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快电子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155|回复: 0

[言情预告] [2014/12/22出版]《亲爱的阿基米得(下)》作者:玖月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1 21:2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42158chtis1oh4z9us4cc.jpg
  系列名:U STOTY
  ISBN13:9789863230922
  作者:玖月晞
  装订/页数:平装/304页
  版次:1
  规格(高/宽/厚):21*14.8*1.5cm
  出版社: 联合文学
  出版日:2014/12/13
亲爱的阿基米得(上)出版日:2014/11/5  联合文学出版
亲爱的阿基米得(中)出版日:2014/11/12 联合文学出版
内容简介
天才密码学家与黑暗犯罪组织的顶尖对决最后高潮
高智商限定,最心动精彩的推理恋爱小说全新修订版
出书版唯一收录感人翻转大结局
甄爱不敢相信,言溯和她求婚了。在亿年难遇的星空中,两人缠绵难分。
但来自过去的恶魔如影随形,锲而不舍,势必粉碎她的世界,将她重新禁锢。
甄爱的行踪再度暴露。屡屡现身于她面前,俊美而残忍的A背后,狠戾的B酝酿着更彻底的恶意与更冷酷的阴谋。
极其残酷的性幻想虐杀案之后,出现了第六个牺牲者。同时甄爱失踪、Holy Gold俱乐部五十六名女子性命垂危。
FBI特工勾勒犯罪画像,最符合凶手条件的人,竟然是……言溯?
「如果你死了,我会害怕活下去。」
她阻止不了言溯与恶魔正面对决,只能望着世界轰然坍塌。
但她是言溯的甄爱,只有她才能解开言溯隐藏在告白中的密码,亲手和组织作出了结。
有些事,不会因为危险而不去做;有些人,不会因为危险而不去爱。
For you, a thousand miles!
本书特色
?晋江文学城人气犯罪心理恋爱小说全新修订版,两岸首发
?扣人心弦,出书版限定翻转精彩大结局
特别收录近两万字未公开番外篇〈言溯和Chace的初次合作〉、〈言溯、甄爱及宝宝的列车解谜〉、〈三个人的圣诞节〉及〈Chace Lancelot〉、〈言家父子小剧场〉等十篇。
作者简介
玖月晞
天蝎座AB型,一路行走一路漂泊。我认为我迄今做得最好的事,就是活在真实的生活中,不依赖他物和他人,保持着精神的独立和自由,兀自成长。
试阅
盛夏已过,秋意淡淡。
茂盛又初见衰败的原野上聚了多辆车,警灯闪烁。现场拉着长长的警戒线,各路人马进进出出。无人伤亡,却引来了CIA和FBI的精英。
FBI认为最近发生的恶性虐杀案,言溯是头号嫌疑人,甄爱是他的学生,关系密切。
CIA则比较狡猾,说甄爱因为指证连续杀手,参加了证人保护计划,其实是普通学生,最近在普林斯山的地下工厂做实习调查。
周围忙忙碌碌,言溯挺拔又孤独地立在撞成废铁的两辆车前,面色沉默而冷清,脑子运转得有条不紊。
能让甄爱一声不吭离开庄园的,只有苏琪背后的神秘人,伯特。
被撞的是伯特的车,斜插而来是欧文的。但,他们消失去了哪里?
言溯绕着被撞的车走了一圈。
后门开着,车内座椅全放倒,地上一块撕碎的裙角,他再熟悉不过。只看一眼,竭力平静的心像被谁撕开一道大口子。
裙子是他买的,今早亲手帮她穿上,那时她在他怀里咯咯笑,仰着脑袋转圈圈。
此刻,碎布上黏着陌生的浊液,属于男人。车厢里萦绕着淡淡的雄性腥味,像原始动物用体味彰显身分划分领地,又像在宣告对女人的占有。
言溯心一凛,彷佛撕裂的伤口被倒上冰。他神色依旧,担心甄爱有没有受伤;更担心她有没有哭。
特工们在一旁交流想法,初步推断有人劫持了甄爱,特工欧文虽然中途拦截,但很可能被一起抓走了。
言溯目光扫向四周,荒原,山丘,海湾。
欧文并非突然出现,而是一直独自暗中跟着。这里距离伯特甩开警察的地点很远,他独自追逐那么久,为什么选在这个地点冲撞?
他望向远处随风摇摆的灌木丛,不跟任何人打招呼,突然就奔跑过去。
丛林落叶,无尽的奔跑,海阔天空,熟悉的山脚,嶙峋怪石,海风,他从陡峭的海边悬崖滚落下去,浪涛拍岸,风卷沙石,尽头是那半壁山岩,整整齐齐削掉了一块——当年Chace自杀B炸的地方。
就是这里,隐蔽的林中海湾,怪洞极多,处处连通,易守不宜攻。
身后的特工和警察们已追上来。
「欧文带着甄爱躲在这附近。」言溯肯定地丢下一句话,再不多说,钻进附近的山洞里。
走了几个山洞都徒劳无获。莱斯开始怀疑言溯的判断正要命令撤退时,言溯的目光却落在海水在线的一块巨石上。从崎岖的石上走过去,转过弯,能容纳两人的洞口赫然眼前。
眼前是海洋,这个地点果然奇佳。
里德有了某种预感,警惕地掏出枪,打手势招呼大家过来。等待的空档,一扭头,言溯空手进去了,寥寥的身影很快被黑暗吞没。
弯弯绕绕走了不知多少米,光线越来越暗。言溯渐渐放缓脚步,调整眼睛的适应力。屏气倾听,黑洞里没有任何声响,隐约只有遥远的滴水声和漏风的轻啸。
他指尖点着墙壁,一步一步继续往里,面前越来越黑,某一刻,迎面撞上一个黑洞洞的枪口,直直对着他的眼睛。
言溯静静的,白皙而清俊的脸上,表情并不清晰,模糊进了阴暗的背景中。
对面,枪的主人,是欧文。
欧文举着枪,手臂端直,那样笔挺而庄严地立着背脊。面容硬朗而坚毅,可一双灰蓝色的眼眸彻底涣散,没有丝毫的光彩。
身后的手电筒追了上来,强光从他的瞳孔划过,没引起任何生理反应。
言溯无声地,深深地,蹙了眉。
良久,退后一步。
一束束手电筒光照射进来,把狭窄的洞内变成白昼。
身材高大的欧文,右手搭在石壁凸起上,保持着举枪瞄准的姿势,一动不动。
石壁上无数弹坑,他被打成筛子,衣服上没有一处不被血液浸透,地上的猩红色像毯子一样铺开,红得像花。
在场之人倒吸一口冷气,没人能想象当时的惨烈。
即使血液流尽,子弹打光,他依旧站得笔直,战斗到最后。彷佛不管谁来,他都要坚定不移地保护他身后的人。彷佛再来一个人,他依旧可以醒过来开枪。
那么一张年轻而帅气的脸,写满了平日里少见的凶狠与决绝。
言溯定定和他空洞的眼睛对视,他茶色的眼眸中划过一丝深刻的沉痛,耳畔回荡起欧文曾经说的话:「拚尽全力护她安全,即使殉职也在所不惜。」
那是冬天,当时那么简单的一句话,到了秋天,他用如此悲壮如此惨烈的方式兑现。
几平米的空洞里,没有别的人影。
没有甄爱。
他心里原本存有最后一丝侥幸,期盼欧文救走了甄爱。
直到这一刻,言溯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一种深彻肺腑的可怕,像寒冷,疼痛又潮湿,一点一点浸润到血脉之中——
甄爱,真的不见了。
竟然就这么……?
他脑子空了,无数次重复今天早晨的噩梦,她柔柔笑着,轻轻抠他手心,分明前一秒还在眼前,转身就不见……转身就……再也不见……
会不会重复一生?以后的无数次转身回眸,身旁再也没有她?
分明,连一句好好的告别都来不及……
法医检查欧文的尸体:「正面二十一处枪伤,子弹口径统一十一点四三毫米;背后一处枪伤,子弹口径十一点二毫米,直接穿透心脏,这也是致命伤。」
CIA的贝森特工听言,凝重地皱了眉:「甄小姐的枪口径就是十一点二毫米。」
莱斯等人闻言,纷纷露出怀疑的神色,欧文的背后留给了他保护的人,照这么看,甄爱不是受害者,而有可能是同谋?欧文死在他保护的人手上?
特工们互相交换着眼神,而取证的法证人员中,突然传来惊呼:
「炸D!」
现场气氛一下紧绷,无数双眼睛循声看去,杂乱的干枯海草之下,赫然一片红色的倒数计时,在昏暗的背景下,红得像血,触目惊心:
00:00:59
五十九秒!
一瞬间的死寂后,有人狂吼:「撤退!」
众人立刻迅速而井然地往外疏散。
只有言溯纹丝不动,没有要撤离的迹象。
他目光平静又锐利,急速扫视着周围的环境,石壁上,缝隙里,欧文的身上,地上的角落,每一个空间都不放过。
红色倒数计时飞速流逝,像是谁不可挽回的生命。
窄洞中,人越来越少,洛佩兹特工近乎命令地朝言溯大喊:「S.A.!立刻撤退!」
言溯突然面无表情地迈开步伐,还不离开。
他在山洞里疾步走动,手电筒光飞速在洞内扫过,眼睛的速度更快,把每一寸模糊的影像都刻进心里。
脑袋前所未有的高速运转,处理着他眼睛看到的一切视觉印象,但时间一秒一秒飞逝,没有任何有用的讯息。他目光凌乱而紧张,却死都不肯放弃,再次举着手电筒寻找。
只是,脸色一寸一寸僵硬冷寂,像原本侥幸却希望破灭的心。
00:00:39
「S.A.!撤退!」妮尔特工朝他喊。
他听不进任何人的话,他是不要命了,没希望了,固执地,沉默地,渐渐手指颤抖地,检查着山洞里每一个可能的疑处和线索。
里德蓦然明白了言溯的想法,跑上前拉扯他:「S.A.,你不想活了!法证人员已经尽力,只剩三十几秒,来不及了!」
「GOD!PLEASE!」言溯骤然爆发一声怒吼,手电筒猛地大力砸向石壁,哐当一声碎得稀巴烂。
周围人惊愕地睁眼,死一般寂静。
S.A.YAN,从未如此暴怒而情绪失控过。
言溯甩开里德的手,双手紧紧抱着头,像一只失去眼睛的重伤狮子,不安又急躁,飞速在狭窄的山洞里走来走去,彷佛无处可以安身,无处能给他平静:
「不能走,B炸了就什么痕迹都没了!欧文为什么选这个位置,他想说什么?他和Ai一定留了线索。在哪里,究竟在哪里?没有,没有!哪里都没有!」他不停地低声喃喃,彷佛停一秒就会空虚,就会惶恐;但即使话语不停,他说出的每一个单词都在颤抖,都在惊慌,「地理坐标、经纬度、海岸图形、洞穴隧道、数字、名字、字母……都不是!都不是!他们想说什么?密码!密码!在哪里!for God’s sake!」
「她在哪里!」他悲愤喊着,一脚狠狠踢向石壁。看得众人心惊肉跳,他却感觉不到疼痛,再度疯了一样抓起手电筒找寻线索:「有海鸟来过,涨过潮水,海洋滞潮的垃圾……」
炸D上红色的数字飞速消减!
里德上前箍住他往外拖:「S.A.,走!你不要这样,你忘记你对生命的态度了吗?赶紧走!」
言溯再度推开他,高瘦的身体在发抖,彷佛心中恐慌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一贯澄澈又坚定的眼眸到了这一刻,满满都是说不出的无助与迷茫:「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感觉到恐惧,我不知道这种时候,应该采取什么态度。」
他这一生的处变不惊和淡然自若,到了这一刻尽数崩溃。
里德怔住,眼眶竟湿了。
但言溯这让所有人瞠目的失控,也只维持了几秒。
他忽然平静了,双臂缓缓垂下,深深低着头,声音更低,像被打垮了,又像在哀求,很轻很轻:「God,Please.」
昏暗山洞中,他的侧影那么固执而隐忍,沉默而无声地撑立着。但那具躯壳里,分明有什么崩塌了。
洛佩兹嗓子发酸,眼中一下就涌出了泪水。
下一秒,她飞快拿手背抹去泪光,吼着下命令:「把他拖出去!」
时间只剩十秒,里德和史密斯立刻上前拖言溯。
他不肯走,怎么能走?
洛佩兹一狠心,抓着枪托狠狠砸向他的后脑……
言溯睁开眼睛时,在医院的病床上。狭窄山洞里B炸的余震,洛佩兹专业的一击,给他留下不小的脑震荡后遗症。
给他检查包扎的,是家庭医生班杰明。
给头顶换了纱布和药膏后,班杰明道:「S.A.,你这是第五次经历B炸。体内器官组织的创伤不是仪器能检测出来的。如果你今后哪怕有一点觉得身体不对的地方,都必须立刻回医院检查。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言溯脸色苍白,浅茶色的眼眸望着虚空,没有任何反应,不知听到了没。
「你奶奶,还有海丽、斯宾塞,他们都很担心你。」班杰明微微叹了口气,「S.A.告诉我,你还有哪里不舒服?」
言溯缓缓抬起寂静的眼眸,沉默良久。
「这里……」他抬起食指,点了点心窝,一下一下,茶色的眸子隽永而死寂,「疼。」
嗓音很干,苍茫而嘶哑,就像他的灵魂已经苍老,已经凋零。
推门进来的洛佩兹听到这话,差点又掉眼泪。
她和同行的里德与妮尔一样,和言溯合作太多,太熟悉这个人。印象中,他永恒而没有悲欢,那样坦然,那样从容。她从没见过他如此不像他。
但这样的人,即使痛苦,也是安静而不动声色的,像夜里的潮水,无声无息。
三人交换眼神,良久不说话。最终,妮尔说明来意:「S.A.YAN,警方拿到搜查令,已经去你家搜查了。」
病床上,言溯眸光转过来,淡淡笼在妮尔身上,没有生气,还很配合,点了点头。
妮尔反而不知接下来该说什么,沉默了好几秒,才道:「S.A.YAN,FBI正式要求你和我们回警局配合调查。」
「他的身体还不……」班杰明医生话没说完,言溯已掀开被子下床,平淡地看众人一眼:「请等一下。」
虽然面容虚弱,但无疑又变回了之前那个永远彬彬有礼的绅士,涵养与家教俱在。
洛佩兹和里德看着言溯走进换衣间,背影消瘦,一时无言以对;他看上去像是没事了,但又像有什么东西从他身上消失了。
言溯坐车到达警局时,门口聚了一些和平围观的人群。
性幻想案因为恶劣的虐待行径和幼龄女童的虐杀,引发了广泛的社会关注。警察迟迟未能破案也招致大量媒体质疑和民间非议。而就在今天,有人向CNN公布了BAU小组的嫌疑人画像和名单。
于是,围观者白条红字拉着横幅:
「去死,下地狱!」
「骗子,伪君子!」
「终止他的性幻想,终止他的恶行,结束他的生命!」
妮尔蹙眉,对言溯道:「别理他们!」
言溯不作声,脸色异常平静。他发自心底地不介意,现在,他根本无心置喙公众的散步权和言论自由。
他下车走进警局,围观人群有些骚动,但都有秩序地挥着横幅,不至于冲撞或袭警。
人们望着警察护送的那个高高瘦瘦的年轻男人,那样俊逸而冷漠的侧脸,不免感叹:人面兽心。
警局里,受害小女孩的父母也在,见了言溯,控制不住激动情绪冲了上来。
小女孩的父亲竭力克制,一双红眼瞪着言溯像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母亲则满目仇恨,声嘶力竭地骂:「混蛋!畜生!你对我的孩子做了什么?你做了什么!她那么小,她还在幼儿园送过礼物给你!你这个变态!恶魔!呸!」
她情绪激动,猛地一口唾液啐到言溯脸上。
众人始料未及。
和言溯一样有重洁癖的里德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拦在言溯面前,低声警告她:「现在只是嫌疑,还有待查证。」几个警察立刻上来把她拉去一边。
言溯平平静静,掏出随身携带的手帕,缓缓擦去脸颊上的脏东西,拭了一、两下,道:「我去趟洗手间。」
他立在洗手台边,有条不紊地冲洗完毕。一低头,手心不知何时多了滴血。他不言不语,抽了纸巾擦干右耳,把带血的纸揉成团丢进垃圾桶。
脑子里回想着欧文的很多事情,他们很早就认识,他认识的人欧文都认识,L.J、Alex、伊娃、里德……很多。
和甄爱有关的,欧文也说过很多——
「S.A.我有一个小妹妹,遇到了密码难题,帮个忙吧?」
「不管她是对是错,我都会尽职保护她。」
「你知道她有一个哥哥吗?除此之外,别的居然什么都查不到。」
言溯关上哗哗的水龙头走出去。
他家的律师立在审讯室外和莱斯交涉,言溯视若无睹,推门进去:「我不需要律师。」
律师们全愣住,莱斯则如获至宝,不做停留,立刻和妮尔以及洛佩兹进去询问言溯,其他特工则在外边看着。
言溯走进去,拉了椅子,背脊笔直地坐下。
莱斯抱了纸盒放在言溯面前:「这是在你家里找到的相关证据,希望你能配合。」
言溯看都不看:「莱斯行政官,心理施压对我没用。尤其是FBI这种用烂了的空盒子手法。」
莱斯吃了个闭门羹,不快地把纸盒推到一边,刚要开始询问,言溯先看向他。
暗柔的灯光在他眼中映着浅浅的光泽,透着说不清的凉:「在你们询问之前,我想听欧文身上的监听器录音。」
莱斯想也不想:「不行。」他知道,询问最忌谈条件。
言溯坦荡大方站起身:「我需要律师。」他头也不回往外走。
三人对视一眼,妮尔立刻朝他的背影道:「可以。」
很快,设备拿过来了。
打开前,妮尔解释:「没有甄爱的,她总是自己拆掉监听设备;欧文偶尔也会关掉,但这次他没有。」
言溯不言。
录音打开,铺天盖地全是呼啸的风声和海浪,欧文极低地轻呼:「Ai,小心!」
「没事。」这是甄爱的声音。
「没料到妳速度那么快,反应敏捷。」
「是吗?」女孩的声音带了一丝兴奋,一点也不像逃难的孩子,但下一秒提到了某人,就低落下来,「S.A.还总说我慢呢。S.A.……嗯……S.A.……」
她不经意间重复他的名字,三遍,一遍比一遍轻柔,一遍比一遍想念。
言溯静静听着,眼神幽深专注,脸颊始终淡漠冷清。
「呵。」欧文似笑非笑,「妳毕业时,我们带妳去游乐场,他打地鼠还没妳快!」
这句话没什么安慰作用,甄爱似乎更难过了,声音小得像蚊子:「欧文,我想S.A.了……呵呵,明明都没有分开多久。」
言溯不言不语,碎发下的眼眸深邃得像夜里的海,平静而深沉,看不出任何情绪。
「欧文,他会找到我们吗?」
「会。」
「你来和我一起好不好?」
「……」很长时间内,没有人声,连呼啸的海风都没了。
良久,欧文呼吸沉沉,很粗很重:「Ai,我其实很喜欢妳头发束起来的样子,很漂亮。」
但甄爱没有回应。
接下来彷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没有一丝声响。众人屏息听着,突然一声尖锐的惨叫撕裂了安静:「啊!」
女孩的尖叫,凄厉又悲哀。
是甄爱。
声音戛然而止。
言溯头上绑着绷带,映得利落短发愈发乌黑清秀,也衬得受伤后的脸庞愈发苍白。
俊俏的脸上再也没了数天前,带着他的「学生」给罪犯画像时的温润神色,声音也不再清雅,而是沉沉如水:「欧文的葬礼是什么时候?」
妮尔犹豫片刻:「CIA发现了一些别的东西,而且欧文数度违反规矩私自查取机密,他不能以军礼下葬。所以……」
言溯不语,想起欧文举着枪死死立着的样子。
这时,外边有人敲门,说有封信寄到警局,收件人却是S.A.YAN。
其实不是信,而是一张相片冲印纸,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
洛佩兹等人面面相觑:「这是什么意思?」
妮尔蹙眉:「密码?信号?」
言溯盯着那片漆黑,看了几秒,懂了。
他很长时间内说不出话来,良久才抬起手指,一下一下地戳那块黑色。
「甄爱……她在这里。」
面前三人愣住,不可置信;妮尔瞪大眼睛,足足愕了好几秒:「什么?」
「她,被关在黑屋子里了。」言溯深深低下头,拿手遮住眼睛。
他记得,
甄爱曾无所谓地说:「小时候,一不听话,就被关黑屋子。哼,有什么可怕的,我都习惯了。」
习惯了……
他知道,甄爱不会哭,也不会尖叫。她会很安静,很沉默。
而他,手指抚着那片黑暗,心像是被重锤狠狠一击,没了声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菜皮小说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7 Comsenz Inc. sitema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