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快电子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243|回复: 1

[言情预告] [2013/12/01出版]《愿相随(上、下)》作者:鲜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1 21:25: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5719s00bplsrtizth0b9.png
愿相随(上、下)
作者:鲜橙
出版社: 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第1版 (2013年12月1日)
平装: 528页
语种: 简体中文
开本: 16
ISBN: 9787550007246
简介:
他是高高在上的云西世子,她是娇俏机灵的小山匪。
  他本是翱翔九天的鹏鸟,她却似匍匐于地求生的蝼蚁,命运之线却生生地将他们纠缠在一起,注定要让他们在繁华过后泪滑落眼角、心凋谢零落。
  他为了江山算计将爱玩于股掌,她为了大义舍爱于天下。
  他挣扎在爱的深渊,她徘徊在爱的边缘。
  军阀派系的斗争,世家内院的龌龊,他的欺骗隐瞒,让她心神俱伤。
  当一切尘埃落定,在江山、爱情、亲情、大义面前,她是否还肯紧握住他的手?
目录
楔子
第一章 山谷初逢
第二章 薛直遇刺
第三章 险逃关口
第四章 冤家路窄
第五章 暂居别府
第六章 半途遇袭
第七章 死里逃生
第八章 回清风寨
第九章 遭人暗算
第十章 共处一室
第十一章 离寨避险
第十二章 救人之法
第十三章 见机行事
第十四章 逃脱之法
试阅:
楔 子
  大夏永平二年,江北。
  一场大雪从十月十七开始飘起,落了两个日夜还不肯停歇,将整个泰兴城都覆盖在一片白茫茫之下,仿佛已把人世间的肮脏污浊都涤荡个干净。
  天上的云层压得极低,透不出丝毫的星光来,夜色本应该是浓黑的,偏又被地上皑皑的白雪映成了灰茫茫的白。街道上一片寂静,只能听得雪片簌簌落下的声音,给这寒夜平添了一分清冷。
  就在这样的雪夜里,城南一座宅院深处却突然失了火。那火从屋中烧起,妖娆的火苗从窗棂中钻了出来,顺势绕上了屋檐,再被风一带,火势顿时大了起来,烧得木质的房梁噼啪作响。
  即便是在深夜,这样的大火也早该惊醒了人,可奇怪的是,四下里却一直没有响起人们呼喊救火的声音。
  黑衣少年一步步地从后院往前院慢慢走着,不时地挥起手中的长刀,将拦在面前的侍卫一一砍倒。背后冲天的火光照在他身上,将他带血的面容映得越发狰狞。
  少年身前用布带绑着一个小小的婴儿襁褓,身后却还背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那女子年纪极轻,头无力地搭在少年的肩上,眉目轮廓颇为鲜明,面色却如纸一般苍白,嘴角上带着黑色的血迹,映着火光,触目惊心。
  女子只有气无力地低声喃喃道:“放下我,从后街走。走!带着辰年走!”
  少年却是不理会她的话语,只抿了抿嘴角,更用力地握紧了手中那把带血的长刀。
  女子的声音越发无力,到后面已开始断断续续:“走……求你,放下我,辰年……就是我的……命,养大她……”
  “不!”少年的声音暗沉嘶哑,却有着不容撼动的坚定,“我一定要带你走,他既然能从大门里将你抬进来,我就能带你从大门光明正大地出去。”
  女子听了,似是想要笑,可嘴角只弯到一半便没了力气,只能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原来,她也是被人用了八抬大轿从那大门里抬进来的啊,可为何会落得这样的下场?身上的痛楚已是没了,连四周的万物也离她渐渐远去,唯有往事一幕幕扑面而来……
  她攒了全部的气力,将嘴凑到了他的耳旁,却只能吐出三个字来:“我好后—”
  声音戛然而止,终没能说出那个“悔”来。
  她身上的温热犹在,细微的气息却是全然没了。少年身子一僵,只觉得心也似随着那气息消散了一般,整个胸膛中都空荡荡的。
  还痛吗?分明是还痛着的,却不知这痛能落在何处,心都没了,还怎么心痛?
  面前像是有着杀不完的人,总也看不到那城守府的大门,可他此刻丝毫不觉得害怕,只存着一个念头,他要带她走,要带她从大门光明正大地出去!哪怕那是地狱之门,他也要杀光了这些拦路的恶鬼,将她带出去!
第一章 山谷初逢
  江北的春天总比江南迟许多,直到三月初,太行山中大小的溪水才渐渐丰沛起来。一抹嫩绿先从山涧的石缝间透出,悄悄地、不动声色地往两侧的山坡蔓延上去,不过几日时光,竟晕染了整个山谷。放目看去,满眼深深浅浅的绿。
  叶小七倚在一块巨大的山石后,百无聊赖地用刀尖轻轻地挑着地上刚冒芽的嫩草,小声问身旁的辰年:“辰年,探到的消息准吗?确定他们会走这条道?”
  辰年嘴里叼着一根草尖,没有应声,只目不转睛地盯着远处的谷口,慢慢地点了点头。
  叶小七是个定不住的性子,好容易憋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小声叨咕:“辰年,不是我说,你真不该来揽这票买卖。我可是听说有官兵暗中护着呢,估摸着是来头不小。这肥不肥的还不知道,倒是够硬的,偏又赶上穆爷不在,就咱们这些人,可别再崩掉了牙。”
  辰年心里本就有些犯虚,听他这样说更是烦躁,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问:“你那张嘴能不能歇一会儿?”
  叶小七这才讷讷地停了嘴,转眼却看到藏在不远处的何二小心翼翼地探出了身子,抻长着脖子往下望。叶小七心里那点不痛快便找到了出处,抬了手臂用刀指点着何二,压低着嗓门骂道:“看你娘的看啊?一会儿教人瞧出了破绽,老子弄死你。”
  何二性子懦弱,被叶小七骂一通,吓得赶紧缩回了身子,消失在山石之后。
  叶小七这里却还不肯罢休,嘴里正骂骂咧咧的,旁边的辰年却是突然低声喝道:“别出声,来了!”
  叶小七忙闭了嘴,转头看向山谷那头。就见有两个轻骑从谷口驰入,拍马在谷内转了一圈,然后留了一骑在那边出口处,另外一骑又沿着原路跑了回去。
  过了一会儿,虽还不见人影,却已是能隐隐听到咕噜噜的车轮声,夹杂着嗒嗒的马蹄声,由远及近。那声音在山谷之中回荡,渐渐变大,越发的清晰起来。又过了片刻,便能看到一队人马护着几辆马车,不急不忙地进谷来。
  最当头的是个骑着白马的青年男子,由几名身姿矫健的骑士簇拥着,沿着溪边蜿蜒的山道缓缰而行。几辆马车都被夹在了队伍中间,最后才是那些装满了货物的大车。
  叶小七眼睛毒,仔细地看了片刻,悄悄地凑到辰年身边,压低声音说道:“你看那些骑马的,穿着虽然各不相同,可马鞍、马镫这些东西都是一样的,分明是军中制式的。这么看来,还真是官兵护送,咱们下不下手?”
  他正在辰年耳边低声嘀咕着,谷底的那个青年却是突然勒停了马,抬头往辰年的藏身处看了过来。
  辰年心中一惊,下意识地扯着叶小七伏低了身子,同时心中暗暗诧异,这人怎会如此警觉?隔着这么远,难不成他还能听见自己这里的声响不成?她略一思量,偷偷地向身后比了一个暗号,示意大伙都先按兵不动。
  叶小七张了嘴还要说话,却遭了辰年一记横眼,吓得赶紧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辰年从鼻腔里低低地冷哼了一声,借着山石隐藏着自己的身形,悄无声息地往五六丈外的另一隐蔽处摸了过去。那一处的草木长得更茂盛一些,将辰年原就有些瘦弱的身子遮了一个严实。她扒开面前刚泛出绿的杂草,再次定睛往谷中瞧去,见那青年虽然仍抬着头四处打量着,视线却没有再落在她的藏身处。
  辰年不由得松了口气。
  谷底的山道上,有侍卫策马贴近了青年身侧,恭敬地问道:“世子爷,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青年闻言只淡淡地笑了笑,视线仍放在山谷两侧的崖坡上,却是答非所问地说道:“太行山中风光果然与江南全然不同,山不柔水不媚,却独有自己的一份肆意洒脱。”
  正说着,有人从后面拍马仙侠矗暗溃骸笆雷右硇〗阄试醯耐蝗煌O吕戳耍捎惺裁词拢俊
  青年回身看去,果见队伍中间的那辆马车上探出一个小丫鬟来,犹自往这边望着。他笑了笑,策马掉转了头,往那马车处去了。
  小丫鬟正撩着车帘子翘头往前面看,见青年竟然策马回转,口中低低地“哎呀”了一声,一下子缩回了车内,忙不迭地叫道:“小姐!小姐!世子爷往这边来了!”
  说话间,青年已是到了车前,假装没有察觉车厢内的动静,只笑着问道:“又坐不住了?”
  话音刚落,车厢侧壁处的帘子被人从里面撩了起来,露出个眉清目秀的少女来,满脸讨好地看着青年,央求道:“好表哥,你再让我出去透透气吧,坐了这多半日的车,闷都要闷死了。”
  青年不为所动,微笑着摇了摇头,拒绝道:“此处地形险要,又惯是山匪出没之地,要早些过去才好。待出了这个山谷,你再出来吧。”
  少女闻言立时垮下脸来,不满地嘟囔道:“表哥净诳我,自从入了这飞龙陉,一个山谷接着一个山谷,不是入山谷就是出山谷!人都说百里飞龙陉风光旖旎,可怜我白白走了一遭,竟然是坐了一道的车!”
  少女边说边窥着青年的脸色,见青年面上一直挂着微笑,像是很专注地听着自己的话,便又换了语气,撒娇道:“表哥,你就让我出去骑会儿马吧。免得到了冀州被娴儿嘲笑,她去泰兴的时候还专门向我提过飞龙陉的景色呢,说那次可是骑马过的飞龙陉。”
  青年嘴角带着浅笑,心平气和地说道:“那次有薛将军带了一千兵士相随,情形自是与我们不同。”
  少女听了再无话说,赌气一般摔下了车帘子。青年瞧她如此,颇为无奈地笑了笑,策马往队伍前端行去。
《江北女匪》作者:鲜橙【完结】
发表于 2018-3-30 15:29:1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菜皮小说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7 Comsenz Inc. sitema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