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快电子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122|回复: 0

[耽美预告] [2013/08/08出版]《365行短篇集之异想天开》作者:亚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1 21:2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12904kobq84fq4kbx42o4.jpg
书名:《365行短篇集之异想天开》
作者:亚海
插画:夜夜袭魔
出版日期:2013/8/8
简介:
阔别四年,365行新作再临!
尼特族王子X工作狂王子,
严肃机长X妖孽座舱长,
农夫X太空人,
太空科学家、泌尿科医生、钢笔点老板……
时而轻松幽默,时而低回不已,
充满创意的想法与笔触,让你一读就无法放下!
试阅:  
  空中黄昏
  在义大利高级饭店里闻着Espresso的香气醒来,一向是我最喜欢的清晨时刻。
  我掀开棉被下床,在地板上拾起昨天急着脱掉的浴袍披上,慢步走到沙发后方,蹭着昨夜枕边人的脸颊。
  我深吸一口气,麝香沐浴乳与咖啡的味道混合后,让人又想在一大清早躺回床上,重播昨晚的点滴。
  试探性地伸手在对方胸口抓了一把,毛绒绒的触感其实我不太喜欢,但看在有胸肌的份上,就勉为其难地再摸了几下。
  突然,我不安分的手被他抓住。
  「Kevin,今天不行喔。」他用好听的低音,说着义大利文。
  见好就收一向是我为人称道的「优点」,我笑了笑,收起手,绕过沙发拿起咖啡啜饮。
  「怎么了?今天有事?」
  他耸耸肩,「是啊,待会要陪我未婚妻去挑戒指。」
  「噢。」我毫不在乎地回应。
  虽然从没听他说过未婚妻的事,但我也早就习惯这种剧情发展。而且,我俩都清楚彼此都是玩咖,总有一天会结束这种关系。
  喝完咖啡后,他换上笔挺的西服,我帮他打上完美的领结。
  在门口送别前,我真心地道:「如果不能给她真心的话,至少给她幸福快乐吧。」
  他愣了一下,随即才回口,「我知道,你也是啊。」
  「我可没打算跟女人结婚喔。」
  「不是结婚的事。」
  他伸手摸着我的脸,用拇指轻抚我眼角旁的鱼尾纹。
  「Kevin,你也四十几岁了吧,也该好好想想了。」
  「……」
  不知何时,他的另一只手摸上我的后庭。
  「而且,你这里的身价也不如以往,还能找到谁陪你玩呢?」
  ◎
  可恶,为什么又梦到那句话?!
  凌晨三点,我气冲冲地醒过来,心想着反正再倒回去睡也不能睡太久,索性就准备盥洗上班。
  这一个月以来都是早班机,天未亮就得出门,有时还得连飞六、七天,这大概是从国际线调到国内线后,我最不习惯的事吧。
  我大学毕业后就立志当空少,但动机极为不纯,一边想着国外各式帅哥、各种洋屌,一边准备各航空司的空服员考试,最后还真的让我得到一份Offer。
  当我还是新人时,带我的空少前辈曾这么说过。
  「纪秉泉,你这家伙天生就该做这行的,长得俊美帅气就算了,美姿美仪、对顾客的各项服侍、服务业该有应对进退什么的都没话说。可是……你那表里不一的恶魔个性,应该会让全世界不少男人失去童贞吧。」
  前辈验证了自己说过的话,在新训结束前,我让他躺在床上,不断喊着:「拜托你再让我上一次好不好……」
  尔后,我顺利地当上国际线的空服员,并在空姐们梦寐以求、最有可能攀上枝头当凤凰的航线上渡过愉快的时光。
  还真是怀念那段日子啊,那时不管什么时候降落都有人到机场接送,各大饭店的高级名床也都尝试过了,与各国男人共渡春宵,就快把欧洲国家全部蒐集完了呢。
  然而,随着同期的同事一一嫁人,我的头衔也从空服员、资深空服员,升级至座舱长、资深座舱长。
  今年,公司甚至连找我去谈都没有,一张纸就把我从国外线调回国内短程,表面上说是请我帮忙训练新人,实则为了门面好看吧。
  看着镜中那怎么抚也抚不平的鱼尾纹,对外貌再怎么有自信的我,也不得不感慨岁月。
  要是让当年那些男人看到我现在的模样,搞不好会笑着说:「没想到空中王子也有变老、变丑的一天啊?」
  ──你这里的身价也不如以往,还能找到谁陪你玩呢?
  又想起那句话,我一拳打在墙上。
  「去你妈的大烂屌,早知道就把你的卵蛋咬烂啦!」
  呼──骂完轻松多了,好啦,准备上班。
  ◎
  「早啊,座舱长!你来得真早耶。」
  「佳蓉早啊,我昨晚睡得不太好,就早点过来了。」
  佳蓉是机组员里最资浅也最容易捅娄子的人,平常忘东忘西就算了,上次还不小心把热咖啡倒在客人身上,真不晓得她怎么通过公司最后的测试。
  「是噢,我昨天好累,睡得超好耶。」
  我望着她笑了笑,你当然睡得好啊,脖子上的草莓都快绕成项链了,待会打上领巾还是遮不住的话,我看你要怎么办。
  在心里训完新人后,我边喝着咖啡边看着今天的乘客表,备注一些注意事项。
  例行功课做完,吵得像麻雀的空中小姐们也都到班了,机组员里就只有我一个男空服员,剩下二个男的是机长跟副机长。
  机长年纪太大,都快退休了,而且不是我的菜,副机长年纪太小,才刚结婚,我不碰已婚者。
  就算窝边草吃不到,想往外发展也没办法。国内短线大都是旅行团或是返乡客,我还没遇过看得上眼的。
  这么一想,我也三、四个月没「开机」了呢……
  当我胡思乱想着下流的事时,前方一群人突然围在一起,好像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了?」
  「座舱长,听说我们这班机要临时换机长耶!」
  「换机长?我没接到通知啊。」
  「好像是詹机长昨天晚上在家突然中风……」
  「这……」这也太危险了吧?公司不是每年都要求机师要做全身健检吗!
  「不过紧急送医后好像没有大碍,但今天就没办法飞了。」
  「……」没办法飞是理所当然的吧。
  「好期待喔,新来机长不知道会不会是个帅哥!」
  佳蓉……如果是帅哥的话,你的草莓农夫就不管了吗?虽然我也没什么资格念你就是了,但你手上还戴着订婚戒指耶?!
  「座舱长,你知道新来的机长是谁吗?」
  「我刚刚才知道要换机长,怎么可能知道?」
  「是噢,我想说你待这么久了,消息比较灵通的说。」
  正当大家七嘴八舌八卦时,突然有人打开门走进,身着机师服,帽子底下一张不认识的脸孔。
  「请问座舱长是哪位?」
  「我就是。」
  他把帽子拿下,年纪看起来比我略长,我听到身后空姐们失望的声音。虽然年纪我还吃的下,但那严肃的长相却不在我的守备范围内,老实说,我也有点失望。
  「因詹机长身体状况不佳,我来接替他执勤,我姓汪名叫新航,请多指教。」
  他的态度与其说是恭敬,不如说是一板一眼,就像个军人一样。
  ◎
  「前阵子公司新招募进来的那批机师啊,听说有好几位都是空军退役后二度就业,汪机长应该就是其中之一吧?」
  「是啊,空军退役的机师都长得像他那样,理个短平头,表情活像欠他几百万一样,还有──他们的驾驶技术极差。」
  「咦?空军退役的机师驾驶技术不好吗?」
  「佳蓉,你没遇不知道,坐他们开的飞机真的要准备好几颗心脏备用。简直把客机当战斗机开,不是飞机刚离地就直往天上冲,就是降落时像跳楼……实在太可怕了。」
  「蛤?这、这么恐怖啊……」
  登机前半小时,空服员们在机上准备,嘴巴也不停地八卦着刚到班的新机长。
  本来身为座舱长的我实在该出去念他们几句,但越听越觉得她们说的话实在太中肯,我曾遇过几次,从空军转机师的驾驶的确如此。
  我曾听一个飞航工程师说过,空军战机跟一般民航机的系统完全不同,就算驾驶战斗机有上千小时的经验,要驾驶民航机前也得重新培训。
  再加上空军退役的军人年龄偏高,学习效率不一定会比没驾驶过飞机的新人快,而且他们有空军的旧思维,容易用驾驶战斗机的标准来开客机,对于飞机着陆的稳定度要求也不会太高。
  我一边想着待会该怎么安抚因起飞或降落而情绪不安的乘客,一边往登机入口前进,未料,抬起头却与汪机长正面对上。
  他似乎觉得我们距离过近,拘谨地退了一步后,才开口说话。
  「座舱长,待会机内的事就拜托你了。」
  「机长别客气,这是我分内做的事。」
  汪机长礼貌性地颔首,要走向驾驶舱时,突然又转过身叫住我。
  「座舱长。」
  「汪机长,还有什么需要吗?」
  「这是我第一次驾驶客机开这条线,若有什么不周的地方,还请你多帮忙。」
  面对他诚恳地拜托,我当然笑着点头说好。
  心里也同时想着,飞机是你在开,我哪能帮上什么忙,只是待会可能要先吃颗晕机药事先预防就是了。
  ◎
  短程的国内线航班通常于飞抵目的地后半小时内让乘客及货物下机,并快速准备回航的登机作业,机组员几乎没有什么休息时间又得马上接待下一组客人,所以我有时候会觉得短程飞航比长程还要疲惫。
  长时间待在机上虽然累人,但至少还有时间可以休息,短时间内得不停地接待客人,手脚动作跟嘴巴都没停过才真要命。
  不过,今天的工作意外地顺畅,组员们都没出什么篓子,也没听见客人有抱怨声,最重要的是──这天飞机的起降都非常平顺、稳定、安全。
  「座舱长,那我先下班了,明天见。」
  「拜拜,明天见。」
  一转眼,休息室又剩我最后一个人。
  有家庭的人都早早回家,还是单身的人也都积极参与下班后的各种联谊约会,最闲的反而是我这个没家庭也没联谊可参加的中年男子。
  汪机长推开门走进,看到空荡荡的休息室一脸诧异。
  他八成是来找大家吃饭的吧,虽然我们这边也有跟新人聚餐的习惯,但大家好像看到他就忘了有这回事。
  我斜瞄了他一眼,也不知是哪跟筋不对劲,竟脱口道。
  「要一起去吃饭吗?」
  ◎
  机场附近通常没有什么体面的餐厅,反正也只是两个中年男子吃个饭,我便带他到味道还算不错的面摊。
  忘了是谁先叫酒的,定神一看时,桌上已多了四、五个空玻璃罐。
  其实我不太能喝,打了个酒嗝后,才注意到坐对面的那个人一副完全没事的样子,还仍保持着「军人坐姿」。
  挺直腰杆,只坐椅面三分之一,一手放在大腿上,一手从容不迫地饮酒。
  「汪机长酒量还真不错。」
  「好说好说,」他将手上的杯子一乾而尽后笑道:「以前在金门,长官都把高粱当茶喝,我们也不得不跟进。」
  「啊,原来如此……」
  「不过,自从退了之后,就没什么人可以一同喝酒,所以今天能跟纪兄畅饮,真的很尽兴。」
  虽然外表没什么变化,但黄汤下肚,仍让汪机长的话多了起来,可能是他刚好想也找人吐吐苦水吧。
  要是平常,我一定装有事开溜,我自知自己不是个很好的倾诉对象,总会不小心把内心的恶意吐槽说出口。
  也许是酒喝多了,我今天竟撑着下巴乖乖地听他说话。
  他说,他从没想过退伍后会变成民航机机师,会来这里上班,说穿了还是为了钱。与前妻离婚后,他每个月得付高额的赡养费,故退伍之后只靠退伍俸仍入不敷出,不得不二度就业。
  他应征上机师并顺利通过培训,上班了一阵子,竟也觉得这份工作带给他不少新的生活体验,比起同袍退伍后在家无法适应,他则到了许多地方,也认识了不少人。
  「老实说,在军中生活了大半辈子,以为人生就这样了,没想到,退休后才发现人生好像才刚要开始。真不知道我之前到底是虚度日子还是……嗯?纪兄,你醉了吗?」
  「不,我没……」我本想说自己没醉,却连话都说不清楚。
  不过,对方说了什么话,我倒是听得一清二楚。
  「这下可麻烦了……要不要到我住的饭店先躺一会儿?」
  ◎
  「借酒装醉」这招一向不在我的招式表里,但今天却不小心用上了。
  汪机长扶我回饭店时,一路上我都还在犹豫。
  一来他不是我的菜,二来是认识第一天就出手,好像稍嫌太快。
  脑袋十分清醒地权衡到底要不要「上」时,他已温柔地将我放在床上,还贴心地帮我解开了钮扣,盖上薄被。
  我半眯着眼观察他的动态,他走到一旁倒了杯水喝,似乎觉得有点燥热,接着把上衣一件件脱掉,直至半裸。
  我得老实承认,说他不是我的菜言之过早,竟没看出那厚重、不合身衣物底下的结实肌肉。
  单看那美妙的倒三角身材的话,我绝对不相信他跟我年纪差不多,而且,就连经验丰富老道的我也没看过几次这种极品货色。
  如果是这副身体的话,我可以噢。
  像是回应我心底的呼唤般,他走到床边坐下,自言自语地念着:「我也喝太多了吗,先躺一下好了……」
  他躺在离我有点距离的床边,当然无法阻挡我意图不轨的行动,伪装成睡觉翻身滚了两圈半,贴在他的背上。
  「纪兄……?」
  他欲坐起身把位子让开,我则伸手揽住他的腰。
  「纪兄?!你……」
  没等他说完话,我的手就游移到他下腹的微微鼓起,颇大一包。
  「听说军中,也常这样互相『帮忙』,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挑逗地说着,一面摩蹭了几把。
  没想到汪机长凛然站起,竖眉严厉地道。
  「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
  ◎
  铃──铃铃──!
  我像只鸵鸟一样,用枕头盖住头,不愿面对响了又响的手机闹铃声。
  昨晚求欢被汪机长拒绝后,我恼羞成怒,还恶人先告状地骂了他几回,才甩门离去。
  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自己到底干了什么好事……
  啊啊,真不想醒来,真不想上班,真不想面对他……我的「一世英名」竟毁在昨晚!
  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但我原本以为,人只要活到这把年纪,至少能为自已的一言一行负起责任。
  没想到,真的遇到事情时,第一个想到的处理方法,还是跟十几年前年轻的自己无异。
  我伸手寻找手机,才刚摸到拿起来,要打电话向公司请假时,手机却先「声」夺人地响了起来。
  反射性地接起后,才想到这搞不好是汪机长打过来威胁的电话,可能说要向公司检举我什么的。
  陷入被害妄想的同时,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娇滴滴女性声音。
  「座、座舱长……你能不能帮我请假?我今天生理痛!」
  ◎
  结果,我仍是今天第一个到办公室的人。
  佳蓉一大早临时向我请假,害我不得不赶紧跑来公司,打电话找能代班的人。
  最近年轻人对工作实在太没有责任感了,生理痛?痛得没办法下床不能上班?都几岁的人了,连自我健康管理都不会吗?想当年我在泰国吃坏肚子上吐下泻,隔天还不是空腹吞了止吐药照常上机,我那时还感觉到自已在高空上,是如此地接近天堂的一刻。
  我一面埋怨一面马不停蹄地拨打电话,所幸,打到第五通电话时,一位较资深的空服员说可以马上过来代班,我才松了口气。
  我弯下腰拉开抽屉,才正要拿包苏打饼当早餐吃,头顶却传来打招呼的声音。
  「纪兄,你真早起啊。」
  听到那个声音,我都心凉了一半,昨天做的傻事全都浮上心头。
  被佳蓉捷足先登的电话弄乱了事情的急缓,我不是今天要请假吗?怎么又跟他面对面碰上了。
  「纪兄?」
  一直维持这个姿势也不是办法,年纪大了腰不能弯太久,若是伤到了,我下半身的幸福就无望了。
  我只得战战兢兢、故作镇定地抬起头,「汪机长,您也真早。」
  「嗯,是啊,昨天睡不太好。」
  他朝我尴尬地一笑后,就说自己还有事先去忙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放心许多地垂下肩来。汪机长的眼神告诉我,他虽然也想装作没事的样子,但今天再看到我的时候,他还是很害怕。
  「会怕」是好事,起码我不用担心他会去跟公司举发我的性骚扰,八成是因为他害怕会有报复吧。
  知道这个事实后,我便打开苏打饼悠闲地吃了起来,只要今后井水不犯河水的话,我想,我跟他应该可以和平共处吧。
  ◎
  今天的航班依旧忙碌,回程跟去程一样座无虚席。
  因短程航班飞行时间较短,有很多客人为了节省时间快速出关,会将行李全数带上飞机「挤一下」,但这却带给我们空服员不少困扰。
  当我正在帮一位老先生把他的四、五罐高粱酒放在上方行李柜时,有位客人背着大包小包的行李,硬是要从我后方挤过去。那背包不知装了什么硬物,又狠地又精准地往我的背脊骨一撞。
  「座舱长,你腰痛吗?」
  我躲在准备室揉着患部的狼狈样被人看到了,这时候绝对不能慌张,要表现得跟平常一样!才能保持形象,避免成为茶余饭后的话题。
  我迅速站起,抬起头、挺直腰,黑皮鞋踢躂、原地转了个圈,侧身扭腰,闪过同事身边,不忘回眸一笑。
  「都准备好了吧?我去跟机长报告。」
  同事瞠目结舌的表情并没能让我得意多久,走出她的视线范围后,我就痛得靠在一旁直发抖。
  「天啊,我的腰……」
  「纪兄,你还好吧?」
  闪了一个,又来一个,我无奈地抬起头,「报告机长,都准备好了。」
  「可是,你看起来不太『好』……」
  「我没事。」我撑着墙想直起腰,身体却发出不太妙的声响。
  「纪兄,你真的没事吗?要不要拿个冰……」
  也许是对方知道自己的「秘密」的关系,看到汪机长的脸让我有点烦躁。
  「没事啦,你只要待会给我飞得稳稳的就好了!」
  把机长饬回后,我忍着痛做最后的准备及确认工作,所幸背部疼痛减缓,让我还能笑着坐下,和颜悦色地与乘客面对面等待起飞。
  待飞机顺利起飞达到一定高度后,机长将警示灯关掉,空服员们也纷纷站起身继续工作。
  我趁隙去了一趟厕所,发现只要把腰带系紧一点的话,背部就不会觉得痛了。
  作了紧急处置后,我打起精神把饮料准备好,正要推餐车到走道时,忽有一阵乱流袭来,机身上下左右不规则震荡摇晃。
  虽然我们空服人员较有经验,但遇到这种晴空乱流仍无法顾及形象倒得乱七八糟。
  跌的跌、摔的摔,餐车上的饮料还打翻了一大半。
  待机身稳定后,受过专业训练的我们连忙处理客人的各种问题,如行李掉落、撞伤、孩童哭闹、各种天马行空的询问。
  处理得差不多时,驾驶室也恰巧打电话过来。
  「纪兄,客舱里还好吧?」
  「除了还有个小孩一直哭不停之外,没什么大碍。」
  「那就好,今天天气有点古怪……灯号可能会一直亮着,就麻烦你们多注意一下了。」
  我公事公办地回道:「我知道了。」
  与机长通完话后,我才挂上话筒,飞机又一阵颠簸,这次还伴随着奇怪的隆隆声……?!
  此时,心中忽有一阵不安涌上,这是我年近半百的人生中第二次有这种感觉。
  我曾与一个外籍机师交往了几个月,他的飞行技术虽然不错,但「机」运不太好,当班的时候常遇到机械故障、天候不佳等事故。交往期间,他帮我取了个昵称叫Lucky Darling,因为我在他驾驶的机上时,那班机总能准时平安地抵达目的地。
  不过,就跟某系列电影里的剧情一样,死神要你的命就是躲不掉。那天他搭顺风机回来,跟我约好要在床上大战三天三夜,但在机场等到的却是一团火球。
  我深呼吸几次,试图让自己的情绪平稳继续工作。
  巡视走道时,我看到前排一名坐在窗边的老妇人,心神不宁,不安地看着窗外非常担心的样子。
  「您好,需要我帮您倒杯水吗?」
  「噢,不不,不用了,谢谢,我只是有点……」
  「请放心,飞机有点颠簸是遇到晴空乱流的关系,机长目前已经将飞机稳定下来了,再过十五分钟就可以抵达目的地。」
  「听你这么讲我安心多了,谢谢。我第一次坐在引擎旁边,越看越觉得……」
  我微笑道:「我了解那种感觉,先请您先休息一下吧,一直盯着窗外看会有点累。」
  「说得也是……」
  「那我帮您先将窗户拉上。」
  当我伸长手,要帮老妇人关上窗时,眼角瞄到引擎冒出零星火花,再定睛一看,我火速将窗户关上,对客人礼貌地笑一笑,连忙快步走到准备室旁打电话。
  「机机机机机长!右、右边的引擎它……它……」我紧张的连句话都说不好
  话筒里的声音却意外地冷静,「我知道,正在处理。」
  「可可可可可是引擎它它它它它……」
  「我正在处理,你不要让乘客看到大惊小怪就好。」
  虽然看过影片、受过各种训练也亲身实习过,但我真的没实际遇过这种经验,而现在,我只记得当年那场空难的起因,就是引擎失火。
  「机、机长,引擎擎擎……我我……」
  过了几秒,不,也许不到一秒钟的时间,我看到汪机长出现在我面前,揪起我的衣领把我跩进准备室。
  他嘴巴一开一阖,但我完全听不进他在讲什么,只知道──
  机长没在开飞机!飞机要掉下去啦!
  惨叫还卡在喉头,他的巴掌就往我的左脸飞了过来,烧烫烫地印在上面。
  「妈的,你干嘛打我!我靠脸吃饭的你知道吗!」
  「靠!我他妈的不把你打醒,你他妈的要怎么继续工作,机上的乘客看到你这样都他妈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妈的你清醒了没啊!」
  汪机长用军中特产的句型大骂,我这才回过神来。
  「我醒了啦!飞机都要掉下去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汪机长朝我一笑,「你冷静下来就好,我回去了。」
  他临去前,似乎想到什么,再度行军神速地空袭一吻。
  「它不会掉下去的,我可是号称引擎全毁都能平安降落的男人。」
  ◎
  「谢谢,欢迎再度搭乘。」
  站在出口处恭送每一位旅客离机原本是我觉得最无聊厌烦的工作,但今天我却发自内心、十分愉悦地做这件事。
  飞机能平安着地真是太好了,双脚能脚踏实地真的太好了。
  能看到机长帅气地从驾驶室走出来真是太好了。
  咦……?
  「纪兄。」
  汪机长朝我一笑,为何那笑容看起来如此耀眼?他的长相也越来越像我的菜,再想到那天他半裸着上身──
  冷静点啊,这应该是吊桥效应吧!在危机时刻处于紧张的状态下,人会将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误以为是恋爱的心悸。
  纪秉泉,你都已经四十好几了,分不出这两者的差别吗!更何况你昨天才刚被拒绝,还做了一连串的傻事,就别胡思乱想了。
  「纪兄?」汪机长见我没回应,又唤了一声。
  「啊机长!」
  「对不起,刚刚打了你。」
  汪机长语带愧疚,啊啊他微蹙着眉的样子也好帅……不对我在想什么!
  「不不,我才要谢谢你,让你见笑了,真的很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的人是我才对啊,对了,不知道纪兄晚上是否有空,请务必让我请你吃顿饭。」
  我瞪大眼看着他,敢情他是不是忘了昨天发生什么事?
  没等我回应,他就把一张餐厅的名片塞到我手中,眨了眨眼。
  「请务必赏光。」
  ◎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所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下机后没多久,我就得知我看到的小火花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平安地降落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那么,汪机长的动作与反应,便显得非常奇怪。
  我思考了几秒,只有一个结论。
  ──他在玩我。
  我气冲冲地照著名片的地址到餐厅找他,一进门就看到他悠哉悠哉地坐在位子上吃小菜喝酒。
  「纪兄,你来啦。」
  「你、你这人怎么搞的?!」
  他指着自己,「我怎么了吗?」
  「为什么要骗我说飞机有事?」
  「我没有骗你啊,是你自己提问,而我说我正在处理中。只是没想到你这么紧张,我只得请小魏代班一下,出来看看你到底怎么了。」
  「那干嘛不跟我说飞机没事就好?!」
  「我有说啊,但你不听我讲话。」
  「所以就甩我巴掌?!」
  「那是不得已的下策。」他苦笑。
  「那最后为什么还、还……」妈的,我真的觉得自己像个小女生一样,讲话结结巴巴。
  「哎,来了就先喝酒吃饭,待会再慢慢聊。」
  汪机长拉着我入座,不由分说地拿酒猛灌我,结果,接下来剧情的发展又跟昨天没什么两样。
  ◎
  汪机长第二次扶我回饭店房间,这次我是真的醉得没办法走路,但脑袋倒是非常清醒。
  一路上心里直想着,这家伙到底想干嘛?昨天不是已经拒绝我了,怎么今天又「引狼入室」?
  这次,他仍然把我温柔地放在床上,一样贴心地帮我解开了钮扣,盖上薄被。
  然后,自已也躺了上来?!
  「唔,你……」
  原本躺在我身边的汪机长翻了个身,双手将撑身体在我的正上方。我从这个角度看,手臂的线条真是完美啊。
  「其实你原本不是我的菜,而我也不想对你出手的,才认识没多久,而且又在同一个职场上……」
  等等等──等一下,这是怎么回事?这原本是我的台词才对啊?!怎么被他抢走了!
  「可是,你实在太可爱了!我从不知道看菜单时会拿出老花眼镜的男人这么可爱,都四十好几了呢……」
  是我看错吗?讲这句话的同时,汪机长还舔了一下嘴唇。
  总觉得再不做任何反击的话,我就会被吃了,呃……虽然这是我的愿望没错。
  「等等!我们之间是不是有沟通落差?昨天你明明说『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啊?」
  「我的确不是『那种人』啊,比起被动,我比较喜欢主动出击。简单来说──我对你的屁股比较有兴趣,所以,那天就拒绝了你,还让你恼羞成怒……」
  什、什么啊?原来是这就是原因?
  「拜托,怎么看我也不像是壹号吧?」
  汪机长微扬嘴角,把手伸进我的裤子里,捏了一下屁股。
  「我也是这么想的。」
  ◎
  我是个很会记恨仇的人。
  当晚,我马上就传封讯息给那个毒舌的旧情人,告诉他,我交到了一个身材比你还棒的新男人,而且他爱死我的屁股了,我今晚正跟他大战呢,噢,因为他比你贴心,正在帮我~~,所以我才能腾出手传讯息给你。
  按下传送键后,我身后的他也毫不留情地在腰椎上用力一揉。
  「痛──痛、痛!很痛耶!」
  「刚撞到的时候就问你要不要冰敷,结果肿成这样,你明天不请假不行了。」
  比起明天要不要请假,我比较关心的是──
  「唔,那今天晚上做不成了吗?」
  「你啊──他妈的今天给我安分一点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菜皮小说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7 Comsenz Inc. sitema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