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快电子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166|回复: 0

[言情预告] [2011/08/01出版]《一斛珠(上、下册)》作者:朵朵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1 21:2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08151707726b6da09b2610b9.jpg
作  者:朵朵舞 著
出 版 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1-8-1
版  次:1
页  数:448
字  数:300000
印刷时间:2011-8-1
开  本:16开
纸  张:胶版纸
印  次:1
I S B N:9787539944357
包  装:平装
站内链接:http://www.txtnovel.net/viewthread.php?tid=1036961&highlight=%D2%BB%F5%FA%D6%E9
  编辑推荐
  宫斗不停歇,《红颜乱》作者朵朵舞2011震撼巨献。
  叛国投敌·不论之恋·争权夺势·情义两难?国仇家恨?生死边缘?成王败寇?一线之间……
  没有杨贵妃的才情,没有杨贵妃的手段,她却偏偏走了一条杨贵妃的路。
  要权倾天下?还是忍辱偷生?
  美丽女子天生具有野心,聪明女人善用谋略才能,当美丽与聪明集聚一身,怎能放弃操纵权力的机会?站在权力巅峰的女人,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本书就可以给你一点答案
  作者简介
  朵朵舞,上海人,晋江网当红言情作家,擅长写作古风类小说。她的文字大气,笔下故事情节曲折,动人心魄。她勾画出的小说世界,也许不够完美,也许不够精致,但是足能够让读者“黄粱美梦”一场。
  曾出版过长篇畅销小说《红颜乱》。
  内容简介
  少女子虞出身将门世家,从小到大受尽宠爱。谁知,一日父亲获罪,全家被诛杀,只剩下她和妹妹充入掖庭为宫婢。在公主和亲后,她跟随公主来到北国。在宫廷复杂而危险的环境中,她遇到了俊美的大皇子睿定,两人历经磨难结为夫妻。
  一次狩猎途中,子虞阴差阳错地在皇帝的随营度过一晚,之后被人构陷***忤逆。可是睿定放不下权势,子虞只有自请出家为尼,然而在寺院中她不幸流产。
  子虞不愿后半生在寺院孤苦度过,她在宰相和兄长的帮助下来到皇帝面前。昔日的翁媳突破了世俗约束,被皇帝接回宫中封为玉嫔。
  当步入宫廷权势的巅峰时,子虞却再一次陷入了迷茫。她的未来,会如同唐明皇与杨贵妃那般,逃脱不了噩运的阴霾吗?……

  媒体评论
  后宫就是女人的战场,如修罗地狱般的战场。只是,当繁华落尽,不免感慨,此生谁会许你天荒地老?谁又曾无条件地把你放在心上宠爱……
  ——Tata
  这本书是我目前为止所看的书中最好看的了。鄙人很喜欢官场风云中勾心斗角的场面,也比较喜欢战场风波中的斗智斗勇,这一切在这本书中写得面面俱到,异常精彩。
  ——rinoa_heartilly
  子虞子虞,当与子归,你所求的简简单单,能托付一生的良人,不过是镜花水月。权力与斗争,宠爱与猜忌,阴谋与虚伪,荣华与嫉妒,将在不远的将来,接踵而至,未来的日子,容不得你半分逃避。
  ——蘑菇
  一点一点看完这个故事,那沉甸甸的,说不清道不明的痛楚,让我回味无穷。一直为子虞揪心,这个女子一直处于被人摆布的命运,这也是乱世中红颜的宿命。
  ——轩端紫荻  
试读部分章节
   第一章 家破(1)  
   大雨骤然而至。
  子虞睡得浅,恍然间听见滴滴答答,仿佛妖魔跳着舞,立时醒了过来,一抬头,便看到囚室上方的窗户透着阵阵水汽,想外面已是暴雨帘。
  她轻轻挪动了一下,怀里的文嫣也醒了,含糊地唤道:“四姐。”
  子虞忙搂紧她,只觉得怀里的人儿瘦得可怜,柔声哄道:“文嫣莫怕,四姐在这里,快睡吧。”
  文嫣睁着眼揽着子虞的腰,轻声说:“睡不着,我怕睡着以后,四姐就要扔下我走了。”
  子虞心里一痛,借着囚室内微弱的晨光,看到文嫣原本粉嫩嫩如皎月似的面孔瘦得脱了形,下颌尖尖,仿佛能扎人,眼下青黑一片阴影,知道她自入狱来无一日安睡,胸口像被针刺一般,疼得厉害。勉强一笑,安慰地拍着她的背,“四姐不会抛下你的。”
  文嫣安心地点点?,过了一会儿,才低声说:“四姐,娘亲和姨娘她们扔下我们了吗?”
  闻言,子虞垂下眼,轻颤的睫毛仿佛鸦翼,手死死握住,整个身子都颤抖起来。对着妹妹乌黑的眸子,她违心地摇摇头,“没,她们没有……”忽而见到文嫣咬着唇,泪水盈满眼眶,颤着声说:“四姐骗我,我知道,娘亲和姨娘们,还有二哥他们都死啦。”
  子虞五脏如遭火焚,心里的痛楚排山倒海地翻腾,再也忍不住,泪水大滴大滴淌落,无声地哭泣起来。
  一见她哭,文嫣也哭了起来。两姐妹抱成一团,困兽似的发出呜咽声。
  哭得这样狠,连胸口都跟着呼吸抽?着。入狱这十来日,她肩负照顾妹妹的重任,不敢哭不敢闹,心神一直悬着,就怕文嫣承受不了真相。可如今再也瞒不住了,说不出是轻松还是悲愤,积压了这许多日的痛苦终于找到了宣泄口,哭得一发不可收拾。
  文嫣扯扯她的袖子,哽咽着问:“四姐,我们也会死吗?”
  她一怔,哭得有些气息不稳,本想摇头,一对上文嫣透着认真的明眸,这些安抚的话一时竟说不出,最后只得说:“文嫣,四姐也不知道。”
  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这一切的起源是如此荒谬,她如何猜得到结局?
  她怀疑眼前的境况不过是噩梦一场,等她醒过来,?然还在家中。
  这个时候,家里后院满架的蔷薇已是半开,摇摇欲坠满枝灿烂。她的母亲——三夫人最喜欢蔷薇,总爱和几个姨娘在花架下品茗谈天,他们兄妹几人就在花下追逐玩耍,闹成一团。
  三姐文静贤淑,与他们几个皮猴子不同,也不和他们一起闹,经常静静地在一旁绣花。二哥总说三姐绣的花除了精致还另带了股香气,以后怕是要醉倒京城大半的公子哥儿。三姐恼起来便抡着绣帕要丢二哥。
  他们在一旁笑得肚子也疼了。
  这样的日子如同梦一样,还没等到她想要珍惜,便很快破碎了……
  那一日她还在三姐的房里,看?三姐一针一线绣着嫁衣,料子是茜素红的,浓艳如晚霞倾天,这种红最是让人心惊,看过了它,其他的便黯然失色。三姐学的是京绣,讲究针功巧妙,偏三姐一双巧手,在京城也是极有名气的。
  她也曾问三姐为何要亲自准备嫁衣,三姐笑得温柔,只说幸福要握在自己手中才觉得踏实些。
  看着裙褶上绣好了最后一只彩凤,三姐举在手中,裙裾在风中荡漾,绚丽直逼人来。
  在那一刻,她不禁心生艳羡。
  正在谈笑时,前院突然隆隆响,声音好似行军。还没等丫鬟去打听消息,院中已乱了起来。她跑了出去,文嫣不知从哪里冲出来,紧紧?着她,只嚷着:“四姐,官兵来了,是不是爹爹回来了?”
  她怔怔地牵着文嫣,心想,爹回来怎么会是这样的光景?还不等她解释给文嫣听,大批士兵冲了进来。看他们盔甲漆黑,竟是禁卫军。
  大夫人和几个姨娘带着府中下人拦在内院,面色镇定,喝道:“此处是肃正公的宅院,不容你们放肆。”
  为首的黑甲将军淡淡一笑,那笑容说不出的森冷,让子虞打了个寒战。他冷笑,“金河一战,我军大败,原来是罗正筠私通敌国,害我军将士折损十万,圣上已下旨,罗府三族当诛。”
  听到他直呼父亲的名讳,子虞如掉冰窟,知道大祸临?。她父亲罗正筠,是南国的名将,战功赫赫,平常的兵士即使路过罗府,亦要放轻脚步,哪有今日这般横冲直撞,大肆抓人。
  众人已知拦不住,一家老弱妇孺只能束手待擒。男丁不知关押到了何处,女眷都一同关进了大理寺监。她哭着问母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一章 家破(2) 
 母亲显得格外严肃,眼底带着一抹决绝,“当今圣上想要吞灭北国,你爹去年秋天带兵北征,一直打到过冬,冰天雪地的,难以行军,就在金河和北军僵持了整?三个月。今年开春,圣上下旨要你爹立刻出兵,又打了两个月,就在几天前,听说你爹惨败,十万南国将士被北国坑杀……我们当时还不信这些消息,谁知……”
  她惊得蒙了,父亲在她心目中一直是威武的象征,她也从没想过父亲竟会战败。就在出征前,她还笑着问父亲要北国的香粉。可如今……
  她求助地看向各个姨娘,就盼望她们之中能有个人说几句让大家安心的话。三姐静静地坐在一旁,幽暗的囚室并没有磨损她的美丽,反而使她迸发出一丝英气,她的声音平静如水,“不要慌,战败是兵家常事,我们家三代忠良,父亲是绝不会通敌卖国的!?哥跟随父亲出征了,等他回来,自然就可以弄个水落石出,洗刷我们的罪名。”
  众人皆点头,重又燃起希望。
  那时候子虞并没有注意到三姐只说出征的大哥回来,却没有说父亲回来。过了好一些日子,子虞才明白,战败折损十万将士,以父亲那种耿直刚烈的性格,必然已经自刎谢罪了。
  没有等到大哥回来,甚至没有等到三天,就有人到大理寺监宣旨。罗家男丁全部处斩,唯有十四岁以下的女眷等候发落。
  这样的结果,居然还是朝中某位大人拼死求情所得。
  大夫人和姨娘们听到后格外冷静,即使有啜泣的,也很快被喝止。
  她哭着扑到母亲身边,却被母亲一把捂住嘴,“我儿莫哭,只要你留得性命,娘亲已算是心满意足。你要乖乖等你大哥回来,为罗家沉冤昭雪。”
  文嫣年纪小,经不住累,这时已经沉沉睡着,大家看着她和文嫣眼里数不尽的温柔和不舍。她心如刀绞,哭得泪眼模糊,拼死咬着衣袖,怕自己哭出声来把文嫣吵醒。
  大夫人带着姨娘们依次走出牢房,三姐最后走出去,挺直了背脊,回头看了她一眼,“我不信父亲真会通敌。我罗家女儿虽然不能仿效男儿上沙场,但也绝不能让人小瞧,文嫣性子柔弱,你以后就是姐姐了,要好好照顾她。”
  ?哭得险些要晕过去,只瞧见三姐一转身,眼角似乎落下晶莹的泪滴。这无端让她想起了茜素红的嫁衣,那种浓烈如火,似乎要将一切燃烧殆尽的红,让人凄惶,让人哀叹。
  等文嫣醒来,囚室里黑幽幽的,仿佛是天塌了下来,遮蔽了所有光亮,只剩下两个人,她看着子虞,清亮的眸像是沉淀了什么,问道:“娘亲和姨娘她们去哪里了?”
  子虞抚着她的头道:“我们在这里等,也许很快就可以去陪她们了。”
  文嫣便不再问了,此后,两姐妹再也不曾沉沉入睡过。
  怕是睡着了,又会有什么将被夺走,即使现在她们一无所有,所依靠的仅?是彼此而已。
囚室里渐渐变得寒冷,从小窗飞溅而入的雨水顺着墙壁蜿蜒而下,蛇一般游走。晨曦透了进来,光亮稀薄而清寒,映在壁上如生白霜。文嫣畏冷,便往四姐的怀里又钻了钻。
  子虞看着那微光渐盛,想到又一天即将到来,牵起唇角淡淡一笑,竟觉得自抄家那日起,所有的日子都是偷来的,岌岌可危。转眼瞥到文嫣头发凌乱,心生怜惜。拔出发间的玉簪,凑着那窗口流进来的雨水清洗一番,然后重新为文嫣梳理头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菜皮小说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7 Comsenz Inc. sitema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