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快电子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164|回复: 0

[耽美预告] [2014/08/05出版]《这世界疯了(上):成功率100%的穿越手术》作者:一世华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1 21:2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31323i9fizw1jz11ssspq.jpg
这世界疯了:成功率100%的穿越手术! (上)
作者: 一世华裳
绘者:蜜琪
出版社:十田十
出版日期:2014/08/05
语言:繁体中文
定价:220元
ISBN:9789574515875
丛书系列:乐小说
规格:平装/ 240页/ 14.8 x 21 cm / 普通级/ 单色印刷/ 初版
出版地:台湾
内容简介
这家医院会穿越!
主角:这不是我的身体啊!
  一朝醒来世界全变了样,
  原来传说中的穿越都是真的 !
  ★穿越率100%的神爱医院
★一躺病床惊坐起,怒问客从何处来(全错
  ★点击数破百万,积分破亿
★知名作家一世华裳继《疗养院直播间》后又一爆笑作品
  欢迎光临,神爱穿越医院! !
祈乐很杯催,他只是做个心脏手术就莫名奇妙穿越到别人身上,
当看到别的病人因为大喊:「这不是他的身体!」被抓进精神科之后,他悟了。
「欢迎光临神爱医院2号楼222号病房2号床,你有没有你其实是别人的错觉?」
  祈乐:「……我失忆了。」
在逃过被压进精神科的命运后,祈乐还没喘口气又被众人指着说是GAY,
众人:「你是零,还是被压的那个。」
  老子是直男啊!这什么世界根本没法活了! !
=========
祈乐的意识很模糊,在黑暗中久久徘徊,接着看到前方传来少许亮光,仿佛是一扇门缓缓打开,耳边甚至还能听到绵长的吱呀声,然后那光越来越亮,他被光线刺得闭上眼,等睁开后他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身体没有之前的虚弱感,就是头比较疼,像是被人狠狠砸过。
这是间三人病房,他躺在中央的床位,左右床铺都空着,此刻病房里只他一人,他诧异的坐起,只见雪白的被子上印着四个大字:神爱医院,下面是行小字:神关爱每一个人。
他暗中点头,确实是这家医院没错,但这里不是他之前住的病房,这是哪?他习惯性的摸摸胸口,登时愣住,胸膛上没绷带也没痛感,难道手术没做?他解开病人服,低头猛然看见自己的手以及部分前胸,瞳孔骤缩。这似乎……不是他的身体。
这时房门喀嚓一声开了,来人微微一怔,急忙冲到近前:「醒了?醒了?」
祈乐张了张口,一个字都说不出,活在这个时代,有个词特别流行,叫做穿越,难道自己中大奖了?
「怎么?」那人担忧的伸出两根手指晃晃,「这是几?」
「2……」
「嗯,没傻,」那人坐下,沉默一会儿,「我听说你回去时,宁逍正和那个小贱人上床?」
祈乐还没回神,下意识反应一声:「……啊?」
「啊什么?这件事都传开了,你觉得装傻就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了是吗?」那人有些痛心疾首,「小远你他X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老子跟你说过多少遍他是渣,你怎么就是不听?」
祈乐慢慢冷静,看着眼前这个长得像妖精一样的男人,认命的开口:「那个……」
「怎么,还想为他找借口?」妖精冷笑,「你昏迷的这两天,宁逍连一眼都没来看过你,他真的不爱你,根本不把你当回事,醒醒吧小远!」说罢还激动的抓着他晃了晃。
靠……祈乐的头更疼了,就仿佛是有人拿着锤子在他太阳穴不停的凿,幸好这人只摇了两下,否则他就得晕过去,他耐着脾气:「你先听我说……」
「还有什么好说的?」妖精扬声打断,「等你出院就给我搬家,别和他一起住了,又不是他的佣人,凭什么让他天天使唤?我告诉你小远, 」他瞪视他,「这次你要是还那么犯贱,急巴巴的追着他,老子抽死你!」
祈乐有些听明白了,敢情这是「我爱你,你却不爱我」的狗血故事,故事的主角还悲摧的撞见心上人的活春宫,估计是刺激过度,所以自己才穿过来。是说他爱的人叫宁逍是吗?哼,竟在同居的房子里和别人上床,这种女人不要也罢。他只觉脑袋嗡嗡的疼,不禁伸手扶额,随即叹气。难怪那么疼,原来头上缠着绷带。
「小远?」妖精凑近,见他脸色太难看,急忙起身,「我去叫医生……你们来干什么?!」
祈乐抬头,门口又出现几人,妖精正阴阳怪气的冷笑:「大驾光临啊,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还有你,小贱人,小远平时待你不薄吧,你竟背着他和宁逍上床,你还有脸来?」
那几人里立刻有人怒了,翘着兰花指:「你嘴巴放干净点,我弟弟怎么贱了?倒是某个人,宁逍根本不喜欢他,他还天天不要脸的缠着人家,现在是个人就知道他贱!」
祈乐额头一跳,知道他是骂原主人,忍着没发作,心里却大骂「你这个伪娘」!
妖精也不爽,把肩上的包一摔,撸袖子上前,那人也不甘示弱准备干架,场面登时乱了。祈乐多少有些感动,为了一句话就和人干架,以前只有顾柏肯这么护着他,这位妖精和原主人的关系应该不错。
他们来了四人,妖精正和其中一人打得难舍难分,有两人急忙拦着,剩下的那个男人则没动,抱着手臂靠在墙上,祈乐打量着他,见这人长相俊朗,眸子幽深,嘴唇很薄,一看便是那种冷心冷情的类型,祈乐问:「你不管?」
宁逍扫他一眼,接着转回视线,一个字都没赏给他。
卧槽,还挺跩的。祈乐于是认命的盯着混乱的局面,只见妖精用力挣脱别人的阻拦,完全不顾被扯烂的小衬衫,威武的把对方按在地上,狠狠揍几拳:「你弟弟贱,你也好不到哪去,之前你抢我的人我还没和你算帐!」
对方闷哼,接着反扑,也抡起拳头:「你还敢提上次的事,你把我的衣服全扔了,害我做完后差点裸奔回家!」
「……」祈乐嘴角一抽,敢情这两人本来就有仇,害他白白感动一把。他径自下床,准备出去找人问问现在的年份,便没诚意的随口劝道:「天涯何处无芳草,别为了一个女人伤了和气啊喂……」
那二人充耳不闻,妖精眼看无法挣脱,一把抓住对方的胳膊狠狠咬一口,那人惨叫,接着抄起朋友抱着的水果往下砸,只听重重一声,西瓜顿时在妖精的头上裂开,惨不忍睹。
祈乐:「……」
他这时刚好要越过他们,那人以为他想帮忙,也顺手抄起一块扔过去:「就凭你也敢过来?」
那块西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啪」的拍在祈乐脸上、缓缓滑下,留下一片狼藉。
那人本以为可以像往常那般看到对方懦弱的表情,但是没有,眼前这人的眸子沉得极深,伴着某种风雨欲来的征兆,令他不禁一怔。
「卧槽!」妖精怒吼,趁机将他掀翻,顺势扑上。
祈乐缓缓抹了把脸,慢慢阴森森的微笑起来,接着他一把揪着妖精的后领扯到一边,骑在那人身上抓起旁边碎开的西瓜便向他脸上拍,登时果肉横飞:「他X的你敢打我?!」
那人简直懵了,剩下的人都被这场面吓到,一时忘了拉架。祈乐按住那人,快速将西瓜拍得只剩下瓜皮,接着随手一扔,抄起另一块继续拍,以一种想像不到的速度在短短几秒内将那几块全拍了一遍,拍得干干净净,那人连五官都看不出了。
宁逍:「……」
剩下的人:「=口=」
妖精抓着小衬衫蹭到床边,从包里翻出面纸,一边擦脸一边感慨:「哎哟,太惨了,太惨了……」
拉架的两人终于回神,急忙上前。祈乐不等他们过来便缓缓起身,淡定的理了理病人服,经过这番折腾,他头更疼了,伸手扶额,心想护士怎么还不过来,这时却听走廊传来一阵喧哗,接着一个头上缠着绷带的男人从门口跑过,身后有几人正抓着他往回拖。
只听那男人大叫:「这不是我的身体,我只不过做了个手术,怎么忽然就这样了?这家医院太邪门了,我要出院啊啊啊!」
祈乐激动了,指着外面想说自己也和他一样时,紧接着就听医生咆哮:「已经联系精神科了,快点按住他!怎么总遇上这种事?镇定剂呢?快打一针!」
祈乐:「=口=」
妖精上前:「……小远?」
祈乐猛地回神收手,识时务的翻出狗血台词:「我似乎……失忆了。」
失忆一词一出,众人登时怔住,都有些不信,但转念一想这人刚才的表现确实与平时相差甚远,所以是真的?
地上的人坐起,把脸上的西瓜肉抹掉,吼道:「放屁,打完我就想随便找个失忆的借口,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吗?」
祈乐头疼得厉害,接过妖精递上的面纸擦脸,懒得理他,经过那顿发泄,他的气消了点,此刻身体状况不佳,他暂时不想动粗。
那人继续吼:「贱人,我告诉你……」
妖精打断:「行了,到此为止,喏,起来。」
那人抓着他的手起身,对祈乐翘起兰花指:「好,看在小川的面子上,我就暂且放过你。」
神马状况,这场战是你们挑起的吧?你们刚才梦游吗?祈乐瞪眼,却见负责拉架的其中一人跑过去:「哥,你怎么样?」
伪娘:「没事……」
祈乐一怔,只觉五雷轰顶,面部表情几乎都有些维持不住,他抖着手把妖精拉过来:「我的情敌……就是他?」
「嗯,就是这个小贱人,」妖精兴奋的撸袖子,「你要打他吗?我帮……你真失忆了?」
祈乐不答,觉得颇受打击,他本以为自己的情敌是那边的跩男,谁知竟是这位,这位长着一张娃娃脸,比他矮半个头,身体偏瘦,弱不禁风,在床上绝对威武不到哪去……那女人到底什么眼光?难道是他长得太丑,所以才得不到她的芳心?
众人见他沉默,都纷纷看向他,病房一时陷入安静,走廊的声音便越发清晰。
「我真的不认识你们,我有名有姓……这不是我的身分证!我真的不是你们说的这个人啊……放手,我他X不去精神科,你们才有病,你们才妄想症,你们才精神分裂啊啊啊!」
祈乐愣愣听着,多少有些同病相怜,便忍着头疼向门口走||宁逍恰好站在那儿。
「小远你……」妖精忍不住叫他,剩下的人默默看着,下意识想到「我失忆了,唯独记得你」的狗血剧。
宁逍神色不变,他其实早已信了大半,之前的小远总会不由自主将目光投在他身上,旁人一看便知那人爱他,而现在的这个人从他出现至今仅仅看了他一眼,还不带任何感情色彩,这不是能装出来的,但此刻他见这人向自己走来,却又有点意外,便静静看着,眸里带了戏谑,他想知道这人对他的感情究竟能深到什么程度。
祈乐无视掉这些人,蹭到门口扒着门框向外望:「我擦,太凶残了……」
宁逍的表情微不可察的僵了一下。
剩下的人:「……」
那头的绷带男已经被制服按在病床上,一群护士推着他向这边狂奔,显然要去前面乘电梯转精神科。那人刚刚注射过镇定剂,但意识还未完全模糊,正绝望的盯着天花板:「老子奉公守法诚实守信,这造的是什么孽啊……」
祈乐满脸同情,等到他路过时终于忍不住上前,在一干人等诧异的视线下握了握他的手,沉痛的目送他离开:「壮士,一路好走。」
众人:「……」
这层的护士刚才都去应付绷带男,完全没发现这边的情况,直到这时才有人过来,接着看到地上的西瓜残骸以及其中几人的狼狈样,不难猜出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护士皱眉:「怎么回事?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们打架的地方,别吵到病人休息。」
祈乐虚弱的靠着门框:「我头疼……」
小护士扶他进屋:「什么时候醒的?」
「刚刚。」祈乐见她脸色不太好,随口解释,「我只是负责拉架,和我无关。这件事其实就是一个女人引发的血案,他们都太冲动,不像我,我急巴巴的追妞,像祖宗一样的伺候她,可她就是放着我这么爱她的男人不要,把我踢掉去找别人,妳看我现在就挺淡定的。」
众人的表情齐齐诡异了一下,小护士被他逗笑,神色稍缓,将他扶上床:「你长得这么帅,肯定多的是女孩喜欢你。」
帅?祈乐一怔,指着娃娃脸问小护士:「如果是妳,妳是选他还是选我?」
小护士回头快速打量一遍:「选你。」
祈乐点头:「这说明那个妞不仅是傻子,眼睛还有问题,这种女人要不得啊。」
众人不由自主看向宁逍,后者表情一僵,冷冷注视着某人。妖精记起正事,担忧的上前:「护士小姐,我朋友失忆了。」
「失忆?」小护士一怔。
祈乐指着他们:「这些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小护士又是一怔,兴许是这句话听得太多,她试探的问:「那你还知道自己是谁吗?有没有一种你其实是别人的错觉?」
我就是别人!祈乐泪流满面,诚恳的说:「我是真的失忆,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连自己叫什么都不清楚,哦对了,现在是什么哪一年,几月几号?」
「……」小护士不答反问,「你既然失忆,怎么会知道你追女孩然后被甩?」
祈乐心虚,「听他们说的……」
那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淡定?小护士嘴角抽搐:「我去叫主任,那边有日历,今天十二号。」
祈乐四处看看,当真发现一个小日历,他急忙下床过去,紧接着倒吸了口气。这还是他原来的年代,此刻距离手术已过去整整十天,如此……手术是失败了?所以他的灵魂才会在黑暗里徘徊,最后机缘巧合上了这人的身?或者他手术后处于昏迷,直到小远入院,自己的灵魂才进入小远体内?那小远的灵魂……难道在他的身体里?不,第二种太玄幻,目前最可能的就是手术失败,如果他死了,那他的父母现在怎样了?温柔的女友又怎样了?
还有二圈,二圈还欠他一顿烤鸭,还欠他一件重要的事没有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菜皮小说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7 Comsenz Inc. sitema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