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快电子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487|回复: 0

[耽美预告] [2013/08/15出版]《触手森林里的王子殿下(上下)》作者:鬼手书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1 21:24: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327184j4grk4fm9j4zjk4.jpg
系列: 完美情话
编号: 041
书名: 触手森林里的王子殿下〈上下集〉
册数: 2
作者: 鬼手书生
出版日: 2013/8/15 [预购]
预购期:6月12日~7月底
出版时间:8月CWT贩售会首卖
字数:27万字(含特典)
预购赠品:特典〈收录于书中〉,书签*2,明信片*1〈前100名〉
规格:繁体横排
价格: NT 550
简介:
波利国最勇敢的剑士,索玛王子身负救国的使命,只身前往神秘的森林,向黑魔法师乌尔求助,却不料那邪恶的法师养的藤蔓植物竟然会「吃人」? !而且只「吃」强壮的男人!
不可饶恕!
纯洁正义的王子殿下被区区藤蔓植物吃干抹净,更可恶的是,那阴险的法师不仅丝毫没有歉意,还让他用身体作为救助波利国的报酬? !
索玛决定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这践踏他男性尊严的淫邪法师。但是在那之前,为了国家安危,他只能对乌尔大得过分的「胃口」一忍再忍……
乌尔:「您太粗鲁了,亲爱的殿下。我诅咒您每次想揍我的时候,都只能用亲吻来解决。现在您还想揍我吗,殿下?」
索玛握紧双拳,「毫无疑问!……唔!」
绝不会原谅你!做好与我决斗的觉悟吧,卑鄙的法师!
试阅:
「吃男人的林子」有个更好听的名字,叫做拉维斯,意为幻想。
林子深处有一间木屋,木屋紧贴在安拉斯山脚下。与周边不同,木屋周围植被丰富,被打理得井井有条。木屋分了两间,外头的那一间显得凌乱。一边是个大书橱,挨着个木橱,摆放着各种怪模怪样的魔法道具。东西太多,以至于这并不小的屋子看上去十分拥挤。另一边则是魔法师的工作台,同样被堆积成山的书籍与魔药淹没。
里头的那一间卧房则考究得多。房间最深处,泥金雕花床上躺着一个人。那是一个熟睡的年轻男子,柔韧的黑色碎发散乱在浅色的枕头上。丝绸的薄被只盖了他的半身,窗口的阳光透射进来,照着他肌肉紧实的胸脯,甚至有点泛亮。仔细一看,那人露出的脖颈和胸口到处可见还未消退的勒痕,乳头的红肿虽退下了,却依旧泛着一丝殷红。
男人英挺的眉微微蹙着,像是在做梦。他毫无防备地仰躺着,从薄被的轮廓能想像出他赤裸的下身。肌肉纠结的胯部,健壮的双腿,关节分明的膝盖。还有与强健的外形所不相符的,柔软幼滑的皮肤。
太阳渐渐升高,林子里也开始回暖。蜜色的阳光落到了男人英俊的脸庞上。他的眉头动了动,吃力地睁开了眼。他似乎想不起自己在哪儿,愣愣看着屋顶。许久,又想起了什么,脸色渐渐变难看了起来。
他腾地坐起身,腰上一阵酸痛难耐,皮肤上也留着细微的灼痛感,是被藤蔓勒出来的后遗症。他脸色发白,慌张地四下看看,屋中空无一人。枕边落着一张羊皮纸,男子拾起一看,几行漂亮的花体字:
亲爱的王子殿下:
我已获悉贵国为虫灾所困之事,请给我两天时间外出准备所需的药材。这期间您可以自由地使用卧室中的器皿和食物。出于对您的安全考虑,请不要碰外室中的任何物品,也不要轻易地走出房间。
报酬昨日已经收下一部分,您非常美味,谢谢。
爱您的乌尔?佩因 敬上
索玛王子颤抖地捏着那张羊皮纸,指节发白。突然,他将那张纸揉成一团,狠狠地往地上砸过去。纸团在木质地板上弹了一下,滚到了橱子底下。他用双手捂住脸,按捺心中的愤怒,还有那因为背叛了自己的信仰而生出的,无边无际的羞愧。屋外阳光灿烂,却丝毫没有安抚这可怜的落单王子。
在波利国泛滥成灾的恶魔名为煤炭鬼。这是一位下等法师悄悄从地狱召唤而来的恶魔宠物。因为法师的死亡,契约中断的恶魔像蝗虫一样失控地疯长成灾。它们腐蚀一切暴露在外的R体,几乎让整个国家瘫痪。
波利国的白袍法师拉菲尔尝试控制住局面。失败数次后,只能提议求助于隐居在拉维斯林的,被驱逐出圣城的黑魔法师乌尔?佩因。这曾遭到大臣们激烈的反对,并激起了对老法师拉菲尔一轮又一轮的控诉和弹劾。然而身为波利国最勇敢的斗士,索玛依旧选择了独自前来。
这神秘的法师就像这片古怪的林子一般琢磨不透。他的强大使得慕名前来拜访的求助者络绎不绝,而他的怪脾气则是臭名昭著。来访者须得拿出十二分的敬意独自前来,这是为何索玛身为王子却不得不翻山越岭的缘由。来访者如果被看不顺眼,很可能还没进林子就被那些奇怪的植物绞死。
即便顺利进入了林子,得到了黑魔法师提供帮助的应允,却也不是万事大吉。法师乌尔索要的报酬从来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与其说他喜欢报酬,倒不如说,他喜欢看到人们的痛苦。若是拒绝,更会遭到这位法师阴暗的报复。根本是个任意妄为,性格糟糕透顶的家伙。
在温室中长大的王子恪守信仰,从未与任何女性亲密过,却被人用这种粗暴的方式亵渎。索玛毫无疑问地准备向乌尔提出决斗,即使死在他手下,也要挽回自己的尊严。当然,比尊严更不能耽误??的是那骇人的虫灾。
只是,「报酬昨日已收下一部分」是什么意思?
岂有此理,他还想收几部分? !
索玛坐在床沿,紧紧咬着牙关。是的,如果乌尔说昨天的行为是他收取的报酬,那他似乎无权指责这卑鄙下流的行为。对一国的王子而言,践踏他作为一个男人的高傲,可是最能让对方不高兴的。看来乌尔对自己的报酬非常满意。
最初的愤怒过后,纯洁而正义的索玛王子被肚里的饥饿虫打倒了。
天晓得他从昨天开始就没吃过东西,行李全都丢在了马上。而他刚下马,什么都没来得及拿,就被卷进了这恶魔的林子。他郁闷地坐在床沿,肚子很没风度地叽里咕噜乱叫。
索玛蹙着眉坐了一会儿,这才发觉自己身上什么也没穿。暖阳美好,照着他发亮的肌肉。他记起自己的衣服在昨日便被扯了个稀烂,更不指望那卑鄙的法师会给他留下什么衣物。
环视一圈,果然是没有衣服可以蔽体,雕花的床头柜上倒是摆着一个小锅子。一条藤蔓像蛇一样盘在锅子的下方,中间生着一小团明蓝色的火焰。
索玛走过去,那条藤蔓礼貌地朝索玛摆摆触须致礼,随后用那细细的触须绕上锅盖,掀开盖子让索玛查看。锅子里热着一些新鲜牛奶。藤蔓又将自己的叶片收拢,露出叶片下的一只小碟子。金丝边的小碟子里头放着几块黑糖杏仁饼干。香气顿时溢了出来,饥饿的索玛王子咽了口唾沫。
他刚朝杏仁饼干伸出手来,英挺的眉又蹙了起来——他还要向乌尔提出决斗,现在怎么能放低姿态吃敌人的东西!
他正义凛然地和几块杏仁饼干闹了别扭,肚子开始更强烈地抗议。这让他愈发愤然,坐回了床沿,想着自己留在马上的干粮。难道要这么饿两天?何况,若是法师回来看到赤身**的他,将是多大的折辱!果然只有将包裹取回来才能度过剩下的两日。包裹里不仅有吃的,还有他的衣服。只但愿他的骏马还留在原处。
索玛想定了,就走到外室,跨过一堆堆的魔法道具,打开了木门。他步子犹豫了一下,这么一丝不挂地走到屋外实在是不成体统。虽然林子里不可能有人,但上帝还看着……
上帝……早就抛弃了他这不洁之身了吧。
索玛心里隐痛,抿了抿薄唇,跨出了法师的木屋。光天化日下赤身**地到处走动,让他感到了羞愧。他尽量快步地往林子边??缘走。据他所知,乌尔的那些恼人的藤蔓是林子忠实的守卫,只会袭击入侵者。已经进入了林子的他暂时是安全的。
可惜索玛王子不知道,这个林子里,可不止这一种植物会攻击人类。
不远处,同样饥肠辘辘的食人花正悄悄转动着它巨大的花苞,贪婪地「注视」着阳光下那具漂亮的胴体。
索玛很快在林子里迷了路。他错误估计了林子的深度,现在只能朝着太阳的方向走,这样不至于绕得太离谱。走着走着,他却闻到了一阵诱人的香气。那好似是植物的芬芳,却有带着浓郁的食物香味,幽幽的沁??人心脾,一下子便勾起了索玛肚中的饥饿虫。
索玛嗅着空气里的气味,不自觉被引到一株花下。那株花的茎极短,而花苞却硕大无比,几乎贴在地上生长。花瓣比树皮还厚实,每一片都足有一人多那么长。香味便是从这里发出的。
索玛心说奇怪,竟有这么大这么香的花,闻所未闻。忍不住伸手摸摸那厚实的花瓣。谁知那朵花竟闪电般张开花瓣,瞬间成了一张血盆大口朝索玛扑去。索玛大惊失色,「啊!」了一声,转身就跑。还没来得及跑出一步,头上便被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下一刻,他整个人被冰凉的花苞包裹住。
他被花吞了进去!
那朵花眨眼间吞了他,小心翼翼地闭口,不让花瓣之间露出一丝缝隙。从外头看起来,这一处好像从未有人来过。花苞内的索玛王子摔了个四仰八叉,狼狈爬起来,睁眼一看,他惊呆了。
这花苞实在是巨大,内里有个空腔,足够容纳两个人。花瓣是半透明,隐隐透入外头的阳光。这让索玛能够看清花苞内的情形。花苞的内侧是血红色,整个空腔好像被浸在血海里。但是气味却依旧诱人,香甜可口。在整个封闭的空间里,香气太过浓郁,让索玛一时有头晕目眩的感觉。
花瓣的内侧布满了厚厚一层黏液,从顶上不断地往下滴,滴在索玛的背上,又顺着滑到股沟。双腿早就湿透了。花的内壁生长着大大小小许多的刺。刺很粗,却是圆头的,看来并非是用作攻击。或许只是帮助这朵食人花消化猎物。
糟糕,身上的黏液莫非是这朵花的消化液……
索玛暗呼不好了,回身去扒花瓣的开口。他往下一跪,扑哧一声跪进了黏液里。两手用力拉扯开口处的花瓣,但无论他怎么用力,都纹丝不动。
网络版站内链接:
《触手森林里的王子殿下/王子、巫师与触手系植物的二三事》作者:鬼手书生/阿银的阿鬼【完结】
http://www.txtnovel.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50208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菜皮小说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7 Comsenz Inc. sitema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