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快电子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115|回复: 0

[言情预告] [2013/04/30出版]《望门闺秀 1》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1 21:24: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70414hj32f444f8sjjd3f.jpg
书名:望门闺秀 1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系列:文创风082
出版社:狗屋
出版日期:2013年04月30日
【文案】
虽然穿过来成了书香门第的嫡长女,但日子之苦可比院里的丫鬟,
连庶女都能欺到她头上,这再忍下去,嫡女要怎么过……
出了祸事穿越过来不是她所愿,但穿成了比庶女还不如的嫡长女,
就算是百年大家族,她蓝素颜依然过得比家里的大丫鬟还糟糕……
娘亲虽是正室,却被个姨娘扶正的平妻压到底,
父亲和奶奶因为自己八字克父克母而不待见,比外人更冷淡,
她和母亲明明才是蓝家大小姐和蓝家大夫人,被瞧不起的却是她们,
她绝不能如此窝囊,更要为娘亲搏出一条路!
万幸母亲还有个手帕交──中山侯夫人,为拯救自己特地登门订亲,
好的亲事便是女子的保障,她这大女人虽不认同,也只能接受,
况且未婚夫中山侯世子生得如天人下凡,温润如玉,她也瞧得顺眼,
与其让二娘和奶奶胡乱指个男子婚配,嫁给他……可能还不错吧?
谁知婚书收了,父亲却突然被打入大牢,还杀出个程咬金──
这宁伯侯世子叶成绍坏名远播,人人都知他是个纨□公子,
她一见他就不喜,再见他更想离这浑人远远的,
他却说自己是真心求娶她,非她不要,硬是让她退了中山侯的婚事,
她这个不出名的蓝家闺女,怎么突然成了抢手货……
【自序】
  说起四大名着,我最喜欢的还是《红楼梦》,喜爱看那环髻高耸,裙裾飘飘,广袖长衫的深宅女子,看柔弱纤细下的坚强勇敢,看她们在森严的封建礼教下奋力抗争,努力使自己的生存空间更为广阔和自由的励志过程。
  每每夜深人静之时,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思绪万千。随着胡乱纷飞的思绪,曾不止一次地设想过,如果我穿越到了那不知名的朝代,又是什么样的光景?
  也许容颜娇美、身姿婀娜却明珠深埋,也许出身低下、不受重视却不甘命运摆布,也许被人轻忽,却也能恃才脱颖而出,也许在无才便是德的时代,却暗自拥有满含智慧的狡黠灵魂。
  谁说古代的女子没有职场压力,不用经历尔虞我诈的职场争战?后院的争斗更是血雨腥风,辛晓琪有一首很着名的歌〈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可在深宅后院里,男人三妻四妾,好些个女人争抢一个男人,为了得到更好的地位,得到更多的宠爱,哪怕争得头破血流,鱼死网破也在所不惜。
  她们本质不善良吗?不单纯吗?不是,一切罪恶的根源来自礼教,是礼教把她们逼得心狠手辣,逼得失去了原本的真我。
  我深深同情那些蕙质兰心又纤弱秀美的女儿家们,常常想,如果我是其中一员,我又会如何?
  所以,我写完《名门庶女》后,就想着再写一篇嫡女的故事。
  写一个勇敢的、敢于对父母指婚说不的女子,为她配一个外表痞赖浪荡,实际纯情羞涩,单纯而痴情的男主,虽然命运多舛,虽然斗争无限,但只要两人真心相爱、相扶相携,再大的风雨又如何?再艰辛再苦难又如何?
  凭藉那份挚爱,凭藉现代女的智慧和勇敢,照样在风起云涌的后院中混得风生水起。
  于是,我下笔,写下了我梦想中的故事,将我的爱我的恨我的情都用笔写下来,让自己的梦想在指间流淌,爱我所爱,恨我所恨,怨我所怨,喜我所喜,让飞扬的心飞得更高,飞得畅快淋漓。
  时光飞逝,文稿在梦想的催化下已经成篇累牍,所幸为许多读者所喜,这让时时深夜还在埋首写文的我倍感欣慰。
  真心想说声谢谢,没有读者的支持,这百万的文字很难飞出指尖,谢谢你们,我亲爱的读者。
不游泳的小鱼
【试阅】
  第一章
  蓝素颜身穿一件单薄的素色对襟棉夹,虽说也是正宗宫纺缎面的,却是洗得有些发白,如若细看,红边领口都有些毛边。一条素色细花罗裙料子还算轻软,却是有些短了,裙边盖不住绣花鞋尖,这一身看着可真有些寒酸,但她此时没心思顾及这些。
  大夫人身怀六甲,却被老太太禁足在梓园里不许出门。素颜想想前世时,孕妇必须多运动,才会对生产有利,大夫人被禁足,连走动的地方也受了限制,又加之心事郁结,怕是会影响胎儿发育。
  时值金秋九月,金菊开遍了全府,满目澄黄艳紫,阳光下绚烂夺目,但素颜却无心欣赏。
  她前世是个妇产科医生,因车祸意外穿越到这个身体里,家世身分在前世都不错,却没料到,在这里身为嫡女比个庶出还不如。
  一大早,大夫人身边的青凌来报信,说大夫人昨儿又没吃什么饭,她听了心里着急,忙往大夫人院里赶去。穿过月洞门,前面便是大夫人的院子,素颜不由加快了脚步。
  「大姊,怎么,今儿又不去给老太太请安?」从西边路上缓缓走来的是蓝府二姑娘蓝素情,大约十四、十五岁的年纪,比素颜只小了几个月,是父亲平妻二夫人王氏所生。
  素颜无奈地顿了脚,转回头来,就见蓝素情身披一件簇新湖绿色丝绒锦披,里着浅绿色宫绸对襟绣金边的掐腰长袄,下着一条百褶长摆罗裙,亭亭玉立,嫋娜而来。素情生得娇艳美丽,因着身体较弱,通身流露出一股柔弱温婉气质,看着令人生怜,而那一身穿着更是比素颜要强了不止百倍,不知道的,还以为素颜是蓝家的某个穷亲戚。
  「我先去看过母亲后再去给老太太请安。」素颜不想在这个时候与素情生事,便耐着性子淡淡地说道。
  素情半挑了眉,脸上阴阳怪气的。「大姊真是孝顺,对大娘可算是关怀得无微不至呢,不过,若是妹妹这样,二娘可就要骂了,说妹妹长幼顺序都分不清,不尊祖母,反倒先去看望自家母亲,如此做派,若让人知道,可是会丢蓝家的脸面呢。」
  素颜心中又急又恼,却惦记着大夫人,低了头,懒得理她,转身继续往前走。
  「大姊果真无礼呢,眼里还有人吗?妹妹好生跟你说话,你甩袖子就走,莫非,大娘平素便是如此教你对待妹妹们的吗?」蓝素情却是不肯放过素颜,冷冷地在她身后说道。
  这分明就是在故意找茬,一股怒意往素颜头上直冒,自已母亲是蓝家嫡室正妻,乃是京城望门顾家之女,因着顾家老太爷顾太师在争储中迟迟不肯站队,被正当权的太子打压,寻了个小错罢免了官职,百年望族一时岌岌可危;而嫁给蓝大老爷的顾氏失去了娘家的依仗,便遭大老爷冷落,二夫人构陷,如今不但失了当家主母的地位,更是身怀六甲时都不得自由。
  素颜神色端肃地看了眼素情,语气也变得冰冷起来。说自己可以,辱及母亲,那便是大大的不该了。「母亲如何教导我,不由你一个晚辈来置喙,你只管做好自己本分就行了,我如何做,不用你一个庶女来教。」
  一旁的紫晴见了,便轻扯了扯素颜的袖子。大夫人在蓝家早已失势,二夫人掌着家里的大权呢,大姑娘若在这时候与二姑娘起了争执,倒楣的只会是大姑娘。
  素颜就回头看了紫晴一眼。紫晴微震,大姑娘的眼神并不怎么凌厉,却给人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扯着衣袖的手就松了。
  「庶女?我母亲也是平妻,凭什么说我是庶女?我与你一样是蓝家嫡女,况且,如今老太太和父亲不过是看在大夫人肚子里的孩子分上,才没有休了她,如若再生个女儿出来,哼……」
  素颜听得心中一酸。素情的话并没有错,父亲原就不太喜欢温厚端庄的母亲,嫌她太过无趣刻板,二夫人王氏也是出身名门,又是老太太的内侄女,性情活泼开朗又心机深沈,惯会耍手段……如若母亲生下嫡子还好,若又是女儿……
  「母亲一没犯七出,二没做任何不贤不孝之事,父亲凭什么要休了母亲?」
  「凭什么?哈哈哈,大娘已经拖累了蓝家,你不知道吗?如今顾家早已今非昔比,不但帮不了父亲,更是因着姻亲之故,差点将父亲的五品之职都免了去,若非我表姊深受大皇子宠爱,在大皇子跟前说尽好话,如今怕是蓝家已遭池鱼之殃了。哼,就凭这一点还不够吗?」素情拿帕子掩嘴讥笑,那眼神就如看着一个白痴一般。
  素颜正要再说什么,眼尾就瞟见老太太屋里的张嬷嬷正朝这边走来,便道:「你当祖母和父亲都如你一般龌龊无耻吗?蓝家怎么说也是百年世族,诗礼传家,如此捧高踩低的小人行径,也只有你才能想得到。」说着,转身便走。
  才走两步,身后的衣服便被扯住。「你──说谁龌龊无耻?你给我说清楚。」素情到底是女孩子,哪里听人如此骂过她,心一急,便揪住了素颜的衣服,只听唰啦一下,素颜身上的素色夹棉被撕开了一道口子。
  素颜回过头,眼神冰冷如霜直视着素情,素情也吓到了,一时呐呐地站着。素颜的眼神让她生出一丝畏惧之意来,她平日里欺负大姊早是家常便饭,每天不找素颜一点茬便觉得浑身不自在,更在欺负素颜的过程中,找到了身为庶女的自信。
  往日的素颜都是忍着,小心翼翼地让着她,很少还口,可今儿她不但回骂了自己,那眼神还碜人得很,像是要用目光将自己戳穿了似的。
  「你可真是丢人,还嫡长女呢,竟然穿件如此破旧的衣服,不知道的还以为蓝家养了个叫花子呢。」作威作福惯了,素情不想在素颜面前示弱,硬着头皮骂道。
  素颜仍只是冷冷地看着素情,眼看着张嬷嬷走近了,她眼睛一湿,两行清泪无声无息地就下来了,捧着破了的那块衣摆,手轻颤着。
  「二姑娘,中山侯夫人到了,老太太让奴婢知会一声,说是请二姑娘打扮齐整一些,换上庄重点的衣服去见客呢。」
  素颜的眼泪来得太快,素情还没弄清她怎么一下子由只小豹子突然便成了小绵羊,正不知道如何是好,张嬷嬷已然走了过来,微叹息了一声后,对素情说道。
  素情一听,如释重负,对张嬷嬷点了点头,提了裙逃也似地走了。
  中山侯夫人?是要给素情议亲了吗?素颜淡淡地看着素情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作为长姊的自己,亲事还没着落,倒是老二素情就开始看人家了……不过也好,这种包办的婚姻她也不想要。
  张嬷嬷快速地在素颜身上扫了一眼。自二夫人掌了中馈,二姑娘在府里便越发轻狂了。
  她对素颜福了一福。大姑娘穿得……可真比有些奴才还差呢。「奴婢那里还有老太太平日里赏的几块料子,也有玉环几个给奴婢媳妇的旧衣裳,大姑娘若是不嫌弃,就都拿去吧。」
  话听着很客气,却含了丝怜悯。素颜心里一阵苦笑。「怎么能要嬷嬷的东西,多谢嬷嬷了。」她含泪给张嬷嬷还了一礼,转身抬脚继续往大夫人屋里去。
  「大姑娘……」大姑娘这个样子去见大夫人,只怕又会惹了大夫人伤心。
  素颜回头,张嬷嬷紧追几步走上前来。「还是跟奴婢去换件衣裳再去看大夫人吧。」说着,不由分说,拉了素颜的手就往老太太院里走。
  大姑娘就穿成这样去给老太太看看也好,哪里有正经的嫡女穿得比下人还破旧的?
  紫晴一路走,一路腹诽着,为素颜打着抱不平。府里头自二夫人当家主事之后,大姑娘的吃穿用度便一再被克扣,不是不及时,便是将别的姑娘挑剩下的、最差的送给大姑娘,大姑娘原也没这么寒酸的,只因着她孝顺,将自己的体己银子都给大夫人买了补品不说,最近大夫人病了,她更是变卖了自己的首饰细软,换了银子给大夫人抓药。
  老太太因着大姑娘八字太硬,被说成克父克母的扫把星,一直不待见大姑娘,就算知道大姑娘被虐待着,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没当回事。如今,也只盼着大夫人的肚子能争气,给大老爷生个嫡子出来,大姑娘也能跟着沾点光了。
  素颜被张嬷嬷一路拖着到了老太太院里,老太太屋里的玉环正好出来,看到素颜身上那块露了丝棉的夹袄,不由怔住。张嬷嬷忙对她道:「快,给大姑娘换件体面些的衣服。」说着,眼睛往老太太屋里瞟了瞟。
  玉环立即会意,笑着上前来扶住素颜。「大姑娘这是摔着了吗?来,奴婢那里还有几件看得过去的衣服,大姑娘您要是不嫌弃,就穿了去吧。」
  素颜却是不着痕迹地推开玉环的手,脸上带着端庄的笑容,礼貌地对玉环道:「不麻烦了,既是到了老太太院子里,自然得先给老太太请安的。」
  说着,便抬脚往老太太屋里走去。这可正合紫晴的心意,她紧走几步,到了前面给素颜打了帘子,张嬷嬷和玉环想拦也拦不住了。
  蓝家老太太身材微胖,长得慈眉善目,神态宁静中带着淡淡的疏离,头上戴着个镶绿宝石抹额,乍眼看去很是和蔼可亲。此时,她正与一位衣着端庄体面,神态优雅的中年夫人说着话。
  素颜走上前去,给老太太行了一礼。「孙女给老太太请安,老太太万福。」
  老太太微抬了眼,一看是素颜,脸色便有点发沈,挥了手道:「起来吧,今儿怎么没先去你娘那里?」
  素颜依言站了起来。「回老太太的话,孙女听张嬷嬷说您起了,便先过来给您请安。」言下之意,平素没先来是怕老太太没起,扰了老太太的休息,可不是自己不孝。
  老太太微讶地睁大了眼睛看向素颜。平素这个大孙女可没这么会说话,今儿话里还拐了点弯呢。一转眸,瞧见了素颜穿了件破衣,心一沈,脸色立即黑了。
  「你母亲没教过你出门要衣着整齐吗?」当着中山侯夫人的面,竟然穿了件破衣服进来,是故意丢蓝家脸面来的吧。
  「回老太太的话,孙女出门时这一身还整齐得很,只是方才被人扯破了,原是想要回房换件再来的,不曾想张嬷嬷一片好意,非要拉了孙女来换衣服。孙女可是蓝府的嫡长女,就算穿得再破,也绝没有穿下人衣服的道理,没得失了身分不说,还丢了蓝家的脸面,便只好就着破衣来给老太太您请安行礼了,老太太您该不会因孙女儿穿着太寒酸,就觉得孙女儿的孝心也失了诚意吧?」
  如若嫌弃,便是嫌贫爱富,而且话里话外的意思也在告诉别人,她蓝素颜,蓝家嫡长女穿得比一个下人还差,衣服被人扯破了,还要下人支助。
  老太太越听脸越黑,一时也不知如何在中山侯夫人面前回还,尴尬地看了眼中山侯夫人。
  中山侯夫人刚才觉得素颜穿着破衣服见客确实有些失礼,但这会子听她说话,神情端肃从容,气质优雅柔静,眼神清明,看不出半点自卑自弃。一个嫡女被打压至此,却没失了自己的身分和气度,这让中山侯夫人生出几分感佩来。
  早就听说大夫人顾氏在蓝家失宠,但她教导出来的女儿却是出色得很,到底是百年望族之女,家教就是不一样。
  张嬷嬷是跟着素颜进屋的,这会子听素颜点了自己的名,背后立即冷污涔涔,小意地睃了老太太一眼。老太太正好拿眼戳她,她吓得立即低下头去。老太太见了便微叹了口气,对张嬷嬷道:「你去库房找几块好料子交给针线房,让她们尽快给大姑娘做几身像样点的衣服来。」却是根本没有问,究竟是谁扯破了素颜的衣服。
【网络版】
《望门闺秀》作者:不游泳的小鱼【完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菜皮小说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7 Comsenz Inc. sitema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