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快电子书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查看: 125|回复: 0

[耽美预告] [2014/08/09出版]《他妈的,见鬼了1》作者:黑白剑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1 21:2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63504d6vwqwwj6whacdjj.jpg
他妈的,见鬼了(1)
编号    :233
作者    :黑白剑妖
绘者    :B.M.
出版日    :20140809
 
件数:1件
定价:270元
运费:55元
文案:
一个小娘炮因被捉姦在床而开始撞鬼的欢乐人生奋斗史……屁啦!
他只想对老天爷竖起中指悲愤大叫──这他妈见鬼的人生啊啊啊!
试阅:
1
有道是天下无奇不有,你说这世上什麽鸟事没有,王舒亭总觉得他短短二十年人生中遇到的鸟事似乎特别多,而就眼前的现况来说,岂止鸟,简直倒楣到想撞破窗户跳出去,直接砍掉重练。
如果说,真的跳下去不小心压死卖肉粽老伯是餐具(惨剧),那麽,被捉姦在床肯定是杯具了,而且还是一只破壶配三只破杯的破杯具(悲剧)。
王舒亭身上只鬆鬆套了件白衬衫,手中揽著一个抱枕挡住没穿内裤的下半身,沉默倚坐床头,秀气白皙的脸庞此时显得更苍白,床边有个拿著数位相机录影拍摄的女人,床尾则坐著另外两个人,一男一女。
男人年约三十好几,正值盛年,女人的年纪或许和男人差不多,可脸上已有化妆品也掩饰不了的岁月痕迹,愤怒使她看来尤为显老。
「你怎麽可以做这种事?我为你付出那麽多,要不是我,你今天还是个口袋没半毛钱的穷小子,你对得起我对得起你爸妈吗?他们知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竟然玩男人,你说你丢不丢脸!」
女人拔高著尖利的嗓子怒骂男人,一声声的不要脸、噁心、肮葬、下贱……等等极难听的话如同机关枪不停扫射,射得满屋子弹孔累累。
周仁查赤裸著上身,不发一语,面色难看得像涂了满脸大便,这也难怪,给老婆撞门捉姦的男人脸色能好看到哪裡。
「搞女人就算了,竟然搞起男人,你不嫌葬,我都要噁心死了!」女人边骂边拿东西丢他。「还买这麽贵的保养品送他,你怎麽都不买给我,你会不会太过份了!」
哎,这位太太不要伤心,因为你的尊容用再贵的保养品也没救,你老公是帮你省钱呀。王舒亭性性然的想,差点忍不住插嘴应道,如果我娶了个和你一样的女人,老实说,我也会想搞gay。
不过他不用想,因为他本身就是个彻头彻尾的gay,所以他完全不打算和女人结婚,男人倒是可以考虑。
对于目前的处境,他其实也是又羞怒、又愤慨,恨不能一起大吵大闹或乾脆拔腿逃走,但他强自压抑情绪,默默望著默不吭声的男人。
这个男人不久前还对他甜言蜜语,指天发誓会一辈子对他好,哄诱他终于答应献出菊花以身相许。
周仁查迫不及待带他来到这间约十坪的小套房,说是投资的房产之一,平时空置著没人住,如果他喜欢就送给他。
王舒亭被迷汤灌得七荤八素,更是心甘情愿的宽衣解带了,谁知道才脱了裤子刚要进入主题时,两个凶猛女人破门而入,捉姦当场,气势堪比酷斯拉来袭。
措手不及的惊愕让周仁查当场萎了,从王舒亭身上跳开,然后像块木头一样坐在那裡,显得那麽软弱与可悲。
好吧,男人外遇绝对是理亏的一方,人赃俱获百口莫辩,也不好对女人怎麽样,甚至不敢挺身保护自己的小情夫。
「你看,他还买这啥草莓口味颗粒卫生套,真噁心。」拿相机录影的女人在一旁帮腔,一副幸灾乐祸的嘴脸。
王舒亭斜眼瞟向她,从刚刚好一阵子的吵闹之中,猜到她应该也是小三,周仁查的另一个女小三,听口音明显是对岸那边的,协同原配来捉他这个男小四。
周仁查经营一家贸易公司,和大陆工厂有生意往来,时常往对岸去,会在那边包**倒不是会让人多惊讶的事。
哼哼,这个男人很厉害嘛,女小三男小四的,说不定还在泰国藏了个人妖小五。
这麽想著,王舒亭感觉愈来愈难以忍受,情绪愈来愈压抑不住,抓著抱枕的手微微发起抖来,坦白讲,他这辈子遇过不少鸟事,被捉姦在床算不上最狼狈的一件。
只是,让他无比愤怒的是──
他被骗了!
男人说,他是单身,天晓得却是个有妇之夫。
男人说,他是同志,鬼知道竟然是个双插头。
妈的,天底下最恶劣的混蛋,莫非就是这种有妇之夫还男女通吃的双插头,既对不起女人也对不起男人,他爸当初怎麽不把他射在牆壁上,以免祸害人间!
他之所以努力忍耐,是因为自觉理亏,儘管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介入他人的婚姻,却也算得上被欺骗的无辜受害者,然而就现实面来说,他确实是那个背负道德瑕疵的第三者,这点他无可否认。
而他一向很能忍,咬咬牙,眨眨眼就过了。
女人持续高声辱骂,怎麽难听怎麽骂,虽然内容反覆都是那几句噁心不要脸之类,没变化点新创意。
周仁查依旧低著头半声不吭,王舒亭怀疑他是不是睡著了,或被女人活活骂成个化石。
「嗳育育,大姐你看看,他们竟然还搞这种玩意儿?」相机女从床头柜抽屉中拿出一支电动**棒,甩到王舒亭身上,恶毒的讥刺道:「用在这小白脸身上,不就成搅屎棍了吗?」
去搅你爸的屎!
王舒亭终于忍不住,B炸了,不管没穿裤裤的小小亭是否会曝露出来,坐正身体拿手中的抱枕拍打周仁查,故意娇嗔抱怨道:「老公,你干嘛都不说话,她说你是搅屎棍耶,老公,你说话啊!」
女人一听「老公」二字,怒火更是旺上加旺,抓起手边任何东西用力砸向王舒亭。「不要脸的小白脸!死娘娘腔!老公是你叫的吗?」
「为什麽不能叫,是他要我叫他老公的。」王舒亭理直气壮,不甘示弱抓起她砸过来的东西掷回去,但用仅足以扔到她身边的轻巧力道,毕竟他并不真心想伤害这个不断承受丈夫外遇的可怜女人。
他只是气不过,只是想要这个该死的男人更无地自容。
妈的,竟然藏了那玩意儿在这裡,这个死男人是预谋多久想搞他了,说不定这间套房是周仁查用来偷腥的淫窝,谁晓得这根**棒捅过多少人了?
心裡忽然有点庆幸俩泼妇闯入打断他们,没让他宝贵的小菊花给一渣男糟蹋了。
他虽然是个gay,还是个娘娘腔,但他立志做个有节操有气魄的娘娘系同志!
眼下面对著曾经热烈追求他的男人的懦弱,以及另两个女人的鄙夷和怒骂,他仍努力挺起胸膛,不使自己显得卑怯可怜,心裡不断告诉自己,错的不是他,没必要因为别人的恶意欺骗而责怪自己,更不需要承担别人犯的罪。
「你有胆再叫一次!」女人恨极咬牙。
「老公,你说过你好爱我,要我做你老婆不是吗?」王舒亭更娇爹的抓著男人手臂摇了摇,火上浇油。
「你别乱……」周仁查总算虚弱开口。
「老公……」
「闭嘴!」女人抓狂尖叫,气疯了。「你给我闭嘴!」
「不是你要我叫他吗?」王舒亭挑衅道,她气得半死,他还不是一样呕得要命,才不要一直处于挨打的弱势哩!
「贱人,我要杀了你!」女人整个歇斯底里,张牙舞爪的扑过去。「去死!」
王舒亭吓一跳向后闪躲,险险躲过一招九阴白骨爪,否则脸可能就被抓花了,虽然自知自己长得不是多英俊,但他全身上下也就一张脸比较能看,实在不想破相。
周仁查见状,急忙站起来拦住她,低声下气的劝阻:「你不要这样。」
「我不要怎样?放开我,我要杀了这个不要脸的贱人!」
「不要闹了好不好!」
「我偏要闹!你帮他是不是?你帮他是不是?!」
「我没有……」
王舒亭并不指望周仁查挺身站在他这边,可怯懦的回答让他的心都凉了,这个男人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替他辩驳,他猜,接下来是不是要把过错全推到他身上,推卸的说是他诱惑了他?就像五年前的那个男人……
「大姐,你还看不出来,他帮的就是他的小白脸。」相机女不遗馀力的挑拨,镜头故意转向王舒亭。
「你这个贱人去死!」女人衝著王舒亭疯狂嘶吼。
尖锐的声音伴随强烈的恨意刺穿耳膜,王舒亭觉得头好痛。
「你给我闭嘴,不要拍了!」周仁查一把拍掉相机女手中正在录影的相机。「谁让你跟来搅和的,还不快给我回去!」
相机女吓了一大跳,可能嫌狗血还泼得不够多,倏地嚎啕大哭,呼天抢地起来:「哇──你干啥对我凶,错的人又不是我,我就知道你眼中根本没有我!呜哇哇──大姐你替我评评理啊!」
「谁是你大姐,不要叫我大姐!」女人咆哮。「不要脸的臭婊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叫我老公跟我离婚吗?你想都别想,就算死我也不会离婚!」
相机女瞬间翻脸,尖酸刻薄的回嘴:「是,我是臭婊子,但臭婊子总比你这个又肥又丑的老太婆好,难怪你的男人要在外边养婊子搞男人。」
「你说什麽?!」女人怒吼著转而攻击另一个情敌,愤怒到理智全无。
剧情忽然急起直下,演变成两个来捉姦的女人争锋相对,互相撕抓咬踹,场面登时闹成一团,一片混乱不堪。
王舒亭默默退远远的,站到角落冷眼旁观,看著男人忙不迭阻隔在两个女人之间,顾此失彼,焦头烂额。
看,齐人之福,多好。
唉,仔细想一想,女人真可怜,为了一个烂男人打破头、撕破脸,应该是优雅的贵妇太太和原本是艳丽的年轻情妇,这下子全打成披头散髮的泼妇了,这是何苦呢?
他以前渴望成为女人,想得不得了。
如今,他宁愿继续当个娘娘腔的男人。
有个人对他这麽说过──
就算是娘炮,也要有娘炮的气魄,当别人嘲笑你是娘炮时,更要抬头挺胸的说,对,我就是娘炮,我以身为娘炮为荣!
那个人说的话,他一字不漏牢牢记住,几乎已成为他的人生座右铭了。
娘炮也没什麽不好,娇滴滴叫著「老公」时一点也没有违合感,男人就是这样爱他爱得不行,把他宠得跟公主似的,不是吗?
不过,这份曾经错觉能带给他幸福很久很久的爱,他情愿放弃。
他没兴趣和其他女人抢男人,更不愿意成为他向来深恶痛绝的第三者。
这次不小心被骗,可说是他的人生污点。
他可以当娘炮,但绝对不当小三!
「你们别吵了,那个人渣你们赶快领回去,我不要了,你们放心,我会和他断得一乾二淨,绝不会再有任何联络。」王舒亭淡淡出声道,身体很疲倦,心灵很受伤。
二个两败俱伤的女人抱头痛哭。
「亭亭……」周仁查轻唤。
「别叫我,我不想再看见你了,我祝福你和你的大小老婆幸福快乐。」王舒亭冷道,捡起散落的衣裤套上。
「等你冷静一点,打手机给我。」
「不可能。」
「那换我打给你。」
「我等一下就去换掉手机号码。」
周仁查脸色黯然,左右手各拥著一个哭哭啼啼的女人,深深凝视著王舒亭,用口形无声对他说「我等你」。
王舒亭让他的一脸多情给狠狠噁心一把,这隻自以为情圣的种猪还能更烂一点吗?等个屁,娘炮也有娘炮的尊严,等到世界末日吧大烂人!
缓缓举起手臂,对他比出修匀漂亮的中指──
「干!」
周仁查错愕,王舒亭一向表现出柔弱甜美的样子,温顺乖巧小鸟依人,从未对他口出恶言,更没骂过一句葬话。
「亭亭,我们过阵子再好好谈。」
「去死!」
王舒亭打开门,抬起头,挺起胸,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去。
卧草泥马的!老子又失恋了……呜……
故作坚强的肩膀在走出门后不久即垮了下来,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王舒亭用力揉揉眼睛,硬是把眼泪揉回去,不想为个人渣掉泪,不值得。
周仁查先是努力追求他追了快半年,他才终于点头答应,今天二人交往刚好满三个月,他相当认真的看待这段感情,以为终于找到真心相待的人,所以才决定更进一步,没料到却被骗了,还让人家的大小老婆捉姦在床,叫他情何以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菜皮小说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7 Comsenz Inc. sitemap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