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快电子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129|回复: 0

[耽美预告] [2011/02/01出版]《浪荡姐夫》作者:凌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1 21:2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书名: 浪荡姐夫
册数: 2(正本+特典共两册)
作者: 凌影
绘者:
出版日: 2011/2/1
级别: 限制级
简介:
新婚之夜反被干!还是被自己的小舅子?
莫名其妙压倒,吃干抹净全身,还被他强插无数次,
生生给挖掘出了「被男人干」的潜能!
你以为我会高兴吗,这叫哪门子的潜能?
邪恶的么弟不断拿他们那晚「偷情」的视频威胁他,
强迫姐夫承认自己很放荡很不道德的「事实」……
还说是他勾引了还未成年的他! ! !
沉沦于情欲***中的姐夫,可咽不下这口气。
难道说我真要被这小鬼吃得死死的?
我究竟是离不开男人,还是离不开他?
「如果随便一个男人都可以让我在他身下浪叫,
你有什么阮今良在一次做爱后带着残留欢欲的身体,
向唐门掌管最高权势的大哥唐龙张开双腿……
他引爆了黑暗氏族「唐门」最猖狂的血雨腥风,
那个平时总是坏坏地邪笑着,
在床上呼风唤雨的小弟,还有更疯狂的一面……可得意的?我又不是离开你会死!
试阅:
第一章 【不脱光,就曝光】
六月初六这一天,是阮今良人生当中最最美满顺遂的日子。
他结束了长达二十八年的剩男生涯,终於在快要变成化石的这一年,顺利脱光,把自己光荣地嫁进了唐家。
唐风馆坐落在如诗如画的莲阳湖畔,从古至今就是文人骚客、帝王将相流连往返的观光盛地,像阮今良这样的平民百姓,平时对莲阳湖畔周围那一排红墙绿瓦宛如帝宫一般的豪邸,从来都是只有乾看着的份儿。
可今天,阮今良无论如何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能够经由一场网路上面生色古怪的「征夫仪式」,顺利过关斩将,成为唐家二小姐唐子晴未来的如意郎君。
如意不如意的,阮今良不知道,可如今他很清楚的是,唐门之中最受宠爱、子晴的胞弟唐蒙,对他可是横挑鼻子竖挑眼,怎麽看都不顺眼。
阮今良第一次到唐风馆做客,这个小弟唐蒙也不知吃错什麽药了,居然主动邀功,向大哥唐龙要求要开车去接他。
阮今良刚刚从任职的学校下班,还未走出教学楼,就看到这个来讨债的小鬼,顿时在课堂上被学生弄得发胀的脑袋更头疼了。
「姐夫?」唐蒙微微笑着,俊俏的眉眼中透露出一丝挑衅。
阮今良的脚步顿时定在当地,像被蛇盯上的猎物,动弹不得。
真是搞不懂这个还不满二十岁的小鬼,怎麽会有这麽让人胆寒的气质的?他听大哥唐龙说,唐蒙与胞兄胞姐的经历截然不同。唐家是世袭贵族,豪门之後的他们从小被祖辈严苛地教育与训练,早就流失了唐蒙身上那股毒蛇一般的野性。而他从三岁起,个性就顽劣无比,将唐家上下搅得鸡犬不宁,当时的大当家唐厚德,总觉得这孩子像中了邪似的,身上透着股妖异的邪性。居然找了位隐居的高人,把唐蒙收为义子,带到日本去修行。
於是阮今良很难相信的是,面前这位桀骜不驯的少年,除了是唐家的二少爷外,居然还是日本一家知名道场的继承人。
典雅的和服穿在唐蒙身上,居然毫不端庄,而是变态地性感!阮今良知道他们唐家满门都是俊男美女,凡人进去眼睛都要被晃瞎了。可还是那句老话,唐蒙就是那麽不一样。
他轻浮的衣裾在微风中轻扫,纤长的手指划过阮今良的薄唇,这暗示阮今良想忘也忘不掉。
「今天?」
他不禁抖了抖。
「不方便?」唐蒙直盯着他,亦步亦趋像要吃掉他。
「昨天不是刚刚做过……」阮今良的声音像从地缝里钻出来的。
「你怎麽不说去年还‘刚刚’做过呢?」唐蒙顽皮地笑了,凑过来把他的头搂进怀里,「我的亲亲姐夫,你不知道我有多想念你的身体……我可是青春期的少年,你要负责好好满足我喔。」
阮今良真想说你放屁!要满足你这个欲求不满的禽兽,我得有九条命才行!
可在唐蒙充满杀气的目光下,他的愤怒都被憋回肚子里去了。只有闪躲着眼神,从喉咙眼里挤出一句话:
「我……可我不舒服。」
「你大姨妈来了吗?」唐蒙坏笑着。
「你去死!」阮今良瞪他。
「姐夫你不老实哦。」唐蒙邪恶无比,「你昨天晚上明明还说你很舒服的。」
「胡说!那是……男人在床上的话……不能相信的……」阮今良脸红到耳根。
唐蒙一脸受伤,「这麽说姐夫你在骗我喽?」
「我骗你什麽?」
「我可是以为,姐夫你在床上的表现是很真实的,你求饶个不停、喉咙都叫破了……还有你的皮肤,迷人的粉红色……这是假的吗?」
他眨眨状似天真的眼睛,「如果连你高潮时的话都不能相信,那我还能相信什麽?」
他倒一副受骗上当的样子,阮今良简直要吐血。他知道跟这个鬼精鬼精的家伙斗嘴,他铁定要输的。
「你不再要说那些事了……」
「我不说这些,要说什麽?」唐蒙哈哈笑着,「姐夫,我可不像你,是个老男人。我这个年纪……满脑子都是性,你难道没有体会过吗?」
居然被小鬼挖苦没有青春,阮今良呕得要吐血。搞什麽玩意儿,你在嫌弃我比你老吗?
「你喜欢年轻的,大可以去找别人!」他气鼓鼓地,「就请你放过我吧!」
他说着别过头去气冲冲朝校门外走,看到唐蒙停在外面那辆进口车,还十分不屑地擦身而过。
没想过唐蒙手长脚长,三步并作两步就追了上来,阮今良只觉得身侧一阵阴风刮过,他突然被一双大手像打劫那样掳进怀里,硬生生塞进车里。
唐蒙阔挺的身躯压在他身上,立刻就呼吸困难,阮今良挣扎着想把这个庞然大物推出去,唐蒙修长的腿却一下子就挺进了他的双腿之间,炙热的欲望隔着衣物,突突地顶着他的幽门。
空间狭小,他却可以随手就将姐夫摆成双腿大开、方便随时被干的姿势。简直是造爱的天才。
阮今良吓得要疯了。这家伙要干什麽啊?这可是他工作的校门口,来来往往的众人都在用奇异的目光打量着这辆显眼的名车,而且唐蒙的轿车上根本没有贴黑色玻璃纸!如果他们真的做起来……
那他根本不用做人了!
「别动!我忍不住了啊……」
唐言简意赅地表达自己的意图,阮今良吓得顿时不敢动。唐蒙说什麽是一定会做到的人,他可不敢跟他开玩笑。
想到後果,他誓死挣扎起来,想阖紧双腿,可唐蒙坚硬滚烫的欲望隔着和服柔滑的布料,全部轮廓都被他清楚感受到。他真恨自己的下半身比头脑还敏感。
他的肉刃曾一次次把他带上情欲的天堂,活了那麽多年阮今良才发现,他最需要的居然不是一个温柔的妻子,而是把他操得像狗一样嗷嗷叫唤的霸道男人。
而这个男人比他还要小十岁呢……
阮今良开始全身发烫,头脑一直混沌不清。
「呃啊……」单是被他抱着,自己就全身酥软,发出羞人的呻吟声。
唐蒙用下身轻轻地摩挲姐夫的臀沟,还没有进入,阮今良那里就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
他情不自禁地伸手捉住自己前端昂起的欲望,刚想探进去,手就被唐蒙抓住了。
「姐夫真是Y荡呢。」唐蒙邪邪地坏笑起来,「你想在这里就让自己解脱啊?」
「没那麽容易……这里这麽小……而且我也不要让他们别人听到你说爱我的声音……」
阮今良激灵一下子,神智顿时被拉回来:「我何时说过爱你?」
他睁开眼对上唐蒙的笑眼,他知道自己被骗了,「瞎说什麽,我就是再糊涂,也不会对你说这个!你才多大?」
「我可是很大的哦。」
唐蒙还是玩世不恭的,他把姐夫的手拉到自己裤裆那里,隔着裤子强迫他给自己手淫。
阮今良想拒绝,他的眼神儿不断朝车外望去,唯恐有人发现他们在这儿做见不得人的勾当。可每次他的手指一碰到唐蒙火热的身体,他就控制不住自己。
他是那麽年轻……强悍……有力……他身上有着自己已经失去的一切热情,和他从来都没拥有过的东西。
阮今良隔着裤子用手上下抽动他的肉刃,他在自己手中不断胀大,年轻的脸上也泛起了薄薄的汗液。阮今良俯下身去,目带挑逗地望了他一眼,他用牙齿轻轻地咬住唐蒙的裤裢,放荡得像个即将掀起翻云覆雨的娼妓。
唐蒙的性器在包裹的束缚下激动无比,突突地跳动着想要逃出来,阮今良伸手捉住他的尖端,把他火热的欲望从缝隙中解脱出来,张开嘴一口含住。
「哦……」唐蒙发出悠长的呻吟,整体身体像鱼一样伸展开来。他在後车座上面斜斜躺着,阮今良半跪在他前方,用嘴吞吐着他尚还带着少年般粉色的性器。
他黏湿的口水顺着嘴角不断滑下,内心的激情也随着嘴上的动作不断升温。
「嗯嗯啊……嗯啊……」细碎的呻吟声从阮今良口中溢出,他知道唐蒙一时半会儿不会解脱,他的性欲是自己见过最强的,性能力也不是像他这样的普通人可以望及。
唐蒙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微眯着眼睛,如同君临臣下一般享受着他的服务。还没一会儿阮今良的嘴就酸到不行,唐蒙的欲望在自己口中不断胀大,他挑起了他的欲望,却又没办法收拾,只好努力地含住他的顶端,让敏感的***在自己喉咙里穿梭。
「唔唔……」
唐蒙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修长的大手却隔着衣物探向姐夫的衬衫下面。他的皮肤因激情,蒙上一层濡湿,摸上去柔软无比。
唐蒙把他的乳头捏在手里把玩,「我最喜欢你这里……好像一个按钮,被我一碰,就会发出好听的声音……」
「啊啊……不行啊!你放开啦……」
阮今良扭动着想要逃开,可唐蒙把他胸前两个红点同时掌握在大手里面,左右出击,掐揉轻拈,把他搞得全身酥软讨饶不停。
「啊呀……好弟弟……放开我吧……那里好酸……嗯嗯嗯啊啊……」
唐蒙年轻的脸上溢出温柔的笑,他的薄唇在姐夫耳边呵出热气,「我最喜欢你叫我的名字了……」
「什麽……名字……啊……」
「我的小名啊……」唐蒙又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阮今良发出一声尖叫般的呻吟,「啊啊——弟弟!是弟弟是吗?」
他已经快要哭着求饶了,唐蒙简直是个恶作剧的恶魔弟弟。他在唐家排行老三,一直被兄长和姐姐这麽称呼。可如今同样的叫法到了姐夫嘴里,于情于理都是正常的,却没由来让他兴奋无比。
没来得及反应,唐蒙突然就挺起身来,用手扳住阮今良的肩膀把他推倒在座位上,阮今良「啊——」的一声还没来得及尖叫,唐蒙就一把撕开了他胸前的衬衫,像野兽一样扑上来啃咬他的胸膛。
他的齿尖像报复似地在自己乳头上狠狠咬了一口,流了点血,唐蒙贪婪地用舌尖将血渍舔掉,充份享用着姐夫全部的R体。
「啊……啊……好痒啊……别咬我那里……」
阮今良无力地呻吟着,他最怕的就是唐蒙这种挑衅性的调情,那让他意识全失,全身像木偶似的无法动弹,任由他的摆布。
唐蒙的手粗鲁地伸进他的牛仔裤,把他富有弹性的臀肉捏在手里,他不断地揉捏,用双臂的力量把姐夫的裤子蜕到膝盖上,强迫他在自己面前屈起腿,整个隐秘处的风光就一览在眼底。
唐蒙把他的腿提起来,低头研究着姐夫柔软又粉红色的後穴。他们昨日激烈的交合,姐夫的肉穴不同於往日的闭合,而是像欲迎还拒的嘴唇,随着他激烈的喘息,一张一合。
车内光线不足,唐蒙不能像往日那样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肉根被姐夫的***一点点吞掉的情形,可他的***极有弹性,只需要轻轻的调逗就会变得濡湿柔软。姐夫在自己的摆弄下像一条丧失了反抗能力的蛇,虚软地躺在後座椅上,高高抬起双腿。方才的理性在头脑里早就一扫而空,他现在只想被唐蒙狠狠地进入,用他的肉根慰藉他饥渴的身体。
看唐蒙半天不动作,阮今良略带迷蒙地睁开眼,可唐蒙把他整个下半身都提了起来,他没办法扶自己站起来,只好哀求他,「小弟……不要再玩我啦……快点来……用力干我!」
唐蒙脸上挂着玩味地笑,欣赏他狼狈地向自己讨饶的样子。姐夫从来都没发觉自己有多性感吧?他只是认为一心想扑倒他的小弟是青春期性欲泛滥,可唐蒙从来没对他讲过:你跟别人怎麽一样呢?
「姐夫你这里颜色变得越来越深了哦。」
唐蒙用指尖挑弄着他***的嫩肉,阮今良的全身像失去控制似的激动,颤抖不停,他无意识地伸出手去抓着唐蒙的手臂,好像在求他再深入自己的身体一点点。
唐蒙的手指在他***不断地打转,充满润滑後,一下就挺进了他的内部,阮今良激动地仰着脖子,全身颤动。他的手指在自己体力有意识地打转,极富技巧地挑逗他最敏感的神经。他早就了解他所有需求,却很恶劣地不会一次把所有都给他。
唐蒙最喜欢看姐夫被自己挑起全部性欲,却又欲罢不能的样子。一开始他会非常虚伪地推开自己,不管什麽时候都是害羞又古板的,可姐夫有个比他的嘴巴诚实很多的身体啦,它从来不会对自己撒谎。
「弟弟……我的好弟弟,不要再折磨我啦……」阮今良不耐烦地骚动着身体,肉穴里还紧紧夹着唐蒙的手指,他却不断地用腰部揉蹭着他的身体,乞求他。
「深一点……嗯……再深一点……」
阮今良「嗯嗯」地发出轻轻的哼声,一直到引导唐蒙找到他体内深处最敏感的突起。唐蒙轻轻一碰,他的身体就像高潮般颤抖不停。
「啊啊……就是那里……唐蒙!别浪费时间!快来!要我!」
他衣衫淩乱地斜倚在座椅上,衬衫的扣子已经被解掉好几颗,胸前的乳头被唐蒙玩得红肿挺立,沿着性感的腰线一路往下,阮今良白嫩的***也在颤抖。他疯狂地伸出手,想用自慰来让自己得到快感。可被男人入侵、享受过无比充实的快感後,这种普通的方式根本没办法让他满足。
他饥渴地伸出手想要渴求他的拥抱,性感的R体骚动不安的样子,哪有男人可以抵御。唐蒙早已经被他诱惑得想要冲上前去狠狠地冲撞他的肉洞!!可他一直这样慢慢地折磨他……
「姐夫,你想被我干对不对?」唐蒙恶劣地提出。
「你……我……」阮今良意识混沌之中不知该怎麽回答。
「可是,会很痛哦。」唐蒙故意很恶劣地说。
「你混蛋啊……」阮今良愤愤的。
过了一会儿,他又用那特有的蚊子哼的声音说,「……难道我不知道麽。」
姐夫那可爱又娇羞的模样,直把唐蒙神智中那最後一丝儿理智给泯灭,他的眼中暴露出野兽般的光芒,毫不柔情地将他的裤子一褪到底,把阮今良的身体整个翻过来,狠狠压在身下。用肉刃狠狠地穿刺他的肉穴,几乎是一下子就一根没到底。
「啊啊啊啊啊——!!!!」
这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抽插,让来不及适应的阮今良叫苦不停,他的菊穴好像被上千度的灼器穿透,瞬间就痛得失去了一切感觉。
阮今良的臀部被唐蒙撞击着,发出「啪啪」的声响,在狭窄的空间里无论是他们的呻吟声,喘息声,还是R体擦撞的声音,都显得清晰无比。他根本无处可逃,只能面对自己最赤裸的欲望。
唐蒙的动作激情无比,与刚才截然不同,他已经没有一点耐性再跟姐夫玩欲擒故纵的游戏,一进入那紧窒的菊穴,他的神魂就像是被他紧紧箍住了。
阮今良的身体里温暖无比,随着他激动的抽插,他发出一连串让人快要融化掉的蚀骨呻吟声。
「啊啊……我要死了……啊……好痛……嗯嗯……弟弟……我是……你的了……啊!啊啊……「
引得唐蒙更加疯狂了。
不知道抽动了多少次,阮今良的嗓音随着喊声都嘶哑起来,他一只手伸到後面搂紧唐蒙的腰,感受着他的躯体一次次以极强的力量冲进他的肉***部!在他最敏感的穴道上面重重地冲撞,一瞬间就让他骨酥脚软,连勉强跪着都不行。
阮今良哀求着,头枕在酥软的手臂上,嗯嗯地哼个不停。
「我不行了……放我下来,求……求求你, 啊!停一停……快被干死了啦,好弟弟,啊……饶了我……」
他刚想在冲击当中喘息半刻,唐蒙就任性地将他的身体扳过来,就着他们交合的姿势,将姐夫的双腿扶上自己的双肩,居高临下地望着他。
「姐夫……你的身体好热……我忍不住……这里好紧……」
阮今良实在很难堪被他看到自己在激情中情绪失控,整张脸发烫,连最隐秘的表情也隐藏不住。
可唐蒙就是要看他被自己干得卸下最後的防备,那种成年男人进入社会多年以後练就的铜墙铁壁,都在自己炽烈的攻击下瓦解!
「要不要成为我的人?嗯?姐夫?我还是让你讨厌混蛋吗?」
阮今良难堪地用手摭住脸,「混蛋……你当然是混蛋……啊啊……可是我……好喜欢……」
「喜欢我怎麽样对你?啊……姐夫,告诉我你想要什麽……」
「我要你再用力一点……啊啊……对……就是这样……啊啊……不行……好丢脸……」
「姐夫……你真浪……」唐蒙一边像电动马达一样,不断在姐夫体内抽插,一边用手抚摸着他荡魂蚀魄的脸,「你怕被别人看到你这风骚的样子麽……」
「嗯嗯……」阮今良被他抽插得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四周的空气也稀薄得很,他渐渐的意识涣散,只是听到唐蒙的声音像从天外传来那样渺渺荡荡的。
危险,又认真。
他说什麽?
阮今良意识昏昏沉沉的,下身又酸又痛,菊穴又爽又渴。唐蒙的力道每一下都是能让人直达峰顶的高潮,可每一下又偏偏不让他解放,只能乾渴地要着更多更多。
阮今良紧窄的菊穴紧紧包住他的***,用全身最後的力气夹紧,想要让唐蒙尽快释放。唐蒙突然感到自己进入的穴道遭到阻力,邪恶地弯起嘴角笑了。
「姐夫,到这个时候……你还想抵抗我啊?」
他伸手抓住阮今良耸立的***,用熟稔的手法搓揉捏着,那远比阮今良安慰自己的技巧要好得多。阮今良在这前後夹击当中几乎全线崩溃,他惊慌失措地伸手推着唐蒙。
「不!不!唐蒙……放开我……我受不了这样的……哦,啊……好舒服……我受不了了,啊……我要被弄死了……」
他们R体交缠,激情的汗液在闪亮的R体上交合,唐蒙用粗大强悍的肉刃在他穴道内进进出出,像钻孔一样从他肉洞里碾磨出更多羞耻的淫液。阮今良的甬道里像是有无数小虫在骚动,他不自觉地摇摆着腰肢,配合着唐蒙摆着最Y荡的姿势,呻吟声声嘶力竭,每一下进出,都又爽又痛。
他们最隐秘处撞击着,发出激烈的碰撞声。
阮今良感到自己很羞耻,很阴险,不仅是R体带来的快感,还有灵魂深处……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饥渴的妖怪,用嘴不停地吸吮着少年甘美的汁液,用下身紧紧盘住他的腰部,臀部配合他抽插摇动,更深地索取他给自己的精华。
唐蒙像是永远都不会累似的,这就是年轻的好处。
阮今良已经被好像永无止境的性爱折磨得四肢无力,快要昏过去,可那一道道顶到灵魂深处的冲撞,次次都把他拉回现实,汗湿涔涔的脸,望着眼前的男孩。
「姐夫……你爱我吗?」唐蒙突然发出一个阮今良从来都没有想过的问题。
「什麽?」他好像没听清似的,从悠长的呻吟声中抬起头来,泪满迷蒙地望着他。
02.
唐蒙一声不吭,把他扶起来,捏着姐夫滚圆的屁股,开始准备做长程的炮击。
阮今良坐在唐蒙身上,巨大的肉根随着他的体重被沿顶,他顿时感到体内被充实得快要B炸,发出一阵惊慌的喘息声。
「啊……不行……唐蒙……这样太大了……」
「叫我弟弟。」唐蒙的薄唇覆在他的耳边,阮今良全身酥软,耳朵也红红软软的。唐蒙的鼻息又让他体内升起一股奇异的暗流。
「为……为什麽?」
唐蒙啃噬着他的耳垂,「……我喜欢你这样叫我……」
阮今良的脸已经红得没有再红的余地了,他顺从地把手搭在唐蒙肩上,滚烫的身躯贴上他年轻俊挺的胸膛:
「弟弟……我的好弟弟……弟弟……好弟弟……」
他在他耳边调情地不断重复着呻吟般的呼唤,唐蒙激烈地用双臂托着他的身躯,朝上下推送着姐夫,到达灵欲的顶峰。没多久阮今良就感到自己不行了,一股异样的暗流在他体内流窜,急突突地要寻找出口。而唐蒙抽送的动作也愈来愈猛烈。
「天啊……我不行了……要爽死了……弟弟……弟弟……弟弟……快让我射……」
阮今良像发狂一样乱叫,满头大汗,紧紧地搂着唐蒙的肩膀,像抱紧了暴风中的稻草。他的J液从顶端断断续续地流出,菊穴也不停地收缩,在难以描述的快感中高潮。
随着姐夫嫩穴的猛然一阵收缩,唐蒙也感到一阵酸麻,他低吼着把最後的火热推送到他的体内,随着一阵令人窒息的颤抖,一道热流冲进了阮今良的幽***部。
「啊——好热……好热……」
阮今良失去了意识般地喃喃着,全身虚软无力地瘫倒下来,他和唐蒙的腹部还被湿滑的液体黏连在一起,更多的热液顺着他的大腿根部溢下来,淌在两人刚刚激烈交合过的地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菜皮小说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7 Comsenz Inc. sitema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