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快电子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105|回复: 0

[言情预告] [2017/06/01出版]《你在微笑,我却哭了2》作者:阿Q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1 21:2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04242njlkx688zk441s4.jpg
作者:阿Q
出版社:花山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06月01日
内容简介
兵荒马乱的十八岁,命运的暴风雨摧毁了叶晨睿及她身边少年的生活。叶晨睿在众人指责中黯然离开江都和卞都,来到南城。却不想,风波随后蔓延而来。晨睿接二连三的在路上面临死亡的意外。之后,年少的故人相继来到了南城——*混的少年阿极成了军校生,*强的少年卞都接手了家族生意,与秦一璐出双入对;*好的少年夏息成了医生,却将自己放逐在南城,陪在晨睿身边。而与此同时,夏息身边来了一个姑娘——华为珂。她像极了秦一璐,她夹裹着张扬个性与渴望,缠着夏息,她的父亲华先生赞助了阿极与施恩的不夜城生意,甚至成了卞都的合伙生意人……晨睿只想身边好友无虞,苟且安命,却被华为珂告知了一个惊天的真相,颠覆了所有,原来她才是一切罪恶的根源——少年夏息说,你的命是我救的,我有权对你负责。少年卞都说,除了我,我不允许你爱任何人,谁也不行!少年阿极说,晨睿你恨我吧。叶晨睿说:“不祈求你能原谅我,只希望,你能将我遗忘。”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楔子
近来,我时常做梦,梦见母亲独自一人站在老宅后山的那块黄土坡上,身形消瘦,长发未束,发丝迎风乱舞,看上去十分孤寂。我喊她,她回头看我,神情悲凉,让人心疼。她语调哀戚地对我说,晨睿,你怎么不回家看妈妈,妈妈很孤单。简短的一句话,让我瞬间红了眼眶。我想起离开江都多年,都未能回去祭拜母亲,心里就很是难过。我想母亲是怨我的,所以在梦里,她连话都不愿与我多说,不等我开口,她便背过身去,消瘦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远方那灰白色的浓雾中。我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她消失,却没有勇气追上去挽留她。枯黄的杂草爬满了整个坟头,比她刚离开我那年又繁茂了几丛,我站在凛冽的北风中,由着风沙迷住了双眼。若有来生,我愿用终生孤寂,换母亲百岁无忧。若有来生的话……
第一章:经年已久
【1】她说,晨睿,你答应过的。
醒来,枕头又湿了一片。同病房的小男孩在熬夜打游戏,看到我红肿的双眼,老气横秋地对我说:“你是不是做噩梦啦?他们说梦里的人都比真人可怕,梦里还有吓人的鬼,你哭是被吓到了吧。”我被他那耸人听闻的语气逗乐,双手抹了把脸上的泪痕,笑着说:“我做的不是噩梦,是个美梦,梦里我见到了再也见不到的人。”男孩不以为意地切了声:“那还不是说梦到鬼了嘛!你梦到的那只鬼长得可怕不可怕?”“那是我母亲,她是我最亲的人,怎会可怕。”我微笑地回他,后又觉得自己跟个六七岁的孩童解释这些他又不明白,索性不再多说,坐起身,从枕头底下拿了本书出来,准备以此消磨午夜余下的时光,静待天明。男孩见状,放下手中的平板电脑,光脚下床,凑到我的床前,好奇地问:“你在看什么?我妈妈也喜欢看书,她老爱给我讲故事了,不过现在她在其他病房,不在我身边,没人给我讲故事,所以我晚上都睡不着。”男孩说这话的时候,小嘴微微地嘟起,还在因为没跟母亲一个病房的事而耿耿于怀。我想起护士们曾提过,这孩子是一家三口出去旅游,路上出了车祸,父母重伤,现都在重症病房,还没脱离危险期,孩子因为被母亲护在身下,因而伤的比较轻,被送到了普通病房。想到这,我再看看这孩子稚嫩的小脸上那殷切的表情,心头一软,掀开被子,把他抱到床上,圈进怀里。南城的冬天很冷,窗外飘着雪花,月光如银。即使门窗都紧闭着,但依旧能感觉到有冷风透过窗棱的缝隙吹进来,还好屋内的空调打得很暖,两个身体依偎在一起,倒也温暖。在这样的冬夜里失眠,说故事再适合不过了。男孩叫“季安”,我听到他奶奶喊他“安仔”,也便自作主张地这么唤他。“安仔,接下来姐姐要给你讲个关于爱的故事。”我翻着书对怀里的孩子说道。“什么是爱?是奥特曼打小怪兽吗?我妈妈经常给我讲奥特曼的故事,她说奥特曼欺负小怪兽是因为爱他。打是亲,骂是爱。”安仔仰着头问我,我被他问得哭笑不得,私心里觉得安仔的母亲一定是个可爱的女人。“不不,不是奥特曼跟小怪兽,我要讲的是一只不懂得爱的瓷兔子,在经历了一段漫长的旅行之后,学会去爱的故事。”“那这个故事刺激吗?”“不仅刺激,而且很有趣。”我笑着说,试图勾起安仔的好奇心。“好吧,那你讲吧。”安仔耸了耸肩,妥协道,换了个慵懒的姿势,背靠在我怀里,安静地听我讲故事。上次给人讲故事还是孩童时期的事,距离现在已是多年,当年那个爱看童话书的女孩已经长大,陪在她身边听故事的,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冷傲少年。经年已久,多少回忆还涌在心头,午间回想起来,心头总是涩涩的。我尽快调整好情绪,清了下嗓子,语调轻柔地读起手中的童话书来。“从前,在埃及街一栋房子里,住着一只几乎全部是用陶瓷做成的兔子,名叫爱德华。爱德华是一只极其自负、个性冰冷的瓷兔子,从小被主人艾比琳宠爱着,所有的人都对他俯就屈尊,他只接受大家给他的爱,他不懂爱,也不愿意懂……”外面的雪继续飘落中,整个医院都很安静,偶尔能听到走廊里护士巡察的脚步声,配合着我的读书声,也便没那么冷清了。“后来他想起了佩勒格里娜对美丽的公主的描述。她就像没有月亮的夜空中的繁星一样闪闪发光。由于某种原因,爱德华觉得这句话给人以慰藉,他自言自语地重复着这句话——就像没有月亮的夜空中的繁星一样闪闪发光,就像没有月亮的夜空中的繁星一样闪闪发光——一遍又一遍,直到第一道曙光终于浮现……”故事还未读完,耳边就已经响起了安仔平缓的呼吸声。我低头看了他一眼,合上书本,放回枕头底下,慢慢躺下身,用被子盖住了他跟自己,用手臂枕着头,静静地望着那张恬静的睡容,似乎想从那孩子身上找寻某个身影,最后也只能徒然地闭上眼,自嘲地苦笑。叶晨睿,你在找什么呢?是在找逝去的童年,还是那一去不可复返的青春,亦或是那个无法再见的身影。不记得何时睡过去的,再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安仔不在我怀里,不知道去了哪,病床旁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才看清那人是夏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菜皮小说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7 Comsenz Inc. sitema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