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快电子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150|回复: 0

[言情预告] [2013/04/19出版]《凉母(闲妻凉母之二)》作者:果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1 21:2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54324xp64p23nd2vn4dau.jpg
书名:凉母~闲妻凉母之二
作者:果丽
绘者:斐也
系列:红樱桃1027
出版社:禾马
出版日期:2013年04月19日
级别:限制级(未满十八岁不得阅读)
【文案】
她单身,连个男朋友也没有
但无论她纠正过多少次、解释过多少回
那个八岁且人见人爱的混血小男孩总冲着她叫妈咪
她怀疑自己是在作梦,他父亲居然是她以前对门的邻居
「我一定会回来找你」这句他说过的话,她始终记得
之後他真的回来了,却结了婚,还有了小孩……
他对待她的态度让她困惑不已
若他想当个普通朋友,她便会表现出朋友该有的模样
他若不想只是朋友,她也不会拒绝他,因为她喜欢他
她拒绝让两人之间的关系停留在暧昧之上
但是看着他和「前妻」愉快的相处情况,她终於明白
为何他说要放慢脚步其实只是一个藉口……
【试阅】
  他是邢千洋,今年八岁,有着水汪汪的大眼,宝石般的蓝色瞳仁,褐色柔细的发丝,细嫩透白婴儿肌。
  没错,他是个混血儿,还是个人见人爱的混血小正太,婆婆妈妈们看了,总爱在那可爱的小脸蛋上又捏又亲的,个个恨不得这孩子是自家「产品」,但偏偏现实与幻想是有距离的。
  他注定是别人家的小可爱,一张小嘴很懂得讨人欢心,而且还十分偏心,偏心某人。
  「小鱼老师再见。」可爱的蓝色大眼先是落在他的主讲老师陶筱盂身上,嘴唇微微地翘高,小手朝着她挥了挥。
  「再见,回家路上小心。」陶筱盂给了可爱的小男孩一个大大的微笑。
  「裴主任再见。」可爱蓝色大眼转向另一旁的裴采音,小嘴仍是微微地翘高,小手同样的朝着她挥了挥。
  「再见,要小心陌生人喔。」裴采音也给了这十分讨人喜爱的孩子一个大大的微笑。
  可爱的蓝色大眼最後落到坐在柜台後的梁思思身上。
  他走上前,与先前的略微含蓄的微笑不同,可爱的小脸上扬着十分灿烂的笑容,那是他每每面对梁思思才会流露出的表情,彷佛这样毫不保留的开怀笑容是她专属拥有。
  他站在柜台前朝着她展开了双臂,想要讨拥抱的意图再明白不过了。
  梁思思笑着站起身,倾身越过柜台,给了男孩想要的拥抱。
  「妈咪,我要回家了,你要记得想我喔!」邢千洋收紧圈围在梁思思颈项上的双手,努力的将自己更贴进她的颈窝间,这才好紧紧抱着她,感受从她身上传来的温暖。
  梁思思任凭着他用力地缩紧小手臂,早已习惯了他这样的热情,但是有一点,她仍是不习惯。
  「洋洋,我上回说过了,我不是你妈咪,你可以叫我阿姨,或者也可以跟着别人一样喊我思思老师。」
  是的,她单身,连个男朋友也没有,又哪来这麽大的孩子。
  这间米亚儿童美术教室,是她与好友共同开设的,她不担任教授职务,她主要担任行政内务工作,但孩子们一律也喊着她叫思思老师。眼前这孩子是上个星期才插班常态班的学生,一星期来米亚上两回课,今天是他第三回来上课。
  记得第一回他来到米亚上课时,乖巧又聪颖的他立即让众人瞬间打从心底的喜爱,只是到了第二回上课,他突然改口喊着梁思思叫妈咪时,这让大家都吓了一大跳,问他为何这麽喊她,他只说因为喜欢她,希望她当他的妈咪。
  所幸来接他回家的保母都只会在大门口外等着他,没让她尴尬得不知如何应对,只能好好地跟孩子解释为何不能这麽喊着他,就算是他喜欢也不能,因为她不是他真正的母亲。
  「我知道你不是我妈咪,但你能当我妈咪。」
  可爱的小脸表情十分坚定,虽然梁思思看不见,不过她能从孩子的口吻里感受到他的认真。
  他是真心想要她当他的妈咪,这个讯息在场的三名大人都感受到了,而她们同时在心底浮上了相同的疑问。
  孩子的母亲呢?
  若不是父母离异,母亲不在孩子身旁,只怕是母亲早已经不在这世上了。
  无法拥有完整的家庭的孩子渴望母爱,这样的孩子是多麽地教人心疼,更别说他又是个可爱乖巧的孩子了。
  梁思思拉开他攀在她颈背上的小手,转身走出柜台。
  她来到他的身前弯着腰与他对视着,柔声地说:「洋洋若真的想要一个妈咪的话,你可以先回去问问你爸爸,或许他早有了要好的女朋友,也准备为你找个真正爱你的妈咪。」
  邢千洋眨了眨眼,蓝色瞳眸瞬间水汪汪,可爱度瞬间N倍翻涨。
  「没有,他没有女朋友,所以你能够当我妈咪。」
  再简单不过的事实立即堵死了梁思思的一番话,也成功让她只能瞪着眼,无法立刻找出试图再次纠正他给她的称呼。
  他朝着她露出另一个灿烂的笑容,乍看天真无邪,但梁思思却有股异样的感觉。
  突然间,她的背脊有些发凉。
  这是天使微笑……是吗?
  天啊,她在想什麽?怎麽会在脑子里将他幻化为一个头上长着尖角的小恶魔?他明明是那麽惹人怜爱的小男孩!
  他对她所展现的热情是那麽地毫无保留,这一点任谁都能看得明白,只是没有人知道为什麽,他有什麽理由特别偏爱她呢?她并不是这间儿童绘画教室里最温柔可人的大人,这孩子到底喜欢她什麽?
  她知道这孩子十分聪明,虽然任性的想要她成为他的妈咪,但这种事情不是这麽喊着便能成,更别说她连他父亲是谁都不晓得,得好好的向他解释清楚才行,免得日後产生误会,那可就麻烦了。
  「洋洋,我并不认识你爸爸,所以不管他有没有女朋友,这都不是最重要的,你必须明白,你想喊一声妈咪的人不是由你来做决定,那必须由他做决定,因为那必须是他所爱,想要共度一生的人,那个人才会是你的妈咪。」梁思思伸手摸了摸他那柔细的褐色发丝,用更温柔的语调补充道:「你别担心,你爸爸一定会找到一个他心爱的女人陪伴在他身旁,最重要的是,他一定能找到一个真心爱你,而你也喜欢的妈咪。」
  「这个我明白,爹地一定会的。」邢千洋再一次展开双手向前环抱住梁思思的颈项,完全同意她说的话。
  梁思思当他终於是明白了她的话,顺势地蹲下身子,亲昵地回抱着他小小的身躯。
  「所以,别再喊着我妈咪了,你得等到你爹地找到她。」
  闻言,小手的主人率先松开双手,他给出的笑容热力不曾减退,他缓缓地向後退,退到了大门前。
  所有人可以从透明的强化玻璃门看见已在外头等待他的保母,他打开大门,朝着梁思思说了再见。
  「拜拜,妈咪要记得想我喔!」阳光般的笑容在这一刻无条件附上一记充满喜爱的飞吻。
  看着那可爱的小身影坐上黑色的房车,从众人眼底离去,在米亚里的三个大人不禁相视而笑。
  「小太阳的化身不是吗?轻易地融化所有人的心,只不过现在看来,他最想融化的是思思的心。」裴采音微笑着,笑容里充满了新奇。
  是的,新奇。
  「你是不是私下对人家洋洋灌了什麽***?不然这孩子怎麽会就这麽看上你,指定就要你当他娘。」陶筱盂将裴采音心底的话说出口了。
  「我上哪生什麽迷汤、***的?我比你们还想知道他究竟特别喜欢我哪一点。」
  基本上,在米亚上课的小朋友多半不会特别喜欢她,因为她只负责行政庶务,真正与小朋友拥有最多接触时间的是其他人,她们才是孩子们真正的老师,这麽一个毫不保留特别偏爱她的孩子,她还真是第一回碰见。
  梁思思的话让两位好友同时挑着眉思索着。
  是啊,小朋友的喜恶分明,小脸上无法隐藏喜欢与讨厌的情绪,他特别喜爱梁思思的情感表露无遗,但原因从何而来,目前却是让她们无从知晓。
  「会不会是你长得跟他生母很像?」这是陶筱盂第一个浮上脑海的可能性。
  「移情作用?看来很有可能。」裴采音认为这可能性是最高的。
  「或许吧。」梁思思耸了耸肩,这个动作也表示话题到此为止了。
  洋洋那孩子,她真的很喜欢,但他真得改改这样随便喊人妈咪的坏习惯。
  ☆☆☆   ☆☆☆   ☆☆☆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梁思思哪也没去,一如往常地开车直接回家去。
  以一个二十七岁的单身女子而言,她的生活好听的说法叫单纯,而在喜爱热闹的人们眼底,她的生活叫无趣。
  美丽的单身女子,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平时除了与好友们吃饭逛街之外,几乎没有其他约会,每天规律生活,一成不变。
  曾有人说她这样的生活不健康,年轻人该要有些坏习惯,该要多多认识不同的对象,多点约会,多点玩乐,而不是像个退休老人,过着健康又无趣的生活。
  也曾有人误以为她之所以这样不为自己的生活找乐子,是因为曾经受过严重的情伤,所以她不交男朋友,不愿扩展生活圈认识新朋友,这一切都为了保护她自己。
  事实究竟是不是他人所猜想的呢?
  不,她只是习惯,也喜欢简单过生活罢了,没有所谓的事实不事实这一回事。
  车子停在社区入口处,她朝着守卫亭的警卫无声地打了招呼,这才拿出感应卡打开社区大门,将车子驶入。
  这是一区旧式的别墅社区,共有一百二十户的住户,每户都是三层式的独栋住宅,梁思思的房子在社区最左侧的最後一间。
  虽然社区里全是二十年的老房子了,但住户品质高,二十四小时拥有保全人员全面维护住家安全及隐私,所以住户流动率极小,即便没有住在社区里,也不愿意将房子给卖了。
  就好比如她家对面的那一户人家。
  很巧的是,邢千洋这孩子让她印象深刻的喜爱,而对户人家也正好姓邢,多年前的部分回忆在今天回到她的脑海里。
  记忆中,邢家夫妻感情十分好,有两个儿子,大儿子长期在国外念书,小儿子大她一岁叫做邢雅人。
  小时候有一阵子两人还常玩在一块,後来有一天,他突然对她说他们要搬家了,搬到美国去。
  或许当时年纪还小,没将这事情放在心上,但直到有一天看见他们全家拖着行李走出自家大门,她这才真正意识到他的离开。
  那一天的情景至今仍记忆犹新。
  那个高她半颗头的帅男孩从对面缓缓的走到她家大门前,总是挂在他脸上的阳光笑容不见了。
  她记得他朝着自己说:「我要走了,可我会回来的,不为别的,只为你回来。你知道我很喜欢你,我很想要你等我,但我现在才十五岁,你也才十四岁,现在说这些对我们来说都太早了。」
  她也记得当时自己脸红得像猴子屁股一样,因为他的手紧握着她的,一双明亮的瞳眸再专注不过地凝视着她。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懂得避开那双眼?还是压根儿没有避开的想法?总之,她能做的,仅是呆愣愣地回视着他,同时将他所说的话牢牢地记在心中。
  他在上车离开前留给了她最後一些话。
  「我不能要求你等着我,但我希望你能这麽做,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梁思思将车子停入车库後,她站在自家的小庭院前望着只隔着几公尺距离的对户人家。
  从上个星期开始,那屋里天天都有动静,装修工人开始进出,也陆续能看见工人搬了些新家具进到屋里去,那表示不久便会有人入住那间屋子。
  她知道邢家人在移民美国之後,房子并未出售,但十几年过去了,房子现在究竟还在不在邢家人的名下,她不得而知,如今只等有人开始出入,看看是否为曾经熟悉的脸孔,她才能确定是不是邢家人回来了?还是他们早将房子出售给了其他人。
  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望着对面仍是一片漆黑的屋子,梁思思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今天姓邢的可爱小朋友勾起了她的回忆,现在她才发现自己居然将他曾说过的那句话深深刻印在心底。
  真是可笑,怎麽会记得那麽牢呢?不过是个十五岁男孩随口说说的话,并不能当真。
  她……没有当真,绝对没有!
  这些年她总是一个人过活,是因为她喜欢这样不被打扰的生活,这是习惯,她并没有为任何人等待,更不可能为了十多年前的一句话而痴等,她不是这种傻子。
  真是的,她刚才居然认真思索着自己是否下意识等待着他,她真是疯了才这麽做。
  「他会记得为我回来才有鬼呢!」就算真的回来了,也不可能是为了她,她一点也不重要。
  梁思思忍不住朝着对面屋子做了个鬼脸,接着便收回视线,转身进屋里去,当下决定将那可笑的念头,以及老早离她远远的邢家人全抛到脑後去。
  尤其是那毫无意义,连誓言都称不上的字眼。
  ☆☆☆   ☆☆☆   ☆☆☆
  四天後
  邢千洋仍是那麽地惹人疼爱,他的可爱是天生打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即便十年过後,这样的特质依旧不会有所改变,相信所有被他的可爱给迷住的人都会有着与梁思思相同的想法,但他不肯改口修正针对她的称谓这件事情,仍是让她感到不自在。
  今天来到米亚上课,他仍是甜甜的喊着她为妈咪,旁人十分羡慕她能够得到这可爱孩子完全的偏爱,可这一切依旧让她感到不妥。
  或许旁人认为这是个有趣的现象,但若有趣的现象在某一天某个时候被某些人给误会了,那可就一点也不有趣了。
  虽然当他喊着她妈咪时,那小太阳的笑容与甜腻的声嗓着实令人感到愉悦,甚至能够在瞬间感受到一股幸福感,但一切仅止於那一瞬间。
  她没忘记自己根本没有这麽大的儿子,这是真实人生。
  「妈咪,我回家去了,记得要一直想我喔!」小男孩天使般的微笑消失在大门之後。
  梁思思笑着与他挥着手,直到小小的身影随着保母一同上车离去之後,她的笑容这才成了苦笑。
  一个小时前,她才又认真地向那孩子解释过一回为何不能喊着她叫妈咪,而他也表示完全明白她的意思,但明不明白似乎已经不是重点了,重点是他不愿改口喊她一声思思老师或阿姨。
  「他真的很想要你成为他的妈咪耶。」
  「说不定他会回家去叫他爹地来追你,让你真的成为他的妈咪。」
  好友们打趣的声嗓一个接一个在耳边响起,梁思思仍是笑着,但笑得更苦了。
  不是吧……
  虽然明白这只是打趣的说法,却也是有可能的机会。
  要是洋洋真的回家去要他父亲来追她呢?天啊,这该有多尴尬啊!
  「咳,我想我还是先打一通电话给他父亲说明一下情况比较好。」梁思思开始移动滑鼠,叫出学童个人通讯录。
  当她拿起电话拨出了号码时,好友们纷纷凑向前来到她的身旁,并伸手按下扩音器,陪着她一同等待电话另一头接通的那一刻。
  电话铃声只响到第三声便接通了。
  「请问是邢先生吗?」梁思思迫不及待开口问道。
  「是的,请问你是哪位?」男人的声音客气,却是十分生疏。
  虽然男人的声嗓十分好听,但那显得严肃的语调却让梁思思感到莫名的紧张。
  「邢先生你好,这里是米亚儿童美术教室,我是……」梁思思很快的做出了自我介绍,接着废话不多说的将打电话给他的目的说出,就怕自己过多的客套耽误了他的时间。
  洋洋由保母与高级骄车接送,不难推测出他有个富裕的家庭,而通常富裕家庭里都有着精英般的支柱。洋洋只剩父亲了,想必他便是那精英支柱,而这样的人通常不喜欢听人废话来浪费他的时间。
  抱着不浪费对方时间的心态,她简短的将邢千洋喊她妈咪的状况说明,虽然她对此感到尴尬,但从电话里对谈总比面对面的对谈的好,至少在发生更尴尬的状况前把话说开才是正确的。
  一口气把状况说明之後,她屏息等待着电话另一头的回应。
  他应该会平静的应允她会与孩子好好谈谈,好纠正孩子对她的称谓问题,但他却是意外的发出一连串爽朗的笑声。
  「哈哈哈……」
  「刑先生?」梁思思小心翼翼的喊着他,提醒他别一迳的笑,该是得给她点回应。
  「这真是对你很不好意思,小朋友的问题,我会好好的跟他沟通的,造成你的困扰了。」男人冷淡生疏的语调完全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意外和善的气息。
  还有,梁思思注意到他略微低哑的声音很好听。
  「不,请别这麽说,我只是不希望孩子的喜好问题造成你的困扰,怕是日後有所误会。」这样的说法,他应该能听懂吧?
  她可不想哪天他亲自来接孩子时,听着孩子喊她一声妈咪,到时候尴尬是一回事,就怕让人误以为她有什麽企图,那才是大问题。
  「不,请别这麽说,我明白洋洋有多麽喜欢你,是我们造成你的困扰,让你担心误会发生,我会好好的跟他沟通的。」
  他再一次重申会与孩子做沟通的话,令梁思思明白她所担心的状况已经解除,这一点让她安心,不过另一股不安随即浮上她的心头。
  「那个……邢先生,很高兴你愿意与洋洋做沟通,但洋洋真的是一名很可爱的孩子,我很喜欢他,打电话给你只是不想造成不必要的尴尬与误会,所以希望你们在沟通的过程是『完全平和』的,可以吗?」她特意加强了平和的重点,因为她不希望孩子为了这件事情而受到责骂。
  她这是在向他要求平和与孩子沟通的保证,他听明白了她的意思。
  「当然,他是个乖孩子,我不会责骂他的,这点请你放心。」
  「谢谢你。」
  「我也谢谢你,很高兴你打了这通电话给我,再见。」
  「再见。」
  对方主动挂断通讯,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怎麽觉得他最後的话语里所含带的意思不只是字面上的意思?总隐约感觉有着别的含意。
  是她多想了吧?还能有什麽别的意思呢?
  「这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如果他本人与声音一样迷人就好了。」陶筱盂突然朝着梁思思说。
  「怎麽说?」梁思思反射性地反问道。
  「他的孩子喜欢你,若他够迷人,那麽你也不用多想了,就动手把他夹到碗里嗑掉吧,孩子也可以顺理成章的喊你一声妈咪了。」嘿嘿,多麽美好的结局啊!
  「小姐,你想太多了,你当这是自助餐吗?想吃,人家就任你吃到饱啊!对方是什麽样的人,我们根本不清楚,别像个小女孩吹梦幻泡泡好吗?」梁思思一边吐槽好友,视线忍不住飘向电脑萤幕。
  刚才她只看着联络电话,便拨出了号码,压根儿没仔细看联络人姓名,他叫什麽名字呢?
  她将目光停留在联络人那一栏。
  邢……雅人?!
  天啊,是她记忆中那一个邢雅人吗?
  「咳,我想……我认识这个男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菜皮小说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7 Comsenz Inc. sitema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