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快电子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205|回复: 1

[言情预告] [2014/05/01出版]《御赐小仵作》作者:清闲丫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1 21: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12241zpsnnwra5nn5toro.jpg
内容推荐
身为掌管全国最高刑狱机构的一把手,萧瑾瑜有些烦恼。
他找不到一个背景简单身家清白能力出众的仵作作为助手。
直到有一天,受了伤的他在刑部遇见了来考试的她……
楚楚:“你就是那个活尸体吧?”
清脆的声音,甜美的笑容。
萧瑾瑜:“(¬ω¬)……”
他承认第一次见面自己的形象有些糟糕,可是姑娘你哪只眼睛看到“活尸体”了!
对于那个突然闯进他视线,扰乱他生活的仵作姑娘,萧瑾瑜很气恼,也很无奈。
想他堂堂安王爷,掌管全国刑狱诉讼案件,却被他的好侄子当朝皇帝作为奖赏赐给了一个当仵作的姑娘!
这一道赏赐解决他两个老大难问题——仵作和娘子都有了!
当紧张、复杂又悬疑的案情突现,身边有个既能协助办案又能照顾起居的娘子可真是太美好了!
萧瑾瑜心满意足,感谢皇帝好侄子。
但是——
“娘子,等等,我是活人,你要验的那个在那边……”
试读章节
楚楚觉得六扇门的考试也没有那么难,不过就是考得花样多了点儿,不但要考怎么验死人的尸,还要考怎么验活人的伤,看样子要进了六扇门,往后还真够忙呢!
  楚楚这么想着,抬脚就要迈进偏厅的门,可眼角余光扫见走廊一头来了个人,她又把脚收回来。
  见到刑部的大人要行礼,她是记牢了景翊的这句话了。
  楚楚扭头看过去才发现,过来的这人根本没穿官服。不但没穿官服,还坐在轮椅上,带着一头一脸的伤!
  楚楚怔了一怔,刑部怎么还有这样的人?
  脑子突然灵光一闪,楚楚眼睛一亮,噔噔噔就向那人冲了过去。
  轮椅里的人显然被她惊了一下,手下一按就把轮椅停住。
  楚楚脚都没落稳就甜甜一笑清脆地道:“你就是那个活尸体吧?”
  萧瑾瑜在楚楚那双水灵灵的杏眼里清楚地看到自己瞬间愣成了什么样子。
他多少年后依然坚信,全国都找不出第二个人能当着他的面用这样的表情这样的口气如此亲切地称他为——活,尸,体。
  萧瑾瑜还愣着,楚楚已经毫不客气地从上到下把他打量了一遍,最后目光落在萧瑾瑜的腿上,道:“他们可真会挑人,你一看就像受了很多伤!”
  被她直直盯着那双腿,萧瑾瑜这才回过神儿来:“你……”
  楚楚抢道:“我叫楚楚,楚楚动人的楚楚,来考仵作,就是待会进去给你验伤的。”说着她一步蹿到萧瑾瑜的轮椅后面,“看你瘦瘦弱弱的模样还被人伤成这样,我推你进去好啦!”
  “不必。”
  楚楚推起轮椅就走,嘴里说道:“哎呀,你就别跟我客气啦!”
  楚楚推着萧瑾瑜走进房间的时候,景翊正和监考书吏坐在屋里优哉游哉地喝茶。他知道萧瑾瑜是不会进验尸房的,所以他干脆直接到这第二场考试的屋子里等他。
  他也知道楚楚排到了一号,第一个出现在这间屋子里的人肯定是她。
  但拿刀抵着他的脖子他也想不到这两人会以这样的组合方式进来,所以刚一抬眼看见楚楚和萧瑾瑜的时候景翊一口茶饱满地喷了出来。
  书吏直接从椅子上弹起来,手里那杯茶泼了自己一身,茶杯咣一声掉在了地上。
  安王爷这脸,这脸色……
  楚楚完全没意识到两人的反应说明了什么,一眼认出景翊就奔上前去欢天喜地地叫:“景大哥,你也在这里啊!”
刚才她和七叔说这是六扇门的考试,七叔不信,还和她说六扇门是没影的事儿,害她担心了好一阵子,现在六扇门的人就在这里当考官,看七叔还有什么好说的!
  “咳咳咳……是,是啊……咳咳……”
  书吏满手心的冷汗,正要对萧瑾瑜跪拜,萧瑾瑜一个眼神递过去,轻摇了下头。
  书吏立马会意,吞了口唾沫壮了壮胆,拼命稳住声音对楚楚道:“你是一号,一号楚楚?”
  楚楚赶忙把那个木牌递上去答道:“对!”
  “这场是考验伤,你、你可准备好了?”
  楚楚笑容满满地看了眼萧瑾瑜:“准备好啦!”
  “好,好。”
  书吏刚要扬声叫人把原定在一刻钟后才会出现在这间屋里的伤者带过来,结果嘴刚张开就卡住了。他和景翊两人眼睁睁地看着楚楚两步走到萧瑾瑜面前,小手一伸捧起萧瑾瑜的脸就看了起来。
  突然被楚楚捧住了脸,萧瑾瑜想往后撤轮椅已经来不及了,惊得他把头直往后面椅背上靠。
  楚楚却一点儿松手的意思也没有,还轻声细语地给他来了一句:“你别怕,我不会弄疼你的。”
  这一惊还没过去,楚楚的脸又凑了过去,小鼻子贴近了萧瑾瑜额头上的伤嗅了几下,又贴近他鼻梁的伤嗅了几下。
  楚楚的额头几乎要撞在萧瑾瑜的额头上了,刘海就在他眼前刷过来刷过去,温热的气息清楚地直往他脸上扑。
  萧瑾瑜不得不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脸正呈现出一种史无前例的红色。
  楚楚终于看够了也闻够了,把小脑袋移开的时候,萧瑾瑜深深呼出了一口气,他有强烈的预感,楚楚要是再这么多停一会儿,他肯定要当场昏过去了。
  景翊的眼还瞪着,书吏的嘴还张着,萧瑾瑜的脸还红着,楚楚已经开始用她清亮的嗓音说正事了。
  “伤口还没有用过药,看这样子应该就是一天之内的事。头上的伤和鼻梁的伤都是被硬物迅速撞击造成的,不过头上的伤除有血瘀外还有均匀轻微的擦破伤,应该是被打磨不精细的硬木撞的。鼻梁上的伤很光洁,但血瘀更深,应该是被一种更重更平整更光滑的硬物撞的。”
  她这几句话说完,另外三人才缓过劲儿,各自迅速把魂儿收了回来。
  还是景翊先开了口,声音隐隐带着点儿飘忽:“那结论呢?”
  轮到楚楚一愣:“结论?”
“就是你推断这凶器到底是什么,可能是什么人干的。”
  楚楚连连摇头摆手,一本正经地道:“检验就是检验,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这推断不是仵作分内的事,我不能乱说。”
  景翊向萧瑾瑜看了一眼,见他脸上的红色还没全隐下去,但那神情说明,楚楚这话在他心中的认可度至少达到了七成。
  景翊就知道这回肯定找对人了。
  心下一轻松,作为这两道伤的始作俑者,景翊勾起嘴角道:“没事,你怎么想的就怎么说,这个不算在考试里,我就是想听听,你说错了也无妨。”
  楚楚扭头又看向萧瑾瑜,萧瑾瑜直觉得脊背发紧。
  好在楚楚没再动手,目光就在那两道伤上晃荡了一阵,突然小手一拍,道:“我知道啦!你一定是脑袋被门挤了,鼻梁被驴踢了!”
  萧瑾瑜的脸阴了一下,景翊的脸一片漆黑。
  你才是驴,你全家都是驴!
  书吏心中隐隐有种很不祥的预感,正要开口把楚楚打发走,就见楚楚一转身重新面对萧瑾瑜。
  “我得摸摸你的脉。”
  景翊收住了咳嗽,慌忙把目光投向萧瑾瑜。
  认识萧瑾瑜的人都知道,这是萧瑾瑜的一大忌讳,如今天底下敢跟萧瑾瑜提“摸脉”这两字的活人,恐怕就只有他府上的那个叶先生了。
  他要真突然对这小丫头发起那样的脾气……
  好在萧瑾瑜尚未从楚楚刚才的一系列惊魂举动中彻底缓过劲儿来,就只怔了一下,皱起眉头冷冷看了她一眼,硬生生地回了一句:“不行。”
  景翊暗暗舒了口气。
  可楚楚完全没有就此打住的意思,继续道:“那我得摸摸你的腿。”
  景翊无声地把刚舒出来的那口气又倒吸了回去。这回连他都不知道萧瑾瑜会有什么反应了,反正这话他是从来没听见有人对萧瑾瑜说过。
  事实上,这话确实是萧瑾瑜第一次听见。
发表于 2018-4-11 10: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谢谢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菜皮小说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7 Comsenz Inc. sitema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