,不晓得哪里出了问题,如果必须用大家比较能懂得方式,那就是重新投胎的时候他八成是忘了喝孟婆汤,导致他将前一世的记忆都记得清清楚楚。
  只是并不是一开始就那样清楚,而是他投胎转世之后,一直活到大概五岁的年纪时,遭遇了一场悲惨的事件后,似乎是受到了刺激,一下子前世的记忆纷纷回笼,这才体悟到原来真的有前世今生。
  上一辈子自己的姓名就叫做汪洋,不晓得是不是当初取名字取坏了,这个听起来就让人觉得澎派的名字,让他一辈子都陷在劳碌的生活中。
  明明就出生在有钱人的家庭,照理说可以过着茶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但因为小时候父母忙碌,把他交给了乡下的外公外婆扶养,打算等到他长大后再带他回都市里读书,几年来的乡下生活,竟然让他因此得到了一种可以称为都市厌恶症的毛病。
  有这种毛病吗?
  问心理医生,他们可能会找出一大堆的可能性给你,但汪洋就是很清楚,他的身体没有办法习惯都市的环境,只要在大都市,他特别容易过敏,只要都市的脏空气污染指数越高,他就越没有办法踏出家门,硬逼他出去,最后通常都是气喘或是严重过敏被送到医院。
  父母因此而互相指责对方不是,说对方为什么不愿意把工作放下一点,从一开始就自己照顾小孩,那么孩子也就不会那样不适应大都市。
  吵着吵着,吵了好几年都没有什么结果,为了不让父母一天到晚指责对方,汪洋很乖巧的啃书,用行动证明就算不用天天上学,他也可以获得不错的成绩,然后还用自己的技术证明,当初在乡下生活的那一段时间,让他学会了自己做饭,自己洗衣服,自己缝衣服。
  这一点都不夸张,小时候待在乡下,外婆很疼自己,他好奇什么,外婆就会抽时间教导他,所以他常常搬个小板凳在外婆身边看外婆操持家务,久了就算自己没有动手过,也大概知道怎么做,年纪稍长时,摸索一下,多练习几次就证明他的确有一双灵巧的手。
  除了因为外婆的关系,乡下的那一个孩子王也是他最好的老师,一群孩子里总是有一个领头者,同样在乡下长大的二表哥就是他们那一群小孩的领头者,每天带着他们用自己做的钓鱼用具钓鱼,跑到树林里去采水果,然后什么灌蟋蟀,捣蜂巢的事情都干过。
  乡下的小孩在这方面的能力就是比都市孩子厉害,没有人教就懂得怎么做,因此就算干了各种危险的事情,却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问题,反而是都市里的孩子一天到晚发生意外,闹大了还会学校怪家长,家长怪学校,大家怪政府,政府跑很快。
  总而言之,乡下的生活的确带给汪洋太多美好的记忆,也太多生活的技巧。
  自学长大后的汪洋,进入自己父亲的公司工作,毕竟是个富二代,加上父母亲身体都算强健,汪洋也就有不少的时间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其中最让他热衷的,莫过于加入大自然联盟的这件事。
  大自然联盟是一个很特别的环保组织,他们强调如果没有足够的能力改变别人,至少从自己改变起,所以里头的成员,个个在某些方面都有自己的特长,有些人会自己烧陶器,有些人会制作各种天然无污染的生活用品,有些人非常厉害种植各种蔬果谷物自用,而汪洋,最擅长的就是完全不使用人工添加物烹调美味的料理。
  大自然联盟的人员不多,但也许是因为都十分爱好自然的关系,个性都很纯朴实在,汪洋是一个好学的人,每次只要遇到哪一个成员,知道他擅长什么技艺,就会请对方教自己,久而久之,汪洋就成为联盟里的万事通,最后在联盟的会长退休时还接任了这个职务,三不五时就号召成员一起放假找一个没有都市喧嚣的地方过日子。
  因为学习的东西太多,加上身为会长,有不少新成员想要学习什么才艺都找他,让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但要忙联盟的事情,还要忙公司的事情,一直到他去世的时候也不得闲。
  汪洋去世的时候才三十一岁。
  去世的原因是因为流感,那年的流感非常严重,有不少人都因此丧失性命,汪洋是被公司里的职员给传染,一开始他没有很在意,到后来严重时已经来不及,连他的父母都没有警觉,送医院的第二天,人就走了。
  汪洋不晓得他在死后家里的人有什么样的感觉,他只知道,当他又想起自己身为汪洋的记忆时,他正遇到一个大劫难,有关生死的大劫难。
第一章
  雷金大陆
  雷金大陆是一个跟地球生态完全不相同的世界。
  在这里虽然也有春夏秋冬四季分明,但问题就在于太过分明,热的时候很炎热,冷的时候万分酷寒,一旦下起雨来常常就是惊人的暴雨。
  不晓得是不是气候的影响,能在这一片大陆上生存的生物,通常都要非常强悍,一旦稍微软弱一些,通常连想要活过一个雪季都很难。
  在汪洋恢复前世的记忆之前,他是黑狐一族的孩子,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跟地球上完全一样的人类,最像人类的,就是这个世界最有智慧的生物,兽人。
  黑狐一族是兽人中的其中一种族群,兽型的时候外型跟地球上的狐狸有点像,但大小起码是地球上正常狐狸的二十倍长,体型大得不可思议,全身毛发也相当的长,如果不是那细长上扬的眼睛和优雅的体型跟狗不同的话,所不定会被误会是牧羊犬。
  黑狐一族是一个很小的部落,整个部落的人数大概连一千人都不到,是一个游猎的族群,不是他们不想要固定自己的居所,而是这个世界能定居下来的地方不多,到处都充满凶猛的异兽,到处都可能会被雨季的暴雨给淹没,稍微好一点的地点,通常都会被大一些的部落给占据,为了族群的生存,有的游猎部落会归入大部落的一部分,但因为族群的习性,想要找一个完全接纳自己部落的大部族也不多。
  黑狐一族就是在这样的状况下,不断的在雷金大陆中游走,想要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生存之地,或者是找一个愿意收容他们整个部落的大部落。
  只是雷金大陆实在太大,种族也太多,黑狐一族的人口在不断的迁徙下,越来越少,逐渐面临灭族的危机。
  重新投胎的汪洋就是这个部落的小孩,他是黑狐族长的孩子,在这个世界因为环境太过艰难,生育也变得不容易,其中刚出生的小拉姆因为体型跟身体都比一般兽人还要弱小的状况下,常常活不过第一年。
  重新投胎的汪洋就是一个拉姆,拉姆的外表跟地球上的男人完全没有多大的差别,只有耳朵是毛茸茸的兽耳,没有办法变成兽型,但是拥有促进动植物生长的力量。
  在这个世界,只有拉姆适合孕育下一代,能让他们在缺乏食物时弄出食物来的也只有拉姆,因此拉姆在每一个族群里都是被珍重的宝贝,黑狐族长冥能拥有这样的一个宝贝,他非常的高兴,当宝贝顺利熬过一年又一年的冬天,已经学会说话,已经学会奔跑时,他更是无比欣慰,似乎已经可以看到他的拉姆将来长大的模样,彷佛整个黑狐族群都因此而能顺利延续下去。
  但事实是残酷的,黑狐部落如果在没有办法找到一个好的生存环境,没有办法得到大部落的庇护,他很担心他的宝贝是不是真的有机会可以活过下一个雪季。
  因此他在听见远方有一个强大的狐族部落时,他与族人立刻下定决心,必须在今年雪季来临前,顺利的到达那一个部落,顺利的让自己的孩子可以在稳定的环境中生长。
  所有黑狐部落的族人都同意族长的决定,他们太希望安定下来了,不只族长有他的宝贝,他们同样有自己的孩子想要呵护。
  下定决心的黑狐部落,全体带着身边最珍贵的物品,跟重要的食物往强大的狐族部落迁移,原本一路上都很顺利,也跟那里的狐族部落有了联系,确定他们愿意收容黑狐部落的加入,一切的希望都快要完成时,没想到竟然遇到一小股兽潮,而且还是强大的迅光龙。
  黑狐部落的战士,在流离迁徙中每一个都训练出强大的战力,可是不管再多强大的战力,遇到天生就在力量跟速度上胜过自己一筹的猛兽,还有比自己族人更多的数量下,黑狐部落来不及等到狐族部落的救援。
  冥紧紧的抱着他的拉姆跟小拉姆,努力在迅光龙之间窜逃,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被迅光龙的爪子撕裂毛皮,被它们锐利的牙齿咬破血管,身上的鲜血流得一路都是,但他却始终没有放弃,始终没有放弃想要将怀里他最珍贵的两个宝贝送到狐族部落的决心。
  洋洋是汪洋这一世的名字,他记得小时候双亲是多么的宝贝自己,抱在身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他想要什么,冥就会想办法找来给他,冬天太冷,冥就会把他塞在暖呼呼的腹部哄他睡觉,部落缺乏食物,连拉姆都没有多余的力量让食物生长,所有人肚子都在饥饿中时,他的姆姆会把最后一份食物给他吃,骗他大家都已经吃饱了。
  那时候他还没有上一世的记忆,他只是一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小娃娃,冥跟姆姆是他的天他的地,因此当他看到冥身上的鲜血染得自己全身都是,紧紧抱着他的姆姆红着眼眶眼神坚定的看着力量越来越衰弱的冥时,他感觉到他的世界在崩溃。
  他看到冥终于没办法再继续往前跑,用自己庞大的身体努力围住他们两个,除非迅光龙吃掉他身体的每一份血肉,每一根骨头,要不然绝对没有办法对他怀里的两人动手。
  姆姆在冥的怀里亲亲他的额头,嘴里喃喃念着,向上天祈求,他愿意失去一切,只要能让他的宝贝获救,他紧紧抱着洋洋的手放开一边,手掌心贴着冥的身体,手微微的发光,洋洋知道他在用自己的生命支持冥,只要能支撑越久,获救的机会就越大。
  在冥的怀抱里,冥用最后的一点力量舔舔洋洋的脸庞,舔舔姆姆的脸庞,眼中似乎告诉着洋洋要努力活下去,但却再也说不出半句话来。
  那一刻,童年时被照顾,被珍爱的每一个画面闪过洋洋的脑袋,眼泪不断从乌黑的双眼流下,小嘴紧紧的咬着不让自己哭泣,也是在那个时候,前一世的记忆快速的回笼,整个脑袋痛得想要尖叫,只能眼睁睁看着迅光龙咬断冥的脖子,看到一只比冥还要庞大的白色狐狸撞倒那一只迅光龙,然后一只又一只庞大的狐狸出现,快速的驱赶猎杀这些迅光龙,只是这时,还活着的黑狐一族,就只剩下他跟姆姆两个。
  当一只白狐将冥僵硬的身体轻轻拉开,露出底下的姆姆跟他,姆姆露出像是悲伤又像是喜悦的神情,将怀里的洋洋抱起来递到白狐的手中,然后一个人静静的躺在冥的身上,双手攀住冥已经被咬断一半的头颅,脸庞靠着冥,然后静静的闭上双眼,静静的失去最后的一丝气息。
  为了冥,为了洋洋,他用掉了自己的所有生命力,能坚持到这一刻,就已经是一个奇迹。
  白狐抱着洋洋,为黑狐一家的努力感到悲伤,并且为他们的行为致敬,每一个黑狐一族的族人,死状都是那样的相似,用尽自己最后一分力气保护家人,只是可惜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他们的族人狩猎发现兽潮时,马上就通报了族里,他也立刻带来大量的战士,用尽全力赶来的结果,没想到还是换来这样的结局,他们同样不好受。
  怀里的小拉姆睁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看着死去的双亲,眼泪不断的从黑色的眼睛里流出来,银琅想要安慰,但家里只有养过萨拉,没有生过拉姆的经验,不晓得该从何安慰起,怀里的小拉姆挣扎起来,想要冲到已经死去的双亲怀里,银琅只能紧紧的抱着他,在双亲的尸体旁蹲下,然后轻轻的放开他,看着他小小的身体抱着双亲的尸身大哭,小小的声音哭得让一边赶过来的族人都眼眶泛红。
  银琅化回人形,在冥跟他伴侣的身上都割下了数节柔软的毛发,打算回去让他的拉姆做成纪念的小东西留给这个小拉姆。
  黑狐的小拉姆哭得太伤心,一下子小小的声音突然停住,整个人昏倒在双亲的怀里,银琅叹了一口气,重新抱起小拉姆,招呼所有的族人一声,先一步回族里将这个小拉姆安置好。
  「只剩下他吗?」银琅的伴侣诺卡从丈夫怀里抱过小拉姆,一开始他看见银琅的神情时,他就知道这一次的营救很可能失败了,怀里珍贵的小拉姆,大概是唯一的幸存者,要不然以银琅的体型,一次要带回十个八个都不是问题,怎么可能就一个年纪如此幼小的拉姆。
  怀里的小拉姆很小很小一个,诺卡不清楚是因为小拉姆原本年纪就小的关系,还是黑狐的族群缺乏足够的食物把孩子养大养壮。轻轻的将小拉姆脸颊上的眼泪抹去,抹开眼泪跟灰尘后,露出一张洁白无比的脸庞,又长又浓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彷佛连此刻都感觉到悲剧当时的惊恐。
  「真漂亮的小拉姆,我一直以为我们部落的拉姆是最漂亮的了,没想到黑狐部落的拉姆这么可爱。」小小的脸蛋,雪白的皮肤,一头乌黑无比的毛发,两个大大的耳朵藏在柔软的头发里,毛茸茸的。
  银琅一路下来并没有把注意力多放在黑狐一族的长相上,去的时候他一心用最快的速度赶过去,看到那一群迅光龙时,立刻成为强大的战士努力营救黑狐一族,后来又怕怀里的小拉姆有什么损伤,同样又是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所以一直没有好好看过这个黑狐族小拉姆的模样,没想到这个可爱,娇娇小小的,格外的惹人怜惜。
  兽人的族群里,拉姆一直都是被珍重的宝贝,不管拉姆的个性怎样,能力怎样,原本就不缺追求者,其中最受欢迎的,莫过于强健的拉姆跟美丽的拉姆,强健的拉姆可以成功抚育出下一代,并且在恶劣的环境下和自己的伴侣生存下去,而美丽的拉姆纯粹是因为惹人怜惜,即使知道他们的身体可能不够强健,但依然有不少的萨拉如追花的蜜蜂一样,舍不得离开。
  「他的双亲都已经去世,我们家是族里最不缺食物的,咱们家的小萨拉虽然还没有成年,但已经有自己猎捕的力量,干脆就把这个孩子留在我们家好吗?」诺卡喜爱的摸摸小拉姆的脸庞,没等自己伴侣答应,心里已经设想好要多准备一点食物将怀里的宝贝给养得白白胖胖,成为族里最美丽也最健康的拉姆。
  银琅苦笑,知道他家的拉姆已经下定决心,只好点点头,反正他是族长,本来就有决定的权利,既然诺卡喜欢,就让他把这个小拉姆养大好了,而且……他们家的小萨拉虽然将来肯定不会缺少拉姆喜爱,但如果可以多一个机会,当然是最好,要知道,连族长也没有办法要求拉姆给谁当伴侣,他家的小萨拉,机会越多越好。
  洋洋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柔软的兽皮上,四周的景致看起来是非常高大坚固的石屋,屋里有点凉,不过因为他的周围都是柔软兽皮的关系,一点都不觉得冷。
  有点呆滞的坐在床上,将脑中混乱成一片的记忆仔细整理回想,拥有前世的记忆,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过去所学的,过去所经历的,他都记得清清楚楚,只是没有太多的难过与悲伤,在这个世界的五年,记忆更加鲜明。
  前世的自己,父母虽然也不错,但一天到晚忙着经营工作,从小到大可以见面的机会如此少,幼儿时期外婆的陪伴时间甚至比父母还长,连当初他病危,最后一刻他的父母也来不及赶回来看他,因此他的前一世对父母的亲情感觉是淡薄的,经过一次的转世,情感就更淡了。
  反而是这一世,他没办法忘记双亲对自己的好,把他当成手中的宝,每天总是让他腻在身上,在难过的日子他们都会想办法先让他活下去,他好爱冥身上又长又软的毛发,喜爱姆姆总是在他要睡觉时,轻轻的在他耳边哼着好听的歌。
  小手动了动,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毛绒感,低头一看,他熟悉的黑色毛发被做成一只小小圆圆的狐狸,他摸了又摸,眼泪不禁又掉了下来。虽然有了过去的记忆,照理说他应该算三十多岁的人了,但他发现有记忆是一回事,可是感觉又是另外一回事,他现在像孩子的部分比较多,比较不像是地球上的汪洋,他想要哭,想要跟他的阿爹跟姆姆撒娇。
  眼泪没有办法控制的流下,他不晓得自己哭了多久,一只比他大许多的手伸了过来,摸摸他的脸颊,将他脸颊上的泪水抹去。
  洋洋抬起头来看,一个看起来大概十七、八岁,体型很是高大的少年站在床边看着他,没有表情的俊脸眼神微微露出疼惜的神情。
  冥平常的时候也很少有表情,每次远远看着他在部落里玩耍时,也总是露出像这样怜惜的目光,所以洋洋不管对方是谁,他只是需要一个温暖,所以对着少年张开双手,少年愣了一下后,立刻将他从床上抱起来,抱在怀里让这个小拉姆尽情的哭泣。
  只是洋洋已经哭得太久,身上没有那么多的水分可以哭,况且过去的记忆都已经回来,虽然没有影响太多他现在的个性,但却让原本的小拉姆一瞬间成熟不少,所以他在少年的肩膀上很努力收敛泪水,没多久的时间眼泪就变成轻微的打嗝,让抱着他的少年双眼露出类似笑意的神采。
  少年把他抱到屋外,似乎怕他冷着,又伸手拿了床上最柔软的一块兽皮,有点手忙脚乱又不失温柔的把怀里小小的身体包裹好。房间的外头是一个很大的厅堂,因为兽人的体型高大,尤其是兽型的体积更是比人形还要大上五、六倍,因此兽人的房屋都盖得很大。
  厅堂里的石桌有准备好的水,他用石碗盛了一些让洋洋一点一点喝下。
  洋洋知道怎么停止打嗝,一小口一小口不间断的喝着水,连续喝个二十口才停止,打嗝也同样停住。
  反而是少年有点惊讶,他虽然带洋洋来喝水是为了让他停止打嗝,可是没想到洋洋这么有效率,真的一喝完水就不打嗝了,族里的人大部分喝完水都还是会打嗝打个不停。
  洋洋看着他有点讶异的目光,微微的笑了起来,要不是过去的记忆回来,他也没有办法这么有效率的停止打嗝,停止打嗝的办法是外婆教他的,除了吞几口米饭外,喝水是最方便的办法。
  「不要呼吸,连续喝好几口,快憋不住了再停止喝,这样就不会打嗝了。」因为还是幼年,声音软软糯糯的,连洋洋自己都觉得很可爱。
  转世投胎的好处也许就在这里,他不但拥有过去的记忆跟经验,在这一世他也不用重新学习这个世界的语言,跟一些简单的习惯,比较可惜的是他现在年纪还太小,能做的跟懂得的还是太少。
  「我叫洋洋,你叫什么?」少年高大的体型跟身体后面毛茸茸的尾巴都告诉他是一个小兽人,这个世界称为萨拉。
  这个世界的人形生物就是兽人部落,过去还有雄性跟雌性的差别,但因为环境实在太糟糕,雌性已经差不多灭绝,所以现在就只剩下拉姆跟萨拉,不管是拉姆还是萨拉都可以孕育孩子,但只有拉姆有能力时时刻刻赋予孩子生命力,所以基本上孕育孩子的工作都是交给拉姆,要说拉姆是新的雌性也不算有错,但记忆重新回笼的洋洋可不承认,就算将他孕育下一代的人是他,反正这里孕育孩子的方式跟地球上不同,不用真正大着肚子生孩子,所以他也就不承认自己在这里是母的。
  「云琅。」摸摸小拉姆的脸庞,尽管小身体瘦瘦的,但脸颊依然膨膨软软手感很好,云琅很喜欢,非常的喜欢。
  他看过族里不少拉姆,但就是没有怀里的这个可爱,也许是因为有着一头乌亮的发,让皮肤看起来更加的白嫩,一双大眼看起来很聪明,但全身又散发着一种柔和的气质,族里没有哪一个拉姆比怀里的这个更加吸引人。
  「云琅……你的名字听起来很好听。」虽然知道一般萨拉不太给人摸耳朵,但以前摸冥的耳朵摸习惯了,看着云琅头上那两个雪白色毛茸茸的三角耳朵,洋洋忍不住伸出小手摸摸,看见云琅一副想躲又不晓得该不该躲的样子,他笑了起来,最后还是让他摸着了,可能因为云琅还小,耳朵摸起来比冥还要柔软,更因为毛发是雪白的,没有办法完全遮住底下的皮肤,可以看见微微透红的色泽。
  银琅带着今天打到的猎物一进门,看到的就是自己家小萨拉被小拉姆给弄得很尴尬的样子,小拉姆的双眼依然红通通的,一看就知道刚刚哭过,但是可爱的小脸上已经有了浅浅的笑容,这让他放心一些。
  他让诺卡帮忙用小拉姆双亲身上毛发做的饰品,被小拉姆紧紧着握在掌心,看得出来这个小拉姆其实依然难过无比,但内心是那样的坚强面对。
  这么小的年纪就可以如此坚强,将来绝对会是一个好拉姆,在每一个部落,所有人最崇尚敬重的,就是坚强,只要有一颗坚强的心,他们相信不管面临什么危险,他们都可以坚持的活下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菜皮小说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7 Comsenz Inc. sitema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